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飞鸟 1-3 --待续-- 

(1 次投票)

作者:小茜 2010-06-08, 周二 14:25

【1】 新房客




眼前是一大片樱花林。
微风吹过,粉红色的花瓣雨打在脸上,痒痒的,像轻轻的抚摸,又像温柔的呢喃气息。都有
点儿不敢呼吸,怕自己浓浊的气,玷污了这美丽的事物。樱木花道屏息走着,享受这神秘的静
谧。
如果不是又听见可怕的声音的话。

大喘着气,我坐起身来,心里真是有点纳闷,为什么老梦见,好好的樱花林里无缘无故的打
鼓?

“咚咚!咚咚!”

啊?!原来如此!

被刺耳的门铃惊了一下,我终于明白雷声从哪来了。
看了看柜上的表,果不其然。

TMD。

下了床,无奈的咒骂着。
第三次。
在半夜12点钟。
被人从好梦中打扰。
而且每次,都不会是什么好事,绝对屡试不爽。


对视,沉默的对视。
眼前的人太具有震撼力了。

个子很高,。
浏海遮住了眼睛,却掩不住那如星的双眸。

最要命的是,今天的月光好亮好温柔,给他全身打上了一层洁白的光晕,让他如玉般的脸,
更加晶莹。

好美。

好像┉┉
刚成熟的,很新鲜的,削了皮的鸭梨。
这不能怪我,我今天看到超市有卖。真的好想吃。


“你好。”(流川:为什么对着我流口水?!)
“我是你的房客,以后请多关照。”(流川:还在流。难道他是。。。。)
我一再的告诉自己要镇定,不要失态。
因为他说不定是。。。。
“狐狸!”脱口而出的话让我自己都有点惊讶。
有点不好意思,却在听他说完一句话闯进了屋里之后的下一秒就烟消云散。
“白痴!”

混蛋!怎么会把他想成阿婆故事里的善良狐狸!还是那种会送鸭梨的那一种!

瞪着不请自进的讨厌家伙,我努力维持阿婆的要对人有礼貌的训诫。
“请问,你┉┉”

“你出租的是哪间?带我进去,我的眼睛好干涩。”

我才吃惊的张开了嘴,怎么会?!眼前的人眨着只剩一个小点的,呃,如果能称之为眼睛的
话,一脸想睡想睡我很想睡的样子。

啊~~~~~~刚才为什么会把这双眼看成什么“星眸”啊!简直就是绿豆眼嘛。

拦住他,我奉上和蔼可亲的笑容开了口:“不好意思,请先尊重一下我这个房东好不好。”
看这位不请自来的房客先生一脸快受不了的样子,我也朝天翻了个白眼。睡眠时间,我也不想打扰你,是你先打扰我的说。


正襟对坐,我把思想尽量从会送鸭梨的狐狸先生上收回来,奉上清茶一杯。
“真是很抱歉呢,成为我的房客之前,我们先好好沟通一下。”
会送鸭梨的狐狸先生盯了过来,绿豆眼也勉强大了一点儿。
“我的房子是百里挑一的好公寓,光线充足,空气流通,视野良好,交通便利,我也是个百里挑一的好房东,绝对不会管房客的闲事,绝对不探询房客的隐私,绝对不会泄露房客的秘密。”这可是我的经典出租广告。
“说重点。”
真不给面子。
“呃,总之。。。。。”
“你的姓名,年龄,租房子的原因?简单说一下就好了。啊,你是学生还是职业者?最好是职业者。月收入多少?最好是中等水平以上。学生的话每月生活费多少?家里住房多大坪?最好有一个很大的后花园。。。”
。。。。。。。
“你的好房东广告砸了。”说罢,狐狸先生走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就这样,完了?
我是不是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沟通的技巧?
不过,他才要学习一下基本的礼仪!
可恶!他进去的是我的房间!!




