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日益深远

(2 次投票)

作者:萧若可 2010-06-08, 周二 16:09

日益深远


【一】


刚开始遇见撄木的时候,那个红头发孩子并没给仙道什么太强烈的存在感。毕竟作为陵南队的王牌选手,每月、每周甚至每天接到的挑战太多太多,多到仙道不屑于去记。所以尽管撄木的口气和发色都极嚣张,仙道也还只是官方性的微笑一下,伸出手礼貌地说一句:“请多指教。”然而在接下来的比赛里,撄木震慑住他的心。虽然他的表现清楚的带着“外行人”这三个字的烙印,但是仙道仍然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信息:这小子以后会令整个神奈川大吃一惊。

果然,湘北在天才的拼命下几乎完胜的打到了山王工业那里(要是撄木听到这句话一定会……笑~)。虽然胜了山王之后还是败给了爱和,但是对于湘北这种名不经传的学校已经是极高的荣誉。

仙道由衷的为湘北、为撄木高兴。但高兴之余心里总会有点芥蒂。

这种心里的别扭在他那天看到流川枫的时候越发强烈了起来。

流川这个混蛋。仙道恨恨地想。之后却突然回过神来。

这样一点都不像仙道彰了。

于是仙道挤出笑容故作轻松地说,哟流川,真巧呐。

流川却冰着一张脸没温度地说,不想笑还笑屁啊。真恶心。哼!

仙道的笑容僵在嘴角。流川枫你说什——

那之后仙道常想,撄木的出现,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童叟无欺善良无害的形象(?!)铁定全没了。

就在他和流川马上要当街PK的时候撄木突然跑过来,张嘴就叫“狐狸”,然后又很惊喜地笑了,仙道你也在这呀!

撄木冲着仙道笑的时候仙道突然明白了什么,然后也笑,是啊好巧啊撄木。

紧接着仙道又自然地问出“撄木你在干什么呢”。话给补全了其实是“撄木你为什么会和流川在一块你们要干什么呢”。不过以撄木的神经之粗是绝对不明白仙道话里的意思的。

撄木一如既往的放声大笑说打球狐狸输了所以他请客吃饭,呵呵呵呵总有一天天才会把你们全部打趴下!!

哦。仙道不动声色地接着问。比什么呢?

篮板球呀!狐狸输的很惨哦哈哈哈!!

听着撄木的回答仙道突然有了很重的危机感。

本来麻流川这种人比什么不好非要去和人家比篮板球这不摆明了要输么输了就请客哼真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有一套的城府真太——

喂喂。撄木在仙道面前摆手。想什么呢?

仙道突然有了个主意。

撄木啊,我和你们一起去行吗?仙道微笑微笑再微笑。

撄木很高兴地说好啊好啊人越多越好。流川立马掉头回去冷淡地说今天我有事,算了改天吧。

撄木不满的看着流川的背影大声说狐狸真是说话不算数的生物。

仙道奸笑着,说花道我请你吃饭罢。

撄木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根本没发现仙道的话中代表他的名词已经改变了这一事实。

而仙道则懂得了一条真理:想要抓住撄木花道同学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二】


那天之后,“撄木”正式进展为“花道”,而湘北篮球队的“大部分”成员也逐渐习惯练习结束时体育馆外某个怪异头型人的出现。

渐渐撄木开始和仙道称兄道弟。渐渐在撄木军团出去混吃混喝或者湘北搞笑三人组一起去体育用品商店惹的所有在场的女性生物都向他们行注目礼(……)的时候,那个朝天发的男生也开始频繁的和他们共同行动。

明眼人都看出仙道对撄木的“保护欲”了就撄木自己不知道。只是大家都没说出口。但是真正的问题还是撄木自己问的。

喂仙道,撄木有一天问,你天天来我们这报到你们陵南不用练习么?

……啊?仙道一愣。其他人也一愣。

怎么啦?撄木很奇怪地问。我很认真的问你啊!

宫城扶住彩子的肩膀以免滑倒,彩子手里的铁扇不复强悍而是软软地倒在那里,三井手里的球掉下来一直滚到场地另一边,流川看起来很火大地把篮球砸到筐里头也不回地走出体育馆。……

你们怎么莫名其妙的啊!撄木不理解地挠脑袋,啊。难道说……?

