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执子之手 1-6

(2 次投票)

作者:Calistow 2010-05-21, 周五 18:55

页面导航
[洋花]执子之手 1-6
章5 - 章6
全部页面

【1】 壹章——浅吟






寂寞是一种通病,想要爱人和被爱的人们,只要还抱着希望,总可以去寻找,去等待,可以和自己携手一生的人。

——BY 樱木花道



故事的开始,总一副惯常的戚戚声来营造一下悲凉气氛。

“真可惜,还这么年轻……”

“听说是心脏病突发……”

“家里没人吗?”

“哎哟,他儿子整天和小流氓打架……”

“没妈的小孩就是野……”

“嘘——”

…… ……

满屋子的吊丧者一拨拨地络绎不绝,樱木花道呆呆的看着墙上父亲的遗照,对周围的窃窃私语充耳不闻。

老爸是想念老妈了吧?一定是想念到不行了,所以匆匆撇下自己走人了,真是的……他微微弯了下嘴角,对那些嚎哭的人感到不可思议。分明一点都不伤心的啊,怎么能做出那种凄惨的表情来?你听——

“哎,樱木守不是还欠了你们家钱吗?”

“是啊,这下怎么办?”刻意抬高的声音提出邻居们的隐忧。

…… ……

…… ……

人都走尽了。

偌大的房子又空旷起来,花道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腿。脸上干干的,没有泪水。

奇怪的人还有自己吧?老爸挂了耶,再也不会回来了——明明已经难过得快要死掉了,明明狠不得垂胸大哭一翻的,怎么会——没有眼泪呢?太奇怪了……

头重重的,视线朦朦胧胧,不是被泪水遮的,而是…………



“唔……”阳光照在脸上暖暖很舒服,同时也唤醒了花道了意识。眨眨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大床上。

手心有些发热,温暖的体温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手正被另一只手,有力地握着。

转眼,一怔,随即笑开——

“洋平!你怎么来了?”

那是水户洋平,他从小玩的伙伴,也是唯一的朋友,兄弟。

花道抽出手,很大力地拍拍他肩笑道:“郁子不是刚对你表白过吗?你现在应该和她约会才对吧?”

“水户同学温和的微笑,就像柔风抚面般的清爽”——这句话是他们班的松田郁子说的。啧啧,平常还真看不出那女生这么有文学素养呢!

可是这回洋平并没有在笑。

“你发烧了。”他的声音清清朗朗,满好听的。“晕倒在客厅里。”

难怪会口干舌燥的!切——几百年没生过病了,居然会发烧。

“喂,洋平,刚刚我做了个恶梦,梦到老爸——”话顿住,看见洋平背后,是隐隐火光,和老爸的遗照。

樱木愣了愣,盯着照片好一会儿。“原来是真的。”

“花道……”洋平担心地看着他,不乐见他这种反常的平静。

“啊?……我没事啦!”花道撇了撇唇,“就是哭不出来。”

“花道,那不是你的错。”

呃?洋平知道原因吗?因为自己招惹了那些不良少年,所以来不及去给老爸叫医生……太悔恨了吗?所以连眼泪都不配有?

“没事的。”他抬起眼笑笑,“横竖都是一个人,本天才没事的。”

“你不是一个人,花道。”你还有我。洋平没有说出后半句,只是紧紧抓住樱木的手,不让眼前的红发少年神游太虚。

他应该是张狂的、热烈的、单纯的、无忧无虑的。哀伤和痛苦不该是属于花道的东西!

樱木的嘴角习惯性地上翘,摆摆手。

“别婆婆妈妈的,我真的没事啦!郁子应该在等你吧,还不快去啊!让女生等可不好!”死小子的桃花运总那么旺,啥时候他也能被女生表白啊!55555~~~~~~

“没有郁子也没有约会。”洋平半垂着黑色眼帘,状似不经意的说。“我拒绝他了。”

“啥?”花道哇哇大叫,“为什么为什么!上次优香也是,你干吗不要!明年我们就上高中了,你不会打算一直都这样吧?”有没有搞错,做人不能嚣张到这种程度的啊,天理何在!

洋平嘴角一勾,笑出上扬的唇线。“花道啊,你羡慕死也没用,听说5班的衫本又拒绝你了,这是第……48次了吧?”

花道的脸落下一排黑线。这个混蛋……咬牙扑上去猛掐他的脖子。

“找死啊你,居然敢嘲笑本天才!”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恶诶!真想打散这家伙幸灾乐祸的笑脸,什么“柔风抚面般的清爽”?!靠!他想吐!!

“哎哟~~~~~~~~我的天才大人饶命啊!”洋平边躲调侃。“这么有力气看来是全好了!”

花道打闹的手一顿。

怎么——?

这小子是故意的?为了不让自己太失落?

胸口涨涨的,闷闷的,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从心里蔓延开来,一直蔓延到了四肢百骸,连骨头都像被浸了温水一样的热。

“花道……”洋平停住了嬉闹,浅笑。“总算是哭出来了啊。”

吓?

