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Wait

(1 次投票)

作者:上邪 2010-06-12, 周六 18:50

因为年少,所以对那未知的未来会有隐隐的担忧,所以才把彼此逼到了尽头,所以才会恐慌地承受不住彼此的爱,所以才会在伤害了你的同时也伤害了自己。
可是,我一定会有能够承担一切的时候。
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等我,而已。。
1
流川和樱木在一起已经三年了。

没有性别的爱情,在他们的意识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爱了,就是爱了。不会去考虑其他的事情。
然而,这种禁忌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接受的。
在那次他们在天台拥吻,被某个冒失者看见后,他们蓦然意识到,原来他们的关系在阳光下是无法生存的。
他们在朝夕相处的同学眼中,竟是如此的不堪。
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幸好没有传到老师的耳朵里去。最后是樱木的好友水户洋平走出来说,他们是闹着玩的。才不了了之。

然后,某个下午放学的时候,水户把花道拉到校门口无人的地方。带着一脸无奈而担忧的神情,说,拜托,你们两个给我节制一点好不好?
路旁的樱花树撒了他们一身班驳的影子。
为什么?无知小孩—樱木花道眨眨他纯净的琥珀色眼睛,一脸的无辜。
为什么?!水户觉得自己第一次有杀人的冲动,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是不正常的?在正常的思维中,男人与男人是不可以相爱的!你给我清醒一点!!!
为什么?这次,樱木的声音低了下去,带着点莫名的哀伤,明亮的眼眸也掩上了一层迷惑。
…… …… 水户终于知道什么叫挫败。
他叹口气,抬头看看蓝蓝的天空,还有偶尔随风而逝的樱花,突然心底就柔软起来。
他看着那个不懂事的孩子,温柔而认真地说,花道,无论你爱谁,无论是男是女,我都不会阻止你。可是……
黑发少年的目光变的忧伤起来,绵绵的尾音,无限的惆怅。
你要懂得幸福啊。你一定要自己找到幸福啊。


流川过来找花道的时候,就看见他一个人蹲在树底下,红色的发流了一地。
喂。他走过去叫他的恋人。回家了。
红发的孩子抬起头,眼中是看不懂的东西,却令人心疼。
怎么了。黑发的男子走过去,半搂着他,陪他一起蹲下。
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在一起?红发孩子的语气飘忽的像易逝的风。
他使劲去听才能抓住他的语句。
不是。男子的声音冷如玄月。却莫名的让人心安。
哦。……被搂到怀里的人模糊地应了一句。
这一个字的含义,男子一直到以后的以后都没有弄懂。

那天晚上回去后,他们疯狂地开始做爱。
淫乱的呻吟,毫无节制的发泄,彼此混乱的呼吸。
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已经乱套了,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稚嫩的爱情,在无截止的性爱中,早已残破不堪。

2
遇到那个男子,似乎是注定了的事,又或者是悲剧的开始。
仙道彰。
他的笑容啊,总是那么得温和。可是嘴角的笑容却偏偏带着那么点无奈。无奈的向生命妥协,不是不能争取,而是不想。倦了,累了,明知道却还是按照生活所指引的方向走。
他的眼神啊,总是那么得不羁。可是眼底的哀伤却显得那么清晰。只是从来没有人看清而已。
他对每个人都像用了情,可他真正的心又漂泊在哪里呢?


节假日的下午,流川和樱木一起逛街,只是想买一些日用品。
在走出一家大商场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在叫他们的名字。然后他们转头寻找的时候,那个叫仙道的男子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好啊。他笑意盈盈地对那两个人打招呼,假装看不到他们拉在一起的手。
刺猬头?你在这边干什么? 红发的少年显得很高兴。
那,你们呢?仙道反问,刻意的看了他们两眼。
买东西啊。红发的人显然没有意会过来对方的话,直率地回答了他们的来意。
呵呵,仙道笑得很开心。好久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反而是黑发的恋人阴沉着脸,不发一语,只是用力握着少年的手。
啊,痛!红发的人眉头一皱,真的好痛。他瞪了身旁的人一眼。臭狐狸,干吗啊?!
流川紧抿着嘴唇,只是冷冷地横了仙道一眼。
啊,我还有事,不打扰你们了。尖头发的人知趣地摸摸鼻子,快步的走开,临走时还不望说一声。对了,花道,有空联系啊。拜拜。
瞬间就消失在人海。
空留下生气的流川,和一头雾水的花道。