【2】同居物语




我叫樱木花道,是马上就要面临毕业的湘北高中部三年级生,并于昨日迎来了我的第三位房客。―――――同样是有些难应付的家伙。

不过比起前两位,我发誓他是最最可恶的一个!为什么?!因为他在半夜打扰别人的同时,还侵占了我可爱的卧房!这比那两个讨厌的家伙更加过分!!…………

可是,算了,他也是我的钱袋子啊。我在考虑要不要让他送我鸭梨的说………

现在的时间是夏天,也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因为太阳会很早很早就爬到窗口叫人起床。所以啦,我冲进原本是应该我睡的房间里叫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赶紧让出来,就算是房客,也要讲人权的好不好。

“喂,未来的房客先生,起床了。”

不给反应。

音量放大再叫一声,他手动了动。

碰了碰他,他手伸了出来,抓住了我的手。咦?!难道他和房客NO.2一样喜欢抓人当抱枕???

我还在愣神思考ing,一股大力把我揪了过去,然后………
给了我一记强有力的老拳。

“打扰我睡觉者死!”


――――――――――――――――――――――――――――――――――



看着镜子里的黑眼圈,我在想该怎么挽救。可是,这个国宝级的印记,让我的拳头也想挥出去。低血压就可以有起床气了吗!!

想着百忍可成金的名言和那似醒非醒的家伙坐在厅里,终于能按正常的程序来处理我这位房东和他这位房客的相关事宜了。

这家伙还真的很不好沟通。我眯了眯眼,要不是他要预付半年的租金,就以他那狐狸品行,哼!

“期间退租租金可以不还。同样的,只要我不说退,你也不可以再转租给其他人。”

“意外情况算不算?比如你撞车啦,溺水啦,跳楼自杀啦………”

飞来一记眼刀。


――――――――――――――――――――――――――――――――――


我的房客NO.3,比以往的两位都更加的,能制造麻烦,让我自此总结出n条同居注意事项。

生活守则一:
对于一只狐狸,你可以观察它,但不要去打扰它。

帮这位房客先生找到正确的房间,当然就要履行房东的义务,和他一起整理啦。但是怎么他走路的样子,像在飘?!

………我不得不承认,闭着眼睛都可以整理房间的,没见过!我上窜下跳的在他左右看,就只见他飘到这飘到那,准确的将物品放到它该在的地方,像长了三只眼的行为,让我看得目瞪口呆愣在那,以至于挡在了他行动的路线上,形成了障碍,换来了一记白眼加一句白痴。

………我握紧了拳头。

生活守则二:
对于一只狐狸,绝对不能让他靠近厨房!

经过他的努力,我心爱的厨房成功的变成了与它原来整洁风格相对立的一面。看着惨不忍睹的厨房,我质问他明明不会做为什么不叫外卖,他说白痴我为什么要虐待我的胃。!!那就可以虐待我的厨房?他又说要不你来做?我……听到我拳头的骨节在响。

生活守则三:
……绝对绝对不要去动一只睡着的狐狸。

咖啡煮沸了去关火,碰到了倚在旁边的他。

“打扰我睡觉者死!”

扫地扫到沙发边,碰到了歪在一边的他。

“打扰我睡觉者死!”

内急冲进卫生间,碰到了刷牙牙刷掉进洗手池的他。

“打扰我睡觉者死!”

……………

我的眼角擦伤,我的眼眶发酸,我的嘴破了皮,我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我为什么要被他骂,为什么要看他毁坏我的厨房,为什么要被他打……

是可忍,孰不可忍。

“打扰我睡觉者死!”

“可恶的狐狸公!”我的自制力彻底瓦解。

客厅一片狼籍。

躺在地板上,受不了从窗户射进的阳光,我拿手臂挡在了眼眶上,粗重的喘息中却发现手在微微颤抖。

我在怕。

因为我的手,居然挥上了他的脸。我三年前发誓再不打架的手。

明明很高兴又有一个同居人,可是我们打了架。

我的心没来由的一慌,为自己打破的禁忌。

我听到自己疲惫的声音响起,对他说房间不要租给你了。

“白痴!从在租约上签字的那一刻起,我已经正式成为你的房客,至少在半年内不可能改变。还有,我叫流川枫――――不是什么狐狸。”

虽然房子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高级公寓,凭他可以一下子付半年租金的样子也不是没有钱,为什么……

“你喜欢房子的什么地方?”一会儿就改掉它!

