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懂的寂寞的过程(地震番外) 

(1 次投票)

作者:Shane 2010-06-07, 周一 22:39

我本来是一个不懂得寂寞无聊的人,在人们喧嚷着“好无聊”的时候,我会找个有水的地方打着呵欠钓鱼,并且认为日子只是这样而已。
读大学的时候被父母空投到了英国,随后连自己都吃惊的走进了剑桥的法律系。课程是松垮垮的,所以还是听到有人大叫着“无聊”,对此我觉得奇怪,课程多了说累,课程少了说闷,人还真的是一种矛盾的生物呢。我的日子还是很简单,因为剑桥有剑河。

一个人缺少一种感觉总是不好的。也许因为自己的散漫,而导致了上帝的不满,于是,我遇见了那个人。

相遇是因为他粗心的一脚和我狼狈的落水,七手八脚的爬上岸,看到了肇事者象征性伸出的但我绝对够不到的左手和脸上的大大的笑容,不由得就将水甩到了他的身上。

他吃了一惊,随后大叫着“刺猬头,你敢弄湿本天才?我要让你诚心悔过!”的跳进了河中,两个人像是孩子一样的互相的甩着水。

人和人之间的认识很简单,就像我们这样……

上岸后,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也记住了他的名字——樱木花道,一个有着红色头发,笑得如同太阳一般的人,他不愿意叫我的名字,他叫我“刺猬头”,用他嘹亮的声音固执的叫我“刺猬头”,并且,大笑着,于是我突然有了一种错觉,似乎“刺猬头”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当两个人认识了之后,他们的关系一定会有所发展,深的,浅的,炙烈的,平淡的,我和他——也一样。

知道他同样是剑桥的学生,我笑着说不可能,结果被他的头撞倒,平躺在校园的草地上。他总是充满热情的,学习和工作,他在两者之间忙得不亦乐乎,却又津津乐道,似乎疲倦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存在于字典中的词语一样。他会大笑着和英国人去酒吧喝酒,顺便把我从剑河安静的岸边拉走,看着他们一圈一圈的互相请喝酒,我也慢慢的习惯了这种吵闹,这种气氛……

不知不觉地,我的目光在他身上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长到让我无法一下子想起钓鱼竿的作用。对他,我已经无法不在意了……

“寂寞”在没有他的时候陪伴上了我,一丝一丝的,好像是从窗子的隔缝中飘进来的风,懒洋洋得趴在我的心上,影响着我的情绪。

爱上他了吗?也许吧!想要爱他吗?我可以吗?

我的迷惑他没有感觉到,他依旧热情的生活,依旧忙得不亦乐乎又津津乐道。

就在我发觉那份感情越来越强烈而又越来越无法控制的时候,我决定压抑它了,因为害怕自己爱上同性的他这件事情会让他害怕,刻意的躲避和冷淡,却让自己越来越烦躁。我开始在晚上对我的枕头发脾气了!几天没有和他一起喝酒了呢?几天没有看到他飘扬的红发了呢?几天没有听到他爽朗的笑声了呢?

一切很快就结束了,一个黄昏,站在车站的我失神的看着来来往往不断经过的车辆,他们固定的在他们的道路上行驶着,不敢越过那条黄色的线,也不敢随便的变道,因为如果他们这样做了,那就会有灾难。人的生活也是一样吧……

有车在车站停了下来。那不是我要等的车,于是,我依旧失神的站立着,却因为突然跳入眼帘的红色而大吃一惊。那个人是樱木,我下意识的转身逃避,却被一句话钉在了原地——“刺猬头,本天才爱上你了!”回头,我重新正视了他如同太阳般的笑容,明亮的眼睛里面有着我知道的真诚。“你呢?”漂亮的嘴角动了一动,“刺猬头表态吧!”

我知道我开始宠溺的笑了:“如果你改称我为彰,我会考虑的。”

“真麻烦,好啦,彰,你呢?”

“我也是!”无视周围的人,将他抱紧。心满满的……

人们喜欢用年月日来计算生活,所以,我也这样做了,和他在一起度过了一年零32天,幸福自然的好像生活应该这样,我们一起吃饭,一起上课,接他下班,去酒吧喝酒,随后回到我们的家……

我的学业结束了,而他还有一年,无奈的一定要分开,不舍的,不情愿的,却找不出理由来拒绝父母,于是我们决定在我回国前,去剑河——这个让我们可以相识相爱的地方约会。

坐在船上,我们看着周围的古老建筑,划船的人慢慢的划着,并且不时地介绍着周围的环境,作为剑桥的学生我们当然知道每一所大学建筑物,但是还是心照不宣的不点破,船穿过了叹息桥,他问我有没有在那座桥上叹过气,我老实的回答有,看到他惊讶的目光,我告诉他,在我害怕自己对他的感情会吓坏他时,我经常来这个地方唉声叹气,不意外地看到了他脸上泛起的红晕,我轻笑着。

来到了另一座桥,我让划船人穿过桥洞继续向前,而自己则爬上了桥,企图从桥上穿过,重新回到船上,却遭到了惨败,站在桥墩上,我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笑出眼泪的他,心中装满了幸福的蜂蜜。

从桥墩回到了船上,他举手扶了扶我的头发:“彰,没想到你那么笨!去做这种事情,好出丑哦!”

