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决斗之最后

(4 次投票)

作者:小茜 2010-06-08, 周二 14:27

樱木花道躺在床上,双眼圆睁。
他心里明白,现在是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外面,圆月下,是静谧的夜晚,人们,已经熟睡。
太静了,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唉,曾几何时,自己居然有这种半夜没睡着的时候。
身体好难受,有些僵硬,好想动一动,可是.......

啊,可恶!为什么这只死狐狸抱得这么紧!害他想动一下都不敢动。
这个超爱睡觉的家伙,要是被吵起来的话,那可不得了!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洋平:万事以和为贵。)

只是,只是,怎么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咧?
***********************

“流川枫你给我出来,我要和你决斗!”
一座非常气派的府邸前,红头发的樱木花道提着一把剑,大声叫嚣着。
混蛋,凭什么温柔可爱美丽善良的晴子小姐会心仪这么一个花花公子?瞪着眼前这么豪华的山庄,樱木气愤极了。住这种房子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杰出人士,一定是像洋平经常说自己的那句,天才的判断不会错的!(洋平:我是这么说的来着?)

大门毫无预警地,没有声音地,缓缓打开了。(洋平:命运的齿轮就此转动)

但是,没有人出来。

无奈,樱木只好自己闯进去找人。一路上,只看到不少家仆打扮的人立在两旁一动不动。问他们流川枫在哪儿,只是用手指了指方向,却一点儿声音都不发。

难道都是哑巴?好诡异!

终于,在一座小亭子里,他看到有一个人正在那里睡觉。
还有一个人,正恭敬地站在一旁。

樱木花道冲上前去,大声问道“流川枫在哪里?!”站着的那人指了指亭子里的人。

樱木二话不说,就揪着睡觉的人的衣领开始大吼决斗之类的话,却没料到地,这一不幸的开端。(洋平:也是‘幸运’之始?)
******************************

想起当时的情形,樱木还有点儿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当时的疼痛,还留在脸上。那个死家伙,打人打得可真凶啊。樱木自此也第二次见识到了枫叶山庄的至理名言--绝对不可以打扰睡觉中的少主人!!!
真是的,怪不得那群人不动弹。那为什么不早点儿说啊,害他变成了猪头。
(洋平:等等!为什么是第二次呢?那第一次在什么时候咧?)
第一次,第一次,第......
啊,那天樱花开得好漂亮啊,晴子小姐很喜欢花,我本来给她摘了很多美丽的樱花的。
回去的路上,一想到晴子会高兴的冲他笑,樱木就两眼放光,脑袋里只有那可爱的笑脸,没有注意前面跑来的马。

万幸的是,马儿及时停了下来,不幸的是,马上的人掉下来压在了他身上。

“喂!”没反应。

“喂!”没反应。

樱木抓狂了。
这什么家伙,是死了还是晕了,你好歹给本天才动一动啊,压得我好痛。(洋平:又死又晕的怎么动?)
抬起那个人的头。
下一秒,是怒火,不可平息的怒火。
“混蛋!你给本天才睡什么睡!快给我起来!!”

睡着的人还是没反应。
不,有反应,把樱木花道抱的更紧了,还喃喃说着什么“不错,不错,很舒服。”
受不了的,樱木终于出手。
长了黑眼圈的人耙了耙头发,冷冷说了一句:“不管是谁,打扰我睡觉的人绝不原谅!”


对了,那是第一次吧,和一个像狐狸一样的人打得天昏地暗,外加把送人的花变成了花泥,滋润了春天来临后散发泥土清香的大地。
同时他也领教了那个流川枫的厉害--睡觉的功夫和打人的功夫,还有就是不得被人打扰睡眠的禁忌。不过,那流川狐狸真的是让他太不爽了,打了人不说还眯起两只狐狸眼,盯着他看了好久,是很嚣张的那一种的说!(洋平:嗯,那个......你没看错?没有其他的含义吗?)

“怎么会是你这么一个家伙?”混蛋,好不屑的语气!!(洋平:你确定没有些许无奈吗?)
......
......
......

