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花府

(1 次投票)

作者:风音 2010-05-23, 周日 11:05

【越野篇】



仙道疯了。
在越野的眼中是这样的。
以前的那个什么似乎都不在乎的,似乎什么都抓不住他的风一样的仙道已经不存在了。


越野和仙道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从国中时开始的友谊到高中毕业时由他告白然后交往。然后毕业后两个一起努力的开创事业,风风雨雨的过了十几年,越野从没有看过现在这样的仙道,痴狂,沉迷,无可救要的让自己心痛直至心碎,最后绝望。


看着在火中逐渐崩溃的花府,越野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容,如果当初他们不来到这里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他还是那个幸福的他,而仙道依旧是那个连风都抓不住的男子?


位于英国约克郡的花府是英国古老而富盛名的一座古老城堡,是十九世纪初一位贵族为他最爱的恋人所建造的。就像英国其他的城堡一样,哥特式的尖塔顶,大片的优质的可以骑马狩猎的草场,在庭院中央那巨大的华丽的喷水池,然而这座城堡最为著名的其实是那在城堡的后方的那座花园,那座有着英伦最美丽花园之称的花府。


仙道决定买下这座城堡,当初是为了庆祝越野的三十岁生日以及他们的结婚四周年。现在的他们在经过八年的奋斗后已经成为了世界上也能数的出来的富豪,买下这座城堡只是他俩为了犒劳自己而给自己安下的一个家。


到达城堡,成为城堡主人的那一天,他们就去看了‘他们’的美丽的花园。
就在第一眼,越野就被那种美丽而震慑的说不出话来。


整个庭院里入眼的皆是红色,长的齐腰高的红色的蔷薇丛,正开的繁华正茂的红色樱花,妖艳的红,魅惑的红,像血一般的红色给让他感到一种诡异的眩晕感。他拉着仙道匆匆离开了那个花园,直到回到城堡里那宽敞的,为了迎接新的主人而被装点的异常辉丽的大厅中,他才像是安下心来似的吁出一口气。至于原因为何,那时候的他还完全不知道。


从那之后越野就在也没有去过那个花园,不是刻意的躲避去,而是就像是遗忘似的根本就没有再想起过要去那个花园。日子就那么一天天的过去着。发现仙道的异常那已经是在一年后了。


越野和仙道的公司的规模很大,需要处理的业务很多,需要他们两个时不时的飞到世界各地去勘察业务,然而至从住进这个城堡后,越野发现似乎无论到哪个国家,仙道都有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来。一开始越野还为仙道变的顾家而在心中感到像是幸福般甜甜的滋味。直到有一场让越野感到无比愤怒的意外才让他明白那座花园已经夺去了他的爱人。


那一个夏季,约克郡迎来了一个雨季,其中有一天还迎来了十几年未见的暴风雨。那天整个世界都变的那么的模糊不清了,透过玻璃窗,越野只能看清打在玻璃上的雨珠。由于暴风的关系在晚上九点的时候整个城堡断了电,看着仆人们点上一盏盏的蜡烛,越野有些沮丧的想到今晚仙道是不会回来了,因为这么大的暴风雨航班一定会延误的。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在仆人打开的大门口看见了淋的一身湿的,脸上还有着被树枝刮伤痕迹的仙道。