手一摸,脸上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泪水。

“反正没外人,忍久了小心内伤。”洋平像是哄小孩似的,将他的头勾进自己的怀中。

樱木僵直着身子,许久,胸口传来闷闷的哽咽声。

“老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洋平搂住全身轻颤而略微冰冷的花道,收紧了双臂。“你都把鼻涕擦在我衣服上了,还说不是故意的。”

“你这家伙——”樱木闻言抬头,先是嘴角微扬,旋即热泪决堤而下!“洋平!洋平!洋平!可恶……”紧紧抱住洋平,埋在他肩上泣不成语。

“没事了花道,没事了。”洋平像在催眠,又像是在哄他一般,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安慰。

此时此刻,水户洋平暗自发誓,绝对不会再让花道受到伤害,就这样留在他身边,安静地等待——等待花道了解他的爱。

紧紧拥抱着的两人,搁开了尘世扰攘,只存两颗心静静地跳动。



时值十一月中旬,枫祭刚过,此时节虽然没有如雨的樱花可看,但秋日的气息依然教人醺醉,学园处处是常绿深红的景色,美丽得令人屏息。

天台。阳光很好,空气很清。

两个高高的人影并肩倚在栏杆上,俯视着学校的秋景。一群鸟儿“呼啦”齐飞,扑腾着翅膀迅速消失在天际。

“哎,你说为什么鸟总在不停地飞?”红发的少年突然开口问道。

“那是他们的命运吧,他们之所以拥有翅膀,就是为了永远追风。”身边的黑发少年思索道。

“可是洋平,他们不会累吗?”

“不会啊,”洋平温和地微笑,“我想他们一定为了可以自由追逐梦想而感到幸福吧。”

红发少年静默了一瞬,突而道:“洋平,我想飞。”

“飞吧,花道。篮球场就是你的天空。”

樱木转过头,触到的是一双温柔的眸子。

“真的吗?”他急切地想要得到肯定的回答,“我真的适合打篮球吗?这次的比赛,都是因为我传球失误所以才……”

“没问题的花道,你可是天才啊!”洋平拍着他的肩笑道:“虽然你只大了几个月的篮球,但已经成长地很快了,而且晴子不也是这么说的吗?”

“嘿嘿,是啊!晴子小姐她一直在支持我啊!”樱木的眼里满是兴奋的神采。“我是天才,我一定是个天才!”

洋平逸出一声轻笑,算是对他话语的认同。

“啊,那你怎么呢?洋平也该有自己的天空!”

洋平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笑了。

我么?

他看着樱木俊毅的侧脸,心中轻轻说道——

我的天空,在你身边。

没有重叠,不曾融合。固执地只让自己的天空,与花道的接壤。

那样的话,就够了。

不想挡在他飞翔的前方,也不舍放他孤身一人。所以,他在他的身旁。在他一回头,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向他微笑。

从来不理会,这世上的爱情是不是总是满掌的阳光,但他知道,只有彼此也看到掌后的阴影,那才是,爱情。

至少是他,水户洋平的爱情。





【2】 贰章——暗涌





回头的瞬间,发丝飘扬,衣摆翻飞,丛丛绿树中散落的阳光是最佳掩饰。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心,在碎光中轻轻颤栗,传达着只是相见,却无法倾诉的彷徨,与思恋。



——BY 水户洋平

湘北高中·篮球馆

“咦?樱木还没走吗?”温柔的女声由门口传来,瞬间就吸引了红发少年的全部注意。

“晴子!”樱木看见来人后,立刻绽开了笑容,一蹦一跳地上前。“本天才要留下练习投篮啦!”

被唤做晴子的女生也微微一笑,赞叹着。“樱木真的好努力呀,看来今天我们是最有希望打入全国大赛的呢!”

“哈哈哈哈,那当然,天才樱木花道带领的湘北是要称霸全国的……”

“白痴。”

一个冰冷的声音毫不留情地截断花道的妄语。

樱木像被戳中了罩门似的身子一僵,吸气、再吸气——在晴子小姐面前,决不能打架!他拼命按下扁人的冲动,努力保持脸上的笑容不去理会身后的挑衅。

“晴子,你放心好了,大猩猩已经不是本天才的对手了,至于陵南那只刺猬,本天才迟早也会……”

“大白痴。”

啪——!

一根神经绷断了,火气顷刻间汹涌而上。

“可恶!!”他再也忍不住了,猛冲到篮下,对站在那里的黑发少年咆哮出怒火!

“死狐狸你皮痒是不是!有种你再说一次看看?!”

黑发少年有一双狭长的眼睛,嘴角隐约有丝抽动。

“白痴,大白痴。”他竟然眉不动眼不动地说了三遍。

“你你你你你…………流川枫去死吧!!”樱木涨红的脸色和他的头发有的拼,抡起拳头准备满足自己K人的欲望。

“花道,我买了夜宵。”清朗的声音拌着一股诱人的食物的香味传来,使他体内的火气指数迅速下将,肚子也合作地唱起歌来!

“洋平!”樱木瞬间眉开眼笑的,冲到门口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袋子,“哇!是咖喱乌冬!啊~~~~~洋平我爱死你了!”他毫不吝啬地送上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容。

“先去冲个澡,换了衣服再吃。”洋平神色悠然,嘴畔噙着薄薄的笑意。

“不去偷吃啊!”花道飞快地叫着,一溜烟,人已冲进更衣室。

嘻嘻,感情真的很好呢~~~~~~

一旁的晴子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直就觉得,和洋平在一起的樱木,总是笑得那么——幸福。

樱木你知道吗?洋平看着你眼神哪,真是……温柔地让人薰然欲醉呢……

晴子含笑着转头,无意间瞥见流川异样的神色——微微眯着眼睛,白皙、修长的手交在胸前,那表情……既冰冷又危险。这个总是以冷漠拒人以千里之外的人啊……难道说他……

“……晴子?晴子?”

“啊?”真是,居然看着流川发呆了,哎,被松本她们看见又要取笑她了。脸微微红了下,“抱歉,洋平什么事?”

洋平发现她的窘迫,浅浅地送出一个安抚的笑。“没,很晚了,你不回家吗?”

