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两者关系

作者:Step 2010-06-08, 周二 00:39

「谁?」

(……)

「……是你吧?」

(……)

「别装了,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笑,(怎么知道是我?)

「……」

叹,(……这可能已经变成了习惯。)

「……」
习惯了什么不愉快的事,都要告诉我吗……

笑,(不要紧的,只要让我待一会就好了。)

「……怎么了?」

(……大概是太怀念你的声音吧。)

「……是吗。」

一小时零十五分。
洋平又看了看墙上的钟,在确认着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那么久了,从来也不知道花道的耐性能够支撑这么久。是别人的话,不是已经得到一阵怒吼、便是一记头槌了。
听见后面的些微声响,洋平下意识的转过身去,看着那双眼睛的主人,「是谁?」
樱木看了看洋平,眼睛还是那平稳的暗红色,沉淀着无名的暗淡,脸上却哈哈笑着,「大概是接错线,却接来本天才家里去了。」
「是吧?」洋平眨着眼说,笑了笑,让樱木点头。

这个有趣的人物,必然是唯一能够挑战樱木极限的人。



樱木悠闲地在街上走着。
约了洋平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突然自动说要支付他这天所有的费用?不过嘛,凡人的思想方法自然不是天才能够明白的。
比约定时间还早了一点。
樱木本来不打算遇上谁的,可是他就是遇见了,正想着该到那里去的他,正好看见了仙道。
这就是那些凡人说的原、原……原份吧!
仙道还是那样温柔的笑着,他身旁还围着一班人,都穿着制服,大概是刚下课了。
樱木看见仙道,乐了,正想伸手招呼他,仙道亦正好看过来。
他亦看上了樱木的眼睛,那双暗红的眼睛,但他只是别开了头,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男生,一起聊天说笑。
樱木呆住了。
直至他们走过他身边,樱木听见那人问,仙道,那不是湘北的樱木吗?
仙道笑了笑,说,是吗?
樱木就站在原地,看见的还是仙道那身背影。
站在那里,直至脚上生了根。



(樱木吗?)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有什么事吗?)

「我下午的时候看见你了。」

(嗯。)

「嗯?」

(还有什么吗?)

「没、没什么了……」

(那就这样了,我另外一边在聊。再见。)

「再见。」

苦笑,这算什么?



电话响着。

「妈?」

(越野?还在吗?刚刚聊了一会,是花道的电话,没想到那么巧呢,说谁便谁……)

「近来好吧?嗯……还是老样子。」

(面对自己?……我不懂怎样说。)
(……你会和一个普通人说出这么多心里要说的话吗?在失落的时候,想起他、想见他、想听见他的声音、想抱抱他吗?)
(我不能说出口。……很多时候就要对他说,可是到后来还是没办法开口。)
(我不能接受自己在还未拥有的时候便失去了。)

「妈,我想……你之前不是叫我到你那边念书吗?」

(就是太爱一个人了……所以我不能接受所有会导致我失去他的风险。)
(我爱他啊,我爱他。)

「其实……其实到那里都是一样吧。」



仙道接过了电话,怔住了。

「花道他说要飞到NY找他妈去……他不听我说的……」然后,洋平对他说,「仙道,电话里的‘他’,是你吧?」

只要他早一点,只要他再早一点,他也许便能看见正打开门、要离开的樱木了。
只要他早一点,再早一点,便能阻止樱木了。
只要他早一点,再早一点,樱木此刻便不会在三千万米的高空了。
怎么说,樱木还是走了。
仙道抬起头,看着前面的大门,笑着的样子有点无奈。
那黑漆的屋内,似乎传出了它主人的笑声。那是爽快的笑声……像风一样,离开了,便没有了。
那木色的大门,怎样看都像那对暗红的眼睛,默默地给予着自己的温柔,却从未得到响应……所以,便暗暗躲开了吗?
越野说的对,要让他知道自己爱他,必须用行动来表示吧……等爱是不会得到回报的。
爱他不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从第一天便已经深深被这个红发而耀眼的男孩吸引住,只是从来不承认罢了。
不然自己不是会随着他的心情而起伏,不然自己是不会作什么都会先想起他,是吗?
走了,现在走了,始终还是走了……

「你在这里干吗?」



从机场坐车回家,樱木是有点泄气的。
为什么最快的班次是明天早上?!他恨不得现在就走,马上就走,马上!
他要马上离开神奈川,他不要待在这个有他的神奈川中,他不要一有空……便想起他。
他们的关系,算是什么?
他想过很多遍,怎样想也没有答案。
说是朋友,朋友不会连见面也不打招呼吧?说是陌生人,可陌生人也不会闲来无事便打给对方吧?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关系,他只知道有空的时候他会想起他的好、他的笑、他的温柔……这算什么呢?

樱木呆住了,当他下车的时候看见仙道正蹲在自己的家门前。
他慢慢的走近仙道,也蹲在他身边,「你在这里干吗?」
他看见仙道惊讶的抬起头,他知道挂在仙道眼角的被人叫作什么,他伸出手指,像宝贝似的轻轻揉着仙道的泪。
「樱……木?」仙道不肯定的说,直至樱木朝他笑了,直至樱木感觉自己陷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喂?」
「不要再这样消失了。」
「嗯?」樱木听见了,开心地笑着,「本天才怎么会消失?」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你怎么像是个大男孩似的?」感觉被人搂紧了,樱木说,「我刚刚就要离开了。」
仙道放开了樱木,看进他的眼里,「我刚刚就要永远失去你了。」
樱木看着仙道,「我们……算是什么?」
「……你说?」
「本天才就是不知道才问你!」
「免费接线生与雇主的关系?」
「?!!」
「说笑、说笑好不好?」
「……………………」
「中年老伯和妙……」
「…………………………!!!!」
「好好好,我不说了,花道,冷静、冷静!」

关系这回事,总会明白的,尽管花上一生来证实吧。

 

标签:
  S - St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