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花受]Sky High

(2 次投票)

作者:地雷震 2010-05-23, 周日 10:08

(赠哈尼雅)



「欢迎来到怨恨之门。你已经死亡,只剩下魂魄存在。你必须从三条路中,选择其一。第一,前往天国,为再生做准备。第二,成为孤魂,在人世间徘徊。」

「以及第三,咒杀一个还活在世上的人。…」


× × ×



「我死了吗?」

当三井寿一身医院的白色病服穿着,踏在水泥砖地之上时,他不禁带着茫然的表情,环顾四周幽重氲气,以及身后那座阴森古老的巨大门坊,倏忽觉得自己应已不在人世。

突然他察觉有轻微的声响,三井寿很快的转回头,并看见了一个全身黑衣的女子,缓步走下阶级,来到他面前,神情冰冷说道:

「我是这怨恨之门的守门人,晴子。三井寿,你在医院昏迷三个月之后,已宣告不治,现在只剩下魂魄存在…」

「我是真的死了吗!?」三井立刻露出暴怒般的狰狞面孔,方才还似乎对自身死亡有所领悟之人,现在又对必须接受的现实,深感愤愤不平。

「…是的,你已经死了。」这个自称晴子的女人并不为所动,只是继续说着她职责所在的解释:

「你有三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是前往天国,并转备再投胎转世;第二是继续在人世成为徘徊的孤魂;第三,是咒杀一个在人世的人,但你也会因此而下地狱,永不超生。」

听完了晴子的话,三井寿似乎仍旧无法反应,他愣愣的看着对方姣好但是无情的脸,觉得这一切都彷佛是一场梦境。

黑衣的女人,对他的不知所措似乎完全不在意,只是静静的等待。

在漫长的沉默之后,三井寿才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的儿子呢?!他在哪里?他怎么样了?!」

晴子像是早已预知他会如此,故而,只是很平静的对他说:「你想看他?」

「当然!!」三井寿立即回答了。但在他的心里,其实很害怕知道,他的儿子在遭受到那样的事件之后,会变得如何?

那是在三井周末放假的一天,他带着他的养子,樱木花道,一起上郊外去踏青。由于他是未婚的单身汉,所以当他的一个远亲因为无力维持家计而自杀之后,他便热心的扶养了对方遗留下的独子。

樱木花道是个活泼的红发少年,虽然家境困顿但他生性非常乐观,三井很快就喜欢上他怡人的性格,且视他如己出。

这天,当他们走在郊野路上,欣赏着即逝的夕照,少年突然对他的养父说,觉得有点渴。「那,我到刚才经过的那家冰铺去买,想要吃什么?冰淇淋好不好?」

「耶!好好,冰淇淋冰淇淋!」少年高兴得跳起来,同时举着赤裸的手臂高高向天空,他穿着无袖的小汗衫,优美的肩线一览无遗。

「唔,好,那你想吃什么口味?」三井见养子开心的模样非常可爱,脸上也挂满温柔的微笑。

「嗯这个……我想想看哦……嗯嗯……这个……」谁知少年一想就是很久,三井不禁问他:「不然我们一起走回去买吧?」

「哦不用不用,我去帮你买!」男孩脸上神情是想要表达孝顺,灼灼的目光,似乎是兴致勃勃的想当个好孩子。

三井不禁被逗笑出声:「好吧,那我就吃跟你一样的口味的。」他从口袋里掏出钱,交到了男孩手上。

男孩一拿到就立即转身拔腿要完成任务,但突然的,他的养父又从后面把他给拉住:「花道你要小心,知道吗?」

少年只是很快的点点头,却并不把父亲这句担忧的话放在心上。

于是,三井寿目送着儿子的背影跑远了,一会,就找块在路旁边的乾地,盘膝坐下。

但少年跑去冰铺很久。

一开始,三井知道他的养子必定是在满是糖果的小冰铺里留连忘返了,因为自己是给他面额比较大的纸钞,贪吃的花道肯定受不了零食诱惑。

只是,时间经过越来越久,连太阳都已经沉下地平表面,三井不认为他的养子会放着父亲一个人还不回来,于是,方才在让少年离开之际,那一瞬间的不安感,又像海涛似的席卷上胸口!