“这就走了,啊,流川也走了吗?”晴子看着迎面而来流川,从容绽郦出一抹笑容。

流川不答,周身散发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寒意。那双眼睛乌黑得不见底,直直地盯着洋平,像两支利箭一样,杀气腾腾。

“离他远点。”四个字,冰冷而锐利。

洋平玩味十足地眯起了眼睛,颇不以为然地笑笑:“凭什么?”

两人擦肩的瞬间,接下挑战。

“奇怪了,洋平哪里得罪流川了吗?”晴子眨眨眼,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容看向身边的人。

不等洋平回答,一团火红已从更衣室冲了出来。

“死狐狸发什么疯……”樱木咕哝着,看见向他走来的两人立刻笑弯了眼。“我好啦!我们走吧!”

“樱木刚刚说什么呢?”晴子浅笑。

“嗯?啊,狐狸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扑哧——”晴子笑出声,妙眸灵转。“也许是发现敌人时候的本能吧!是不是啊,洋平?”

洋平只是皮皮地微笑以对,不置可否。

“什么?”樱木不明所以地甩甩头,水珠脱离湿漉漉的红发向四周飞散。

洋平上前取下搭在他脖上的毛巾,帮他擦干头发。

看着他细心的举动,晴子不禁玩心大起。“洋平真的好体贴好温柔哦,我怎么就不能遇见一个那么好的人呢?” 话语中不胜唏嘘惋惜。

“怎么会!”樱木冲口而出,看见晴子带笑的眼,又支支吾吾了起来。“啊……我……我是说……本天才……对晴子……那个,我的意思是……我……”

哎呀,好不容易有机会向晴子表白本天才的心意,怎么就说不好呢?!怎么办啊?他本能地向洋平投去求助的目光,却发现这家伙只是静静地帮自己擦拭头发,并没有开口帮忙的打算。

死洋平!头发有什么好擦的擦个不停!快帮本天才说说话啦!樱木心中直翻白眼。

就在这时,晴子仿佛恍然大悟似的一拍手,“对啊对啊,我怎么忘了呢,樱木你也是个好人啊!和洋平一样,都是好人哟!”

她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意有所指。“我觉得,好人和好人应该在一起的,樱木你说呢?”

“啊?哦!”花道有些反应不过来,晴子笑容怎么总透着古怪?不管了!“晴子说什么就什么!嘿嘿嘿~~~~~~~~”

“呵,那我先走了,拜拜。”晴子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花道,我们也走吧。”洋平拍着他的肩,示意他手里的夜宵还正待解决。

“呃……洋平,你觉不觉得晴子今天有点怪怪的?”樱木抓抓头发,纳闷着。

“不会啊。”洋平微笑,脚步不疾不徐,语调很惬意地说道,“晴子很正常啊。”

他当然知道晴子的好意,可是——如果花道那么容易被点醒,自己也不会苦苦等待了那么久了。不是没有想说出来过,只是每次看见他清澈单纯眼睛,就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在感情的世界里,花道就像初生婴儿一般。不管是过去的50次“恋爱”,还是如今对晴子的感情,都没有让洋平感到威胁——

因为那都不是爱。

只是一种欣赏、很纯粹的喜欢。如同喜欢着一件美丽的东西一样的心情。

沉睡中的婴儿啊,你何时才会苏醒?

“洋平,你该左转了。”樱木提醒着。“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没事。”洋平握拳至唇边轻咳一声,依旧闲庭信步:“我先送你回家吧。”

“哈哈,不用啦!你怕本天才迷路啊!”樱木大笑着擂了一拳在他背上。“我一个人惯了,没问题的!”

洋平停下来,眼瞳锁住他。“我说过,你不是一个人,我会陪着你。”

樱木一怔,眼中笑意未歇,却也注入更多的感动。

“我知道啦!但是你也不可能一直陪着我啊,不然怎么去交女朋友?”

“不会有什么女朋友。就我和你——花道,中国有句话:‘执子之手,与子携老’。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樱木呆呆地摇头,洋平什么时候对古文感兴趣了?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洋平清晰的,一字一顿的说着:“牵着你的手,和你一起变老。——让我们彼此相伴吧,花道。”他勾着他的肩,柔和的目光定定地凝视他。“一辈子。”

“你……你在开玩笑吗,洋平?”樱木一向爱笑,笑得肆无忌惮,如今被怔住了,笑眉尽数敛去,迟疑地看着他。

“我很认真。”

“可是,不会吧?你……你是独身主义者?!”那些喜欢他的女生大概会为此哭死吧。

“你怕我吗,花道。”

“我会怕你!?”才怪!说不出心里的感觉,樱木逞了一时之勇,硬着头皮抓住他的手。“牵手就牵手,我是天才我怕谁!”

“一辈子。”洋平像在承诺,嘴畔含笑。

看他的样子,樱木的头皮有些发麻,总觉得自己是掉进什么陷阱里去了。

可是……洋平又不会害他!算了,豁出去了——!

“你要是不怕老是替我收拾烂摊子,我就不怕你黏死我一辈子。”切,恐吓的话,本天才也会啊,看看谁吓谁!

