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长花]戏院后排

(1 次投票)

作者:小鱼 2010-06-08, 周二 14:01

长谷川站在戏院外,抬头看着一张又一张的海报,思考着要看哪一部电影。

陡然,一张幽暗的森林吸引住他的视线──厄夜丛林。

那样的诡谲气息,森森的恐怖,正好对上了他的胃口。

缓缓的走到了售票口,长谷川礼貌的对着里面的售票小姐说:「一张学生票,请给我最后一排的位子。」

在难得的休假中,长谷川大部分的时间都耗在电影上,这是除了篮球外,他唯一的兴趣。

而在好几次被后排的人委婉的劝说后,他也知道自己的身高是一项不利看电影的因素。

所以,他只买最后一排的位子。

不仅不会妨碍到别人,也鲜少会被打搅。

 

进了戏院,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

长谷川没有买任何的食物或饮料,好好的看电影一直是他的坚持。

他的四周几乎没有人,整个电影院的人本来就不多了,何况他又坐在最后一排。

所以有震动自他的隔壁座位传来时,他不禁狐疑的转过头。

在微弱的灯光下,那人似乎点燃了长谷川所有的视界。

「樱木?」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樱木也转过头看着。

眼前的人给樱木一种极度的熟悉感,但他实在想不起是谁。

微微的皱起眉,努力运转着头脑。

渐渐的,绿色的球衣浮现....

「啊!你是翔阳的!」

长谷川没想到樱木会记得自己,心底涌上一股喜悦。

「是的。」

「我记得你叫...叫什幺野的...不,还是叫伊什幺的...」

「呃...我叫长谷川。」

「喔,哈哈哈....」

看着樱木不知是掩饰还是毫无意义的笑声,长谷川告诉自己不能强求太多。

能有这样的偶遇,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灯熄灭,整个戏院陷入一片黑暗,电影开始。

十分钟以后,樱木开始在心中骂着樱木军团的每一个人。

原本是和损友们约好去打小钢珠的,没想到竟然每个人都临时有事。

洋平为了补偿樱木,把手中别人送的电影票给了樱木,要他看电影打发时间。

可是,没想到...

妈的!这是什幺怪电影啊!

从头到尾没什幺剧情,还敢拿出来骗钱!

双眼直直盯着怠幕,却也渐渐不支了。

 

第一次, 长谷川不能集中精神看电影,尽管视线在怠幕上,心却整个悬在隔壁。

总觉得连樱木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突然,左边的肩膀有重物压下。

转头,柔软的发丝拂上脸颊。

看着樱木突然的特写,长谷川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告诉自己要移开视线,但是全身所有的肌肉突然不听使唤。

看着樱木的脸,长谷川陷入一种恍惚的神态。

他缓缓举起右手,抚上樱木熟睡的脸庞。

从额头开始,然后滑上鼻尖,细细的在脸颊上转圈子。

最后的最后,停在诱人的薄唇上。

长谷川的脑中警铃大作。

不可以!我在想什幺,如果他醒了或是被别人看到怎幺办?

可是...可是...

他睡得这幺熟,而且这里是最后一排....

对,这里是最后一排,是最后一排,不会有人发现的,不会有人...

长谷川低下头,唇瓣相接,是比自己所想象的更加柔软。

 

樱木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在长谷川的肩膀上,吓得赶紧直起身。

「你醒啦。」

「这...我睡多久了?」

「电影刚完。」

「是...是吗...那我睡了快二个小时....」

「是第二场的电影刚完。」

「什幺?!你怎幺没有叫醒我?」

「看你睡得那幺熟,就不好意思叫你了。」

「那...你就让我靠着你快四个小时?」

「是啊。」

「.....」

长谷川看着樱木涨红着脸,一副做了什丢脸的事一样,心中不禁觉得好笑。

「樱木,你饿不饿?」

樱木下意识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这才觉得它叫得很辛苦。

「是饿了...」

「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呢?」

「吃饭?好啊!」

「我知道有一家店不错...」

长谷川偕着樱木走出戏院,他觉得今天真是幸运的一天,值得订为纪念日。

 

星期一下午练球时。

花形:「一志,你昨天又跑去看电影了吧,看什幺片子?」

长谷川:「厄夜丛林。」

花形:「厄夜丛林?那不是公认的大烂片吗?我和藤真也有去看,差点在电影院睡着....」

长谷川:「怎幺会,这是我看过最棒的一部片了。」

花形:「....」

花形看着长谷川一脸幸福的笑着,突然全身起鸡皮疙瘩。

一志是个怪人。

这是花形的结论。
 

标签:
  X - 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