“………”

“院子里那棵樱花树旁的篮球架。”

………

那个重要的东西啊……

没办法,改了吗?

 

【3】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在以前,我可是被人常称为不良少年的那种,打打架是家常便饭。

年少轻狂,血气方刚,脾气暴躁,更由于一头红发常受人挑衅,拳头就是我最惯用的交流方式。直到高二那年因为打架,我耽误了送发病的老爸进医院的时间,眼睁睁的看着他没办法活下去。

而我的拳头再也挥不出去,因为那深入骨髓的内疚感。

而今却轻而易举的对流川枫挥了拳。憋太久了吗?

而认识篮球,源于晴子,在那个下着樱花雪的春天。

是我讨厌的季节。
明明是孕育万物的时候,温和的风让人觉得是母亲在安抚自己的孩子,我却要在这种日子里拼命克制自己不去想,如果妈妈在,她会和我们一起去赏樱花吗?

是的,她不在了。在我出生的日子里,她把她的骨,她的血,她所有的一切给了我。我在愚人节的日子里和她玩起了游戏,给了她一个太突然的惊喜,耗掉了她所有的精力。

所以每年春天,我和父亲总是怀着那么点淡淡的伤感,看樱花开了又谢,只展现那短暂的风华,徒留给人忍不住的思念。

所以,当晴子在花瓣飘落的樱树下,用羞怯的声音问我“你会打篮球吗”的时候,她女性特有的温柔让我的心一瞬间变得柔软。

于是在高二的春天,我加入了湘北篮球队,不只希望自己能多看到一些那明媚的微笑,淡化对老爸的愧疚,更因为外婆的支持。外婆说,桔色的球抛出去后,很像妈妈调皮的时候一甩而过的红发。

在老爸死后,我唯一的亲人,远在老家的外婆赶来,和我生活在了一起。

父亲说当年她是不同意我父母在一起的,为此还和妈妈大吵了一架后再没来往。而我,更是害得妈妈丢掉了性命。

可是,见到我的外婆却笑着对我说:“花道,以后你就要和我这个老太婆一块儿过了哟。

老实说我还是过得很开心的,如果没有晴子的哥哥赤木老大那时不时的铁拳压榨的话。我通常叫他大猩猩,也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那么不相象的兄妹。他是被晴子找来经常为我特训的,不过他的篮球也真是厉害。

****************************************************************
我看着流川狐狸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眼前恍惚出现了洋平回来了的错觉,那个陪了我半年的同居人,我的第一位房客,也是在半夜强硬的要住进来的家伙。


进入湘北高中后他是我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第一个接受的朋友,原因,我想是他好欺负吧,因为他总是对我有求必应。

后来才知道那一晚他是和家人吵架来的,却怎么也不肯回去。个性温和的家伙,别扭起来也是让谁都没办法呢。我却是得了不少好处,不仅有免费的厨师兼家务劳工,还是供我发泄坏情绪的垃圾桶。

总是多放虾仁的海鲜烩饭,总是有大块牛肉的拉面,那家伙的仔细现在想起来真感动啊,真是善良的小羊羊。再听到我这样叫他,他一定还是一脸黑线吧。

好不容易流川从厨房里出来了,端上桌的却是一碗泡面。

我陷入了恐慌,难道,以后我就要以泡面和外卖为生吗?

为什么这个狐狸不会做饭!!

无比哀怨的瞅着他和泡面。

“白痴还不是不会做。”

“你才是白痴不会做!我是因为……!”声音一滞,好险,差点儿丢脸的说出来。

悻悻地不说话,却突然发现他也有点儿脸红。

“白痴。装什么可爱………”转身的他嘟嚷了一句模模糊糊的听不太清楚的话。

我纳闷,也没去管他,只能痛苦的吞下那很久不吃的垃圾食品。

“喂,我出去了。”打了个招呼,我就拿着篮球出门了。

今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虽然早饭让我很郁闷,但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可爱的晴子小姐了,我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约定和她在一个篮球场训练,到了之后却把下巴惊掉了。

不只因为我看见了大猩猩,还有一只狐狸站在那儿。

**********************************************************

“流川是我的学弟。”
“他高中时候去美国打篮球了,前两天刚回来。”

好震惊。为什么不早说………

“以后…………”

我狠狠盯着他问:“为什么……你……出门比我晚,却比我早到?!”