越野惊讶的迎上前还未来的及开口说句话,仙道已经拿着手电转头冲进了雨中。那一瞬间越野像是被雷电击中似的不能动弹,长久以来自以为的幸福至此破碎。


那一天的晚上仙道去了哪里?越野没有问。
但从那时起越野开始发现几乎每晚仙道都要去那个花园。
也从那时起越野发现仙道每晚去花园和一个美丽到让人战栗的红发男孩幽会。


那真是个美丽的男孩。
红色的几乎拖地的长发,在月光下仿佛会滴出水来的琥珀色瞳孔,纯洁而灿烂到让天使都自相形愧的笑容。如果越野不是那么的爱着仙道的话,或许他也会爱上他。
但他是那么的爱着仙道,所以眼前那个霸占着他的爱人,听着原本应属于他却从来不曾属于他的爱语,看着从来也没有奢求过的真心的温柔都对着那个男孩展露,越野嫉妒的连心都快绞碎。
突然间一个传说闪过越野的心。那是一个在买下这个城堡前从旁人口中听来的流言,传说这个城堡受了诅咒,花园中住着一个幽灵,但因为仙道和他从来就是无神论者所以他们还是买下了这里,而现在恶魔出现了。
越野紧紧咬了咬下唇按捺住想冲出去的冲动,静静的退出了花园。
现在的他需要的是证据,只要有证据仙道就会回到自己身边了。


一切的事情都是进行的那么顺利,一切的事实都可以证明那个男孩确实是个恶魔,是个幽灵。
看着手中的资料,越野的心中浮起一丝的微笑。
这个城堡的前任的二十九位主人中有二十四位发现瘁死于花园之中。而另外的五位也再搬出这里后发疯至死。
如果把这些给仙道看,仙道一定会大吃一惊然后回到自己身边,越野这样想到,心中已经乐呵呵的计划着怎样来庆祝仙道的迷途知返了。


但他不知道仙道已经疯了,因为疯狂而不可能遂了他的意做出‘正常人’所做出的选择。
仙道竟然舍弃他而选择了那个小鬼。
越野扭曲了一张脸,看着仙道将匕首没有丝毫犹豫的插进自己的胸口。


“从今以后有我来爱你,有我来陪你,所以你不会再寂寞了,所以已经不需要其他人了。”倒在血泊中的仙道微笑着对着男孩的幽灵说道,一眼也没有看过那陪着自己几乎走过大半人生的曾经的伴侣。


疯了,疯了,可是到底疯了的是谁呢?
是在这花园中因为寂寞而诱杀了那么多条人命的幽灵?还是那为了而连命都可以舍弃的仙道?还是那个将爱人逼死的自己呢?
拿着火把越野站在花园的入口,这样想到。


不过从今天起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微笑着点燃地上的汽油,看着逐渐在火光中崩溃的花府,越野微笑着走向大门口那应该已经到达的警察。


【花道篇】




西元一八三零年我死了。


那是一个春日,冰凉的匕首慢慢插入我的心口,我漂浮到了空中,看着躺在樱花树下正慢慢被花瓣所掩盖的身体心中却感到无比的喜悦,我马上就可以进入天国去和最爱的AKIRA见面了。
我等着等着,终于等来了天使,但是天使告诉我,主说自杀是有罪的,有罪的人是不能进入天国的。
可是我想见AKIRA啊~~!我追着天使大喊着。天使只是怜悯的看了看却依旧没有带我去到天国。


于是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被留在了我的城堡里,守着有着我和AKIRA共同的回忆的花园,靠着遥望远离的过去度过着接下来的日子。


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日子在我的回忆中缓缓的度过,曾经是那么快乐,感觉像是沙漏里的沙子般紧抓不住流逝的日子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像是那永无止尽的黑洞,不住的吞噬着我的心,好寂寞,好孤单。渐渐的我惊恐的发现,我已经渐渐的记不清AKIRA的脸,记忆中的那一切都开始变的模糊,直至有一天我开始怀疑,这一些是不是只是我记忆中自己臆造出来的假想,其实一切根本就不存在过?


就在怀疑中我又度过了二十几个春秋,然后我发现我的城堡被人侵占了,新来的主人将已经空旷已久的城堡打扫的一干二净,城堡的晚上又变的那么的辉煌而美丽,我漂浮着看着这一切心中涌起一股酸楚,不知是为了自己的回忆被替代,还是为了那久违了的新生命的浮动。


“亲爱的你看,这花园多漂亮啊~~!一点都不像已经有六十年没有人照顾过了说。”新来的女主人笑的腼腆的埋首在英俊的男主人胸前惊讶的说。


那当然了,我是天才嘛,由我这个天才在这花园怎么可能会荒废呢,我骄傲的拍着胸说,却在下一秒发现没有人能看见我,没有人能听见我,都没有人能感觉我的存在。那一晚我哭泣了,狠狠的哭着,风从我透明的身体呼呼透过,我愤恨的大声咒骂着,该死的老天,不让我上天堂也就算了,至少也得让人看的见我啊~~~!慢慢的哭着累了我就这样睡着了。