流川,你刚才干吗生气啊?在回家的路上,花道问他。
…………一贯的沉默。
干吗啊?你怎么老是不回答我的问题,却总是莫名其妙的生气。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是哪里错了呢?花道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他陡然停住脚步,看着流川英俊而冷漠的面容,自己也搞不清楚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烦躁。
隐隐的,心里涌起莫大的委屈。咬着唇,抑制住眼中突来的泪意。
流川看着自己的恋人,淡漠的黑眸中闪动着一丝光亮,片刻又归于沉寂。
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我很累耶?明知道你在生气,明明知道。可是我又不知道你是为什么生气。我想安慰你,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让我怎么办?你说你让我怎么办?
少年的声音还未发育成熟的清亮。大声的说着,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眼眸中滚落下来,掉到地上,寂静无声。
黑发的恋人看着那个人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地哭,突然也倦了。
一直以来的担忧,一直以来的烦闷,一直以来的小心翼翼。在这一刻突然全部涌出来。
原来,细小的平时毫不在乎的事情一旦决裂便是无法控制的万念俱灰。
每天小心地维持着这样的感情,自己也无法控制地为了一点小事而生气。每天每天都这样。
害怕着他对自己的爱,更害怕自己对他 的爱。沉重的,浓烈的,一生也纠缠不清的感情。
突然,就好累啊……
累的不是不想爱他,不是不再爱他,不是不能爱他。只是爱的太深了,所以不知道该怎样爱下去了……
花道。流川走上前,用手去拭他的泪,语气不复以往的清冷,是沉重的疲倦。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好不好?
可是泪水还是不停地往下滴。
从少年抬头的惊诧里,他在少年清澈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流泪的样子。
不要哭了。他继续的说着,可是自己却克制不住脸颊上的凉意。

花道 ,花道,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啊。
不要,再哭了啊。
……

3
很自然地,他们分开了。
是的,只是分开。只是想在感情的路途上休息一下。

水户看着总是发呆的好友,无奈地摇摇头。
两个任性的小孩啊,说在一起就在一起,说分开就分开,根本就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啊。
于是,他也就坐在红发友人的身边,陪他发呆。
这是他身为好朋友的唯一的安慰方式。
然后,就经常看到某个尖头发的家伙总是来找花道。
那个人,风一样的神情里,惟独面对花道的时候,才会显出认真。
水户在他身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可是,只有那个人来的时候,花道才会像个孩子似的笑。不是满满的爱恋,而是一种信任。
在他的身边,会感到轻松啊。有时,樱木会这样跟水户说。
水户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可是仔细看那人的眼眸,却依旧纯净的如刚出生的婴儿。找不到一点点爱情的踪迹。
那,流川呢?水户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在他生命中曾最重要的男子,现如今在他心里又有怎样的地位呢?
然后,水户看见,红发少年的眼神黯了下去。瞬间在眼底聚集的哀伤,让水户也差点跟着伤心起来。
刚想说些什么,那人又抬起头,说:
洋平,你相信吗?有时相爱的两个人反而不能在一起呢。
幽幽的语调。
水户无言了。他说的话,他相信。

4
当流川和樱木分开的第一个冬天来的时候。樱木和仙道在一起了。
不是恋人的关系,是介于朋友与情人的关系。
所有花道不愿想的问题都回丢给仙道去处理。而仙道总会处理的很完美。
他在宠着他。
像宠着一个孩子。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只是偶尔在临睡前,仙道会在红发少年的额上印下一吻。或者走在一起的时候,会亲昵地搂着他的腰。
少年是一个单纯而固执的孩子,他爱上了一个人,就不会再改变。
包括从心到身体,都不容许背叛。
偶尔,在有星的夜里,少年会看着夜空,想着隔壁房的人,那个人总是笑着抚平伤痛,默默包容他的任性,可是其实是自己伤害那个人最深啊。
于是,红发少年的心就会有很深的歉意。
可是那个人从来不抱怨,从来不生气,只是一如既往地笑着。没了以往的风淡云清,却多了浓的化不开的桎梏与牵绊。
可是,那个人是甘心情愿的阿。只要有了他在自己身边,心就重新又在跳动了。
眼神不会再疲倦,笑容不会再虚幻,生命也不会再举无轻重。
虽然,虽然心底明明晓得,那个红发的孩子是不会属于自己的。自己只是他爱情中的一个驿站。休息够了,等到了那个一直在等的人,他就会离自己而去。
可是至少目前他是在的,在自己身边。
仙道不是认命,而是知道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强求不来的。
他只是很现实而已。