但话出口的同时,心莫明觉得安定了。

和洋平在一起,一辈子呢……

从小老妈就过逝了,现在老爸也走了,只剩他一个人。其实心里担心着有一天洋平也会离开他,现在有了这样的承诺,就不怕将来孤单单。洋平是他最重要的朋友,即使将来他们天隔一方,只要知道彼此的牵念还在,就什么也不会担心了……

一生的诺言,就在此刻,许下。
【3】 叁章——湍流





生命中的缘分,向来是由许多意外拼凑而成,也让原本不经意的人逐渐锲镂上心头,成为沉睡在记忆深处的,一道永不腿去的色彩和鲜明的笑容。

——BY 流川枫



傍晚。

乌云盖住原本蔚蓝的中天,滚滚而来。

“不会要下雨吧?!”樱木的话才说完,豆大的雨点开始落下,学生们顶着书包跑进四处的建筑物里躲雨。雨来得那么突然,天气预报根本不准,所以他没有带雨具来。

洋平去打工了,篮球队的人也早走了,更不指望高宫他们会有伞。没办法,只好自认倒霉,等雨停了再走吧。

体育馆内黑漆漆的,门被虚掩着。

樱木一踏进去就立即感觉到里面有人!

一阵凌厉的拳风扑面袭来!樱木马上躲开,再往他感到有人的方向挥出一拳回敬!对方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在樱木还来不及适应黑暗而变换招数的一刹那,一只铁钳似的手臂紧紧的由他身后搂住他——灼热的气息拂在他颈后……

“谁在那里!?”脸颊一片冰凉,想是贴上了墙壁。“混蛋,放开我!”樱木另一只手摸到了墙上的电源开关。

啪——!

满室的黑暗顿时消散,突然的强光让他有些不适应地眯眯眼,也看清了那个偷袭者。

“狐狸?!”他愕然,随即大怒道:“你干吗偷袭本天才!?”

流川松开手,颐长的身躯更加逼近他,神情难测。

神经病狐狸又不知道在发什么疯,表情这么……阴阳怪气的!

不说话好像有点怪怪的,樱木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死狐狸你想打架啊,本天才可不怕你……喂,你别再靠过来了!”

流川的脸已经移至他面前七公分也不到,而随着他贴近产生的压迫感更令樱木极其不舒服。

“白痴……”那双向来冷漠的眸子此刻正燃烧着烈焰,明亮得诡异。

身体的本能嗅到一股危险的味道,头皮发麻的趋势蔓延全身。“干、干嘛?”在樱木意识到他的目的之前,身体已被一双铁臂重重地钳住不能动弹!紧接着,两片冰凉的唇烙印上了他的,辗转吮吸了一下后,再狠狠咬下!

齿间瞬间弥漫着血腥味。“痛……该死的……!”樱木拧眉诅咒,血珠沿着双唇交合处渐渐聚成殷红色泽,在青白的唇畔形成诡异的诱惑……

流川低低呻吟了声,探出湿热的舌尖,凑上前细细地绘着他丰润的唇缘。

死狐狸把他当蛋糕啦!樱木气极,挣扎着想避开,却教流川抓住了机会沿着他的脸颊一路啃噬。

“放手!”他大吼,想也不想地用绝招——头捶朝流川狠狠撞去!

胃部瞬间传来剧痛!

“死……狐……狸!!”胃都快被他打穿了!樱木吃痛地弯下腰,抬起脸刚要破口大骂,两片唇再次被霸道地覆住,深深传递着流川蚀骨的欲望…………

不够!他要的还不够!

嘶————!!

制服的领口被粗暴地撕开,扣子四处散落,露出樱木大片小麦色的肌肤。

流川眼里火更炽了,低头不由分说地咬上了那片蛊惑,舔、啃、吮、咬,完全侵略地索取着,不容许有任何规避!

“死狐狸给我停下来!!”樱木拼命推着他的肩膀警告着。

不对劲!这只狐狸的样子很不对劲!平时他总是冷冷淡淡的,哪有现在这种烈火狂焰的姿态?!

感到流川放在他腰间的手已探进他衣服下摆,拉扯着他的裤子!“狐狸你做什……”来不及惊呼,唇瓣又被封住,下一刻人已被推倒在地压在一具火热的身体下。

“流川枫你疯了!”樱木用手死死顶住他,厉声急吼。

“……疯了?”流川的嘴角突然浮起一个奇怪的表情——像笑,又不是笑,是一种近乎苦涩与自嘲的表情。“看见你的那天我就疯了…………”

狐……狐狸……?!

樱木微张着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耳畔忽起了热气,流川的手游移于他光裸结实的胸腹,探向他的下身。“白痴,我要你……”

樱木绷紧了身子,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

“我……本天才只要晴子小姐。”

流川的目光下沉。

晴子?晴子是什么鬼?!

“那水户洋平呢?”他的眼神变了,从来无情的瞳孔中出现了一丝邪魅。

洋平?!

樱木张惶地睁大眼,不知为何突然就焦躁了起来。

“关……关洋平什么事啊?”胸膛重重起伏着,“你给我滚开——”抬膝狠狠撞向流川的肚子,乘他闪避之际挣开了束缚。

“白痴,我……”

“哎?灯真的还亮着啊!”

“果然被洋平说中了呢。”

高宫的大嗓门和着轻柔和女声在门外乍然响起,顿时打散了樱木、流川两人间暗潮汹涌的空气。

“晴子?高宫?怎么你们没走?”樱木看着门口的人惊讶道。

“本来要走的,不过洋平打电话来说你一定没带伞,叫我送过来!”高宫不以为然地摇头,看见衣衫不整的花道和脸色不善的流川,了解似的调侃。“又打架啦,可惜没看到啊!”

不过樱木唇上那“可疑”的伤痕以及流川嘴边的血迹,全落在了晴子的眼里。

她微微瞥了眼流川,笑容不变。“——一起走吧,樱木。雨差不多停了。”

果然,窗外灰暗的天色透出些许明亮,夏天的骤雨,来得猛也去得快,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吧!

