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忘川·归

作者:三七 2010-06-06, 周日 22:41

殿宇森森,百鬼嚎行。
原来这就是黄泉——

茫然四顾,影影幢幢只见朦胧残影来去,永远昏暝的地府怎会有烈阳白日下活力四射的少年。
死了吗?踟蹰而行,分辨不清纠结心头的是忘不掉爱人的执念还是不甘——不甘啊,将一腔热血和生命拱手相送,可会得他一眼顾惜?

“白痴,我真是个大白痴!”抱头蹲在地上,似哭似笑,却无泪无声。


“既到此处,后悔也来不及了,饮一口忘川,过那奈何桥去吧。”


青瓷杯中川水莹莹,前尘往事在些微涟漪中隐约浮现,很快又被波荡的水纹掩盖,这一生,就此去了啊……


“快一点。”忘川前守候不知多少年的人出声催促,周遭灰蒙蒙的鬼影渐渐聚集——
这男孩有着一头太过鲜亮的红发,恍惚中让人以为那是地底从不曾看见的太阳,温暖的失去后会陡觉珍贵的颜色……


“不!”他深深吸口气,昂起头颤着声音回答,“本天才,要永远记得!……”
记得那段愚蠢的爱恋,记得这生轻易离世的后悔。到了极处才眷恋的人间,在回头时却看不到了;十几年的生命中他明明只占得小部分,为什么,当初会以为是全部呢?

“纵然痛苦一世也无妨吗?”
“废话!”天才挺起胸膛,大步向前走去,自此以后,再也没有让他后悔的事情了。





奈何桥——
奈何桥下是忘川——

桥面是不甚平整的青石板路,桥下是艳艳如血的忘川水,单舀一抔,浓凝沉厚的颜色就变得纯粹如水晶;幽冥地府,是不是把所有人的爱恨痴嗔都化作虚无——

——可是,我绝对不要忘!

奈何桥上多孤魂野鬼,没走几步便被氤氲雾气笼罩,前不见彼岸,后不见来处,仿佛眨眼间徒剩自己,还有脚下这条无限延长的路。不能回头,不能左顾右盼,否则极容易被不曾忘记怨恨的鬼魂缠身,从此只能依桥而活,沉溺在自己痛苦中永远找不到出路。


正值飘忽间,脚踝忽然被抓住,一惊低头,一个穿着黑色斗篷几乎遮住大半边脸的男子微笑,“嗨,你好。”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匆匆道,“没时间了,下来再说吧——”毫不客气抬高手,在他膝弯一搂,红头发的少年就不由自主前倾,扑入他怀中发出一声惨叫。

“小声小声。”男子笑微微的,看不出任何紧张,漫不经心似的告诫,然后小心放下他。


原来他在船上——窄小的船身几乎不能容纳两个高大男子,摇摇晃晃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喂!”红发少年气白了脸,紧紧扣住船沿只怕不小心掉进川水,“你干什么!”
“啊啊,没什么……”男子嘟囔着往上掀掀斗篷,仍旧没有露出他的脸;双手扳桨,欸乃一声,小船缓缓滑出桥底,刹那烟雾茫茫,四周竟只剩一波接一波的血色忘川,
“嗯,该怎么说呢——我想请你帮助我回家!”
“什么?”少年瞠目结舌,“我……我已经死了……”忽然想到,这里不是阴间吗?那么他又是谁?

似乎看穿他的想法,对方发出轻笑,掩盖一掠而过的哀伤,“我是阴阳师——为了带走一个人的灵魂,不得不进入黄泉……”江水忽然汹涌翻滚,一个浪头打来,两人差点掉入河中。

“花道!”那人发出接近绝望的呼唤,突然扑上前伸手牢牢抓紧少年。

“你……”被浪潮颠簸得晕头转向,樱木好半晌回过神,发现耳边最激烈的声音是他的心跳——怦,怦怦——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糟糕,被发现了,”男子咕哝一声,待小船晃到一处稍微平静的地方,就将他放开,背过身摇楫而行,“不快点不行呢……”

“喂!回答我的问题!”樱木焦躁不安,差点扑上去狠狠摇晃他。背影屹立风浪里似曾相识,用力扳桨的双手贲突青筋,看得出已用尽全力——是个到了末路也绝不放弃的人呢!心头一恸,樱木恨恨掉转头,任凭风浪满身。

“你自己要小心点。”男子用轻松的口吻说,“如果出了什么事我可回不了家啊。”
“关我什么事!回家……谁在等你吗?那么急……”
“对啊,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终于渡过大浪,他笑着回头,沉吟一会儿,“活人阳气太重,等闲走不出这忘川,没办法啰,只好借你生鬼的气息躲避起来。嗯,想跟我一起返回人间吗?”

