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赤子之心

(3 次投票)

作者:小茜 2010-06-08, 周二 14:35

若说湘北篮球队的第一王牌,相信大家都会说是流川枫。
男生说他很拽,嚣张,当然少不了一点不甘和妒忌,为那旺盛的女人缘。不过还不至于讨厌,或者是说还不敢,毕竟那人对待篮球时所表现出来的气势,还是很让人乱震一把的。

女生吗,好酷、帅是少不了的,是梦中情人的第一人选。那张俊美的面容可是不能小瞧的。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流川枫的迟钝和没神经,也是不容小瞧的。

他这份迟钝曾经被学长认为是挑衅,不上道,被老师认为是令人头痛的难题,低年级的同学则觉得他一脸冷漠,不好相处。其实所谓的迟钝,大部分是因为怕麻烦而已。

偏偏爱捉弄人的湘北篮球队的经理彩子,反而经常一副阿莎力的样子和他讲几句玩笑话,惹得这个流川枫有点在意这个学姐,还不好不对她客气些。

迟钝也好,怕麻烦也罢,这样的流川枫,会为什么样的人所打动呢?


******************

 
经历了与山王的那一场几乎是奇迹的比赛,大家继篮球队之后,从心中已经认可了,樱木花道,在某些方面,与他的天才之语,是相符的。不可或缺的存在,球队精神的核心人物之一,悄悄留在人们的潜意识里。而且总是不由自主的,把他和流川放在一起谈论。因为这两只只要在一起,总能让气氛变得,呃,不同寻常。久而久之,说到流川就会提到樱木,比赛中,篮球场上,学校里。其他就只能去想象了,生活中的事,外人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呢?

“啊,狐狸,你怎么又不擦干头发,会生病的啦!”樱木嘟嚷着拿起毛巾。

流川只是点了一下头,就任由他去粗鲁的处理自己的头发。

到这里,大家一定会奇怪怎么这两只一碰面就会嗞火花的超级问题儿童,现在进行着这亲昵的行为。

那是因为,我们的樱木,在4月1日自己的生日那天,向流川枫做了人生中第51次告白。

天才有这一举动,也是经过一番漫长的过程的。由宿敌到恋人,即使是行为经常出人意表的樱木花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大概最初的感触,是山王的第一次合作吧。有了第一次,以后就顺理成章的容易。相处模式没有变,挑衅、互贬、打打闹闹,但球场上多了不需要言语但却是默契的动作,感觉像是要飞的时候,找到了自己的翅膀;一个人的人生,有了被填充的圆满。随着练习和比赛中越来越多的合作,这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终于有一天,当水户洋平听到他说起自己对流川的这种感觉时,惊讶过度而脱口说道:“想不到天才的另一半,竟然是那个流川枫。。。。”“另一半?!对,就是这种感觉!”“可他是个男的,花道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收回自己的话已经来不及,眼见着樱木由吃惊到恍然大悟,继而脸红,良久嗫嚅着问“真的耶,本天才喜欢他,怎么办洋平?”

摁着头上的青筋,直觉这将是个大麻烦。“还能怎么办,难不成进行你的第51次告白?呃!”捂住嘴,洋平从来没有这么懊恼,自己怎么也失常了,竟然说这种话!明明知道单纯的樱木是会。。。。

“好!明天正好是本天才的生日!天才的第51次告白,一定会成功的!”

水户洋平无语。花道从来都是遵循自己的情感勇往直前来的,不管失败了多少次,也不会停下来。喜欢就是喜欢,这个赤子一样的人,不会因为外界的任何东西而改变自己炽热的情意。与山王比赛时受的伤,现在还没有好全,经常需要复查按摩,医生也没有定论说以后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球场上只有更加的努力,看不到沮丧和对未来的担心。现在,喜欢的人虽然是个男的。。。。无论如何,是不可能阻止他告白的吧。。。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吗?这两个人的相遇。。。”喃喃自语,有点担心他,明天可是愚人节哪。。。。。。。。。。


“总而言之,本天才是不会放弃的!”

流川枫回转身,红发男孩的眼中闪烁着球场上的“对球的执著”的讯息。被安西教练所认可的这种执著,现在在他的眼里等于----麻烦。被红毛猴子缠着,可不是什么好事。

皱了皱眉。“好吧。”无视樱木花道愣了一下之后狂妄的比出的一个V。“我果然是天才!狐狸答应了!”

树丛后的水户洋平连自己紧紧抓着带刺的枝条都没有注意,被眼前发生的事实震住了。那个流川,居然就答应了做花道的恋人?!