三井站起身开始快步走回去,后来就忍不住快跑起来,只是一想到少年可爱的身影,心中慌恐感便越来越甚!

终于冲到冰铺前时,他失望又惊骇不已的发现孩子并不在那,问老板也说并没有看到一个红发少年来过。

三井当时觉得自己已然快焦虑到疯狂。

他像是无头苍蝇般的开始四处搜寻,闯进附近一处小杂林里头。走了很久一会,月亮已东升,银白的月光让他视线周遭皆显得凄惨兮兮。是在如此失心神昏的状况下,他听到了微小的,小孩子的哀号。

这一道细微的声响让他心里一振同时一惊,他不知道,是否花道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他脚步的加快,那声音也越来越近。似乎并不只是一个孩子,而是有男有女,很多小孩的啜泣或呻吟声。三井寿的心里越来越惊慌,面对着即将发生的,可怖的事实,有种不愿去接受般的抗拒。

很快他就找到这一处在杂林间的小旷地,旷地上面盖着一栋已废弃的储物仓库。

他见到他的儿子,正被一个男人提着双脚倒立着,从背后强暴凌虐。男孩是头下脚上,脸因为俯向下而正对着跑来的父亲。他见到养父找到他了,但是此刻他因为精神受创过深,已经心理痲痹而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什么表情都没有。

三井看到儿子面无表情的脸,还有眼前这个施虐的男人背影。对方仍沉浸在欢愉之中,不断粗重喘息并拉紧男孩的脚持续摆腰抽动。

目睹一切的父亲觉得自己连一句「放开他」要从喉咙喊出都无法。他抬头去看,才发现在仓库旁有些木柱横梁,上面吊着绳索绑缚住的少男少女,每个都赤身裸体,并且被绑成很性感的姿态,就像是专供泄欲的性爱玩具。

受惊过大的父亲,一直像是自己被害的儿子一样无法发出半声,但反倒是施暴者先发现在身后有人了。他回过头,见到三井就露出狞笑。

这个歹徒是个面目可憎的男子,蓄着及肩的头发,细小的双眼,浑身结实的筋肉。三井立时明白自己不可能打得过他,而对方似乎是要杀死自己。

当三井再度清醒过来,已经是在怨恨之门的守门人面前,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且失去了神智,在病榻上熬三个月之后终于死亡了。

「花道有被救出来了吗?…」虽然晴子已经带着他开始前往人世,要让他亲眼见到儿子,他还是忍无可忍焦急不耐,想赶紧知道。

黑衣女子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问话。

当他们来到杂林里的废弃库房,在月光的照明下,三井立时见到了在里面铁床上睡觉的凶犯。心里涌起的愤恨跟杀意,使他马上就破口大喊:「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我一定要咒杀他!我要让他去死不能超生!这种根本不是人,是人渣!是人渣啊!」

三井发狂的抓着头嘶吼着,晴子静默的望着仓库里面,仍旧不发一语。

忽然床上男人醒来了,他转头,目光警戒的扫向门边。有些松脱的木门被人小心的推开,是个红发的男孩子。于是男人的眼光又放松的重新闭上。

「你还在睡吗?……」少年手上拿着装有食物的塑胶袋,看着床上躺着的男人,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否要叫醒他,一会终于还是问:「你要吃东西吗,喂……铁男哥?」

在仓库窗外的三井寿见养子竟然如此,脸上立即布满了复杂到无法形容的疯狂表情!

