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牧花]错过浪漫

(4 次投票)

作者:Calistow 2010-05-21, 周五 19:03

一直以来,我和黑老头是朋友。

我是一个很随意的人,随意到了任性的地步。做为一名自由摄影师,每月工资总因本人隔三差五地弄丢底片而刚够开销。可是我不担心,因为天才总能活得很快乐。闲时玩小钢珠,或打打PS,或抽空去电台拍照。

黑老头不一样,很认真,认真到了死板的地步。黑老头叫牧绅一,是一家外资公司驻日首席设计师,设计的电脑软件是本天才眼中天书中的天书。可是,不知怎么的,我和那无趣的家伙就是认识了,还做了朋友。常常是我还赖在被窝里,电话中就传来了牧的声音,一定是邀我去玩。很奇怪,牧不浪漫,却好玩;很理性,却对九连环的玩具永远没辙。



我们和朋友们在一起,每一次都玩得很尽兴。

牧不多话,玩的时候也不闹。一旦开口说话,声音沉稳,而且往往正中红心。总之,那家伙是一个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人。

而我呢,却截然相反。死党洋平总笑骂我“樱木花道你真的无可救药了”。———因为本人的乐观和单纯大条,出门爱迷路口袋又没钱,让洋平半夜三更跑来替我交车费,然后丢下一个头痛无比的眼神。“阿牧怎么受得了你!”死小子如是说。

嗤,本天才还受不了他呢!死板又不懂人情,生活乏味啊!

不过抱怨归抱怨,我和牧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十分活跃。常常是我说,他听,边听边笑。笑得狡猾而有点欠揍。

每当牧这么笑的时候,多半是我说错了什么。不得不承认,那家伙的知识面广得惊人,那些见鬼的科学理论令我咋舌不已。所以本天才这个自认为多知的人,在这方面也只有甘拜下风。

当然,天才总归是天才,说到山川五岳世界名胜,那黑老头就只有听我神气得如数家珍的份儿。



牧常笑我是糊涂鬼,自己放的底片也会找不到。哼,居然嘲笑本人的天才,于是那时起就把他从“黑小子”降格成“黑老头”———相信我,他真的很黑,令人不得不怀疑他祖籍是否在南非。

“那也不及花道你啊,乘了多年的新干线,也会坐过头。”牧继续损我。怕你?我不甘示弱,回击道“人生没有意外的话,那多无聊”。

黑老头居然奸笑起来,说他最大的意外就是遇上我。

听听,这算人话嘛!不爽,于是又和他针锋相对地吵起来。

大家都笑我们老见面就争竟还做了朋友。说也奇怪,平素看上去平和冷静内敛的牧,干嘛老爱找我碴?但想归想,每次看见牧那种样子,就忍不住想和他闹。

无奈,只有安慰自己说,是天才遇上小老百姓时惯有的情况,却在洋平暧昧的笑容里觉得有种“自欺欺人”的味道。

反正也不知道牧怎么想,我这个天生乐观的人仍快乐地做我自由摄影师。至于黑老头,仍然在每次出去玩时call我,一见面就笑眯眯地叫我“糊涂鬼”。



本人从小学起就溺爱着拉面,现在仍是。从摄影棚出来,往往就直冲对面那家拉面馆。那次,刚冲进去就被人拉到一边———是牧。

那天他穿的是白色高领毛衣,和黑色西装长裤。没想到他执意要请客,不吃白不吃,我当然顺水推舟地大翻哚了一顿。

结果,那天的那顿拉面,害“惨”了我。酒足饭饱之后,我顺口提起请我的原由。牧的眼睛直直盯着我,然后一脸严肃地宣布:“我喜欢你花道,和我交往吧。”

一口茶全喷在了他身上,那时我的确惊呆了。不排斥同性相爱的情事,并不表示我不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差距。性格上的、职业上的………再说,全世界最不会喜欢我的就是牧了。因为他知道我的缺点,知道我无可救药、骨子里的粗心和单纯。———牧一定知道得很清楚,否则他不会用那种了然的笑看着我。



忘记当时是怎么胡乱应对他的,反正逃回家后脸仍像火烧一样。

和牧………?真是想都想象不出的恐怖画面啊!

因为即使不比女人天性喜欢罗曼蒂克,但男人也会希望生命中来一场轰轰烈烈爱情,就算不感天地动也该是浪漫而生动的———我一直都是这样期望的。

可是牧很不喜欢浪漫。很不。

他不看电影,不听流行歌曲,不曾泡过酒吧,甚至,你若问他巧克力和恋人有什么联系,他一定会认真地跟你分析可可豆里的化学成分。

说一千道一万长话短说总而言之———我们不可能。

自打嘴巴的事情总爱发生,不管心里如何否定,我还是忍不住常常被牧拖去玩。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也莫名其妙地多了。

只能扼腕怪自己,对吃与好玩的东西永远没有抵抗力,而那家伙又精于此道,每次都让天才我乐不思蜀。



尽管如此,牧仍对“浪漫”敬而远之。别人交往逛街游乐,我们却从不去公园、影院,常常在后院的小篮球场上消耗一整天一整天的时间。打篮球,倒是我俩难得的相同兴趣,却也是我们争的最多的事情。