于是,樱木花道以恋人的身份不太光明正大的强行侵入了流川的公寓,在听说流川父母在国外工作以后。

“我们是恋人呐,当然要互相照顾了!臭狐狸好好看本天才如何做一个好饲主吧!” 其实,也只是抱着喜欢的心情,单纯的想要和恋人在一起。

水户洋平实在是不能不对这两只总是劲爆的相处现在却要同居有好奇心。暴力中的恋爱。。。。汗!实在不能想像。

“臭狐狸竟然说本天才的饲料不好吃还挑食!啊好痛!”洋平帮他揉着脸上的淤青,却见樱木突然诡异的目光一闪:“哈哈!不过本天才今天终于送出了自己的初吻!”

无力的抽搐。。。。。果然这两只不是普通人!拜托你们已经同居了1个月了吧。。。。。


其实两人的同居表面上来讲也没带来多大变化,仍旧是一些“白痴!”、“臭狐狸!”的碎语,伴着你来我往的拳脚,继续着篮球的一对一。休息时同学们看到二人经常一前一后走向了天台,便自动放弃那个温暖的地方,小小的叹息大好的阳光下哥拉斯们的战争。

不过流川枫还是颇享受现在的生活,除了白痴的聒噪有些麻烦之外。由原来被打扰、侵入的不耐烦,到现在习惯了樱木做的便当,外加免费抱枕,让自己的睡眠质量大大提高。这个白痴的体温比常人高一些,散发出来的气息。。。。有一股太阳的味道。自己占据他大腿的位置时,这个白痴就一动也不敢动,还会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嘟嚷着“狐狸毛还蛮好摸的”让自己舒服的入睡。虽然,不太能搞清楚也懒得去弄懂白痴看着他的目光里包含的东西。。。

今天的篮球队有分组练习,樱木花道正在积极的做准备活动,口里叫着“让那群家伙就开开眼看天才的完美球技吧!”,其实是想趁机给狐狸秀一秀,最近两人一对一的成果。流川只是瞄了他一眼,不过樱木单凭口型也知道他又在说什么白痴之类的。

不服气的压下自己的拳头,等一下就让狐狸领教天才的秘密绝技!

结果,应该算是完美吧。樱木花道看到球投入的那一刻,心想偷偷练习的努力没有白费,这样自己会离狐狸近一点了吧!

可是很快的,下一次进攻时自己的球被流川抄走,虽然自己以速度和弹跳力的优势,想要阻止对方的投篮,流川却眼神凌厉,以和泽北同样的方式,将球投进。什么时候,他竟然也学会了。。。

用力过猛的樱木,来不及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倒向一旁冲出禁区。

“可恶!”甩掉眼前的昏眩,樱木花道站起来。狐狸,也是在努力啊,差距。。。。并没有缩小多少。。。。

“暂停休息!”

樱木一愣,却见洋平走了上来。
“天才!有事找你!”说完,不由分说就拉着他出场,临走看了流川一眼,思量与略带忧虑的眼神,却并没有让流川枫有过多的在意。


趴在保健室床上的樱木,皱着眉让洋平揉着腰。

“花道,拜托你好歹注意一下身体,小心一些好不好!”

“我知道啦!这点小事怎么会难得住天才!”继续享受着按摩,樱木还在介意着刚才被流川盖过的风头。

“以后的练习要注意,不要过度。”“那怎么行!只要本天才多多练习,不怕打不倒那只嚣张的狐狸!”

洋平闻言,俯向樱木面前:“我知道你的想法。花道,我从来都相信你的篮球终有一天会追上流川,和他一起飞翔在篮球场上。因为你是天才!但是,我不希望因为你的一时心急,永远失去站在那里的机会,失去你爱的篮球。你明白吗?”

一阵沉默。忽的,樱木笑了笑,“有你在啊。放心啦,我会注意的。还有,谢谢你。”

“谢什么。我只不过是抢了本应该是某人的工作而已。”呲了呲白牙,洋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啊。。。嗯,洋平,其实流川他,对我也很好啦。。。。”声音小了下去。。。虽然,我不太确定,枫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狐狸他,从来都没有表现出对篮球以外的事情的想法,我有时不是很晓得,我的喜欢,对他来说会不会也是无所谓?因为他还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喜欢。。。”

“什么!那他为什么还答应和你交往!可恶!”流川这家伙,到底把花道当成什么了!

再一次沉默。。。。搞不好,只是增加一种新的习惯而已呢,洋平。。。。。


回到家,果不其然,流川窝在沙发上,看样子没有吃晚饭。

“白痴。我饿了。”

“死狐狸,想要本天才作的狐狸专用饲料了吗?哈哈我果然是天才!”