这一句“难道说”使得仙道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沫压得嗓子生疼。

难道说你是间谍?!说得也是你是陵南的嘛。哼间谍,本天才才不要和间谍说话!

间、间谍啊……仙道真正有些哭笑不得。说起来你也干过啊,那时侯你自己——

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撄木碎碎念着把耳朵合上了。

…= =||||仙道无语地叹气,之后却发现湘北篮球队除了擅自落跑的流川和碎碎念不停地撄木以外的全部成员正齐刷刷地看着自己,眼神齐刷刷地是同情和怜悯。

于是那个阳光灿烂、轻风和暖、天高云淡的下午,仙道很没面子地落荒而逃。


【三】


某天仙道的心情差到极点,郁闷得连鱼也不想钓。他像几十岁的欧吉桑一样选择了出去遛弯。

就在他走过一个街口时眼前有什么东西晃了一下,于是仙道回头。

红头发孩子沮丧地坐在路边,身旁放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旅行箱。平时总是得意地扬上去的眉毛现在却没精神地垂下来,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也满满的不甘愿。

——总之,表情很委屈就对了。

樱木委屈至极地坐在路边无意识地盯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表情惹得过路的女孩子面红心跳,好多人在说你看那个红头发男生好可爱哦被萌到了真是的。

仙道潇洒地走过去坐在樱木旁边。樱木起先没发觉,后来不经意地转过头突然看见身边多个刺猬头的家伙,“哇”一声跳了起来。

仙道笑呵呵地冲樱木打招呼,哟花道,很久不见了。

哎,哎哎仙道。樱木呆呆地看着仙道。你怎么在这?

路过啊。仙道摆摆手。花道,倒是你怎么了?

樱木蹲下,口气一半是不甘心一半是满不在乎。啊,那个,本天才没钱交房租,让欧巴桑赶出来了。

……啊?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仙道张大了嘴。

什么呀!樱木不满,嗖的一下站起来。你有意见?!

仙道急忙转移话题温柔地说当然没有了,啊对了,平时挺不容易看见你的,这次又这么巧,我请你吃饭吧?!

仙道仍然记得樱木的“习性”即只要有吃的就跟着走,于是仙道很聪明的利用之。至于那句“挺不容易看见你的”,仙道只是偷偷在心里想的确很不容易见到啊陵南和湘北离那么远。而不久之前他还天天往湘北跑的事仙道很聪明地“选择”想不起来。

就这样。

仙道没等樱木的那句“好吧本天才就让你荣幸一回”说出口,就左手拎包右手拉樱木的向饭店开去。

樱木也没想到拒绝,只是迷糊地想着“仙道的手很大”之类之类的话,之后无意识地握住仙道的手跟着他走。

感觉到右手上有轻微的力的作用,仙道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意识到樱木是像溺水的人顺手抓住离自己最近的物体一样的抓住他。

理由很单纯但仙道还是微微地笑了。

他相信他。

这就够了。


【四】


仙道醒的时候天还没亮。他瞪大眼睛往黑暗中瞧了一阵之后才摸索着找到了壁灯的开关。

壁灯是温暖的橙色,从黑暗里看过去一道斜斜的光线柔和的打出来,让人莫名的安心。

仙道按平时的习惯眯着眼睛看了一会灯光,却透过光线看到了红头发男孩突然蹙起的眉头。于是仙道条件反射地将灯关掉。

红头发男孩翻个身,嗓子眼里滚出一串像小动物似的叽里咕噜的声音。

真像小孩子。仙道苦笑着想,眼睛里却露出好看的颜色。

摸黑刷牙的时候仙道脑子里恍恍惚惚。过去的日子像放电影一样在他的脑子里按着故事的发展顺下去。

然后仙道就听见樱木用力的敲门声,伴随着“喂喂仙道还没完么本天才要用厕所快点”的催促。

仙道轻轻转开门把手,看见樱木一脸的焦急,禁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急忙抿住嘴角朝着樱木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两人面对面站着僵持了有五分钟,樱木终于沉不住气了,拉住仙道的手臂拽他出来,急忙冲进去。

仙道半靠着门,以一贯的口气满是没所谓地说花道,都是男人还怕什么。

罗、罗嗦!