“我骑脚踏车。”

可恶的家伙。

“樱木花道!你有没有给我在听!”
“痛痛痛痛啊大猩猩!”

赤木老大放弃了。“我说以后让他来监督训练你的篮球。”

我一个激灵,直觉那样铁定会乱七八糟。

“我不要。”谁要那只狐狸在一边碍眼,饭也不会做的家伙。

飞来一拳。“懂不懂规矩啊笨蛋!篮球规则都弄不清楚的人没资格说不!”

我抱头郁闷中。

“那个,樱木君,流川君他球打得非常好,你们一起的话,我相信樱木君一定会进步很快的!”晴子小姐脸上有一片可疑的红晕,我有不祥的预感。难道?!

再看她对着那只狐狸,两眼挡不住的粉红星星。

为什么她会喜欢这只狐狸啊!我持续郁闷中。

“好了,现在你和流川一对一。”好啊,做完大猩猩规定的基础,正好打一场当热身。

右手运起球,我想着怎么才能攻过挡在面前的狐狸。

可恶,防的这么严,很辛苦啊。
“樱木花道,在进攻的时候要注意对方的眼睛和动作,在他松懈的瞬间运球突破!”

眼睛?对上他的眼,我发现他的眼睛里有一种东西,和赤木老大很相似的东西,却更加的狂热,震住了我。

一恍神,球就被抢走了。我连忙赶上去开始防守。好快的速度!这家伙真是打篮球的啊。

“除了力量,进攻还需要技巧,更不能让对方把球抢走。”旁边大猩猩给我不断指导,却挡不住流川攻上了篮架,进了一球。

第二次进攻。
又被挡住了,不管了,强行突破!凭蛮力,我冲过了他的防线到了篮架。好!我最拿手的跳跃力发挥了!轻松跳起,准备来一个有气势的灌篮。马上要进框,眼前却出现一片黑影,手上的球突来一阵强大的压力,我居然没能拿住,身体一歪重重摔了下来。球撞上篮板又弹了回来,落在了地上。

流川他挡下了我的球。

“喂,我说你,”我站了起来,听到狐狸的声音,“放弃吧,不要再打球了。”

什么?!

“这样打篮球的你,还真是一个白痴。”

“你什么意思!赢了了不起吗!”我愤愤的看着他。

他没有说话,只是拿起球转身,看着不远处的篮框。

“你以为,篮球是什么?”

运球声响起,缓慢的,很有节奏。

“在球场上,篮球手只要一个结果。”

节奏突然变快,他带着球快速冲向了篮架,然后高高跃起,灌篮。那流利的动作,爆发的气势让我一惊,最后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篮球进框的声音,把早晨的阳光都震碎了。

“那就是胜利!”

转过身,我能清楚的看到他眼里那一团火焰还没有熄灭。

“所以一个篮球手,没有毅力,没有对球的执著和求胜的欲望,他的篮球就只是一个游戏。在球场上不认真的打球,不是白痴是什么?”

我握紧拳,只觉得脑子里在响,凭什么说我不认真!

“樱木,冬天的时候你没有好好练习吧。”我一愣,看向大猩猩。
“我记得你刚开始打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对篮球的欲望很强烈。所以我才会听晴子的,经常给你特训。可是现在,你的心情变了。要知道,篮球,只有一点点喜欢是不够的。”

只是一点点喜欢吗?真的只是一点点吗?我打球,就是这个样子吗?
我下意识的看向流川,却只看到他的眼神,分明是说,只把篮球当游戏的我,还和他们站在同一个球场上,真是白痴极了!

“可恶!说我不认真,把篮球当游戏,开什么玩笑!流川枫,你只不过赢了一球而已。你看着,我是不会输给你这个家伙的!我,我可是,可是――――天才樱木花道!”

话一出口,我就像是被解除了咒语,全身都一阵轻松。

是的,我是天才,天才樱木花道!





--待续-- 


 

标签:
  X - 小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