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冬日,雪后晴天

(3 次投票)

作者:双儿 2010-06-08, 周二 23:14

很平凡的一天。新闻里又在讲着今天哪个国家大选谁最后胜出,海滨的哪个城市又受到了台风的袭击,本市的某间公寓里又出现了“贞子事件”。午夜十二点,樱木和流川还围着家里的小茶几,一人霸占着一边的地盘,各自拿着一本功课在复习。

明天是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恰恰是考令两个人都非常头痛的科目——英语。虽然其它的科目两人也远远算不上还好,但是摸爬滚打一番好歹可以及格,然而面对英语考试,确实是两人都一样的阿米巴原虫。

樱木本来说要去晴子小姐家让她帮忙辅导的,可是他刚话还没讲完,“你白痴啊你!”就被流川这样顶回来。——唉,其实也不是想不到,小狐狸不就是会吃醋么,可是毕业班的功课真的很重诶,再说他自己也没有念……

两人的中间放着一袋打开的香蕉片,桌上还堆了好些。樱木看了一眼流川,乌黑的刘海下那双眼睛已经快要完全闭上,睫毛闪了一下,嘴角就有一滴亮晶晶的口水配合着滴落下来。“噗哧!”红发的男孩轻声偷笑着,往嘴里再塞了一片香蕉片,然后把头凑过去,饶有兴致的观摩流川的睡相。

“白痴。”流川忽然张开眼睛来,哼,嚼的好响,真的以为我是死人?

“嘿嘿。”樱木反射性的退开——被那双近在咫尺的黑眼睛一瞪,脸上就热了起来——无论多久都还是会这样,真郁闷……

好吧,还是只能接着复习……说起来,自从两人搬出来一起住,这还是头一回这么乖乖的一起复习功课呢。如果不是因为关系着能不能一起升学到D大的话……


******************************

早上的时候,流川摇了一摇香蕉片的袋子,发现已经空了。樱木还衔在嘴上的一块正在迅速的消失过程中,红发的男孩子伸着懒腰,修长的双腿从茶几的另一端支了出来,脚板也很大,还蹬着一双又厚又夸张的,明显走可爱路线的棉拖鞋。

流川看他脸上那个抢到最后一片香蕉片的欠扁表情,就有点不爽。于是他飞快的探过手去,硬生生的把还剩了半片的东西从花道的牙关里拔了出来,急急的塞进了自己的口里。

“喂!”樱木大叫。

“……”一边大嚼的狐狸,喉咙发出满足的声音。

“上面有我的口水耶!死狐狸你真不嫌恶心……”

“……”吞下去之后,撇他一眼,慢吞吞的回答,“这样——正,好。”

“……”


****************************************


考试出来的时候,天色是一片灰蒙蒙。流川刚出校门就挽了樱木的胳膊,然后拉着他往超市飞奔。两人都穿着又长又大的羽绒衣,色彩五色斑斓,很鲜艳。远看着像是两个拉着手的高大洋娃娃。

昨天的天气预报说了今天会是雨加雪的日子,然而并没有落下什么东西来,虽然两人握紧的手指都是冰凉冰凉。

“狐狸,你考的怎样?”樱木虽然是一夜没睡,然后又脑筋打结的做题累的稀哩哗啦,却还是迫不及待的这样问。流川转头看看他,大衣的衣领敞开了,围巾也歪着,好大一截皮肤在寒风里,冻得红红的了。于是停下了步子,伸手给他把围巾拉正了,衣领也竖起来,拉得高些。花道戴了深冬里才会戴的那种厚厚的毛线帽子,红色的发丝从各个地方探出来,很俏皮。然而表情又是那样紧张的,眉毛揪着,流川看着就有些心跳。

“不怎样。”他故意冷冰冰的说,然后看到红发的男孩子被冻红的脸一下子有点褪去。“可是,不管怎样,一定和你一起。”

