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代价

(6 次投票)

作者:丫可可 2010-06-08, 周二 16:37

“瞧,红头发的……”一个女生说。

“咦,是樱木花道!”两个男生说。

“哎呀,就是他吗?”三个女生说。

“是呀是呀,就是他啦。”四个男生说。

“哈哈哈,好搞笑喔,哪有人象他那么白痴的?”五个女生说。

“就是就是,不但白痴而且笨蛋!”六个男生说。

“嗡嗡嗡……”众人都在说。

“闭嘴!你们……”从一早踏进学校就被包围在这片嘲讽气压中的樱木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吼出来。

“干嘛,难道我们说的不是事实?凭什么要我们闭嘴!”一个女生打断樱木也大叫着。

“就是就是。”众人点头一致。

“而且,我们也不象某个人会把巧克力当作泻药送给别人吃,况且送的对象还是流川枫,这个人不是白痴是什么?”非常理直气壮的说。

“就是就是,还有笨蛋加秀逗。”众人再添一脚。

“你们!混蛋!气死我了!”樱木握紧拳头,快要发飙了。

这也难怪大家会这样嘲笑樱木,谁叫他在情人节那天居心不良
把巧克力当作泻药送给流川枫想害人家泻肚子,而且在真相大白之后才知道樱木原来并不清楚巧克力在情人节里的用途,这个能说他是单纯还是白痴?我们当然知道樱木是单纯的啦,可湘北的众人却不这么认为——瞧,现在又杀来一批头缠“誓死保卫流川枫”白布条;手拿“坚决声讨樱木花道红毛猴对偶像流川枫的陷害、迫害加伤害”的长条幅;口喊“打倒红毛猴子樱木花道”口号的[流川命]花痴女(这个,我说的是湘北的花痴女,不是各位流川命大人们啦,汗~~~我,我还是赶紧逃吧)气势汹汹的冲到樱木面前来,为
首的一个女生大喊:“樱木花道,你必须说清楚,你为什么要陷害流川枫,而且用的是我们神圣地情人节巧克力作凶器,说,你有什么阴谋?”

“对,说清楚,说清楚!”众人附和一致,唯恐天下不乱。

“你,死三八!”樱木咬牙切齿,又转头冲着鼓噪一片的众人大吼:“你们这群混蛋,凑什么热闹!”

“喂,樱木花道,你做得出就要说得出,你比不过流川枫就用这种下流手段,太卑鄙了!”不愧是[流川命]的女首领,不畏强横,继续声讨。

“对,下流、卑鄙、白痴、大笨蛋,樱木花道说清楚。”众[流川命]花痴女摇旗呐喊着。

“你,你们胡说八道,竟敢污蔑本天才的人格,流川枫那只死狐狸有什么值得本天才去陷害的,就算要比本天才也要堂堂正正的和死狐狸比。流川枫你等着,我一定会打败你!”樱木说得义正词严,神色坚毅。(动机,说的是你送巧克力给流川枫的动机,樱木你扯哪儿去了~~~)

“那你说清楚啊,为什么要送流川枫巧克力呀?不要告诉我们你是因为喜欢他才送给他的吧?”女首领冷笑着说。

“啊?!你说什么?!我会喜欢那只死狐狸?!这怎么可能!他可是男的!你不要污蔑我,我只不过……只不过是……”面红耳赤的樱木越说声音越小,不要误会樱木在害羞,而是他的动机确实不纯,自觉有愧,难以启齿罢了。

“只不过什么?说不出来了,不要狡辩,说,快说你有什么阴谋!”紧咬不放,乘胜追击。

“臭三八,要你管!你再啰嗦,小心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樱木要猴急跳墙了。

“啊,暴力男,你以为你这样我们就怕你了吗?为了流川枫我们什么都不怕!”不说还好,一说,哎,一时间湘北校园上空“流川枫,我爱你”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气死我了,流川枫,你这该死的狐狸!啊……!!!!!”
此时的樱木同时身处湘北学生的“白痴”议论嘲笑声以及[流川命]花痴女的声讨声里,已完全陷入抓狂中——紧握拳头挥舞着,并跳着脚大喊大叫ing(猴急终于跳墙啦)。

这时你可能要问了,此次[泻药事件]中,另一当事人——流川枫此刻在哪里?因为他而如此骚动的湘北校园,他怎么不来看看。

这个嘛,众所周知流川枫是除了篮球之外对任何事物都不感兴趣的;众流花同人女周知流川枫也是除了樱木之外对任何事物都不感兴趣的(那个,篮球呢?咦,有了樱木还要篮球干嘛?鼓着眼睛问的某丫),所以,此时此刻另一当事人流川枫正在教室里舒舒服服的睡大觉,身旁还有洋平及和光三笨鸟陪在一边。

啊?你又要问了为什么樱木军团的四个人会陪在流川枫身边看他睡大觉而不是和樱木在一起?