“是天生蠢才吧!”没理他,流川放松了身体,想要昏昏欲睡。还想说樱木今天在球场上有够爱现的说,转念一想岂不是会被白痴认为自己称赞他。虽然他的确做得不错。

厨房里的樱木,却不由有些惆怅,我在努力离你更近一些,你知道吗,枫?。。。。


******************

刚刚进入夏天,天气还没有太热,精彩的夏日祭典开始了。樱木死缠活拉,终于让嗜睡的流川答应出来一起看。

就这样两个男孩子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其中一个还时不时发出惊呼,然后跑到小摊前拿起自己喜欢的玩具玩来玩去,再冲着另一个面无表情的家伙大呼小叫。


看着还是一副僵硬表情的流川,忍不住骂“没有情趣的臭狐狸”,走到刚开的樱花树下,闻着花香,任花瓣雨飘落在身上。

流川却因这一时的美景,丝毫不能移开自己的目光。面前的人,火红的发映着淡色的樱花,配上流光溢彩的金眸,孩子气的脸上是满足高兴的神情,这样的樱木,没来由的让流川枫窒住了呼吸。

“那个,狐狸。。。。你。。。”喜欢我吗?一直想问出的话,因为被流川黑水晶一样的清眸盯着,忽然就说不出口,烧红爬上了脸庞。

“白痴!”眼前的樱木,就好像溶进了一副画,随风一吹就模糊起来。走上前,牵住了红发男孩的手,以确定眼前的人不会随风而去。

“那,狐狸!这是本天才的礼物。给我戴上!”打破尴尬,樱木把一样东西套在了流川的颈上。

红色圆润可爱的小石头用红色的线挂着,长短刚好靠近心脏的位置。

“白痴!怎么打球。”有球员打场的时候戴着这种东西的吗?

“反正不许给本天才拿下来!这是天才的樱花石!”

两个人静静的看着不远处一群群嘻闹的人们。虽然一直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应,但现在,我的手被你握着,樱花石在你的心旁,我们,是靠得很近的吧。。。喜欢你,枫。。。。樱木花道抹去心中的不安,重又活跃起来。


“流川君,文件的内容你看完了,请马上准备一下去美国的事宜,时间比较紧。”安西教练面带微笑,这个孩子的篮球现在成熟了一些,该让他多了解了解美国的篮球,为将来做一下打算。

顿了顿,流川以询问的眼神看向自己尊敬的教练,“那樱木花道呢?”记得教练说过,非常希望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创造日本最佳搭挡的神话,可这次去美国却没有他。。。。

“樱木君的背伤还需要观察,技术方面也想再加强一下,所以他不能去。”

白痴的背伤?可在球场上和每次一对一的时候,白痴都拿出了全力,应该没有问题才是啊。。。。难道那家伙故意的?

到了家中,发现樱木已经先回来,独自在院中的小篮球场练习。莫名有一点生气,拉着这个家伙进了屋。

“果然是逞强的白痴。你以为自己的背现在还很耐操吗?”

樱木瞬间睁圆了眼,“本天才自己知道!才不用你这只臭狐狸说!”为什么你要再一次提醒我这个疼痛的疮疤呢?

被他的过激反应微震,流川拧了拧眉头。

握紧拳头,强忍心头的悲楚,樱木轻声的问道:“你难道就没有别的要说了吗?!”

“不知道你在发什么白痴神经。”麻烦的家伙,自己的背竟然不好好照顾。真以为自己是天才就不顾球员生命了吗?

。。。。。“流川枫你这只死狐狸。我讨厌你!”

看着还在晃动的门,屋里的空气稀薄了下来,仿佛那个人把温度也带走了。耙了耙头发,流川还是一个想法:“不知道白痴是在发什么神经。”(流川枫,茜想掐死你。。。你怎么这么迟钝!众人:应该掐死的是你。。。。。)

第二天,流川没有等到樱木,只好踏上了去美国的旅途。

“臭狐狸,居然丢下本天才。滚去美国吧!小心将来肥死你!混蛋,居然就这样走掉了。。。”看着没有了人的屋子,樱木简直是不敢相信,流川真的走了。好歹,也应该和天才说一句再走,我们是恋人啊。。


流川走了有三天了。没精打彩的结束练习,樱木无聊的走在大道上。夜色已经开始变深,想起今天大姐头的调侃,什么“流川走了是不是很寂寞啊樱木小弟”就更加的郁闷。死狐狸,算什么吗!本天才才不会伤心难过。。。猛抬起头,看着街上的霓红灯。

我看着它们,眼里便充满了星星,所以泪水才不会流下来。可是,是什么流进了心里,浸得心脏麻痹,涩涩的呢?流川,我爱你。。。。。


正在练习赛中休息的流川,被胸口的石头突然的灼热给扰乱了对敌的思绪。拿出樱花石,灼热已经不再,却变得异常的莹润,像被什么液体浸染了。那个白痴,打电话都找不到人,为什么不乖乖的看家?


