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精灵

(1 次投票)

作者:小鱼 2010-06-08, 周二 13:54

有一种很透明的生物,像是天地间所有灵气集合成的美,只要轻轻一个微笑,转
瞬的回眸,就可以摄走任何人的魂魄。

他有个引人暇思的名,精灵,精气幻化的神灵。

而我,在月下,看到一个红色的精灵。


“洋平,你说今天会不会下雪?”

花道坐在落地窗前,仰头看着天空,今天不是满月,细长的下弦倒也撒下十分明
亮的光,映得花道的红发闪耀银白光华。

下雪?

我抬头,天上连一朵云都没有,雪要从何而来呢?

“可能不会吧。”

我走向前,跪着,从背后把花道抱在怀中,陪着他看天,看月,看星。
虽然,他注重的也许都不是这些,也许是想第一眼看到第一粒从天而降的冰晶。

“喔....”

不难听出他语气中小小的失望,但我实在没有能力让天降下一场雪。
当我还在思考怎么让花道高兴一点时,他的身躯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僵硬,头也低
下看着地板。

“怎么了?”

我把脸向前伸了点,在我眼中的他,不知为何有些羞赧的感觉。

“呃....洋平,你是不是要....”

呃?
....啊,我知道了....
天哪,难道我平常就是一副色鬼的模样吗?

虽然我的确不应该浪费这样美好的时光,把自己融入花道体内的感觉也的确是最
美妙的事,但不知怎么的,我就是只想这样抱着花道。

“不喜欢我这样抱你?”

把头放在花道肩上,让他略长的发搔着我的脸颊,有点麻痒难耐的幸福感。

“不....不是啦....”

感觉到花道脸上传来的热度,怎么一个二十四岁的人还是这样容易害羞呢?

“花道,今天是圣诞节耶....”

我把胸腔靠着花道宽阔的背,让他的体温一点一滴的传到我的身体,也让我的感
情一分一毫的送进他的心里,像是默默的在交换一种誓言,不是海枯石烂,不是
地久天长,只是一种真切的感觉,让每个细胞狂吼着最美的语言。

是的,我爱你。

“我知道....”

花道又把头抬起来,天空依旧是纯粹的深蓝。

“我要送你一个礼物。”

“礼物?不是说好不互送的吗?”

“没错啊!”

“那你为什么....?”

“只有我送你就不叫‘互送’了。”

“洋平!”

“你不要吗?”

“....要看本天才看不看得上眼。”

我轻轻笑了笑,花道真的都没有改变,从我第一次见到他起。
不....其实也不能这么说,他变得更加圆融,像个大人。只是他的本我,还
是透明的像个精灵一般。

我清了清喉咙,开始在脑中扬起旋律,然后传到我的嘴唇,伴着歌词飘入月光之
中,绕着我红色的恋人。

“觉得幸福 因你甜美笑容
在阳光中奔跑的你 耀眼的像是我的地球
怎能再奢望什么
有你 我有你

觉得满足 你躺在我怀中
月下你柔和的睡颜 仿佛拥有最美的一切
怎能再奢望什么
你是我所有的想望

我红色的精灵啊
用热情温暖我的心
冰封下的灵魂 因你而重获生命

我红色的精灵啊
用真心回应我的情
被遗忘的乐音 为你而再度扬起

有你 我有你
你是我所有的想望”

唱完,我更加用力的把花道锁在双臂中。

“你什么时候写的?”

花道睁大了眼回望我。

“我也不确定,只记得有一次看到你坐在这里发呆,刚好那天的月光也很亮,就
慢慢在脑中构想这首歌了。怎样?喜不喜欢?”

“....勉强可以挤进排行榜前....呃....二十名。”

“不行!这首歌不给你拿出来唱。”

“为什么?这不是你帮我作的吗?”

“如果你要唱,我再帮你写别的歌,这首‘精灵’只有你可以听,我不要它变成
商品。我说过,这是你的圣诞节礼物。”

“我知道了啦....”

花道反身用双手勾着我的脖子,脸颊微红的看着我,不禁低头吻上他的唇,轻轻
的像是雪花落在大地上。

我还是抱着我的精灵等一个晚上吧,说不定真的会下雪。

标签:
  X - 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