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后朝

(5 次投票)

作者:沙锅猫女王 2010-06-16, 周三 10:12

贝壳微启,一粒小小珍珠闪耀着光芒,未经世间纷争的消磨,光芒纯净,柔和,外面的世界对于他来说是具有未知的吸引力,不知所谓的惆然叹息……


“花道,好了吗?我们可以出发了.”

“啊,晴子小姐,好了好了.”从里屋走出一个少年,红艳的长发盘挽成和式发髻.有点害羞的低着头,盯着自己脚上的木屐.

“本天才这样好看么?”

笑容甜美的少女,走上前拉着他的手, “我们家花道是最最可爱的.”

纯白的和服,优质昂贵的丝绸面料使其散发出的荧光映衬出少年的红发,显得异常耀眼。

“是么,晴子小姐.呵呵.”绽放出心无芥蒂的纯真笑脸,被喜欢的女孩赞赏便开心的习惯性的去挠后脑勺.却被少女急急阻止,.

“花道,小心,好不容易盘好的发髻呢.”

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习惯啦,嘿嘿.”

“晴子,花道准备好了么,天快黑了哦.”门口传来响亮的声音.

“好了啦,大姐头,罗嗦.”少年快步拉着少女跑到门口.

“不准叫我大姐头,我说了好几次了.”想和平时一样用手上的折扇去敲少年的头,但却爱怜的换做用手整理他的刘海,顺着鬓角,缓缓抚摩着他光洁的脸颊,万般的不舍化做触摸的记忆.

“本天才知道啦,知道啦,罗嗦.”少年感觉到气氛的怪异,红着脸,急吼吼的往外走.

..................

“对了,彩子姐,谢谢你这些年的照顾,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叫彩子女人转过头,看到少年纤弱的背影很坚毅的伫立在风里,本那颗忐忑的心却也慢慢安定下来.

‘这小子就是有这样的力量,总觉得让人充满希望啊?’媚眼溢满了笑意.

“那彩子姐姐.我们走了.”少女向彩子鞠躬说到.

“把灯笼提上,夜路不好走,小心点.”递过一枚橘黄的灯笼.
少女再次鞠躬,点了点头,追上少年,在少年前面为他引路.

彩子望着他们远离的身影,心里涌现出点点哀愁,想起6年前,父母双忘的少年,被亲戚卖到这艺妓馆里,单纯,爱,坚强,受到前期的孩子的欺负也总是不屈服,渐渐得到大家的认可.

彩子,伤感的闭上双眼,叹息声混着夜幕,浓的化不开,久久积淀,压在心头,闷的发慌.




晴子手上的灯笼发出淡淡的橘色,山间小路隐隐约约,两人走的格外小心.

小路两旁的萤火虫,起伏在草丛间,少年一伸手荧光便透出关节间的缝隙.

“晴子小姐,你看.”在少女面前小心翼翼的展开手心,两个小生命在少年的手掌上起舞.

“好漂亮呢.”少女甜甜的笑着,声音欢快起来, “和花道君一起,总是很快乐呢.”

“是么,呵呵,能让晴子小姐开心真是太好了.我很喜欢晴子小姐呢.”少年又脸红起来,刚来到艺妓馆,唯一不怕他火红头发的也就是这个看起来柔弱,内心异常坚毅和善良的少女.对他笑,也对他好.

他对少女的心意是单纯的喜欢和依恋,在倍受欺负的一段时间里,少女为他上药,让他觉得母亲依旧还在他身边庇护着他.

“晴子小姐……对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红着一张脸,看着盘旋在空中的萤火虫问道.

“流川君啊,是个很帅很帅,又很酷的人呢,不怎么爱说话….”少女也红着脸,盯着手里的灯笼娇羞的说到.

“还是个没表情的狐狸脸吧.”少年脑海里突然想起一次偶然的相遇,对方臭屁的神情让他现在想起来依旧是很不爽.

“啊,花道,我们别在聊了,时间耽误了不少呢.”少女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拉着少年的手继续赶路.



流川端坐在房间里,表情依旧是淡淡的,桌上的茶杯,散发着幽幽的香气,,端起来抿了一口,浓烈且青涩,余香不断.脑海里浮现出红发少年的那淡褐色的眼瞳,像只受惊的小鹿.
门口传来零碎的脚步声,少女甜美的声音因为赶路微微有些喘息: “流川君,我们到了.”

略微顿了下,放下茶杯,清冷的声音响起: “进来吧!”

门缓缓拉开,红发少年有些不知所措的,有些僵硬的挪了进来,站着动也不动,也不敢看流川一眼,目光便停留在那杯茶上.
少女徐徐拉上门,暗自叹息了一下,向门内鞠了一躬,提着灯笼便转身离开.身影落寞无奈.

“坐吧.”

少年还是没动.

流川抬头,看着红透着一张脸的少年,便伸手去拉他坐下.
少年由于赶路和紧张,手心里的汗已经冰凉,男人皱了皱好看的眉,把面前的茶杯推到他面前.