樱木怔住了。这是流川难得会讲的话。他看着黑发下他没有表情的脸和讲完这句就抿紧的嘴唇,想要讲点什么,把这一点点的尴尬和感动糊弄过去,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超市里的暖气很足,能买的东西却很少。除了樱木爱吃的酸奶和香蕉片之外,流川给自己买了一只很大的布丁(这是花道一向不爱吃的东西),然后买了两个电暖的热水袋。冬天,就算是两人紧靠在一起,被窝里也还是会觉得冷。

超市的旁边就是一家装修精美的糕点铺,“你想吃什么,狐狸?”樱木推开门把流川摁在最里面那张小几上,咧开嘴一边笑一边问他,一副“随便点,我买单”的表情,害流川有点想笑。

这个白痴……

“原味芝士,再来一杯咖啡。”

“嗯,我要吃提拉米苏和巧克力圣代,不过你的我也要吃一点。”琥珀色的眼睛闪着可爱的光,好像只有在面对美食的时候才会这么容易就流露出自己小孩子的本性来。

“好。”流川终于忍不住扬起来嘴角,这一笑却看到了对面的眼睛里闪出更加好看的颜色来,才知道他是故意要自己笑。

真好。


*****************************************


流川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樱木走开到吧台点餐去了,转身的时候还在看着自己脸上的表情。——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个时候,是自己先表白,樱木惊呆了,完全不能简要的回答自己他的想法,却没有发生意料之内的被揍的情况。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他完全视而不见的态度却让自己觉得自己才真的好像好像一个白痴到极至的白痴……如果你觉得恶心就告诉我,为什么让我这样不明不白的,好像一个快要死去的人,却并不知道自己是患了一种什么样的绝症?

直到他后来有一天说,狐狸,如果你那天讲的是真的,我就相信你。

红发的男孩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解释过为什么。为什么告白之后他整整两个月不理自己;为什么他的“我相信你”就是“我们交往吧”的意思;为什么他在那句话里面加上一个如此不必要的“如果”,还一副“壮士断腕”的表情,隐藏的犹豫和自然流露的喜欢,看在自己的眼睛里,却是那么明显。

难道说,自己对他也是从一开始就非常非常的重要,所以才会?

流川一直没有问出口这个问题。两个男生,一个是一贯耍酷耍到最后自己真的变得嘴笨的,一个是随处都自然的流露着霸气却又随时掩盖着自己的敏感。既然是这样,有些问题有些话,不讲就好。自然相处,两个人都会觉得轻松快乐。

恋爱的一切情节就这样展开。

然后,
紧跟着的每一秒里。

爱情疯长起来。


**********************************************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外面也真的飘起了雪。流川把电热水器插上了电,心里却知道要足足等上一个小时多才能够洗澡。家里的设施都非常简单,但是两个男孩还是都不想去抱怨这些。

妈妈给花道打来电话,说要多穿衣裳,并且要他将流川的着装也关心起来,不要冻着了他。流川在厨房里把暖袋都蓄上水,不料听到客厅里的对话——“狐狸皮厚,毛毛也很长,尾巴都可以把身子裹起来的,妈妈不要担心他啦”,心里一阵温馨甜蜜,激动了一下,苍白的脸色就有些红润起来,脚趾也渐渐恢复了知觉。

说来奇怪,当初花道妈妈知道了自己儿子的事情,并没有哭天抢地一番,而是非常自然的接受了这一切。樱木是她一个人从小养大的,并没有想着要把他养做女孩子的个性,当然实际上也完全不是的,然而大了之后却讲着他喜欢了一个男孩子,并且把流川的“音容笑貌”都形容给自己听了,着实吓了一跳。可是后来,看着流川对花道的好,还有两个小孩虽然打闹,之间却流露的重重心情,不由得感动非常。


也许,这些事情是勉强不来吧。况且,能有个快乐的儿子比什么都强。


挂上电话,樱木转到厨房里,看流川笨手笨脚的想要灌满那个水袋。因为是一次性注水的装置,入水口非常小,流川努力了半天,却还只是瘪瘪的样子。

“笨蛋狐狸猪,一定要天才出马才行!”


