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烈火状态 番外篇-今天堆雪人

(4 次投票)

作者:小宝 2010-05-25, 周二 20:39

(背景音乐:[Contempt]──by Godard. movie soundtrack)


『哎呀,不知道要煮什麽啦!~~~~』花道又想耍赖,把煮晚餐的责任推给流川枫。

两人裸身,躺在床上,靠在一起。窗户外面冬天的雪停了。地上的雪反光把窗户照成银色。

流川还是躺着,没有说话,脸色很柔和。

樱木趴着,转头看向流川,长到腰下的红头发半遮住他的脸,只露着乌黑的眉毛,和明亮的两只眼睛。

沉默,但是属於祥和的那一种。天花板的灯没有开,只有床头柜上小小床头灯微光昏黄。流川的左腿叠在樱木腰,臀,上腿,肌肤接触着,产生一种念头,好像用锁链把樱木锁住一样,让自己感觉很安心。

终於把他完全的锁住,一生,完完全全的锁住。比铁丝还犀利的,穿透了两人的手腕。

花道看着流川,像不知道会不会挨骂一样,有点戒备的丢了一句:『你去煮!』

流川也看向樱木一会不说话,然後抿着嘴像要教训樱木一样,开始伸出两手去掐樱木的身侧。

『啊!~~~~不要掐我!痛啊!』樱木紧缩起身体。

流川乾脆整个人趴到樱木背上,像兽类啄咬自己的幼兽,好像很凶猛,其实无限的感情,像在发狠不断吻咬他,颈部,背脊,和覆盖其上的红发。

樱木受不了痒,边笑边生气似的骂:『够了!死狐狸,不要把我当饲料!~~自己去宠物店买吃的!!~~~~啊!好痛!不要咬我脖子!混蛋!』

床远处一面穿衣镜,照着流川双手压在樱木手上,从他的手背和他手指交握。流川咬着花道脖子的囗唇变成是吻。在吻中,樱木安静下来,然後,笑着说:『喂,枫…去煮饭。』


这是两人高二的冬天,樱木从无法想像次数的手术,和那时看起来,好像永远不会结束的药物治疗中,靠着他的意志力恢复过来。

因为知道流川那头笨狐狸,不能活着而没有自己。


——————————————————


『你看那边的镜子,可以看到我的膝盖吗?』

『可以啊。』

『你喜欢他们吗?』

『唔。』

『你觉得它们好看?』

『嗯。』

『那脚踝呢?』

『很好看。』

『那麽,你是完全的爱我罗?』

『嗯…』

『…这就跟我完全爱你一样。』


——————————————————


樱木一丢把雪球砸到流川头上,然後脸马上被回击了一球,眼睛都被白色的雪覆盖,流川像丢出瘾,接二连三的把雪球丢过来!

小公园的地上都是白皑皑的雪。

『白痴!衰弱的昏倒吧!』

『死狐狸!我要用超大型的大雪炮把你淹没~~~~~!!』樱木被丢得满身都是,蹲在地上不停的集雪,要做大的一次把这个臭狐狸打个够本!

流川脸像忍不住一样在笑,趁机拼命丢!心想:『白痴,做大雪球,我现在就打到过瘾!』

樱木仍然『坚毅的』承担无情的,不断的,像在糟蹋人一样的『臭狐狸雪球』,自己努力拨地上的雪坚持要做大的!脸上几乎跑出悲剧英雄一样的表情来了!