我抓住不安分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对他说:“因为我想向你发誓,无论有怎么样的阻碍,我都会永远的爱你的,这就是我的证明!”

他红着脸大笑着:“这个我知道,因为你无法抵挡本天才的魅力吗!”

的确,我没有办法……

三天后,我坐上了回东京的飞机……

刚刚回到家,就被告知父亲为我在美国的一家公司找了一个职位,于是再一次的被空投到了美国洛杉矶。

这一年,我们依然会通过电话来表示自己的关心,会通过邮件来述说自己的思念,但是我有时还是觉得没有他的世界安静得让我心慌。我拼命的用工作来弥补那种失落,并且向公司的一个驻日本代表名额进军。一年后,日本会有他,所以,一年后,日本也必须要有我。这样,才是完整的。

日历上面被我划得墨迹斑斑,“还有XX天,他就回日本了!”每一次写上这个数字的时候,心中就会欣喜,时间越来越短,我仿佛看到了他的笑容,他的声音。

再慢的时间也会过去,一年后,我得到了那家公司驻日本代表的名额,并且成为了董事之一,当我终于和他踏在了同一片土地上时,我激动到不能控制的颤抖。晚上,我们疯狂的做爱,为了弥补一年空虚下的热情。

因为我的关系,他也进入了这家公司,并且让我吃惊的带着ACCA的证书,他的能力已经无可非议。在很短的时间里,他成为了公司不可或缺的人才。

有了他的陪伴,三年的时间像是指间沙般流动的迅速,我们的生活一样进行着,我爱他,他爱我这样简单的进行着……

原以为可以一直幸福下去,却因为父母突然决定的婚姻而被打乱。没有爱情的,只是因为父母的决定,我要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我激烈的反对着,我大声地说我已经有爱着的人了,无法接受这样没有营养的婚姻。父亲恶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我尝到了铁锈般的血腥味,母亲历数着这样的婚姻将会带来多少利益,我看着他们如同看着陌生人,转头离开了家,坐上车飞快的逃离,我只想要回到我爱的人那里。

当看到他的笑容时,我愣愣的不敢说话,无法对他说那件事情,虽然我极力的反对着这样的婚姻,但是还是不敢对他说,他发现了我的异常,眨着眼睛说“彰你傻了?” 我的手抚摸上他的脸,下一秒就把他抱在了怀里,紧紧的,想要把他揉碎一般。他拼命的挣扎着,大叫着“刺猬彰,你弄痛我了!”无视着他的抗议,我吻上了他的唇,激烈的不留一丝裂缝……

“彰,你怎么了?今天的你很反常啊!”略微松开了怀抱他的臂膀,他红着脸问我。

把头埋进他的颈窝,我说出了残酷,我感到他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连忙抬头看他,不出所料地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悲伤和绝望,我慌了,虽然已经有预料,但是看到这样的花道,我还是慌了,“我没有答应,我说我已经有爱人了,我没有答应,真的没有答应……”重复着自己的决定,我急切的想让他明白。

“那又怎么样呢?你可以带我去见你的家人吗?就算你可以,他们愿意接受我吗?他们愿意了,这个社会呢?”他平静得说着,平静得看着我,“答应这个婚姻吧!”

“花道……”再一次抱紧他,我连指尖都感到了疼痛。

随后,他没有再对这件事情做任何的评价,他安静的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我听到了心粉碎的声音……

剑桥的樱木花道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这个是没有心了的樱木花道了……

是我夺走了他阳光般的笑容……我……是一个罪人……

最后,终于有一天,他提出了分手,我答应了,我已经没有权利将这个人捆绑在身边了,就算是爱也一样,当我答应了那个婚姻时,我失去了所有的权利……

依旧担心地看着他,看着他一个人工作,看着他一个人回家,背影述说着寂寞,我的心纠痛着。

我的婚礼上,我看到了他身边的另一个人,一个有着闪烁黑色眼睛的英俊男孩,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我曾经拥有过的那份执著,走向他,意料中的受到了挑衅的眼神,向他确认心意,将自己一生的爱托付,看他坚决的发誓不会舍弃那份永远的爱,心情沉重而又放心。最后一眼看向拨开人群的爱人,我笑得复杂……

终于,我完全的交托了所有的权力……

婚礼的排场是盛大的,蜜月的安排是华丽的,但是我的心却空荡荡的……

我不再钓鱼了,我只会发呆……

因为没有爱人在身边的我,太寂寞了……

 

标签:
  S - Sha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