樱木抢过来袋子,把入口的地方拧起来,受力也随之改变了方式,果真很快就灌满了。流川在一边不屑一顾的撇嘴,看着樱木眉飞色舞的脸庞,一面稍稍的不甘心,一面拿过来电线把暖袋插上了电源。

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窗外的雪已经落得纷纷扬扬,冬天光秃秃的树枝上也渐渐积上白色的雪团。流川一手还拉着他,一手抄在自己的衣兜里,侧头看着窗外。雪花从天空打着旋儿下落的姿态很美很俏皮,好像是房间里面都充满了音乐声。

樱木从刚才的时候就开始昏昏欲睡的,他仿佛还像一个小孩一样,只要稍微作息混乱掉,第二天就很难坚持。倒是自己,虽然还是有嗜睡的毛病,但是通宵下来,却不会觉得头痛。

红色的发丝,清晰的眉。流川看着樱木后仰在沙发上,靠着后背,头微微的测向自己这边,脸上都是累坏了之后放开一切好好休息的表情。流川紧了紧手指,然后探身过去把头搁在他厚实的肩膀上,很近的看他。

刚才自己讲的话,无论怎样都在一起的话,又在心底深处重复了一次。虽然知道自己嘴笨,却也知道自己讲的,句句都是认真。

再看表的时候,水已经热了。他推醒了花道,让他先去洗。红发的男孩揉揉眼睛,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流川拧着他走到浴室,看着他还是那样迷迷糊糊的样子,叹了口气,一边就给他解开上衣。樱木穿了套头的毛衣,两只手臂高高的举起来,流川却笨手笨脚,毛衣一大团的堆在了头上,滑稽的样子惹得他不由得发笑。

樱木手胡乱的扯了一阵,毛衣没有脱下来,脑子却清醒了,于是一声闷声闷气的“狐狸”从毛衣里传出来。流川一面还把毛衣拚命扯高,一面笑得打跌。
好容易樱木挣了出来,立刻就被吻住了嘴唇。两人的牙齿一碰,笑声就淹没在喉咙深处,樱木的手臂攀上来,箍紧了自己的身体,感觉很幸福。

“你先洗吧,洗完早点休息一下,晚上还有事情。”流川松开他,颇有点不甘心的摩梭着男孩后颈窝里的发丝。所谓的“事情”,是高中时代最后一门考试之后定然会有的大餐宴会,必须要去的,他害怕樱木休息不够。

“你呢?”

“我等下洗,你洗完之后继续插着电。”

“……”红发的男孩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恋人,眼睛里都是不爽的神色。

流川转身要走,忽然间,樱木脸色唰一下绯红异常,流川正诧异,忽然看他砰的一脚踢上了门,然后费力的撑住,“一起洗。”他说。

完了,流川心里一慌,思绪就乱了起来。樱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邀请让自己又是得意又是感动,他看着他面庞上满载着的矛盾勇气,明明知道的,会出状况,还是讲不出拒绝的话来。

可以在热水笼罩的冬天里从身后赤裸裸的拥住他,就是冒了狂风暴雨的风险也值得啊。

果然,洗到一半的时候,热水没了。樱木走到喷头下就什么话也不讲的拚命洗头,也不知道他叫住流川是为了什么。黑发的男孩身体一大半都在水流的外面,只求大冬天里的温暖能够罩住自己的花道。所以,其实水流变得冰凉的时候,樱木已经全面洗完,而流川却带着意料之中的表情和满身的肥皂站在一边。

“啊!!水凉了狐狸!”樱木跳起来大叫,终于开口讲话了,男孩脸上的红晕一直没有褪去,这下手忙脚乱的关上了喷头,竖着眉毛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痴。”流川转身跨出去,拉开了浴室的门,“你出去。”

“为什么?”不解,不解。

“……不为什么。”脸上习惯性的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很冷诶,这个白痴,快出去。

“……哦。”樱木不知道讲什么好,也不知道他要干嘛。水都凉了,怎么办?

这个时候流川又再旋开了喷头走了进去。

“喂!”红发的男孩急着去拉他,“你发神经呀!”

