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父子 -待续-

(2 次投票)

作者:花落无痕 2010-05-23, 周日 15:08

【1】儿子

每天清晨,仙道如同每一个完美的保父那样,忙碌在厨房里。

前妻留下的老房子位于比较偏僻的郊区,最近的大型市场也要开半个小时车才能到。庭院女墙上爬满了绿藤,侧屋屋角栽种着几株丁香,但仙道没见到过它们绽放春雪般花瓣的样子。尽管屋里屋外都是老旧的样式,但家具还是新式的,电器什么的一应俱全。早餐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准备的,煎包蛋、蔬菜色拉、烤面包和牛奶。

刚刚从微波炉里拿出面包,“乒乒乓乓”的嘈杂声响起,仙道顿时有种楼板要被拆掉的错觉。几秒种后,楼梯完好无损,拼命揉着眼睛的红发少年出现在餐厅门口。十三岁的男孩,身材已经高得像个大人,只比仙道矮一头。不过肩膀并不宽,四肢也过分细长,皱皱巴巴的校服穿在身上,显然还是一副毛头小子的青涩模样。

仙道简单地打了个招呼,男孩并不回答,扫了一眼餐桌上的东西后,浓密的眉毛立刻皱起来。但什么也没说便坐到饭桌前,闷声不响地端起牛奶喝起来。窗外单调的蝉鸣声长一声短一声地持续着,室内只有少年发出的咀嚼声。仙道一面漫不经心地咬着焦黄的蛋清,一面搜索枯肠寻找着话题。

“嗯,那个……”
“我吃饱了。”
刚想说什么,花道却放下餐具站了起来,慌里慌张去拿书包和便当。听到大门关上的刺耳声响,哭笑不得的挫败感再次从仙道心底弥漫开来。

仙道彰,三十岁。某大学体教部辅导员。经历过两次失败的婚姻,酒精和荷尔蒙催生出的第三次草率婚姻也于两个月前莫名其妙地结束。之所以说是莫名其妙,因为对方毫无征兆地和别人跑掉了,除了有着怪异红发的大男孩和这所祖宅,半毛钱没留下不说,还把自己的储蓄拿走了一半。

私奔那天是四月一日,恰好是这孩子的生日。代替蛋糕和祝福的,是回家后仙道递给他的一张字条。然而男孩却只是扫了那潦草的字迹几眼,一声不吭地脱掉运动鞋,光脚走进房间便再没出来过。而令仙道有些意外的是,这孩子第二天出现时,完全和往常一样,既没有红肿的眼皮,也没有浓重的鼻音;每天依然上学、下学,参加社团活动,打起电话来声音很吵,周末去打小钢珠,偶尔也会带些伤痕回家。总之,那不当一回事的态度仿佛母亲只是出了趟远门而已。

于是仙道很郁闷,他头次碰上这种情况。法律上,他是这家的户主,但房产是属于女方的;而另一方面,自己和花道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因为没有正式办理离婚,所以依然得充当后者的法定监护人。曾经考虑向法院单方面提出离婚申请,而这样一来这孩子便无人看管似乎又有些于心不忍。日子就在不断的踌躇中滑过,转眼已经两个月了,他只能一边委托征信社寻找花道的其他亲戚人,一边就这么维持现状。

而樱木花道依然无忧无虑地过国中生该过的日子,除了对那位名义上的父亲有着莫名其妙的警惕之外。看他和别人相处的时候还是蛮开朗的,只在自己面前沉默,是有点蹊跷。难道说,他发现自己的秘密了?

“花道,明天放学后可以早点回来吗?”那天晚上,红发少年刚洗完澡,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看电视,仙道在旁边抽着烟,忽然漫不经心地开口道。花道看了男人一眼,神情忽然变得有些不自在。好像嗅到什么危险气味的小动物,目光躲闪而警觉。于是仙道笑了笑,“喂喂,不要担心嘛,只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谈。”

在他的貌似牲畜无害实则步步紧逼的目光之下,花道点点头,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后走进房间。仙道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预感到这孩子十有八九要放自己鸽子。果然第二天直到黄昏的最后一抹余光消失在窗棂上,少年却依然不见踪影。仙道在阳台上踱来踱去,随着地上烟蒂的数量逐渐增加,庭园花丛里的暮色越来越浓重。邻居家门汀前的灯亮了,透过树丛掩映的空隙可以看到远处的小山和丘陵蜷缩在苍紫色雾霭中,勾勒出柔和孤寂的线条。这一带原先都是山林和耕地,最近几年才开辟为市区。公路旁边虽然逐渐增加了商铺和加油站,但还是能看出以前的乡下面貌。特别是入夜之后,这里安静单纯得如同平安时代未出阁的少女。

