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秘密

作者:风音 2010-05-23, 周日 11:12

在我心深处藏着一个秘密,一个不想让任何知道的秘密。



我,樱木晴子,30岁,是个人人称羡的家庭主妇,因为我有一个乖巧活泼女儿,一个可爱伶俐的儿子,还有一个温柔顾家的丈夫。我的丈夫樱木花道是个很美丽的男人,或许用美丽来形容他有些奇怪,毕竟他长的一点都不女气,但看见过他的人都会这样的认为,没有例外。他有一头红色的头发,真是热情的颜色,就和他的性格一样。虽然随着年岁的增长,成熟渐渐取代了年少轻狂时的青涩,但他依旧用他那温柔的光芒润泽着每一个他身边的人。他对我很好,温柔、体贴,结婚这么多年来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对我说过,他真的很喜欢我。对,我没有说错,他喜欢我,但并不爱我。他爱的是那个我曾经深深迷恋过,也很美丽的男人流川枫。



那是一个有些寒冷的冬天的下午,从医院做例行检查的我心情很愉快的回到了家,想起医生对我说宝宝一切都很好,再过三个月我就会成为一对孩子的母亲,我就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

回到家,听见卧房里传出很轻的谈话声,这才想起今天是流川君回国的日子,因此花道才没有陪我一起去医院。我走到门前刚想敲门,但鬼使神差的住了手。我做了后来一直后悔做的事,我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房门虚掩着,从门缝里我可以看清房内发生的一切。流川君和花道面对面的坐着,虽然声音很轻但看的出他们的情绪都有些激动,刚想他们会不会又要吵架的我却被下一秒屋内发生的事惊住了。流川君竟然冲到花道面前,并且吻了他,吻了我的丈夫。这是一个很激烈的吻,吻到花道无力的瘫软在流川君的怀中才结束。花道的脸好红,红润的脸颊让花道看上去无比的娇媚,对,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娇媚。

过了一会儿,一个冷冷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暧昧,流川君开口了。

“你还能说你已经不爱我了吗?道~~!”亲昵的环着我丈夫的腰,流川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再次石化,那个流川枫竟然也会笑。

“那又怎么样?”显然已经恢复过来的花道推开了流川用着冷静的声音回问到。

“既然我们是两情相悦,为什么你不肯和我一起去美国?”流川有些焦急的问,显然他没有想到花道会这么干脆的承认。

去美国?我无力的靠在墙上,一阵恐惧袭上心头,我要失去他了吗?

“如果我和你走了,晴子怎么办?还有我的孩子怎么办?”花道坐回椅子,依旧是冷静的说,眼神是我所没有见过的冷冽。

“你又不爱她,你和她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流川也被花道的这种眼神唬住了,气势一下子下降了很多。

“别开玩笑了,流川。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丢下一个爱我的人,然后一声不响的离开几年,在这期间连个音讯都不给。”花道无比认真的看着流川一字一句的说到。

“四年前,我向你告白。可你没有给我答复的就远走美国了。那时候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就是那时候晴子很温柔的安慰我,虽然她不知道原因。她在我最需要爱的时候给了我要的,所以我和她结婚了。或许我是不爱晴子,也有可能永远也不会爱上她。可是我尊敬她,喜欢她,我会一直陪着她,就像我在神前所发誓的永远给她幸福,直到有一天她说她不需要了。流川枫,我确实爱过你,也可以说这么多年来还是一直爱着你。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我已经有了妻子,马上就会有孩子。我现在已经不是孤身一人了,我要对他们负责。所以只能对你说对不起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认真的花道,以前没有,后来也没有,但花道那时认真的近乎恐怖的神情让我感觉无比的震撼。我很高兴,同时也再次爱上了我的丈夫,我的花道,他真的是一个很值得去爱的人,这样的人竟然会被我所拥有。



我悄然无声的退到屋子的外面,再一次进入我们的家。

这一次,我不忘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流川苍白着脸与向他打招呼的我擦身而过,我明明白白的从他的眼中读到了厌恶,羡慕还有悔恨,确实,这样的幸福原本是属于他的,但是由于他的过错使他永远的失去了这份幸福。

随后而出的花道温柔的对着我笑,柔声询问我检查的结果。而我也对他的关心抱以微笑。

我是一个幸福而幸运的人,所以为了我的幸福我要让这件事成为一个秘密,一个我要将之保存到我生命终结的秘密。
 

  F - 风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