少年犹豫了一下,双手捧起茶杯,大口的喝起里面的热茶, “咕嘟,咕嘟…….”不大的屋子里响起大口吞水的声音,男子眼角微微起了笑意.白皙修长的手又把一盘甜点推了过来.

少年放下茶杯,开心的拿了一块甜点,扭过头: “你不要么?”

男人摇了摇头.便专注着少年俊美的侧脸.

少年鼓起来的腮帮子在米黄的灯光下,画出一道模糊的弧线.眯起的褐色的眼睛,满足的神情像个小兽.

发觉到男人流连的目光,少年狐疑的扭过头,嘴边还留着甜点的残渣.

“你真的不要?”

“要.”男人声音带着沙哑和压抑,不如刚才般清冷.

男人俯身倾向少年.伸出舌头添去甜点的残渣,少年睁大瞳孔,惶恐的看着黑色刘海下男人细长俊秀的眼睛,单手撑在地板上,另
一只手还拿着没吃完的甜点.

男人薄薄唇吻上少年的脸,额头,鼻梁,小心翼翼,啃舐着少年的下巴,最后吻上少年柔软的唇.

少年紧张的收紧手掌,松软的甜点被按压出手指的轮廓.

男人伸出手臂环住少年的背,两人的胸膛靠在一起,少年心脏急速的跳动,按压着男人的心脏一阵阵的紧迫.

少年呼吸急促起来,一度以为自己会被窒息在男人的吻里.
手缓缓的攀上少年的脖子,脑勺,慢慢的取下男人发髻上的发带和发卡.红发倾泻落下,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抚摩着少年的长发,安抚着少年的慌乱.

两人就保持着这样怪异的姿势拥吻,少年恍惚中觉得男人温和的气息仿佛很久以前就很熟悉,这个吻自然的就好象两个人常常这样一般.

男人用手扶住少年的后脑勺,含住少年的耳垂,低喃道:花道,花道……一只手拉下少年的和服的领口,裸露出一截小麦色的肌肤,发出淡淡的紫晶灵花的味道.

顺着耳根沿着脖子吻了下去,突然发狠用力的吸吮着少年精致的锁骨.少年轻轻颤抖起来,手里的甜点猝然掉在桌上滚落在茶杯旁边,少年的手无力的低垂在男人的肩上,朦胧看到男子黑黑的头发闪耀着幽蓝的光泽.

仰起头,火红的长发撒在地板上,男人解开少年的和服,抚摩着少年的光滑的肌肤,抬起少年修长美丽的腿,紧紧的拥吻着他……
茶杯里的茶早已经冷却,但屋内的温度却因为两人的呼吸和缠绕蔓延开来,摇弋的灯光投射出重叠的身影.



少年在清晨醒来,揉了揉眼睛,看到旁边拥着自己依旧昏睡的人,不免有些失神,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脸,白没有血色的脸上,睡样也是安宁和冷漠的.

少年心里轻轻笑到: ‘这家伙肯定是有面部肌肉瘫痪症.’

细长的眼睛没在长长的刘海里,男子有着长长的睫毛,少年红着脸,学着男子昨天吻他的样子,把嘴唇凑上对方的眼睛,有些怕对

方醒来,吻便轻轻地落在眼睑上.

少年缓缓坐起身来,拿起枕边男子的黑色和服,包裹着自己站起身来,一切动作都是轻柔缓慢的,害怕吵醒熟睡中的男子也些害羞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黑色的和服上有着那男人的味道,看着袖口上绣着他的名字: Rukawa Kaede

少年红着脸,紧紧拽着和服的前襟,甜蜜的笑了起来.

转过身来,把自己那件白色雪和服慢慢叠好,轻轻放在男人旁边,拉开门起身往外走去.

“晴子小姐,让你久等了吧
“花道君,流川君他……”
“臭狐狸还在睡呢,我们走吧.”
“哦,那好.”


盘旋着下山,少年与平时的噪呱不同,沉默不语,偶然回头望过山顶。

只见男人穿着他的白色和服,黑色的头发在风里飞舞,黑黑的眼睛闪烁着光芒,像黑夜里的星星,深邃的化不开忧愁。

男人看着少年披散着红发并穿着自己的黑色和服,略微有些宽大,将少年的身形掩埋在里面.少年怔怔的望着自己的淡褐色的眼瞳,如一如第一次所见那般纯真,人怜惜疼爱.

嘴边轻轻吐出:“白痴。”是那么的不舍和心悸,仿佛前世今生的纠缠就包含在这两个字里。

“狐狸。。。。。”

少年小小的红色渐渐消失在山间………

下次再见又是何时……

------------------------------
"寝别"在日语里写做"后朝"
意思是晚上同床的男女,在早上穿着对方的和服告别,回到自己的居所.

 

标签:
  S - 沙锅猫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