不知道是我的咒骂终于让上天看见了他对我的不公,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第二天的早晨我发现我竟然有实体了。我又可以接住从天而降的雨点,也可以逗着森林中的鸟儿玩了,只是已经不能再离开这个森林了。不过没有关系,至少我可以证明我是存在了的。


“你是谁?”在我拥有实体后的一个星期后,我被这里的男主人在花园里抓了包,这也不能怪我,我明明观察了一个星期,算准了今天他不来后才来这里的嘛,谁知道他会搞突然袭击啊。


“你到底是谁?不说我可要叫警察了!”他凶凶的对我吼到,我心中委屈的想,这要我怎么回答呢?难不成告诉你我是已经死了几十年的前屋主吗?心里一酸,眼泪就开始扑哧扑哧的往外流,别说我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的干吗动不动的就流眼泪,可是啊它就是忍不住了我也没有办法嘛~~~!


或许是看见我哭了,他的语气一软,趋进几步走到我的身边,轻轻的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头,像是在安抚小孩一样的说:“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叫警察了,你不要怕,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呢?来这里做什么呢?”


好温暖的手,好温柔的语气,这一切都让我有AKIRA又到我身边的感觉。我渐渐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花园很漂亮!”


看见了我笑容,他有一瞬间的闪神,但很快又露出了那抹温柔的微笑,“原来是这样啊!那真是我这个做为主人应该感到骄傲的事了。”
他拉着我坐下来和我攀谈起来,很久没有和人对过话的我高兴的差点蹦了起来。那天的我说了好多好多,而他就那么静静的听着,耐心的听着,有种异样的感觉闪过我的心。


接下来的日子简直就像是天堂一样好快乐,每天都有人来陪我说话,每天都有人对我温柔关怀。幸福的让我忘了我自己只是个不能离开这座花府的幽灵。也让我忘了幽灵是得不到幸福的。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我刻意的隐瞒我是幽灵的事实,纸还是包不住火的,他怒火冲天的质问我为什么骗他,我沉默了。
“如果一开始我就告诉你我是幽灵的话,你还会像现在那么的接近我吗?”过了半天,我哑着声回答。
他也沉默的看了看我,却什么也不说的转过身就走。
你也要离开我吗?我在他的背后大声叫嚷着,不,我不要,我不要再回到那没有人陪我说话的时候,我不要再孤单了。可是我无论如何的叫喊他也不曾回头。
不让他离开,不让他离开,我在心中嘶吼着,而等我再次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地上了无声息了。
我杀了他,我杀了他,我对天长笑,我果然是不适合上天堂的恶魔。
最后他依旧离开了我,因为他上了天堂,而我依旧是游荡在世间的一缕幽魂。


接下来的一百多年的岁月里,相同的事发生了很多很多次,我的手已经沾满了鲜血,但我已经不在乎了,太多次了,我已经不在乎了,只要我不再寂寞,再多次也无所谓了。


有可能是因为这里的主人都死于意外的情况让人止了步,已经有很久没有新的人来到这个城堡了,我寂寞的待在花园里坐在树上唱着歌打发那无聊的日子。


接着在我等的有些厌倦了的时候,AKIRA又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就是那个抛下我早早去天国享福的AKIRA,至少就算他是我也准备装做不认识他,因为他没有品到留了个像扫巴的发型,真的好丑,我躲在一棵巨大的樱花树下看着那奇怪的发型笑的差点断气。突然他的眼光向我这边扫来,我一惊赶快往树上一跃躲了起来,真是的,感觉还真够灵敏的。