「不要啰唆啦,你自己不会先吃吗?」这个叫做铁男的人虽然嘴上语气凶恶,却开始坐起身子,不客气的去拿花道手上塑胶袋。花道见他醒了拿了自己去买的东西,也就跟着坐在床沿。

铁男拿出袋子里的牛肉便当,看到还有一个红豆面包,就问:「这个你的?」

「嗯!」花道点点头。

于是铁男把手上的便当先搁在一旁,把红豆面包拿出来,帮花道拆开塑胶包装再递给他。

「谢谢。」花道接过来就开始大口咬。

两个人埋首一起吃着晚餐,杂林中一片静谧。





「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花道他……花道他……」三井寿双手紧揪住自己头发,完全不能相信眼见的事实。

「……这个男人,专门对绑架来的孩子们的亲人勒索,然后再把小孩转卖到其他国家。他发现花道跟他一样是孤儿之后,便留下他,其他的孩子则让人口贩子买走,事情的经过便是如此。」

晴子说完,三井又听到仓库内传来花道害羞般的呻吟。

铁男正把少年压在身下,着手解开他的衣裤。

不一会,床上的人发出交欢的浪叫。

三井注视着床上的两人,神情诡异。他以鬼魂之身,穿透了窗户玻璃,抬起手去向着床上的方向。晴子在后面,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行动。

铁男貌不惊人的脸,嘴正情不自禁的开着,贪婪的涎液滴流到少年身上,花道可爱的男孩容颜此时更胜少女美丽地潮红着,拱起身体接纳男人的一切。

鬼魂穷凶恶极的目光,火般狂烧,他此刻只想着要报复,即使要下地狱也完全无所谓!他伸出手去,就要触到那个他万分想杀的人……

「爸爸!!」花道惊恐的大叫出声,三井寿那可怕脸孔所充满的怨气,在月光中清晰得像是一把利斧,意欲将自己砍死!

忽然门被人踹开!仓库内的人一惊!一队特搜警员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入!

裸裎的花道呆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反而是犯罪经验丰富的铁男,立即将吓呆的少年旋风般一扫而起,然后丢向扑过来的警员,接着翻身往一旁仓库的暗门逃逸!此时一名警官敏捷的接住男孩,然后单手举枪瞄准逃犯便射,暗门外立时传来惨叫。

「再开一枪!流川!」旁边的同伴兴奋的大喊着,这个叫流川的特搜警察也正有此意,抬起手正要再开枪,却猛然间被怀里的红发男孩一口咬住上手臂!

流川闷哼一声,以另外一只手去用力扯开对方,正满腹恼火任务被打断,却瞥见少年泪流满面的情容,是让人无法言喻的,哀伤至极的复杂表情。

似乎被打动一般,流川在这个不应该的时刻,觉得自己不禁为这个男孩的美丽而屏住了呼吸。


在当晚,特搜队并没有抓到已受枪伤的嫌犯。

铁男按着被子弹擦伤的侧腹,拼着命在郊野狂奔!高高的银白芒草,因为人的杂沓发出窸窸窣窣声。这遍踏青的区块太大也太容易躲藏,很快的铁男就甩开了特搜队的追捕。

当他觉得自己终于安全,而躺在有半人身高的芒草里略事休息时,忽然看到远远的有个人影走来。

怪异的是,在那个人影走近时,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那人越走越近,铁男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也跟着越来越快的疾流,终于,那人的脸忽然的在月光下完全显现!躺在地上的逃犯也立时感受到体内血液冻结!

三井那张带着不甘的脸,靠近他了。他伏跪在他身上,双手握紧他的脖子,开始用力的绞紧!


当在怨恨之门,三井就要进入地狱的入口之时,他问身后的晴子:「花道现在呢?」

晴子回答:「有个警察收留他了,请安心走吧。」

三井听了,突然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但更快的又大笑起来,眼眶里同时奔流出热泪,狂吼着:

「啊───哈哈…真恨!…我真恨我真恨哪!………」






于是,怨恨之门的守门者,静静的望着三井寿的背影消失在地狱入口处。
 

  D - 地雷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