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Illusion·Light(山中旅店系列二)

(3 次投票)

作者:葳蕤沉香 2010-06-05, 周六 16:53

有着黑色头发黑色眼睛的男人,是我刚搬来不久的邻居。

说是邻居,其实也不算。他住在另一幢楼里,只是与我同一层罢了。仅隔着一个阳台。

这是个小城,不繁华,也不热闹。

我喜欢这的安静,所以来到这里。

这幢大楼是城里最高的,而会选择顶楼居住的人,泰半是有怪癖的吧。

譬如我。离群索居,鲜少出门。

譬如他。面色苍白,沉默寡言。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这个英俊的男人几乎从不出门,每天除了看篮球节目,就是坐在阳台上睡觉。

他打瞌睡的样子,象只猫。

啊,啊,这么无趣的男人,一定没有女朋友。

有一次浇花的时候,我向他打招呼。

我猜他多半不会理我。

果然,连眼也没有抬一下。倒是他身旁的人冲我笑了笑。

那是个红头发的青年。笑起来的样子,让我想起……太阳。

久违的,温暖的感觉。

这个红头发的青年是男人的同居人。

他是个很爱说话的青年,每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直很高兴地说着。

黑发男人却冷冷的,不爱理人,只在偶尔,偶尔,极少的时候,会说上一句“白痴”这样的话。

听见他这样说,红头发的青年就会笑笑,也不反驳,然后继续说下去。

我喜欢看他笑,我喜欢阳光。可是,这时候的笑,总是有种很悲伤的感觉。

我不喜欢。

啊,有这么无趣又冷淡的朋友,红头发的那个一定很辛苦吧?

红头发的青年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发呆。

“你好。”我一边浇花,一边向他打招呼。

“啊……啊……你好。”

“你的朋友不在家吗?”那个不招人喜欢的男人似乎出门了,真是难得。

“是啊……”他似乎很不擅长和女孩说话,脸都红了。

忍不住想逗逗他。

“有空的话,来我家喝茶吧。”

“啊?……那个……”他不住地搔着头,紧张得快要跳起来的样子。

哈,真是可爱的人。

“我的名字是有栖川,有栖川千嘉,你呢?”

“我叫……”红发的青年忽然停住了,回头望向屋内,“他回来了,下次再聊吧……抱歉了……”说着,点了下头便走了进去。

真是可惜,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有那个冷淡的男人在,什么都不能问了吧……不管了,总会有机会的。

我是这么想的,下次一定要问他的名字。

可爱的大孩子……啊……会这样想,是不是因为我老了?

不由得陷入困扰中。



“白痴。”

啊!啊!又骂他了!这是第几次了!

那个男人真的很过分!

那么冷淡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骂他!

“喂!你!”

男人毫无反应,闭上了眼睛。

“喂!”

居然睡着了。

我狠狠地瞪着那男人,忍住想要把浇花壶扔过去的冲动。

红发青年朝我摆了摆手,作了个噤声的动作。低下头专注地看着男人熟睡的脸。

啊……算了……

真是,难道我真的太无聊了吗?居然管起别人的闲事来。



隔天晚上,我出门采购,回来的时候,在楼下遇见了那男人。

肩上挎着黑色的背包,正要出门的样子。

错身而过,实在忍不住便叫住了他。



“先生,您好。我是有栖川。”

黑发的男人冷淡地瞥了我一眼,完全没有交谈的意图。

“先生……我想和您谈谈……”我挡在了他的面前。

“走开。”男人说。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位女士吧。这人的态度未免也太差了些!这么想着,口气自然也就不好起来。

“先生,我只是想告诉您,您对待朋友的态度似乎太不友善了……就是您那个红头发的朋友,我知道这不关我的事,但是……”

“红头发的?”男人打断了我的话。

“啊?是的……”

“他……在哪?”

“在哪?不就在您家里吗?”

“家里……为什么我看不见……”男人的语速非常慢,慢得有点让人奇怪。

是在装傻吧!真是恶劣的人!“什么啊!下午在阳台上您还骂他来着!”

男人茫然地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然问,“你能看见那些吗?”

“什么?”

“那些闪耀的……”

我顺着男人指的方向看去,黑黑的一片。“什么也没有呀。”

“有的,你看,那些光……”

男人的表情异常专注且温柔,似乎那里真的有什么。

我再次看向那处,无论怎么努力,也只能看见一片黑暗。

再回过头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走了。

我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居然让他跑了!

上了楼,忽然想到,男人不在家,不正是和红发青年聊天的好机会?

于是立即跑到阳台上,想喊他出来。可是喊了许久,也没有人答。屋子里也是漆黑一片。

“出去了吗?”



第二天,男人和红发青年并没有出现在阳台上。

他们似乎一夜未归。



第三天,看见报纸上登了一则新闻,昨天在河边发现了一具被剜了眼尸体。

在这个小城,这样的命案几乎从未有过。



第四天,他们依然没有回来。



第五天,对面的阳台上站了一个人。

是个陌生的男人。看见我,从怀中掏出了证件。

是警察。

“可以请您下楼吗?有几个问题想问您一下。”

我点头,下了楼。

“住在楼上的男子是他吗?”他拿出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面色苍白,有着黑而长的刘海。

“是的。”

“您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我和他连认识都算不上。”

“那您知道他什么时候出门的吗?”

我想了想,告诉了他,那天晚上有看见过男人。

“那么您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吗?”

想起那时男人茫然的表情,我迟疑了下,摇了摇头。

“你可以去问他的同居人,也许他知道的比较多。”

“同居人?”警察很奇怪地问。

“是啊,一个红头发的青年。”

“可是……小姐……这个人是独居的呀……”

“……”

“小姐,非常感谢。如果有问题,我们还会和您联系的。感谢您的配合。”

一整天,警察们都在对面的屋子里搜查。



第六天,电视里报导,已证实前几日那件命案是Z城一个从疗养院逃出的男子所为。

“该男子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曾在其他城市数度犯案,请各位市民……”

下方打出了男人的照片和姓名。

等电梯的时候,两个欧巴桑在聊天。

她们叫他,“杀人狂”和“疯子”。

我问过管理员了,男人确实是独居的。

没有什么红头发的年轻人。

我回到屋子里。

潮水般的声音自四面八方涌来。耳鸣一般巨大的声响。

它们又出现了。

我常常会看见很多东西。

有的时候,是人;有的时候,是动物;还有些时候,是一些不明形状的生物。

它们大部分是残缺的,象是身体的某一部分。

很小的时候我就看见它们,告诉爸爸的时候,他带我去看医生。

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吃药,一种抑制精神分裂的药。

我的妈妈也是个“疯子”,我遗传了她的病,所以一直看见幻觉。

至少,他们告诉我那是幻觉。

可是我觉得不是,我无比清晰的看见它们的存在。

就象,看见他一样。

红色的,温暖的他。

我相信他的存在,是不是,是不是就象那个男人看见黑暗中闪耀的光一样?



结果还是没有问他的名字啊……

 

标签:
  W - 葳蕤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