“我不把肥皂洗掉怎么办?”流川低低的争辩,完全不理会他的激动。

“……”


*****************************************


樱木把两只暖袋都放到了流川的那边。这样狐狸睡觉的时候就会很快暖和起来——他这样想着,为自己刚才任性的举动有点内疚。……完全忘了电热水器的热水不够两人洗澡的问题,自己都在心猿意马些什么啊……拚命摔头。


然而确实很累了。樱木穿着睡衣,把脸色冻得苍白的狐狸“假意粗暴”的塞进被子里,自己也想早点睡去。头发湿着就湿着呗,不管了。

流川把一只暖袋蹬在脚下,另一只抱在胸前,可是当樱木钻进了被窝,他立刻就把它扔到了一边,紧紧的抱住他。

“暖呼呼的白痴。”

“……”嗯。看着他已经奄奄一息的份上,给他当当抱枕也就算了。

无话入眠。


********************************************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流川望望窗外的雪,还在下,自己冰冷的身体却已经全面暖和了。樱木不知道什么时候挣开了自己的胳膊,现在还仰面呼呼的睡着,呼吸悠长平静,从眉心到下巴的侧面轮廓像是度了一层温润的光,很英俊。

于是想要抱他。


流川撩起被子爬到男孩的身上去。樱木的身体还在深度睡眠中,睫毛一阵颤动之后,并没有立刻醒过来,于是流川埋下头去亲吻他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樱木开始转醒,他似乎试着把流川挪开,喉咙里叽里咕噜的,很可爱。流川捏紧了他的鼻子,又俯身吻住他的嘴,直到男孩立刻因为窒息而清醒过来。

“嗯唔!唔………!”樱木琥珀色的眼睛打开,微弱的光线里犹疑不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流川的脸,转瞬间又明白他是在搞怪,表情便气愤愤的起来。


“放开我!你干嘛?!”樱木的身体一下子开始发烫,手臂不自在的扬起来推在流川的腰上,用力要把他推开。流川曲了腿,打算无论如何不放弃自己的“根据地”。

“嗯?”男孩的手臂忽然一疆,“这是什么啊?狐狸你别闹。”

“……什么?”流川的嘴唇还埋在他脖颈里面,都是花道的香味,完全不能适应他忽然严肃的声音。

“你腰上,怎么了?”樱木推开他,抬手拧开了床头的小灯。“转过来我看看。”

“怎么?”流川有些诧异,回手去摸自己的腰间,立刻就知道出了问题。他直起来身子让樱木翻身到自己背后查看。

“啊!很大的水泡……怎么搞的?”樱木把灯转了个方向让光线更亮些,“皮肤也红了很大一块。”

“……”莫名其妙。

“你有吃什么过敏的东西吗?”樱木试着放了一根手指上去,轻轻的触了一下,“痛不痛?”

“不痛。”流川选择回答第二个问题。因为自己也完全没有头绪。

“都不会痛的么?”樱木心里有些急了,“很大的水泡诶!真有蒜瓣这么大……”他咬住自己的嘴唇,觉得自己形容的颇有点恶心。

“……真的不痛。”

“狐狸?我们去医院看看吧。你快穿上衣服,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再说,聚会的时间也快到了。”

“……”

“你看着我干嘛?”

“真的不痛。”黑发的男孩眨了眨眼睛,“让我把刚才的事情做完。”

“……!”-_-|||



****************************************


“这里痛吗?”医生按在他的腹部,用力掘了一下。

“不。”

换了一个位置,“这里呢?”

“不痛。”

“就只有这一小块地方吗?”医生推了一下眼镜,不知道站在一边的红发男孩为什么那么紧张的看着自己,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这样,弄得自己也有点紧张。倒是这个黑色头发,脸色白净的男孩子,虽然腰际鼓起来一个大泡泡,却浑不在意一般的面无表情。

“嗯。”

“你……你睡觉的时候,有放热水袋吗?”医生再看看伤处,这样问道。

“……”诧异。

“有没有?”

“……有。”……汗,莫非是烫伤?

“是烫伤吧。别的地方都不会痛。热水袋是放在这里吗?温度高吗?”