于是红头发孩子按照仙道设想的大叫出声。

仙道奸笑着前往厨房。

仙道突然想到如果这件事让那个外表无害内心恶毒的水户洋平知道了那小子一定会威胁他如果不想让人知道仙道彰是被虐待狂的话就给XXXXXX日元。

可喜可贺。仙花又多了一个秘密。

吃饭的时候樱木满脸幸福的叫如果一直吃仙道做的饭一定很幸福。

仙道笑呵呵的说那我就给你做一辈子饭。

天知道说这话的时候仙道有点心里没底。

不过。樱木花道说。好啊那我就吃一辈子。

我们一起幸福。

仙道边收拾碗边问,花道你今天……早晨不出去了?

樱木点头。……啊。

之后樱木就在仙道柔软又疼痛的目光里逃回里屋。

花道。仙道想。花道花道。


【五】


练习的时候仙道出现了N次走神,以至于差一点上演以脸接球的壮烈场面。

田冈教练气得直跳脚,仙道习惯性地摸头微笑坐到一边休息。

——喂仙道。越野走过来。听说樱木不打球了啊?

应该是吧。仙道半垂着眼。

越野耸肩,叹气。你就这么把他放下不管了?

仙道心里不知什么情绪轰地冲上来,他猛地站起说,越野,你说什么?

越野直起后背,一字一顿地。仙道,我说你是胆—小—鬼—

越野惊人的气势使得仙道不由自主地往后推一步不小心踩翻了休息用的长椅。之后仙道定了定神,又向前迈了一步。越野你再说一遍。

平时温和好说话的代理经理现在却“目露凶光”,眼神凶恶地让仙道的心里发虚。越野威风凛凛地说再说一百遍都没所谓。你这个胆小鬼。

越野严肃甚至严厉的目光刺得仙道感觉自己矮了一半。仙道愣了一会才感觉自己队长的威严尽失(插花:……仙道你当真办过什么队长该办的事?= =),于是仙道很火大。

就在仙道和越野剑拔弩张的时候彦一突然跑过来说仙道学长外找。

仙道几乎是狼狈地逃开。

彦一莫名其妙地问越野仙道学长怎么了。越野愤怒地说谁知道他。

仙道保持着一贯的笑容走出体育馆,看到来找他的人时笑容开始僵硬。……流川?!

流川横了他一眼之后冷冷地说。我知道大白痴在你那。

仙道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表面上仍然波澜不惊。……是嘛。

果然来了。仙道想。不过他没有想到樱木不止没有去晨练连学校都没去罢了。

接着流川突然转过来,恶狠狠地。仙道,我一看到你那副样子就讨厌。

仙道仍然说是嘛。不过在心里却暗暗想没错没错我看你也烦,没见过那两个情敌还能关系融洽和睦相处的。

流川上前狠狠地打了仙道一拳,在仙道还手之前说仙道,你这家伙真他妈幸福。要是我的话——流川没往下说,只是接着扯出一个一点也不嚣张的微笑看得仙道背后寒毛拔地而起堪比他的标志性头型。

喂、喂喂流川。仙道说。怎么都行你能不能别——咳咳,那什么,找我有事?

流川恢复扑克脸,瞪了仙道一眼。大白痴在那公园里,你自己看这着办。

说完流川动作不多一丝一毫转身。之后流川说。你要是让大白痴伤心的话我们全湘北篮球部都饶不了你。

说完流川留下了他生平最悲壮的背影离开。

仙道摸头,自言自语。如果让他伤心……?哼,那样的话连我自己也饶不了自己。


【六】


仙道到小公园的时候樱木正面对篮球架站着。他的手里不停运着球但是脚没动。

就是那样一直一直运球。

因为他是背对着仙道所以仙道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不知为什么仙道就是觉得这样的他让自己很心疼。

……花道。仙道斗争了好一阵之后才出声。

樱木没回头但是手的动作停下来。那个橘红色的篮球滚过来。

仙道把球捡起来走过去。……花道。

没事的。樱木背对着仙道把头撇过去,仙道只看见了樱木倔强的脖子线条。没事的没事的。仙道。本天才真的没事。

仙道想了好一会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仙道沉默。

樱木仍然没回头看仙道。他还是一直自言自语样的说。一定没事的。

虽然你说你没事……仙道想。之后重重的叹口气。

花道。仙道说。不论有事还是没事,能不能转过头来看着我说话?