“AKIRA,我们快走吧!”和AKIRA同来的清秀的男子拉着他快速的离开了花园,简直就像是见了鬼似的。我心中一阵的不痛快,就算他不是那个AKIRA,他的忽略也让我心生不满。那一天我这天才竟然不痛快到失眠了,这让我在第二天的傍晚还是呕的半死,因此当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将手伸给我的时候,我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头槌,然后扔下他逃之夭夭。


不过,当然我又后悔了半死,心里想着真是失策啊,万一把他吓跑了怎么办,那我以后的几年不是要无聊死?然后这样的烦恼着又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当我早上醒来从树上跳下来,刚着地就听见身后一个好听的声音想起:“早安!”
被当场吓了半死的我(如果幽灵也可以有半死状态的话)跌坐在地上指着那个另人讨厌的刺猬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半句话。
“你很喜欢爬树?”他微笑着自认为很帅的(其实也是真的很帅)的掠了掠那可笑的头发用轻松的语气说到。
“你……你……”我知道第一天的躲藏行为一定是被他看见了,我的脸刷的变的通红,于是又再次给了他一个头槌,然后跑路。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这同样的戏码上演了几十次,次数多到我都认为自己得了老年痴呆症导致智商下降,不然为什么都被他耍的团团转呢?
在第二个月,被他气急的我一怒之下吼出,你这个刺猬头我再也不要见到你的话。话吼出后我和他都愣在了原地,我吃惊的是什么时候我开始抛弃了只是找个玩具可以让自己度过无聊日子的想法变的这么认真了呢?我讶异的转身离开,不行,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付出真的感情只会让我受伤而已这点我不是应该比谁都清楚的吗?


可是我没能离开,他将要离开的我狠狠的拽入他的怀中,像是被我的话惊吓住了似的乞求我不要离开。
“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求你。”原本一直是那么不在乎的语气突然间间杂了那么多的感情向我涌来,我也惊吓的忘了做出反应,只是呆呆的坐到了地上。后来那一天就在他的怀抱下度过。
接着的每一天,他都会像是个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粘着我转,就算是工作上有事他也会提前一天像是在汇报工作一样的告诉我回家的具体时间,而我总是狠狠的啐他到,我又不是你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关我什么事??而他只是笑呵呵的承受我的无理取闹。


我想我是喜欢上了AKIRA吧?可是喜欢那又怎样呢?他总有一天要离开我的吧?等到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后他也会像前面那些人一样离开我的吧?然后我又要杀死他,用我自己的手?
不,不用了吧,我微笑着看着我的手,就算杀了他他也不能永远陪着我的吧,他还是会离开我的,既然这样那又何必呢?
“花道”远方传来他的呼唤声,我从树上跳了下去,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


我知道真相被戳穿的一天迟早会来临,但知道和那一天真的来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AKIRA的爱人,那个在第一天见到的清秀男子出现在我和AKIRA的面前。

“你这个恶魔。”听着他嘴里吐出的字眼,看着我曾经染上那么多鲜血的手,我无言以对,都是事实这要我如何反驳呢?
深深的看了眼从开头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怔怔的看着我的AKIRA,我心中微微一颤,真的没有想到离别的日子来的那么的快。我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去,没有他我依旧还是过的下去,然后直到忘了他的那一天到来,所以还他自由吧,这是我仅剩的给予我爱的人的爱的方式。


“不要离开,花道,不要离开!”可是刚走出没有几步,我又被拥入一个温暖至极的怀抱。我被紧紧的搂在他的怀中,强烈的血腥味冲入我的鼻中,粘稠的血流满了他和我的身体,冰凉的匕首插在他的胸口,和我当初插入自己胸口时相同的部位,致死的,没有救的要害。


“从今以后有我来爱你,有我来陪你,所以你不会再寂寞了,所以已经不需要其他人了。”AKIRA微笑着倒在血泊中说到。
眼泪不听使唤的流了满面,真是一个大傻瓜,你真是一个大傻瓜,彰。我哽咽的哭着哭着没有注意到起了火的花园,毕竟这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已经不需要这个花园再继续陪伴着我了,我已经有了永远的伴侣,我的最爱的AKIRA。
 

  F - 风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