“……温度……很高。”流川回头去看樱木。那边正渐渐理解了刚才的对话,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会吧!难道狐狸睡觉真的会那么死吗?!被烫成这样竟然都不会自己醒来的耶!

“啊,真是不小心。”医生抽过一张处方签开始写些什么,“热水袋这种东西,不能贴身放得太久的啊!再说,要是你睡觉的话,就放远一点,也很暖和。而且,真难见到睡觉会像你这么沉的男孩呢,烫成这样,估计要好一阵才会好喽……”

……

“狐狸?”走出来病房,樱木揪住流川的衣服,“你都没感觉吗?”

流川觉得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可是,确实就是这样,怎么办?“没感觉。白痴。”

“喂!你真的很白痴耶!把自己烫成这样……”红发的男孩被拽着一面往外伤治疗室走去,一面心里开始内疚——都怪自己,从洗澡开始,到暖袋放在他那边……早知道就不弄得那么烫了,明明知道狐狸很迟钝的……

那个泡泡需要被刺破然后把浓水都放出来,在涂上药包扎一下。小护士看着两个男孩这样手拉手的进来治疗,诧异之外有些莫名欣喜。流川随口问起会不会留疤的事,护士小姐还没有回答,就听见红发的男孩在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说着“留疤也没有关系反正你也够白的了简直没特点”,不禁笑得更欢心了。


*********************************


回答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樱木有些薄醉,都是给和光那几个家伙给灌的。大家叫着闹着以后见面只难的问题,花道情绪就有些冲动。洋平抱着他的头拍他好一会儿,红发的男孩才平静了下来。

“流川?”樱木勾在流川的肩上,一进门就轻轻的叫着。

“我在。”流川握紧他的小臂,把他拉到水池边上,迅速的倒出些热水来给他清理一下。

“狐狸……”樱木的酒意似乎涌得更高了,流川一手揽住他的腰,拖着往床边走去。即使是微微的醉酒的时候,红发男孩的依然是带着那样让自己难以抗拒的味道——他独有的味道。

“嗯我在。”流川让他平躺在床上,给他除下厚重的冬衣。

“喜欢你。”

“……什么?”

“我喜欢你。”樱木把头从毛衣里挣出来,眼睛已经闭上,头歪向一边,完全是在迷糊中讲出这样的话。

流川觉得他立刻就会沉沉的睡去,紧接着,樱木却伸出手来拉过流川的手放在自己的嘴唇上,辗转的吻过他的每一根手指,最后把脸埋在他的掌心。“好喜欢。”他吞了一下口水,喉结随着动一下,“好喜欢好喜欢。”

“……”黑色的眼睛刹那间温柔非常。“我也是。好喜欢。”


……


*************************************


第二天,樱木率先在阳光里醒来。雪已经停了,窗外的一切景色都是银白色,很美。天色很晴朗,空气很冷。呼吸之间依然是冬天的感觉,心里却觉得充满了温馨和满足!


流川还在睡着懒觉,樱木看着他侧卧着身子,想起来昨天的事,又是好笑。


爬起来穿的暖了,走到厨房里,橱柜里却只剩下了一只鸡蛋。樱木烧开了奶锅里的水,敲开鸡蛋放进滚水里。转瞬间透明的鸡蛋清就凝固了,樱木扶开额上滑落下来的发,就看见跳动的水面下两个桔色的蛋黄。

是双黄蛋呢!好漂亮的颜色……

红发男孩的眼睛在热气下眯起来,弯弯的,睫毛上凝结了好些湿湿的的水蒸气。

蛋清的颜色更加白得鲜明起来,两只蛋黄被滚水一挤,靠得越来越近……

……


没错,生活很简单。
可是我喜欢你。所以不一样。

我喜欢你,也喜欢自己的雪后晴天。 

 

标签:
  S - 双儿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洋花]单轨道的行星   风舞樱
[仙花]純情失憶症   水舞舞者
[流花]谎言   最后的兔子
[流+花]这辈子.下辈子   林恩
[仙花]梦迴江南 1-11    Calist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