樱木先是僵了一下,然后缓缓回过头,冲着仙道笑。……所以说我真没事。

他没哭。仙道看见樱木平静得好像秋水一样的目光后清楚的知道樱木没有流眼泪。他的眼圈没红。

喂花道——仙道抓住樱木的肩膀。你——

樱木仍然笑。都说了我没事的。我很平静啦,你都比我激动呢。

——没错。是很平静啊。就是太平静了。仙道苦笑着想。和平时那种真纯倔强有活力的眼神一点也不一样啊。按照平常的话,他应该一嗓子吼过来“仙道你发什么神经!”

……你怎么不冲我喊?话刚出口仙道就有点后悔。这算是确定了仙道彰是被虐狂么?

樱木皱眉。……啊??

虽然只是个平常的表情仙道还是有些放心了。啊哈哈哈没事啦没事啦。只不过——仙道重重的按了按樱木的肩膀。男子汉呢,是有话就直说的。

樱木低下头。……喂仙道。要是你永远都不能打篮球的话怎么办?

仙道愣了好一会才知道樱木是什么意思。那个啊……我的话……不能就不能吧。也许找点别的什么干。

樱木语速突然快了起来,那要是有个很重要的人,你除了打篮球以外都和他没关系了,那怎么办?

仙道后背僵了僵,把脸撇开。……那,就在别的地方找和他的关联点。

比如呢?

比如……比如说……赖在他家不走啊故意让他撞到自己然后让他负责啊什么的……仙道口气正经的半开着玩笑。

哧——樱木忍不住笑了。你当本天才是无赖么?

仙道也笑。如果那个人真的很重要的话,就算被认做无赖的话也得和他在一起啊。

樱木认真的想了想。说的也是哈。

好啦好啦!仙道推着樱木的后背。说了这么半天都累了。花道我请你上饭店吃饭吧。

仙道想,其实我刚才不算开玩笑因为我知道联系我们俩的只能是我无休止的请你吃饭呢。花道。

不要。樱木转头对仙道说。我要你给我做饭吃。你可说了你给我做一辈子饭的啊。

语气凶狠。有点像小孩子撒娇一样。面红耳赤。出奇强硬的态度。有点不自然的眼神。

仙道有点呆呆的看着樱木。于是樱木马上转回去。

看、看什么看!你可说过的哦。本天才都豁出去了你荣幸吧你!!!

无赖啊你。突然间开心无比。

就无赖了怎么样?!

……是吗?仙道突然笑起来,继续推樱木往前走。我们总得去买菜吧?

算你识相!冲着仙道笑的樱木眼睛里有温暖的光。

仙道想就算这一辈子都被他吃定也没关系。他想自己会甘之如饴,就算是一直带着这个可爱的“拖油瓶”也没关系。

因为仙道知道了自己会一天一天的幸福下去。

现在开始会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看着他。

那双眸子会不见底的日益深远。


————————————————————————————


小小小番外


某个温暖的下午。

“仙道——”

“……啊?”

“帮我把作业做了吧——”

“……昨天你还说要发愤学习坚决要考进深体大体育理论系呢= =”

“我是说了啊,可是今天作业很无聊嘛~~~”

“……”

“求你啦——”

“……”

“求求你啦——Akira~~~~”

“呜呃——”

“求你啦——拜托拜托!!难道你要我去找狐狸洋平那群笨蛋给我写么,写出来的都是错的!!”

某人无心的话让某某人悲壮的点头。

“……我写。”

“啊哈哈哈仙道最好啦~~~”

仙道彰,深泽体育大学大一在读。半心甘情愿的帮家里某个高三生写作业中。
 

标签:
  X - 萧若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