晴子弯起嘴角,带笑的眼睛看向身边的樱木——

流川好象已经等不及了呢!你呢,洋平,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呢?



一年级的走廊上,来往的同学都心惊胆战地绕道而行,生怕会被某红发少年身上的怒火焚烧成灰烬,到时连骨头都没得寻哦~~~~~~!

“碰————!!”

地板又被头捶撞出缕缕青烟。老天啊——维苏威火山爆发也不过如此吧?

“气死我啦~~~~~~~!”樱木今天第40次胸闷地猛抓头发,使那一头红艳益发杂乱无章。

想到早上的事他就抓狂!死狐狸准是被鬼附身了,一早拉去天台,神经兮兮的老说什么“我要你”的,靠!本天才又不是东西,要个鬼啊!还胆敢把本天才咬成那样,不可理喻!害他现在连练习的时候都得防着,气,青筋~~~~~~~!

“樱木。”

“干嘛!”他凶狠夹怒吼着,没看见他不爽嘛!

身后的人显然吓了一跳,喘了口起才道:“怎么了,樱木?”

“呀!晴子,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大吼声在瞬间化为猫哼,一连串地懊恼赔罪。

“没关系。对了,这个周末你有空吗?”晴子笑吟吟地问。“我想,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出去逛逛?”

??????

啊啊啊啊啊啊~~~~~~~~~~~~~~~~!!!

樱木的眼前顿时落下“约会”两个大字!晴子……晴子要和他约会耶!!哇哈哈哈哈…………不行,口水擦一擦,形象形象!

“可以吗?”

“可……可以!当然可以!”万岁!樱木忍住欢呼的冲动,点头如捣蒜。

“我想……不,没什么。那就这么定了!”晴子吞下到嘴边的话,神秘投以一笑。

樱木没发觉,只是兀自沉浸在铺天盖地的喜悦中,先前的火球宝宝早一边凉快去了。



深夜十点多,街道冷冷清清的,天上稀微的星子与地面上黄昏的灯相辉映,投照出两个长长的影子。

“喂喂,这么晚叫本天才出来不是发呆的吧?”樱木懒洋洋的打个哈欠,睡眼朦胧的。

“花道,流川是不是……吻过你?”

“啊?!”他一个惊跳,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反驳。“洋,洋平你胡说什么啊!当、当然没有!”

“你不适合撒谎的,花道。”洋平的声音闪动着危险的轻柔,脸上笑意不减。

樱木不敢看他的眼睛,眼神四处乱飘。

“我……我才没……”心一虚,声音不由小了起来。“本、本天才只当被狗,不是,被狐狸咬了!那不算什么啊!”事实上狐狸的确只是“咬咬”他而已嘛!

“不算什么……吗?”低哑的语气,字字裹着欲爆发的火药粉。

“洋平……你在生气吗?因为我被狐狸咬了?”樱木皱眉,洋平脸暗在影子下,看不出神色如何。

他为什么要生气啊?平日里自己和狐狸打架都打过几百回了也没见他生气啊。

“不,我不是生气。”洋平的声音似在压抑着什么。“花道,记不记我说过,‘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记得啊。”樱木一笑。“不就是牵着手一起变老吗,怎么了?”

“以前,就算我能做的只有等待,也没关系。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洋平摇头。他知道花道应该有更大的空间去找寻自己的目标和理想,但私心总盼他能在他的视线范围里。

难以想像当有其他人对花道有了兴趣时,自己的妒意会有多深——即使没有马上表露出来,心底的纠葛却如毒蛇般紧紧盘旋,一点一滴的啃噬他的理智。

“什么……不一样?”樱木怔怔地,突然猛地抬眼。“你反悔了吗?!你要离开吗?”

轻微的叹气声响起,洋平走出阴影。他的脸庞有些沉郁,“我们不可能永远停留在过去的,花道。”

“为什么?是你说要一直陪着我的,不是吗?”樱木的迷惘显而易见。

洋平移近樱木,对上他的眼。澄如琥珀的眼眸婴儿般的清澈晶亮,是他太过强求了吗?花道的脸轮廓相当清晰,红艳的头发乱乱的贴在额上。飞扬的浓眉,丰润的嘴唇,唇角习惯性勾出一个自信的弧度。看起来像一个热力四射、明朗跳脱的小太阳。守护了十几年的太阳啊,何时才能等到他明白的一天?

两张脸如此接近,鼻息互相骚乱,洋平的黑瞳灼热地看着他,樱木动了动嘴,有些迟疑地问:“那……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眼里的簇火像被浇熄了,黑瞳再度不出任何讯息。他淡淡的,几乎沙哑的回答:“你说算就算吧。”

一句话让樱木吃了定心丸。听不懂其他话无所谓,了解洋平没反悔就好,身边总是习惯了有这个人在,要是哪天他真的离开自己了,怕是不能适应了吧。紧绷的神经一松,睡意就袭来。

“困死了,本天才要回家睡觉啦!”他皱皱鼻子,忍不住又仰天打了个哈欠。

最近真是用脑过量了!周围的人都变得怪怪的,狐狸、晴子,连洋平也是。不是没想过原因,只是一认真思考脑子就乱烘烘的,心也烦闷起来。

管他呢,樱木甩甩头,船道桥头自然直,本天才没什么解决不了的!
【4】 肆章——澎湃





一切看来都是如此平和。樱木的笑容依旧单纯明亮,洋平的眼角挑起一抹锐利,流川冷淡的目光中满是阴寒。在每个人平静的面孔下,却孕育着按奈不住的风雨来袭。



————BY 赤木晴子



“碰”地一声,桌上的书本被一颗篮球砸得脱离桌面五厘米后才归回原位。

“哪个混蛋不要命了?!”被砸醒的樱木超级火大地跳起来,定睛一看,顿时眉头大皱。

“死狐狸在自己教室发疯也就算了,这可是本天才的教室!”