哎呀,我说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为什么,为什么,烦不烦呀,其实很简单啦,那就是……嗯,我~~也不知道啦。啊?那个,开玩笑的啦,把刀子放下来,我告诉你总行了吧。

应该说要洋平他们陪在流川枫身边算是樱木的“良心发现”吧,什么“良心发现”,不就是樱木给流川枫吃太多巧克力害他流鼻血,樱木觉得是自己的错,错在一次吃太多,而不是分几次吃,不至于会闹到流鼻血这样严重的地步,之后樱木还在想为什么是流鼻血而不是泻肚子?在经过洋平他们四人的嘲笑和樱木姐姐的教导兼饱以老拳猛K一顿以及流川枫说什么流鼻血都是你害的你要负责任的威胁之后,樱木总算弄明白了巧克力在情人节的用途,然后很“良心发现”地把洋平他们四人踢到流川枫的身边,逼着他们代替自己对流川枫负责任。而流川枫却知道只要洋平在哪里,樱木如果有什么事一定会来找他商量的,所以也安之任之,乐得守株待兔,不,应该是守株待猴吧。当然洋平四人待在流川枫身边负责任完全是屈服于樱木的超级头槌之下的后果,不能说他们很讲义气啦。这个,我解释清楚了吧,你的明白?

好,书归正传,话说当事人之一流川枫在教室里正舒服地睡大觉,而洋平四人……“砰”的一声巨响,教室大门一脚被人踢开,哎呦,站在大门边的某丫被撞了个狗吃屎,并感觉到有某个巨大的物体从身上踏过,当暴跳的某丫正要怒斥是谁这样没有礼貌的时候,一抬眼看清来人是偶像樱木时马上眉开眼笑:太好了,花道你可来了,那些花痴女没有把你怎么样吧?待看见樱木理都不理自己,只是一个劲的怒瞪着睡得流口水的流川枫时,马上识趣的招呼洋平四人:我说洋平四人呀,我们赶紧走吧,别留在这儿当电灯泡了,听说学校门口新开了一家小钢珠店,我请你们怎么样?四人点点头,好,一干闲杂人等就此退场。

樱木一阵旋风似的冲到流川枫面前,一拳重重地捶在桌子上,怒吼道:“流川枫,你这该死的狐狸,都是你害的,你给我起来!”

嗜睡的狐狸却纹丝不动。

“哼,既然好好叫你不肯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真不愧是暴力男,就听“哗、碰、咣”的一阵交响乐过后,流川枫和自己亲密的朋友——桌子一块儿与教室的地面做了一次热情的拥抱。

当然不可避免的,也不出所料的与地面做了热情拥抱的流川枫终于睁开了他那除了打篮球和要看樱木时才睁着其余大部分时间一概闭着的眼睛,恼火地看着站在自己几步远居高临下望着自己满脸怒火的樱木。

“白痴,想干嘛?”如果想打架,奉陪。

“流川枫,你这死狐狸,我再告诉你一次,我在情人节送你的不是巧克力,是泻药,你不要和那些八婆一样认为我是怕比不过你才用这种手段,我只不过是不爽你老是盯着我看的死人样,我也不是像她们说的喜欢你才送你巧克力的,记住那是泻药,至于你吃了之后没有泻肚子而是流鼻血也只能用狐狸是不能与常人比的道理来解释。”樱木严肃地指着流川枫的鼻子一字一句发表宣言(啊,花道认真起来的神情好帅哟^0^),可是这个宣言加上这次好象有一百零八次了吧?

“白痴,是巧克力。”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两者的关系?真够白痴的,不过难得每次都能看见这个白痴认真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我说是泻药,臭狐狸。”老姐是有说过,但是哪有巧克力是苦的,臭狐狸成心想和我抬杠。

“是巧克力。”

“是泻药。”

“巧克力。”

“泻药。”

(在此省略N多关于两者是否一致的争论。)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经过一番究竟是巧克力还是泻药的讨论之后仍然无法达成共识之际,流川枫终于按捺不住了,为了结束每日一场这样疲劳而又无意义的对话,流川枫开口说了一句让樱木从此改掉不敢而且也不可能随便乱拿巧克力当泻药送人吃的毛病的话。

流川枫说:“白痴,随便送人巧克力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管它是不是泻药,而你的代价就是你要和我一辈子在一起。”(不会吧,这样骗樱木,真当他是白痴呀。)

一瞬间,整个世界清静了。

然后——

“啊~~~~~~~~~~~~~~~~~~~~~~~~~~~~~~~~~!!!!”
一声惨叫响彻整个湘北校园的上空,不,应该是整个神奈川的上空,更确切地说是整个SD的上空,从此以后流花的爱情故事轰轰烈烈的展开了。(花道祝你幸福呀!)

此时正在眉开眼笑数着把洋平四人卖进小钢珠店当小工后得到的money的某丫,猛听这一声惨叫后,心领神会的一笑,开始盘算用这笔意外之财去买什么样的SD什么花同人志了。
 

标签:
  Y - 丫可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