论体力牧自然比不过我,但若说到技巧,我自知不如他令人心服口服。打到最后,我不免耍赖来上一句“天才说赢就赢,不服气的明天再来啊!”于是牧便住了口,嘿嘿地笑。

而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意中安排了第二天的约会。

好小子,设计我!?不客气地踹去一教想教训他,无奈,黑老头笑得更得意了。

于是,那个有着很好阳光的午后,牧用他的真诚与智慧,拐骗到了一个天才。

我们,恋爱了。



后来才发觉,原来黑老头竟是那么受欢迎!年轻、白领、高薪,令不少女人倒追着他。而我,身为牧的情人,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浑然不觉。

牧居然为我的不在乎而着急,难得失去冷静地问我在不在乎他。瞧着他不复以往的沉稳,我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情敌”。

我的后知后觉令牧叹位观止,对我的大条和迟钝也认命了。

其实我也有仔细地观察过牧。虽然越观察越不茫然———他工作有条不紊,胜我数倍;为人又细心,比我这火爆性子更多了一份周到;人缘虽及不上我,但朋友也是很多的。想了一个下午,我不再患得患失地浪费天才的脑细胞,干脆直接去找他问。

想起来,那个下雨的黄昏一点也不悲伤,反而很有暖洋洋的味道。牧说,没有理由地喜欢我。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我嗤笑,当我白痴啊,还是在拍《大话西游》?拜托,这可是现实。



牧看着我,许久,似乎投降地摇摇头,先罗列了我一大堆缺点:懒、糊涂、倔脾气、做事冲动不考虑后果、粗心、………却在最后叹了口气:“但有什么办法?我喜欢啊。”他加重了语气,说他喜欢的,是我的乐观、单纯还有快乐。

才知道,原来我打动他的,是我身上最不是气质的气质———我的快乐。

没有甜言蜜语,但是我该死的想狠狠拥抱牧,为他可以看到本天才保存得最好的珍宝:我的快乐。

感动,只是刹那间的事,迷惑了多日的心终于再度澄澈明亮起来。牧的好,我早铭刻于心。那就是他的体贴和说不出的独特气质。最重要的是牧懂我,懂得本天才生活的原则。

我们,热恋了。



恰逢其时,洋平送来两张电影票,是侦探片。我酷爱推理和侦探故事,里面若还参合了爱情就更对我胃口了。这部片子里的男主角是一个名侦探,却用一只放大镜赢得了爱情。我硬塞给牧看,巴望着死板的他也能变得情趣、浪漫些,但那家伙看完后,除了找出几处台词错误外,竟一点儿反应也没有,我气晕了。

在后来的一周里我甩都不甩他,牧也知道惹我不爽了,翘了班来摄影棚接我。那天是2月14日,情人节。洋平老早就暗示我要好好“把握”,我虽嘴上不屑,心底其实盼望着和牧的第一个情人节能有回忆。

猜测着他会送我什么惊喜———不必是高档的烛光晚餐,几句贴心话,甚而一包MM巧克力豆,就足以令我乐得上天了。

我足足猜了一整天,而牧却没有动静。连电话也没有。我愤愤的想黑老头一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或许他那木鱼脑子里根本没这个概念。

那天晚上,屋里暖气开的很大,我却感到寒气入骨。正诅咒着所有的脏话时,听见门铃在响。去开门,却不见人影,只有地上一个大纸箱。里面装着一本相册,和一套我看中了许久,却老忘记去买的《福尔摩斯全集》

我有些呆呆的,把整箱书搬回房间。又有些呆呆地,对着箱子发愣。

打开相册集,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我———的———照———片!

没有眼花,整整一百来张,全是属于我的:与牧嬉笑玩闹时开心活泼的我,与牧打篮球时认真执着的我,与洋平喝酒磨牙时英气潇洒的我,赖床的我,严肃的我,倔强的我,大笑的我,发怒的我………百般神韵跃然而上,千种情态均是我樱木花道。



我震惊得无话可说。

从来没注意自己拍了那么多照片,总是拍过就算懒得去看。原来牧一直替我收藏着这些照片!喜悦激涌而上,我抽出夹在相册中的大大的卡片,上面是牧微笑的字迹:

糊涂的花道:

我爱你的快乐,所以,别生气。我一直在用我的方式,让你快乐。

妄想用侦探小说和相片来赢得

爱情的电脑设计师



我哑然而笑,继而泪流满面。为自己的幼稚,为自己的贪心。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就可以了。何需什么情趣什么浪漫?我曾以为的浪漫,其实,早已藏在牧待我的好中。

他珍惜我,体贴我,懂我,爱我———而这,就是真爱了。

牧陪我在雨中跑步;在我口袋里放了足够的车钱;在每次出去时,送我回家。牧真的,懂得浪漫。

浪漫藏在真爱中,有了真爱,也就,有了浪漫。

我曾巴望着自己会有场刻骨铭心的浪漫情事。可当我在这个雨夜,看着手中的书和相册,突然明白了,错过的浪漫并不可惜,只要用真爱去追寻。

窗外飘起了雪,我冲出屋子,牧站在门口,双手呵着气。

“笨蛋,你想变成雪人吗!”我瞪着他骂道。

牧黑黝的脸有些泛红,随后张开了手臂:“糊涂鬼。”

“黑老头!”我大笑着,倾身向他跑去,如同奔赴着今生最温暖的一场心动。

我紧紧抱住了这个男人,告诉自己———不怕错过浪漫,只要错过的,不是真爱,不是你。

 

  C - Calist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