『樱木雪球』越做越大,圆圆的堆起在地上。流川枫砸樱木甚至已经砸到烦了,停下来也看着花道堆雪球。

红色的。

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还有又直又长,铺到雪地上去的红发。花道的白色雪衣蓬蓬的,让人看了很想抱一抱。


——————————————————


『那时候不在你身边,你都在做什麽呢?』

『啊…好像就是一直吃,一直睡耶。』

『…白痴!!从来不用脑的吗?!』

『你问我在做什麽的啊!混帐,囗气那麽凶做什麽!?』

『哼!……』

『?!…干嘛啦!为什麽突然就生气?你很麻烦ㄟ!』

『…你都在想什麽?』

『想什麽?…那个时候吗?』

『…嗯…』

『…哈!你不会是想听我说:我很想你吧?!』

『……大白痴!混蛋!不准笑!!』


——————————————————


雪球被越堆越高,樱木和流川两人合力把地上的雪通通推在一起,压紧,拍打,做成一个白色的胖胖的雪人身体。

雪人的身体被堆得很高,在做雪人头时,樱木甚至於要稍微抬起手臂来。

过了快三个小时,雪人的形体大概完成,樱木忍不住双手按在自己的辛苦成果上,有点疲倦的吁了一囗气。

蹲在地上的流川站起来,到樱木身後去手搭着他的腰像是要撑住他,身体也开始贴近,问:『累了?』

『…没有,我在看雪人会不会很容易被推倒。』樱木装得很严肃!

『白痴!…走,回去了。』流川从背後抱着樱木。他现在已经和樱木一般高了,也许还高一点点?
受到基因改造的樱木被副作用机转压制,因而身体发育暂停。

『不要啦!~~我要把雪人做完,你累的话自己先回家!』

流川一会没出声,突然拦腰一下子把花道抱起在胸前──像在那时,憔悴枯瘦得像具骷髅,身上也都是血迹,但是为了流川,樱木举着枪要射死平源即志──在樱木力竭而摔倒那一刹那,流川抱起他,心中只为樱木轻得可怕的体重而伤心,甚至没有想到自己生父是生是死。

现在抱着他还是不吃力…为什麽?这一副受到这麽多痛苦的身体,何时才可以复原?

流川为了压抑因为心疼而突然冒出来的难过感觉,搂紧樱木一下子迈开步伐就要走出公园。

『死狐狸放我下来!混蛋!你在干嘛?!~~~别人看到会很奇怪!不要抱我!!』

『不要讲话…这样别人就不会以为你不是女生。』

『去你妈的!胆敢轻视本天才!我樱木花道决不会接受这种羞辱!死老百姓!有种他妈的放我下来,公平打一架!!』樱木继续叫嚣,想阻止流川抱他离开公园──辛苦半天的雪人没有做完樱木就是会不甘心!…当然也是有觉得被抱着很丢脸,但是随着时日一久,其实现在樱木已经越来越习惯流川抱他。

『白痴!』流川心里想着:『在说什麽蠢话?现在打架不要被我拆开来就不错了,自不量力到这种德性!』

『呜~~~~』樱木喉音像恶狗在低吼着,流川抱着他就快踏出小公园的铁门了!

『我要把雪人做完啦!!!~~~~~~~~』

樱木花道终於忍不住大吼出声,流川枫一呆停住脚步,低下头看着那张像小孩子在生气一样的脸。


——————————————————


『我常常很想你。』

『唔?…那个时候吗?』

『嗯,不知道你到底安不安全,也没有办法到你身边。』

『…算了啦,哈哈,都过去了嘛!』

『……』

『…你不能到我身边,我到你身边去,那不就行了吗?』

『……白痴…不要笑……』

『嘻,笨狐狸,偷笑的人是你吧!~~~~』

『…混蛋!……』


——————————————————


两个人坐在雪地上──其实没有剩多少雪,…被拿来堆雪人堆光了。

圆圆的,可爱的大雪人,立在平日看习惯的小公园。

两人相处,总是像永远不能习惯对方一样的大吵,中吵,小吵不断。

却不知道为什麽,也总是像永远不能失去一样非得看着,感觉着,拥抱着对方,像是一个舍不得戒除的习惯。


流川手按上樱木的手背。

樱木转头看他,像个四五岁小孩灿烂而笑:『嘻!枫,我们今天堆了一个大雪人哩!』

标签:
  X - 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