5
不想相遇的终会相遇。不想看见的也终会看见。
这时的流川和樱木就相对无言地站在走廊的拐角处。彼此相望却恍如隔世。
樱花的香气在空气中浮动着,流川扶着栏杆的手,微微颤抖。
樱木垂下了眼眸,慢慢地抬脚往楼梯上走。
流川看着一片红色靠自己越来越近,忍不住一阵晕眩。
在红发少年离自己很近的时候,他差一点就伸手去搂他。
可是终究没有。
樱木从他身边走开,越来越远。
流川的心晃晃悠悠地就这么失去了重量。
十几级的楼梯忽地比十几层楼还要高。有什么失去了,就永远也要不回来。
这才发现要重新要回从前是多么的可笑。

6
我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站住。
我在上楼梯,他就站在拐角处。
背后窗外的阳光刷地刺痛了眼。
那么久不见,他好像更冷漠了。那双美丽的眼眸里,失去了所有的温度。
流川。
我在心里默念。同时感受到一阵阵细细的疼痛从心底往外蔓延。
还是爱他的,还是不能忘记他的。可是过去了的事实做什么也不能挽回了的了。
我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缓慢地抬脚,一步步拾级而上。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有一瞬间我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伸手搂住我。
可是他没有。
我的幻觉,抑或他的。十几级的楼梯竟有十几层楼那么高。
我远离他,就像从来也没有靠近过似的。

7
时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久远。当以为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用来浪费的时候,清晰的分别就摆在了眼前。
高中的最后一年。
沉淀了下来的少年们敛了笑收了心,行色匆匆地奔走在教室和食堂间。
那个高中的天台也鲜少有人去了。
水户洋平看着明显沉默下来的友人,不知是喜是哀地幽幽地叹着气。

然后在高考结束的那一天,往回走的樱木被人堵在了学校门外转弯口的角落里。
水户在看到来人的样子时,便一声不吭地独自回家了。
那天的夕阳耀眼的异常。
樱木看着面前冷漠的熟悉的却又有着陌生的少年,眸子晃晃悠悠地暗了下去。流川枫。
红发少年说着那人的名字。
流川枫,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流川 黑黑的眼眸闪了闪 ,想说的话却没有说出口。有什么藏在了心里,在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想把它翻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模糊的不知原来是什么样了。
我想说的,让你回来的话。
我该怎么开口。即使开口了,你又会怎么回答?

我回家了。
夕阳沉下去的时候,红发的少年终于开口了。
黑发少年冰一样的眼神斜了过来。折射着夕阳的光芒,所以掩盖了原来的颜色。看不清晰的眼眸,藏着怎样我不懂的感情?
红发少年没有看见似的扭过头去。期期艾艾地迈开了步子。
却被人拉住了胳膊。
他转头,带着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复杂情绪。
好像有一点点喜悦,有一点点懊恼,有一点点生气,还有一点点委屈。
那个人,黑发的少年,曾经的恋人,看着他的眼睛,说,
回来,好吗?
……
回来。
怎样回去?回到 哪里去?是不是每次都可以这样任性地分离任性地重聚?
知不知道什么叫覆水难收?知不知道什么叫曾经沧海?
可是,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
为什么却在下一秒红了眼眶,哽咽着,点点头?
为什么任由他紧抱住自己,却贪恋那久违的温暖?

知道自己不对。
也知道自己伤害了很多人。可是就是无法控制。
为了眼前的人,可以什么都去做的吧。哪怕伤痕累累。

唉。
是谁在风里叹息?抑或是心底最深处那片土地的呻吟?
欠了谁的,还了谁的,又许了谁的。说到底不过是活下去的一种方式而已。
还是应该庆幸的。
不是所有错过的东西都可以重逢,不是所有失去的东西都可以挽回。
还是应该笑的,应该更懂得珍惜才对。

8
就知道他们还是会在一起.
水户无奈地看着前面那两个明显处在自己世界中的人,叹息。
本来说,高考结束了大家一起轻松轻松的,所以约好了一起出来野餐。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景,真是自作自受!!
水户闲闲地看着空中飘着的云,闲闲地想。旁边某两只已经是甜蜜到极点了却偏偏还是不自知的兀自吵闹。
让我们这种人看了愤恨又嫉妒吧。
于是,他很明智地决定把他们抛下,自己出去晃悠,说不准就能拐个温婉照花娴静如水的女子回家呢。
于是,他拍拍屁股,决定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那句我先走了,你们待会儿自己回家阿的话估计是没有听进去的了。
恩。
天气很好,阳光很好,小草很好。
我们也很好。

 

标签:
  S - 上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