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木花]至少还有你

(3 次投票)

作者:小鱼 2010-06-08, 周二 13:51

我怕来不及 我要抱着你
直到感觉你的皱纹 有了岁月的痕迹
直到肯定你是真的 直到失去力气
为了你 我愿意

* * * * * * * * * * * * * * * * *

篮球直线前进,以一种毫不减缓的速度撞上篮板。
漂亮的九十度角,进网。

樱木站在篮下,伸手抹了抹额角,汗水在他的手臂上形成一片水膜。

“一百四十二。”

木暮拿起滚落的球,朗声读出樱木的投球数。

“好!再来!”

重重的用双手拍打自己的脸颊,樱木重新振奋精神。


“...二百五十三...三百九十四...四百三十...五百!”

“啊~~终于投完了...”

樱木大剌剌的坐在地上,微喘着气。
虽然篮下擦板的运动量并不算大,可是刚做完平常的练习就马上再练运球、投篮
等基本动作,就算是樱木也不免感到疲累。

“辛苦了。”

木暮拿来矿泉水,微笑着递给樱木。

原本该由赤木来指导、木暮辅助的,可是赤木却临时有事,连球队练习也不能参
加。

“眼镜兄,你陪我到这么晚真的没关系吗?”

樱木抬起因运动而显得红润的脸,有些担忧的。

木暮顿了二秒,然后挂上一贯的笑容。

“没关系的。”

* * * * * * * * * * * * * * * * *

动也不能动 也要看着你
直到感觉你的发线 有了白雪的痕迹
直到视线变得模糊 直到不能呼吸
让我们 形影不离

* * * * * * * * * * * * * * * * *

“干杯!!”

大家举着手中的酒杯,为了这次的胜利高呼着。

樱木三年级,湘北拿下了I H 赛的冠军。
去年的败因,由一个不比赤木逊色的新生中锋填满了。

在这个庆祝会中,连已毕业的赤木、木暮、三井、宫城、彩子等人也出席了。
出席这三年来湘北创下的第二个新纪录。

杯中的啤酒斟了又空,空了又斟。
尤其是樱木,队长的身分总是拒绝不了每个人不断的邀酒。

看着樱木几乎与头发一样红的脸颊,晴子不禁担心的劝阻他。

“花道,你不要喝这么多的酒啦!”

“哟!晴子,现在就把未来的老公管得这么严啊!”

三井听到晴子的话,笑着调侃着。

“这样不好喔!小心花道嫌你烦,不要你喔!”

宫城也兴致勃勃的来插上一脚。

“我...我才没有呢!”

又羞又急的晴子想要反驳,一时间却也不知该说什么。
顿了顿,看到坐在一旁静静微笑的木暮。

“酒喝太多真的不好嘛!不信你们问木暮哥。”

“咦?”

木暮没想到话题会转到自己身上,愣了愣。
然后尴尬的看着众人投来的目光。

“这个...嗯,酒喝太多的确...可是...难得大家聚在一起...”

“好啦!好啦!别再为难木暮了,我们未来的木暮医生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彩子的一番话惹得大家开怀大笑,酒又开始一杯一杯灌了。

在越来越热络的气氛中,木暮还是静静的笑着。
酒精在体内发酵,血液快速的奔流不停。

全部的身体内,满满的都是红。

* * * * * * * * * * * * * * * * *

如果 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
至少还有你 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这里 就是生命的奇迹

* * * * * * * * * * * * * * * * *

“对不起,我来迟了。”

木暮拉开椅子,坐进大伙的圆圈里面。
桌上的菜肴已经被解决大半了。

“没关系啦!怎样?手术成功吗?”

樱木放下手中的筷子,语音因口中未咽下的食物,有些含糊不清。

“嗯,很成功。”

木暮的笑容因长达八个小时的手术而显得疲惫。

“很累吧?”

“再累也得赶过来啊!今天可是为了提前庆祝你们的婚礼呢!”

樱木和晴子互望对方,微微一笑。

“喂,花道,明天晴子嫁过去以后可得对她好一点喔!不然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宫城举起筷子,指着樱木的脸。

“那还用说,倒是你,什么时候和彩子结婚哪?”

“这...”

“我可没说要嫁给他喔!”

“彩子~~”

“哈、哈、哈...”

小小的餐桌上,堆满了众人的笑语。


樱木送晴子回家后,一个人回到即将成为新房的家中。
深夜的街上看不到其他的行人。

远远的,他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伫立在门前...

* * * * * * * * * * * * * * * * *

也许 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记
就是不愿意 失去你的消息
你掌心的痣 我总记得在哪里

* * * * * * * * * * * * * * * * *

樱木花道失踪了,警方搜索了一个礼拜还没有他的消息。

这天,几个人约好了要探望晴子。
心爱的人在结婚当天失去踪迹,她一定很伤心、很担心。

晴子一直坐在电话旁边等消息,她害怕会错失任何一通电话。

“晴子已经坐在电话旁好几天了,怎么劝她都不听...”

赤木不舍的摇了摇头。

“晴子...”

彩子难过得抱着晴子憔悴的身体,她瘦得不像话。

旁边的人看着原本该是幸福的美丽新娘,也不禁一阵鼻酸。

“唉~~花道到底是跑哪去了?”

洋平随口而出的话是大家心里共同的疑问,但却没有人能够解答。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好不容易 我们身不由己
我怕时间太快 不够将你看仔细
我怕时间太慢 日夜担心失去你
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 永不分离

* * * * * * * * * * * * * * * * *

木暮回到自己的家,走进了卧室,仿佛未受在晴子家悲凄气氛的影响,脸上挂着
快乐的笑容。

他随手把外套丢在床上,打开了衣柜的门。

该是摆满衣物的柜子里,并没有看见任何一件衣服,只有一个几乎占满全部空间
的水缸。
微褐色的液体静静的,没有波纹,没有生气。
唯一动态的东西,是在水中上下漂动的红色发丝。

木暮把双手贴在玻璃缸上,脸上的笑意更深。
眼镜后的双眸看着那不再红润的英俊脸庞。

“花道,我回来了!”

“对不起,让你等那么久,这次我不会再离开了。”

“我把医院的工作辞了,该寄的信也寄了,事情都处理完了...所以,我可以
来陪你了。”

“怎样?高兴吗?”

“花道...我爱你...”

木暮轻轻的吻上冰冷的玻璃,脸上是幸福无比的神情。


三天后,樱木花道和木暮公延的尸体同时被找到。
卧房的地毯上满满的都是自木暮被割断的咽喉流出的血渍,那暗红的色泽就像樱
已失去光泽的发色。


*************
嗯...这个...
我很喜欢林忆莲的这首“至少还有你”,常常都会在嘴里哼啊哼的。
有一天,在哼这首歌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这个故事就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了。
明明是很浪漫的一首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构想...
把小暮写成这样...

哇!小暮你要原谅我啊!
 

标签:
  X - 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