“白痴!”流川冰冷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为什么不来练习!”冷淡的嗓音中蕴含着熔岩即将喷出的预兆。

异常的怒火已经引来教室里不少同学的侧目,平常用五根手指都可以数得出流川枫喷岩浆的时候。

樱木到底做了什么让全湘北公认的冰块脸气成那样?大家都惊异地猜测着。

被扰乱清梦的樱木花道也好脾气不到哪里去,倔傲地打鼻孔里哼出不爽:“本天才的事还轮不到狐狸管!”

“你这个……白痴!”他口气无法抑制地愤怒,最后终于低吼了出来:

“现在马上跟我走!”

“干吗?”樱木下意识闪开他伸来的手,满脸戒备地瞪视他。

两人之间互射的视线正噼里啪啦地呈现走火状态。

倏地,流川目光一紧,垂下手。

“你什么都不明白…………”

呃?狐狸他又咋了?本该冷冰冰的声音怎么变得这样………幽深………眼神也……………叫人难以捉摸?

那突如其来的沉默,让樱木只能呆愣以对。

好……奇怪呀,明明是这只死狐狸发疯打扰他睡觉的,怎么……怎么看起来受委屈的人是他啊?樱木抓抓头皮,早先的气势与怒火不知逃逸到哪儿躲藏去了。



“怎么了?”

洋平一踏进教室就发觉气氛古怪,每个人的眼睛都看着同一个地方。抬眼———

“花道?……流川?”

洋平心中一动,不着痕迹地走近。“花道,怎么了?”

“呃……没事。”樱木不由向洋平身边靠了靠,一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狐狸发疯呢。”

看到他的举动后,流川眼底的火苗又窜了出来。

“白痴,我们出去说。”他抓着樱木的手,口气森冷,形态上更是全然的占有。

“对不起,花道不能跟你走。”洋平神色平静,和煦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心绪波动。

“你算什么东西?”流川面无表情地吐出讥诮的字眼。

洋平笑笑,笑得很淡,语气更淡。

“我是花道的朋友。”

“朋友?”勾了勾唇角,十足十的嘲弄。“少恶心了!”

樱木勃然大怒,“混蛋你什么意思!”冲动的拳头被洋平紧紧的按住。

“流川同学,请自重。”洋平笑容不减,却还以相等的冰冷:“你这个样子,只会适得其反。”

“这是我和白痴的事!”流川的声音中加入冰寒,同时也被砸中了痛楚。

“洋平,你说什么啊?”樱木看看他冷怒的眼,奇怪地问。

洋平转向他时,已回复惯有的温柔:

“我刚刚碰见晴子,她好象有事找你。——去看看吧。”

“啊?可是………”

“快去吧。”洋平笑着,推推他,“也许是关于周末见面的事呢。”

“哦!”樱木点头,与流川擦肩的瞬息被他一把拉住。

“不许走!”流川在他耳边飞快地说着:“你是我的!”

樱木僵直了下,咬牙抽回手:“谁管你去死!”他转身气愤地大步离开,没看他一眼。



刚才……洋平好像真的生气了,从没见他真正生气过,这小子一向极具克制能力。每次都是因为自己的事,才让洋平露出不同往日的愤怒来,就像以前对付那些来篮球社捣乱的不良少年一样,杀气腾腾的连他都吃了一惊。

自己的事,洋平了解的一清二楚,而对洋平呢?樱木他发现实在是知道得很多,了解得太少……

还有狐狸也是……真搞不懂他耶,本天才最近又没招惹他干吗老来找茬?鬼知道那狐狸脑子里是不是被垃圾塞住了…………

“事情咋变得那么复杂啊~~~~~~~!!”樱木受不了爆发地大叫,吓落天上几只小鸟。

莫名其妙的狐狸,还有越来越看不懂的洋平,哎,就算是天才也有弄不明白的事吧!55555~~~~~还是晴子最好了,不想了,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周末和晴子小姐的约会啦!





连着几天阴雨,难得在周末放晴了。是个表白的好天气!坐在咖啡店里的樱木满脸喜孜孜的。

晴子手捧着热咖啡杯取暖,双眼上下打量着对座的人。今天逛完街,樱木竟然主动约她喝咖啡呢,想想按他那火一样的性子,也忍得差不多了。

“没话对我说吗?”晴子甜甜地笑着,那一袭简单的长裙,腰后用一条柔软的带子松松地绑着,飘逸的裙摆如云朵一般在脚踝边散开。

晴子小姐真是漂亮啊!(大心)樱木赞叹着。又漂亮又聪明又温柔又会煮饭……反正什么都好,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

“晴子,其实我,我想说的是……”

“嗯?”笑嘻嘻地咬着麦管,晴子眨眼。

“那个……”樱木的脸发烫,“我,我对晴子……我……”

忍住叹息的冲动,晴子决定好心帮他一把,不然他的脸就会亲到桌子上面去了。

“樱木,你喜欢我吗?”

“诶?!”没想到让对方抢了话,樱木一时傻了眼。

“不喜欢?”她浅浅一笑。

“不不不是!”樱木暗骂自己,马上大声答道:“当然喜欢!”

