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牧花]金戈曲番外系列一 借粮

(5 次投票)

作者:花落无痕 2010-05-23, 周日 15:21

系列一 (牧花版) 借粮

正文:

无稽之谈,无须再提。

这是神奈川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并肩王牧绅一最近披阅公文时最常使用的字眼。鲜红如血的几个大字重重叠在俊逸潇洒地字体上,颇有几分警告的意味。然而,不知道是神经粗还是脸皮厚,那不合情理的要求依然隔三岔五地摆放在檀香木桌上,大有不达目的至死不休之势。

京城最近流匪肆虐,奏请调派禁军三千,以镇骚乱。

这是负责京都防卫的南王仙道彰冠冕堂皇的理由,可私下里谁都知道大内禁军属于并肩王的直属势力范围,任何调度都会触动牧绅一敏感的神经。何况又是政敌的要求?无怪乎牧王爷写下那八字批文时,笔墨间流露出腾腾杀气。

但偏偏那人有本事装作视而不见。更有甚者,还打发人上门来讨要。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没错,的确是活得不耐烦了。

牧绅一紧皱着眉头,牢牢盯着眼前粗鲁莽撞的红发青年,以及他背上无比硕大的包裹。出于对“夜枭”护卫和自己本事的自信,所以牧并不太担心那夸张到可笑的包袱里有什么暗器之类,他只是觉得有些荒谬。

“你,叫樱木花道?”
“咦,本天才果然很有名,连你居然都知道。”樱木看起来蛮开心的摸样,牧却因为他的缺乏礼数眉头皱得更紧。
“你到本王这里究竟意欲何为?”
“本天才来借兵!”

真是干脆响亮的回答。牧却撂下脸沉声道:“本王的回复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还是那八个字,无稽之谈,无须再提!”

樱木停止了对书房的打量,转过头来,认真地回答道:“呃、其实本天才,不太认识字。”
摸样无辜又纯良。

牧顿时无语了。

“那人说借不到兵,本天才就不要回去见他。”樱木微微撅起下唇,耷拉着眉毛,委屈万分地摘下肩上的包裹,放在地板上一一展开。被褥、枕头、衣物、鞋袜、配剑、兵书、剑谱、棋盘、汗巾……

牧王爷那两道浓黑的剑眉随着一件一件物品的陈列开来而变化着,一会儿拧成个“川”字,一会儿竖成个倒“八”,但当一个小小的荷包赫然出现在眼前时,终究一条眉毛高高扬起——“这又是什么?”

屈尊拾起那个蹩脚的荷包,上面绣得更为蹩脚的两个小字“天才”,稀疏粗大的针眼,一看便是出自粗枝大叶的人之手。
樱木脸一红,劈手夺过那个物件,慌慌张张地揣到怀里。

“难不成你是在搬家?”
樱木没好气地回答:“是啊,南王不要我了,除非你肯借兵给我们。所以,本天才只好委屈在你这里住几天。”脸上的表情明明写着:都是你害得。

牧半响没说话。不知道该对哪个表示震惊:眼前人的无知,还是某人的无耻。

过后很久,牧才想起问,你们为何不去镇远将军麾下的骁骑营借兵。结果樱木的脸色却变了,半天才说道,那还不如让本天才去死。

八仙桌上的桂花糕、雪花酥,椰子盏、鸳鸯卷等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他嘴里。牧放下笔很深沉地望着他,看来那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嗯,什么传言?
牧却不答,转而换了个话题,南王平日待你们怎样。
怎样,什么怎样?
就是说,平时可有给你们吃饱……

呃~~吃饱喝足的樱木响亮地打了个饱嗝。也不知是真没听懂并肩王的言外之意还是故意忽略,红光满面地从贵妇塌上爬起来,眼睛亮亮地说:“每天看那些奏章多烦啊,听说你功夫很了得,来和本天才比试比试吧。”

牧摇摇头,说道:“你自己练吧,本王看着。”

撇嘴,抽剑,推门而出。院中月色正好,明净如水,桂树婆娑,影动斑驳。樱木长臂一舒,三尺素剑化为一道清辉,在空中舞动着。剑式轻盈,姿态洒脱;仿佛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如流风之回雪;忽而神光离合,忽而倏忽而散。偶有细碎的花瓣无声落下,沾到肩头,衬上那头红发,有种夺人心魄的艳丽。

牧不知不觉就看住了,笔上的墨汁滴落在澄心堂纸上,氤开了一片。

养眼归养眼,可惜太过花哨。
你说什么?

牧说完那句话后继续埋首公文。樱木不服气地站在庭院中哇哇大叫,本天才的蜀门绝技,自出师以来还从未遇到过敌手。

那是因为敌人太弱。
胡说八……最后的道字还没出口,忽然一道寒光迎面袭来,樱木举剑去格,那暗器却瞬间一分为二,直取双眼。这时躲闪已是来不及了,他下意思地闭上眼,却听到当啷两声脆响,袭来的物件已然坠地。

月光下,残缺的茶盅泛着羊脂般温腻的光芒。樱木脸色很不好看,恨恨地把剑仍在了地上,“你是不是想说,真正能杀人的,只需要一招,其他都是多余?”

牧绅一继续埋首公文,只淡淡说了句:“本王从不白指点人。”

于是樱木很生气,后果很……反正他隔天把放在书架上的玫瑰露偷偷喝了不少。结果下朝回来的牧王爷一进书房,便闻到了弥漫在房间中的酒气。他踢了踢滚在地上的青釉弦纹磁瓶,然后看着旁边战战兢兢的侍女,问道:“难道没人告诉他,里面放得不是玫瑰露,而是西洋进贡的果酒吗?”

“启、启禀王爷……”

“算了,不必说了。”牧一挥手,让侍卫将那些女孩拖出去。他现在没有心情同人废话。

地上的红发男人四躺八样地像个孩子。牧弯腰将他抱起来,那人便乖乖地将双臂搭在他的脖颈上,粉面含春,嘴里呓语,不知道在嘟囔着些什么。牧用了很大的毅力才克制住在那红艳艳的唇瓣上亲一亲的冲动。

织锦被,红绡帐,刚刚将人放下,樱木却双臂缠绕,紧紧巴在他身上不肯下来:“不要赶我走,不要赶我走。”

牧轻轻抚了抚他的背,安慰道:“不是要赶你走……”
“少、少骗人了,大叔一向看不起本天才。”

脖间的手臂越收越紧,甚至两条长腿也缠上了腰间,饶是健壮的牧也坚持不住,便顺势抱着一起倒在床榻上,轻拍着哄孩子般似的低语:“我并没有瞧不起你。”

“那你为什么不肯借本天才兵,还不肯教我剑法?”水汪汪的双眸盯着他,满满的全是委屈。牧的心顿时也柔软地仿佛一汪春水,差点儿就满口答应。总算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坚守阵地,“这、这是两回事。”

不是不是,就是一回事。
红发男人闹将起来,在怀里滚来滚去,牧被纠缠得头晕脑涨,只得顺口说道,好了好了,本王答应就是。

真的吗?
樱木果然了胡闹,眨眨眼睛抱着牧,笑逐颜开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大叔,你真好。牧有些愕然又有些郁闷——堂堂并肩王,居然被调戏了=V=

还有,其实本王只比仙道大三岁……

然而,怀中那人早已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H - 花落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