仙道一边抽着烟,一边对着寂静的夜空出神。他的思绪飘荡的如此之远,以至于差点错过窗台下悉悉索索的声响。月光下,那个高挑的身影左右张望了一会儿,便迅速抓住排水管道,敏捷地爬了上来。那老练的姿势让仙道不禁猜测他是不是经常这样做。于是他掐灭了烟头,等到少年悄无声息地拉开窗户,灵巧地翻身落地后,才猛然按下日光灯的开关。

“晚上好,花道。”他满意地看到少年琥珀色的瞳仁因为受不了光线骤亮而眯起,柔软的嘴唇微微张开,小小的粉色舌尖让他怦然心动了一下。
“啊啊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忘了吗,我说过今天下午有些事要谈。你已经迟到了七小时二十一分零四秒……好吧,我们从你不按时回家开始好吗?”

仙道和气地笑着,然而下一刻,男孩已经挥拳冲了过来。下巴上挨了很重的一下,又酸又疼,口腔里充满腥味的钝痛。仙道抓住接下来的一拳:“花道,冷静点儿……”话音未落,随着重物撞击额头的声响,耳朵也一起轰鸣起来,还没来得及说出下面的话,身体已经软软滑倒。

花道见男人躺在地板上,额头似乎肿了个大包,有些惊慌失措,连忙俯身凑过去看个究竟,然而下一刻,男人的胳膊忽然勒住脖颈,将他摔倒在地,膝盖顶在胸前,让他动弹不得。

“太奸毛了……啊啊,喘不过气了。”
“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说话了吗?”仙道贴近少年的耳畔柔声说道。花道的耳朵轮廓很好看,大小薄厚都适中,耳垂女孩子般玲珑秀气。他忽然想到,假如这时含住那小小耳垂,这个敏感的少年不知会有怎样有趣的反应?
“讨厌。放开本天才……”少年不断地挣扎,力气大得惊人。仙道差点按不住。
“你在想逃避什么?”
“谁要逃避啊混蛋老头子。放开我……”
“自从那天之后……就再没好好说过话,在怨恨我吗?”
“胡说什么,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像你这样的笨蛋才上当吧,这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少年忽然停下来,仿佛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一般捂住嘴。仙道松开手臂,愣愣地坐在地板上,神色阴郁。原来是这么回事……

“你说的没错,我是笨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仙道才平心静气地说了一句。花道垂下头,绯色发绺耷拉在额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窗外微弱的蝉鸣声泉水般流进房间,铺着瓷砖的地板很凉,坐久了那凉气便沁入到棉布衬裤里。仙道叹了一口气:“明天我就走。”胸口像压着块铅石般沉重。按理说不该这样,刚刚从包袱里解脱出来的人,心情不是应该豁然开朗吗?

花道还是一句话不说。仙道拍拍他的肩膀,“起来吧,早点休息。明天我会给你做最后一顿早餐,然后……”说着刚想站起身,少年却拽住了他的衣袖。

细长的蜜色手指,攥成小小一团,不知是因为用力还是别的什么,微微颤抖着。少年高于常人的灼热体温透过单薄的衣料,炙烤着仙道的自控能力。他盯着花道低垂着的浓密睫毛,斟酌着开口道:“嗯,其实,你母亲离开我也是有原因的。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花道依然低着头。不知怎的,那神态让仙道想起以前看见的流浪小狗,横穿马路时遇到忽然冲出来的车辆,虽本能感知到危险却不懂如何规避,只好呆呆地站在路中间听天由命。现在,自己似乎就是那个决定小狗命运的司机。

“算了,反正我迟早会告诉你的。”仙道在紧要关头踩了刹车。因为他不忍心。
“干嘛不现在说。”过了一会儿,花道瓮声瓮气地问道。
“现在还早,也许,等到你十六岁生日以后。”
“那还有两年呢。”
“是三年……”仙道笑了起来,“好了,花道,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你还没有听出来吗,我决定不走了。”

少年眼中的惊喜和感激让仙道心头一暖。但是下一秒,他忽然严肃起来:“那么我们就来谈谈今天的第二个话题。昨天,你们老师把成绩单寄到家里,数学只有7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花道的回答是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迅速翻身跃起,眨眼间就跑到了门口,拉开房门的一刻,他回过头来做了个鬼脸,“晚安,刺猬头。”

花道很高兴,因为仙道终于答应留了下来。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
而仙道暂时也并不想打破他们目前的状态。诱拐未成年人是很严重的罪行,他决定等到花道十六岁。
就这样,仙道彰三十岁那年,人生中稀里糊涂地多了个“儿子”。
没错,养父,或者继父。
怎么想怎么觉得是个有些色晴的称呼。但仙道打定主意,至少这两年中,他要做一个好“父亲”。


-待续-
 

  H - 花落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