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牛奶系列-厨房

(4 次投票)

作者:无心子 2010-05-20, 周四 14:55

呵──呼──

举起前爪用力向后仰仰。

揉揉眼睛。

天亮了呀。

阳光好明亮,今天又是个晴朗的日子呢。

咕──咕──

肚子饿了。

早餐,早餐!

快乐地跑下楼梯,八阶,再八阶,右转,直走,左面第一道门。

门是浅棕色的。

如往常一样,门是开着的。

直奔白色带点浅蓝的冰箱。

熟练地扒开冰箱的门,从第二格叼出本天才的早餐──要抢在花道起床前喝完它,就可以再领一份了。

咦,厨房里似乎有动静?

小偷?!

哈哈,竟敢闯进本天才家里行窃,看本天才怎么惩罚你!

厨房与饭厅是相连的──本天才以宇宙无敌的漂亮身法撞向木门。

如果能在闯入之后大喊一声“不许动”,一定威风死了!

可惜的是就在本天才的身体离门不到0.01公分之际,它突然向后运动──门开了。

于是本天才的身体就撞在正准备向外迈的腿上。

眼冒金星……看来是个厉害的对手,本天才要拿出真功夫……唉,是流川?

撞到本天才却完全没知没觉继续向冰箱移动的大白痴除了流川还能有谁?

等等,这是什么味道?

“怎么搞的”、“花道不是这样做的吗”、“看起来很容易的呀”……

呜哇!什么东西糊掉了?!

猝不及防,正在仔细搜寻味道的鼻子被呛得……

流川回过头,皱了一下眉,快步走进厨房。

本着身为房东的责任感,本天才跟上去看看。

哇,天那,这是、这烟雾弥漫的是……咳咳……

烟雾稍稍散开之后,本天才总算看清了厨房内的状况。

除了墙壁给熏黑之外,其他东西总算无损。瓦斯炉上摆着一只平底锅,旁边有两只碟子。碟子和锅里一样都是一团团黑糊糊的焦炭。

流川在做化学试验吗?!

不对不对,应该是在准备早餐吧?

目光从流川手上的鸡蛋(刚从冰箱拿的)转到平台上一大堆的蛋壳。

他……做坏了多少了啊……||||||……这个月的蛋都要毁了……

流川熟练地倒出锅里失败的作品,重新开始操作。

喂,是磕的不是捏的……唉呀你看,蛋黄破了吧……喂喂,蛋壳掉进去几片啦……唉呀,你怎么不放油就磕进去了?快翻,快翻呀!糊了啦!

不用看也知道有是个失败作品──厨房里的糊味加重了。

笨!!!

看本天才来做示范!

抱起鸡蛋蹿上灶台。

我磕!──唉呀,好像用力猛了点儿,有一部分流到锅外了……没关系,本天才自会想办法补救……咦?怎么不熟?戳戳,呀,破了!没、没关系,本天才会想办法……

一只冰凉的“魔爪”拎住本天才的后颈,熟练地一丢。

哼,老是这一招,本天才早有应对之策了!

在空中翻个身,平稳落地。

看,本天──

嗖!

一把锃亮的大菜刀斜插在距本天才不到0.1公分的地上。

流川还在忙着“捏”鸡蛋。

一滴冷汗从额角滴下……



受不了了!

要天才看着白痴不断重复错误而无法开口是超乎寻常的难受……

他这么拼命干嘛?等花道来做不就对了吗?何必弄的自己灰头土脸满脑门汗外加眉毛打结?

看不过去了。

还是本天才来帮帮你吧!

否则,最后一只鸡蛋也要断送在这个大笨蛋手上了。

平底锅给我!

松手啦!平底锅交给本天才!

“平底锅拉锯战”开幕!

可恶,决不退让!

也许是太过于专注眼前了,大战的双方都没注意到楼道里踢踢踏踏的拖鞋声,直到那惊天动地的一声怒吼。

“你──们──在──干──什──么?!”

糟!

单听这从牙缝里迸出的声音就知道花道的愤怒指数正一路飙升直指临界线。

而且恐怖的压迫感也正表明本天才的危险处境。

对,要快装乖,这一切都是那只笨狐狸大白痴的错!