大嗓门引来了旁人的注目,樱木的耳根火一样烧热着。“呃,我是说,我很喜欢晴子。”声音明显低了许多。

5555555~~~~~~~~~~老天终于开恩了吗?让他在50次失恋后终于找到了得来不易的春天?樱木只差没感激得回家上三柱香酬神啊……但是,为什么晴子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难道她早就知道了?

“嗯……樱木以前喜欢过什么人吗?”

“啊?有是有,但都被拒绝了。”他不好意思地抓抓头,然后急忙澄清:“可本天才现在只喜欢晴子一个,真的!”

“呵呵,我相信樱木。”晴子温柔地微笑,小心试探着:“那如果说,我已经有了非常喜欢的人呢?”



什么———?!

樱木嘴角下滑,火气腾腾腾地冒出!一定是那只死狐狸!可恶啊~~~~~~~~~~!!

“狐狸有什么好的!”他咕哝着。

“你生气了吗?”

“我……”真是的,怎么能在晴子小姐面前发火呢!“不是的晴子,本天才不是气你啦……”

“如果是洋平呢?”晴子不待他说完就飞快地打断他:“如果是洋平的话,樱木会有什么感觉?”

“洋平?晴子……喜欢洋平吗?”樱木愣愣的,对她的跳跃性思维不太适应。

看来樱木实在不适合这种拐弯抹角的问话方式啊,还是直来直去比较像他的风格!

晴子换了种方式发问:“我的意思是,如果洋平有了非常喜欢的人呢?比樱木喜欢我还要喜欢?”

“可是,洋平没有啊。”他不解。

“如果有呢?”晴子紧紧盯着他,不放松地追问。“樱木你会有什么感觉?”

“这个………”

“会生气吗?还是会觉得……寂寞呢?”

这样咄咄逼人的问法让樱木有丝退缩,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太不喜欢去深究这个问题。

“我…………”他喃喃的,不确定地说道:“大概………会吧。”洋平有了喜欢的人,就不能总陪着他了,寂寞什么的……应该会有一点吧,毕竟是自己习惯了十几年的人啊,不是吗?

呼————成了!

晴子满意得点头,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请樱木一定要好好想一想,为什么我的话是生气,而洋平的话就会寂寞。”

“晴子?”他不明所以,这有什么不同吗?

“‘喜欢’……究竟是到什么程度呢?还会不会有……比这样的‘喜欢’更强烈的东西呢?”晴子用小勺搅着咖啡,一圈又一圈的。

“也请樱木好好的想一想啊,这可是非常重要的……”说完,便不再言语,缓缓滋饮她的蓝山,让香醇在齿颊间流动,眼神飘向窗外———天空不知何时又是阴云密布了。





傍晚时刻,夕日深红缤纷的彩霞映出满天的绚丽。

夏天的空气总是闷湿地叫人不舒服,尤其当你面前还站着一个脑筋不正常的狐狸,更是令人超级不爽!

“你挡着本天才的路啦!”樱木口气不善地嚷道。

难得和晴子一起回家的,这只疯狐狸居然好死不死得拦住他不放,害他的好心情顿时飞流直下三千尺!

“樱木,可以走了吗?”晴子由门口探进头来,一怔。“啊,流川也在啊?”叹气~~~~看来是走不成了。

“就来啦!”樱木格开眼前的“障碍物”冲晴子笑笑,“等我换个衣服。”

“白痴!”流川一把拉住他,“我有话说。”

“本天才没那个美国时间听一只狐狸废话。闪边啦!”樱木甩手,未果。

“放手。”他看他,即使更像在瞪。“你很缠人诶!”

“是水户洋平,他缠着你。”流川松开手,转而去拉他的手臂。

“那不一样!”樱木冲口而出,“本天才不怕他缠,你让开!”

流川的脸色唰地变了,黑眸在极冷中散发着锐利的炽灼,像要焚毁人般。

“瞪……瞪什么瞪!怕你啊!”樱木不甘示弱,同样是目光灼灼地盯着流川。

空气中剑拔弩张的气势让晴子也感觉到了,她小心翼翼地上前:“樱木走吧,洋平还在等着……小心啊!”

晴子提醒得太迟了,狠猛猛的一拳打得樱木嘴角带血,但生性的快速反应让流川也立即得到一拳。

“你这……白痴!”流川又挥过去一拳,这下是在小腹上。樱木整个人踉跄着后退,流川冲上前去,揪住他的领子,对着他下巴再一拳!当他举拳又要打时,一抹倩影挡在他和樱木之间,拦住流川攻过来的拳头。“不可以!”晴子叫道。

“滚开!”流川枫冷冷推开她。

“晴子!”樱木及时扶住她受惊的肩,怒视着流川。“死狐狸欠揍!居然敢对晴子小姐动手!”一记抬脚将流川枫硬生生地踹撞到墙上。

樱木又冲了过去,来不及出拳,胃部便传来剧痛,跌坐在地上狠狠瞪着他。

流川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樱木也站了起来,相同的鼻青脸肿,也相同地互不相让——

老天———他们疯了!

流川啊流川,你在干什么呢!晴子急得跺脚,总不能由着两人闹啊,看这趋势,不打到一个先倒下是不会罢休的了!

…………洋平!

危机时刻晴子想起了他,那可是樱木的灭火器呀——当也再不迟疑,飞跑出去。



等到洋平赶来的时候,流川已经是被樱木死死按在墙上,硕大的拳头雨点般得朝他身上落下。

“花道!”洋平拉住他的手,“够了,不要打了!”

“别拦着我!”樱木挣脱他,又是一脚踹过去!