(洋平:没有下文了?第一次相遇呀,怎么都没有一个浪漫的结尾的说。)

人都被打趴下了,还有什么下文!所以,因此,结果,于是,在技不如人自尊受损下加被告知此人为晴子小姐之暗恋对象即自己的情敌加万般懊悔与他动手破坏以花赠与佳人的幸福这多重打击之下,樱木花道才会冒冒然闯庄找人决斗,却再没机会出去。

不要误会,本天才可没那么简单被杀掉的!(洋平:......是你误会了,我还以为你是被人给XXOO了)
但是,本天才没想到会输,还被迫成为他的,他的......(洋平:你输是必然的,人家流川可是湘北有名的剑客。对了,你成为他的,什么了?)

哼!抱枕!!(洋平:倒!这么高级的东西?花道你还真有价值。)

真是天才之耻!

可恶!啊啊啊...... 还是不能动!

***************
以上是我水户洋平的好友--樱木花道的悲惨遭遇。
听闻他与湘北第一剑客流川枫决斗我就有了觉悟,樱木花道,恐怕不会回来了。

唉,虽然他是一个败家子(没有金钱概念,大手大脚的),还是一个寄生虫(住我的吃我的),外加一个惹祸精(长一头红头发,脾气又暴躁),对,我就是经常这么说他的,但是好歹也是我十几年的饲养物,不能凭白无故的丢了呀,所以,我,湘北第一富商,水户洋平,在樱木花道失踪了一天一夜之后登门拜访了第一剑客。

在管家的帮助下,我很快见到了花道。没想到,他一听说我来了,竟然就像是落水的人抓住了浮草,含着喜悦万分的泪水扑了过来不,紧紧的抱住了我。

所以我知道了上文。

那也不用这么激动呀,不过是抱枕而已。

“可是,可是,他......”花道脸色与头发已经一个样了,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我的眼睛亮了。难道,真的有下文?

我安静的等着。

果然,花道说了出来。

“本天才怎么能这么让他污辱!”这是你的荣幸吧!
“今天早上又找他决斗!”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他这次却,亲了,不不,是咬了我的嘴唇!”咦?那你脸怎么那么个颜色啊。

我不语。
花道冲进了我怀里。
还是老样子吗。
“洋平,你,你快带我走,我不要再呆在这里了。”好说好说,不过你可不可以不要把眼泪鼻涕弄到我身上啊,这件衣服很贵的说。


还有啊花道,不是我不想,你抬头注意一下环境好不好。

我发现,一个很俊美的人,狠狠的盯着我。

我不怕,怎么我也是商界的老大。

外加一把剑就很难说了。


“白痴!决斗!”
剑直往还在发愣的花道身上招呼了过去。

我趁机后退。
废话,不走的才是白痴。

“咦,狐狸,你不是刚刚才赢了吗?怎么又要?反正会输,我,我才不会再来一次。”
花道,你聪明了一点儿吗。

“洋平,洋平,快救我啊。”
笨蛋,向我求救,你是在自找死路。

不出所料,流川眼神一凛,剑势更加凌厉,目标直指樱木的衣服。
喂,我可还在现场啊。

“请好走,不送!”
唉,下了逐客令了,花道,我是没办法啊,你自己珍重吧。

祈祷老天保佑花道不要被吃得太惨之后,我离开了,刻意不去看已经被剑逼进了房间的花道,以及他那根本不够遮掩身体的破布。没错,我买给他的衣服已经成了破布了。
*********

隔天花道就逃了回来,我真是佩服他,居然有体力和脑力做到这件无比困难的事。
切,才夸了他一句,他就摔倒在了地上。算了,也是很可怜的,我没有去问一些我很想知道的细节。

花道回来的第二天早晨,我被吵醒了。
大清早的,就有人办喜事啊。

花轿还是到我家门口的。奇怪,我们家没女人啊,怎么抬到这儿来了,新郎还是那个有名得不能再有名的流川枫。

要知道,全湘北的未婚女性可都是暗恋他的。今天他娶亲,她们都想要看这个宠儿,是凭什么吸引流川的。

好吵。平常很大很空旷的家变得好拥挤。
为了回复平静,我出面来解决事情。

臭小子!敢无视我的存在!
这个流川枫只是拎出了躲起来的花道,把他扔进了花轿,就走掉了。

真的是很嚣张!!!
我生气了!流川枫,你等着!我会要一份很大很大的礼做为你娶花道的代价,让你后悔忽视我这个花道的娘家人的!


所以,一件事情,不能光看一点,因为它是具有两面性的,可以好,也可以坏,这可是我多年经商之心得。
                           --水户洋平
 

标签:
  X - 小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