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手心的温柔

作者:末衣 2010-06-23, 周三 23:59

那天下午纯粹是个意外,从公司下班回来,一个人坐在地铁上,有点累,所以 就那么理所当然的睡着了,还把口水留在了人家的肩头上。这本来也没什么,樱木从来不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只是当他终于打完哈欠清醒,看到对方那头独特的朝 天发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有点大条。

“嗨!”他招呼,显得很开心的样子。樱木想装作不认识,可转身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角被他死死勾在了手上。
“嗨!”他回礼,嘴角抽搐。
“请你吃拉面。”微笑的脸,不用多少理由,只一碗拉面足够让这只急于逃离的鱼儿上钩。

熟悉的拉面馆熟悉的人,樱木看着墙面上斑驳的痕迹,突然有些揪心起来。

“最近好吗?”低头蹂躏着餐巾纸,他蠕动着嘴唇,支支吾吾。

长长的睫毛落在黑色的眼影上,暮色夕阳胭脂一般印着已回复红润的脸,竟有了些惑人的清艳妩媚。仙道看着,笑着,轻佻的手指终于落在他颊边的碎发 上,温存的打着小卷。

“吃面吧。”他只扯着嘴角,依然温柔。

惴惴不安的打开公寓的门。

卧室里没有人,樱木不知道是不是该松了口气,滑坐在地上,靠着的墙面有些冰冷。

胸口隐隐的痛了起来,他抱着膝盖,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想要哭泣。

如果此刻有一双手,他相信自己肯定会紧紧的抓住,如果此刻有一个肩膀,他相信自己肯定已靠在上面默默流泪……只是,漆黑的夜色,他看不清很多东 西,包括那个此刻应该在他身边的人。

他不在家里,屋子就是空的,心也是空的,连流泪都有些乏味。

可是也庆幸他竟然不在,没有要撒娇的对象,该坚强的才会坚强。

“水饺冻在冰箱里,煮好水放进去烫会就能吃;牛奶重新买了一箱,睡觉前记得喝一杯;坏了的空调已经叫人修好,不要开过夜,免得又感冒了……”

纸条贴在冰箱上,绿色的便条纸,浓黑修长的字迹,有种清新的俊逸。

真不像他会做的事,可是这样的事,他却做了整整一年。
看着便条纸,樱木不由笑了,冷涩的心底终于爬上些微暖意。

随便煮了些饺子吃了,睡下的时候,樱木心里已经很平静,他只想着,流川,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他想念他做的蛋糕了!

——

“你说,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是不是很奇妙!当初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都不会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洋平搅着咖啡慢慢说道,神情闲散。

“我也没想到。”坐在对面的仙道苦笑了一下,有些萧索,

“那个时候怎么也没想到还会冒出一个流川,我们好像都被这两人给骗了。”

“是吗,我倒不觉得,其实是有迹可寻的吧,毕竟,能让樱木放在心上的人本来就少,更何况他也不完全是讨厌流川的。”

“说的也是。他有的时候就是太笨了,所以我们才会完蛋。”

仙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点了一根烟吸了起来。
洋平不说话了,小口的啜着咖啡,等对方接口。

果然,半晌,仙道还是忍不住说了。
他说,“我昨天还见到那小子了。”

“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欠揍的脾气,让人忍不住生起。”他说着,眉宇间有了几分愉悦。

洋平跟着笑了:看来他还是放心不下那个笨小子的,虽然已经一年多,虽然,那个时候说分手的就是他。他笑着调侃:“就算他再欠扁,我看你也下不了手 了。”

仙道怔了怔,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说:
“其实我们都一样吧!”

这回,声音里有了些淡淡的涩意。

从咖啡馆出来的时候阳光还有些烈,仙道抬头看着明朗的天空,突然有了叹气的冲动。

他不知道自己还在想些什么,明明已经清楚,那个人的幸福如今已不再是自己的责任,只是,在这么一个午后这么措手不及的相遇之后,他很难让自己继续 保持自以为是的冷静。
他以为是他放弃了他,那个单纯的孩子,哭的很伤心,尽管他从来没让自己看过他的眼泪,但是当初分手的时候,那个迷惑哀伤的眼神,却实在让他心痛了 好久。

不想放手,相信自己也有让他幸福的理由,可是却忍不住会去想象:如果那个人也是喜欢他的话……

樱木是个傻瓜,他用了半年的时间才认清这个对他来说颇有些残忍的事实。他以为他喜欢的应该是自己,也准备好了用一生的时间来安排彼此的生活,可是 事实却是:他生命中那个可以给他光、给他热、带他走向成熟的那个人并不是他,而是那个总是一脸漠然的,被一个傻瓜整整仇视了两年、和那个傻瓜一样迟钝不堪 的男人。

只是那个男人终究要比傻瓜聪明。

那段时间樱木总是一脸愤怒的回来,然后向他抱怨那只狐狸又对他做了什么天地难容的事,他开始变的很烦恼,甚至在睡梦中露出淡淡的疲惫。他经常在半 夜醒来,然后整夜整夜的失眠,看着那个在他怀里不甚安稳的人,心情复杂的思考,自己是否该为他庆幸,他的脑子虽然迟钝,感情却接近常人的敏感。

如果自私一点,他相信他依然会睡在自己怀里,懵懵懂懂的过完他为他安排的人生,尽管缺少激情,却是绝对安全。可那样的幸福,虽完美却残忍。

直到一天,他脸色通红的回来,湿润的嘴唇有着异样的红肿,印着同样湿润的眼神,竟是无比的妩媚动人。

他知道自己终究要输了,有些人,有些缘分,是上天早就安排了的,无论自己怎样虔诚的祈祷,那一刻,终究是要到来。

那天的他,异常愤怒,咬着嘴唇,有些委屈的想要他的安慰。于是舒臂抱住熟悉的身体,嘴里却尝到浓浓的苦涩。
他说:分手吧……

那个夜晚,月光很明亮,他仍然记得自己在他离去后那股锥心的疼痛,立在风中,直到晓风吹寒了发。可终究无法忘记他甩门出去前,憋红了的眼眶。

他知道他会幸福,因为那个可以让他忘记所有的男人,在他光着脚冲出公寓的时候便已悄悄跟在身后。

有些遗憾留在心底,更多的温柔,却在分手后的夜里温暖着记忆。

喜欢上这样一个傻瓜,他不知道这算不算自虐,只是,回忆的时候,有些甜、有些苦、还有更多的牵挂。
他想知道,已经懂得爱情的他,是否更加幸福。

——
从东京赶回来的时候,正是清晨。
早上的空气清新,公寓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声。
他伸了伸懒腰,开门进去,换上拖鞋,轻手轻脚的走到卧室门口。

门虚掩着,正对着门口的大床上,躺着一个难得安静的人。
他睡着,火红的发映着红润的颊,微微抿着嘴角,幸福的像个孩子。

微微笑了起来,向来冷漠的脸上浮上浅浅的温柔。

在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他说:
“我回来了……”

  M - 末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