没有可以在他和狐狸打架时介入,连洋平也不可以!

“花道!再打他就死了!”洋平牢牢抱住樱木的腰,不让他再动手。

“你别管!我一定要宰了他!”现在樱木的脑子里只有怒火,几乎撑破他细胞的怒火在叫嚣着!

————我对你做的事,水户洋平也想做!

————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

————白痴!他想把你吞下去!连渣都不剩!

放屁!放屁!全是放屁!!该死的狐狸,满口说的不是人话…………混蛋!不可饶恕~~~~~!!

“花道!”洋平的声音冷了起来,“我是不想管!如果你想下半辈子在牢里度过的话,随便!”说完竟真的放开手,头也不回地走人。

“洋……洋平!”

“可恶!”樱木恶狠狠地瞪了流川一眼,追了上去。“洋平,洋平!”

前边的人飞快地走着,后面的人更快地赶上。

“喂,你……你别生气啊!”樱木偷偷去瞄他的表情,见洋平不理会他,只得悻悻得跟着,谁让自己理亏,把人家的好心冲到马桶里去。

不一会儿,樱木相信自己实在有开口的必要,提醒前面的洋平地球是圆的,如果要走完一圈最少也要花八十天,他这样走下去可不是办法。

正要开口,洋平总算停了下来。

“洋平……”樱木摸摸头,垂下了脸,“我不是要凶你……那个……对不起啦!”

好象是第一次对洋平道歉吧?啧啧,还真……不习惯。

洋平缓缓转过身,脸上像罩了一个铁器,不带任何表情。

“花道。”

“啊?”不经意地抬头,对上了洋平的眼睛——黑如点漆的眸子深处,有两簇不知名的火焰在那里燃烧着。

“因为,你是樱木花道。”他的目光灼烫如火。

“我?……我本来就是啊。”樱木迷惑地看着他。

洋平的脸色很怪,过了半晌,他的嘴才又动了——

“我还得花多久的时间等到你明白?当我被嫉妒啃噬的时候………你呢?你又是怎么想的?花道。”

嫉………嫉妒?心漏跳了一拍,樱木怔怔地:“你……你在说什么啊,洋平?”

洋平热切地望着他,藏在喉口多年的话终于脱了口————

“我爱你,花道。你呢?”

“啊……我……我也喜欢洋平啊。”这还用说,吓死人了他?亏他的神色让他惊心肉跳,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地大的事。

樱木皱了皱鼻子,讨好的陪笑:“洋平,我们去吃拉面吧,饿死了……”话才溢出口,忽然发现洋平的手扶住他的后脑勺,还来不及推敲他是何意,就见他迅速封住自己的唇。

仿佛是天外下了一道霹雳,击中樱木的知觉!金色的瞳孔迷惑地看着洋平近在咫尺的脸。

…………??

洋平……在干吗?以为他需要人工呼吸吗?

直到口腔里滑入了一个湿湿软软的异物,顿时震醒了樱木的神智——他们这个举动应该被称为——

吻。

吻——————??!!!!

洋平疯了吗?!寒颤从脚底打起,樱木的脑中一片空白。他想推开钳制,但后脑勺执着的力量硬没法推动。



…………洋平的力气有那么大吗?

心着实有些慌乱了,反射性的一记强拳揍上了洋平没有防备的肚子,也成功地让他放开了手。

重获自由的樱木几乎是狼狈地迅速向后跳离,双腿有些发软,心急剧战栗着。嘴唇咸咸的,温温的,舌头很麻。

樱木不意识用力擦了擦唇,有些惶恐的,没发现洋平在看见他的举动后眼神变得更沉。

洋平一向只给他安心舒服的感觉,从没有这么…………教人害怕。

“喜欢与爱是有差别的,花道,我爱你,而你呢?我要知道你的答案。”他的声音不大,甚至显得有些低低沉沉的。

好看的眉紧紧蹙起,显得很迷惘。“洋平……”没见过他对自己大声大气的样子,他一直都是温和而沉稳的啊———

“我以为我可以一直等下去的,花道。”洋平的嘴角没了笑容,口气沉郁。“可是流川发现了你……所以,我不能等了。”

“狐狸………他………洋平你,你等什么啊?”眼前的人让樱木陌生而不安。老爸死时都没有这么不安过,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洋平可以依赖,如果连他都变了…………

不想失去他,不想失去洋平!这个人对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啊!

“洋平……”他慢慢走过去。“……咱们还和以前一样,不好吗?”这话如今听来都觉得别扭。不敢再随性勾住他的脖子,怕他又会做出方才的事………第一次怕了洋平。

洋平沉默了下,忽而说道:“这是不可能的,花道。”怎么可能再回到过去?在自己的心已经不受控制的时候?

“你……不要我了吗?”他也要像老妈老爸那样,舍弃自己吗?

樱木紧紧抿着唇,握紧的拳半晌才松开。

“我要你,花道。但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洋平眯起了眼,直视着那双慌乱无措的琥珀色眼眸。“………花道,你不能永远都是个婴儿,不能永远都长不大,我爱你———”樱木退缩的脸让他将剩余的话压下。他叹了口气,语气柔了点,但依旧坚持:“花道,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

“想……?”想什么啊?樱木怔怔地看着洋平离开自己的视线。

而他,被留在原地。

以往洋平总是和他一起走的。就算他练球练到再晚,洋平都会留下来陪他,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吃拉面打小钢珠……这样的过去不能延续吗?

“搞什么啊……”他喃喃地,嘴唇尚有麻麻的感觉。

樱木用力抓了下乱发,懊恼极了。
 



  C - Calist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