随后带来的一系列后果都充分说明本天才的临时决定是个致命的错误──本来嘛,来吃早餐,大脑供血不足的状态下是无法发挥正常思维水平的,天才也不例外──因为那个大白痴,在同一时间里,和本天才做出了同样的决定,也在同一时间里和本天才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松手。

于是那只平底锅就以标准兼完美的自由落体方式向地面运动,只是并没直接到达地面──

“唔!”

因为完全没有任何防备,一声闷哼从喉间溢出,万年寒冰脸上也出现了可以称之为“痛苦”的表情。

下一秒,花道已经用光速冲到流川身边。



“我不是说过不准来厨房吗?”

花道埋怨着。

流川坐在沙发上,花道搬了椅子坐在旁边,正轻轻地揉着流川发红的脚背,而本天才则蜷在沙发一角哀悼失去的小甜点。

不公平!

明明祸是一起闯下的,为什么那个家伙就什么事都没有而本天才却要接受惩罚?

可爱姐姐们的小甜点啊……

(准确讲不是惩罚,只顾心疼流川的樱木不过是决定今天不去上课而已──果然是拿逃学当家常便饭的问题儿童……)

“早餐我弄就好了啊。自己忙什么?笨狐狸。”

流川的脸有点红,可惜忙着擦药酒的花道没看见。

哼,不过是被平底锅砸到,用得着擦药酒这么小题大做吗?

“我饿了。”

呸呸呸,真烂的理由。

“饿了叫我起来弄呀!”花道有点生气了,“现在不是更麻烦?”

“因为……你睡得很香……所以……”

“呃?”花道的动作僵住。

流川慌张的转开头,不敢看花道的眼睛。

“哇,狐狸你脸红耶!哈哈,红毛狐狸,和牛奶一样!哈哈!”

什么叫和本天才一样呀?!

流川的脚向前一送,正中那张笑的过分夸张的脸。于是哈哈的尾音就噎在喉咙里。

“白痴傻笑什么!”

隐蔽地点,快找隐蔽地点!

咦?这么久没有动静?狐猴大战没有开罗吗?

从沙发后探出头。

两个人居然都安安静静地坐着!

花道手上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是──煎的金黄完美的荷包蛋!

“喂,狐狸,吃早餐了啦!”

早餐?对了,鸡蛋不是都弄坏了?那这个是……

“还好冰箱角落里剩下一只,狐狸你有口福啦!”

“你呢?”

“啊?我?嘿嘿,本天才不喜欢吃蛋啦。喂,快吃,凉了不好吃的。我去收拾厨房了。”

厨房?喂喂,流川你不吃煎蛋了吗?跟去干吗?

好,本天才也去看看。



“唔……”

这是什么声音呀?两个人在干什么呢?

咦?门从里面锁上了?

“喂喂,不要在这里啦……”花道无力的反对声。

哼,两个白痴在这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本天才要去客厅享受煎蛋啦!



啦啦啦……早餐、早餐……又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呀!

推开木门进饭厅,开冰箱,拿牛奶……

咦?厨房又有动静?

去看看!

你们干嘛比手划脚的呀?就算厨房里有刀山火海也奈何不了本天才的,放心吧!

什么?牌子?哦,你说厨房上那块木牌吗?花道挂的啦。真是的,破木牌加上一笔烂字,破坏门的美感──嘘!不要呜哩哇啦的好不好?把小偷吓跑了怎么办?

是不认识牌子上的字吗?本天才念给你们听啦:“厨房重地,狐狸不得入内”──懂了吧?

喂喂,有完没完呀你们,还叫什么?本天才不能进去?笑话!花道是写给那只笨狐狸看的,本天才又不是普通狐狸,为什么不能进呀?(说明一下,花道的本意是要保护厨房,所以是同时写给两只狐狸看的,不过两只狐狸好像都没有这个自觉……)

看本天才捉拿小毛贼──咦?流川?

又在搞什么鬼?

米饭青菜……在做便当吗?

不对啦,裙带菜不是这样子裹的……唉呀,天妇罗切太大块了啦……笨……看本天才的示范……喂,松手,松手啦!……

“你──们──在──干──什──么?!”

||||||……



一层右手边向内是饭厅,与饭厅相连的是厨房,厨房门上挂着一块木牌──不是本天才说,花道你真该练练字再写啦,很难看耶──这里是神奈川二十一街美食第一的住宅,我是天才牛奶!

 

标签:
  W - 无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