全身剧震,樱木霍然起身几乎忘记人在船上;船体激烈动荡,他一个踉跄就跌入对面那人怀里,“喂!”恼火也不知所措推开他,赶紧慌乱的抓抓红发加以掩饰,“回去……回去也没有用……哈哈,反正我无牵无挂……”


“那么喜欢你的人呢?”男子忽然低沉嗓音,有些恼怒的快速说,“为你心痛的人呢……”


心口怦怦跳动,就像当初看见他飞扬的红发在另一人肩膀燃烧,他天真狂傲的笑容在另一人面前轻轻收敛成了羞涩和甘愿,那时候心也跳得极快极重,仿佛将牵动内腑一起跳出口腔似的。
以为默默避开对他才是最好,谁料最后却等到永远失去生命的冰冷——
恨极了负他之人,恨极了为何没有早一步发现他渐渐黯淡的笑颜,更恨极了自己,软弱卑怯毫无作用的躲避……

“……我追悔莫及,如果能早一步阻止……”似乎察觉说漏嘴,他赶快打个哈哈,
“怎么样,一起回去如何?花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依旧笑,却不答,男子以手遮额,忽然欣喜的轻唤,“哎呀,快到出口了——”回头迎上樱木戒备的眼光,又笑了一笑,“……我,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你这个天才了。”是你从不将我放在心上而已……

“啊!”樱木微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对于被别人诚恳称呼天才他依然是骄傲和些许羞涩的。

“要回去吗?”
“……”回去,可否真能将一切遗忘?


“不然就算了。”男子看穿他眉心的忧郁,身体微微发抖,他忽然放开木楫随由小舟动荡,懒洋洋就仰躺下来,“其实仔细想想,死了能忘掉一切也不错啊,至少不会承担永不为人所爱的痛楚。”

“你说什么!”樱木跳起来,惊诧间发现周围潮水滚滚很快就将他们淹没,顿时顾不得伤心,一把抓住懒散闲人大吼,“想死啊!为什么不快点逃!!”

“如果你不想离开,我也留下来陪你吧。”他依旧满不在乎的微笑着,像根本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严重的话一样,轻描淡写将一记霹雳送到樱木心底。

“什……什么?”樱木震了震,脑子里模模糊糊闪过一段影像但是怎么也想不清楚,也没有时间想了——巨大浪头铺天盖地涌卷而至,天色昏暝沉暗,低低的仿佛随时会掉下来。遥远的彼岸,阴间阳世的一个渡口,奈何忘川,他已经历生死轮回,过去……不,不再有过去,他要的是未来!

“让开!”粗鲁拍他一下,樱木抢过小船的主导权,两眼闪闪发光。,“你想死,我还不想呢!看看天才的本领吧!”

活力四射的生命又回到他爱着人的身上……男子满足也如获重释的叹出一口气,守在他身后温柔微笑,重来一次的机会,再不会白白辜负!


“喂!你叫什么名字!”彼岸的微光渐渐清晰,樱木心头一跳,忽然转头匆匆询问,“我……我还能看到你吗?”

“当然能。”他取过木楫抵住石岸,“快上去!”
“等等,你呢?”
“你是鬼,我是人……”他稍稍掀开斗篷,露出挺直的鼻梁,配合优美弧度的嘴唇,叫人禁不住推测他是如何俊朗,“人鬼殊途不能走同一条路,上岸去吧——花道,记得有人在等你!”

“谁……”被他推了上去,再回头时已让茫茫雾气隔断如同天涯,

“你叫什么名字?”他急得大叫。

小船开始顺着流水往另一方向漂去,他揭下黑色斗篷,眼睛像春水一样温柔——

“仙道,我的名字是仙道彰。”




回人间去吧,我在阳世等你……

 

标签:
  S - 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