现在反而有杀人冲动的,是照顾樱木的水户洋平。刚刚还在和呆瓜三人组喝啤酒的说,被闯进来的樱木抢过了去。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一口就倒!单细胞生物。。。。。(茜:洋平,你们未成年哟。洋平转身,邪笑:我是不良少年不是吗?茜大心:好帅啊!)

醉话连篇的樱木花道,眉头紧皱的脸上,是痛到心里的表情。洋平有些心疼,这个从来都单纯快乐的孩子,如今却为情所伤。哄着樱木睡下,送走了朋友们,看看现在的时间,美国应该是白天吧。


“所以,除了花道白痴这一点外,如果你因为其他的事情给他带来伤害,作为朋友的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茜:万有引力啊。。。。。当时说这句话的浩司好酷,忍不住拿来了,大人们表见怪。。。)

“你知不知道,他现在有多伤心。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流川枫?自己去了美国,不做一个解释就把他抛弃吗?”

“。。。。白痴在哪里,叫他听电话。”被威胁的流川,现在只想狠狠的骂樱木花道。这家伙真的是个白痴!

“他醉了。”

“。。。。白痴!谁要抛弃他了!”

“。。。。。那么,流川,请恕我说,花道做得最白痴的一件事,就是喜欢上你这样一个超级迟钝的恋人。”

挂上电话,水户的话还想在耳边。“请仔细考虑一下,花道于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恋人之间只有单方面的付出是不行的。你,一直让花道恐慌不安和失望。”

******************

回到神奈川,已是晚上。水户洋平笑着看流川枫从自己家里拎走了樱木花道。

“狐狸?!!你怎么会回来?!!”无法置信,樱木花道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本来还打算缠着老爹让自己去美国找这只臭狐狸算帐。

“你这个白痴!笨蛋!”把樱木花道压在床上,狠狠的骂道。这个白痴这几天都没有在家,家里一片清冷。

“你!”蓦然觉得很委屈的樱木,挣扎着想揍他个一两拳,却被流川压制住。

“我也是白痴、笨蛋!”一愣,挥动的手停了下来。

“对不起,花道。”抚着身下人有些消瘦的脸庞,心疼的说道:“我的迟钝让你很不安,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已经彻底被这几句话震呆,我听到了什么?他说。。。爱我?

“我爱你。谢谢你喜欢我这个任性没神经的人,谢谢你的努力,和你为我做的一切。”轻吻了吻,对着呆掉的人开心的笑着。

“你说真的,枫?”迷惑在这绝美的笑容里,仍旧不敢相信。这个是真狐狸吗?

“你的爱让我觉得好温暖。一直都是。现在请你相信我,以后我也会用我的行动来证明,不会再让你不安了,我的爱人。”

用舌轻舔花道流下的泪水,是涩涩的味道。以后,再不会让他伤心流泪。下定决心,开始轻抚起身下的人儿,引来阵阵的甜腻喘息。

“枫,不是丢下本天才去美国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仍旧觉得委屈,小小的抱怨一下。

“大白痴!你不知道吗?我只是去参加为期5天的集训练习,陵南的仙道、翔阳的藤真他们都去了。。。。。不要自己胡思乱想,我以后也不会丢下你。”

“啊!为什么都没人告诉我!洋平也没说,他肯定知道!一定找他算帐。。。。”(茜:拜托,是你自己听差了好不好。。。。洋平:白痴花道,自己听错不说,还让我担心得给流川打电话,说出一些丢脸的话来!活该多伤心几天!)

不满他想着别人,流川加紧手下的动作。

“美国真讨厌。。。。。” 

“为什么?”

“我的狐狸变坏了。。。。”被密密的吻挑起颤栗的感觉,为什么狐狸突然这么热情?

冷笑,不枉我用水户的电话和地址去贿赂仙道那个自称大情圣的家伙。去向他讨教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恋人,却被他嘲笑冰山开始融化。。。。。无意间发现他对水户感兴趣,情圣又怎样,遇到命定的人还不是一样变成凡人。顺便再帮自己解决那个很有威胁性让自己很不爽的水户洋平。。。。。(洋平:花道,我真是被你害死了。。。。)不过,他说的东西倒很有用,花道现在的样子,好性感,亲密无间的感觉好舒服。。。自己发现了除篮球以外自己很喜欢的一项运动,以后一定要多多练习!


次日早晨,樱木花道在史无前例的浑身酸痛身体无力的情况下醒来。流川枫看着被灿烂的阳光洗礼的爱人,吻上他的唇,轻轻道了声早安。搂着还不太清醒的人儿,默默感谢命运让自己遇到这个有一颗赤子之心的爱人。。。。。。

另一个同样在美丽的早晨说着早安的人,被樱木称之为刺猬头,其他人眼中的篮球天才正站在水户的门前一脸笑意,让一向睿智的他无奈的揉着额头。花道,你果然是个大烦。。。。
 

标签:
  X - 小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