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花总受]让我……等你 序-31

(11 次投票)

作者:Makodo 2010-06-24, 周四 09:11

页面导航
[花总受]让我……等你 序-31
章 4 - 章 7
章 8 - 章 11
章 12 -章 15
章 16 - 章 19
章 20 - 章 23
章 24 - 章 27
章 28 - 章 31
全部页面

【序】


他从背后拥住我,像在保护一个小孩。

小孩?我?一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大男人?
但是,很温暖,也…很怀念。


那比我还高还宽的胸膛,有一种坚实的温柔,让我几乎要向他投降地倚靠上去。
只是我知道啊!这是陷阱,一种太温柔的陷阱,一旦弃守,就真的万劫不复。


手轻轻地顺著他的红色发丝而下,嗯,跟外表大相迳庭,真的好细滑;
就和他的个性给人的感觉一样,以为是大刺刺地,
其实,我知道的,他的心是那么易碎、那么容易受伤。
我知道的,因为,是我让他受了伤,是我让他晴朗无云的面容蒙上了阴影。
是我,冒犯了天使。




拜托!看著我!
求你眼中只要有我,不要转开你的视线,不要再看仙道!
我是那么爱你,一直只看你一人,一直只有你啊!

要我放弃什么?要用什么交换,你才能只注视我一人,才能将我看进你心里?
不要不回答啊,不要…为什么呢?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不用眼神示意我们都能互相了解,
可唯独我爱你这件事,为什么就是无法传达到你心里?


今天的阳光,好刺眼啊!我真的不太喜欢大晴天,那种像要把人都蒸发的热度,
莫名地情绪也开始焦躁起来,连练球的时间都缩短了。

今天,唉!为什么又是万里无云?

阳光的热度让空气都开始摇晃模糊了起来,蝉鸣在耳畔吵嚷著,
星期六的下午,原来和洋平他们说好一同的去海滩玩水的,为什么我会在这儿呢…
明明不想再站在这儿的…


想把你就这样吃掉,想把你当成行李随身携带,你是我最心爱的红发男孩。

知道吗?我会用一生去等你、宠你、疼你、爱你,我只要你,心爱的红发天使。
我感觉你在犹豫,在迷惑;我看到流川一直紧跟在你身侧,想把你据为已有;
但我绝不会退让,绝不会让你自我身边消失。
你懂吗?绝对不会!

我曾让你失望,曾让你难过,但请你相信,看到你眼中的伤,我…比谁都痛苦,比谁都舍不得啊!
所以,我不会再犯这个错,不会再让乌云蒙上你清澈明亮的双眼。
不会…再不会…让我最爱的天使远离我的世界。




你的心,请保留给我;
你的人,请属于我;

我不能说我能给你最大最多的幸福,但整个我的人、我的心,除了你,再容不下其他的人,
再无法属于谁,只要你说,你愿意。

我不像那个人可以终日逗得你满脸的笑容,
我也不善于美丽的言辞,甜蜜的情话,
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你,我爱你,爱得无法自拔。




觉得自己像株藤蔓想紧紧依附一株挺拔的大树,我的软弱,在面对你和他靠近之时更加强烈。

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但被珍惜被保护的舒服感觉却像一种甜蜜诱人的依恋。
我倾力抗拒,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彷彿输了一切的自己。
那么为什么我还要来到这儿…

你的影子走近,先声夺人一如你嚣张的发型,强硬地界入我的世界。
阳光下你的笑容灼热一如今天的气温,烧得我只想逃离这里。 轻柔地碰触犹如我是你最珍贵的宝物,而我却只能低头回应你询问的目光。
为什么呢?
追问一定要得到答案,爱情一定要有结果?

而我却偏偏回答不出任何一个追问,包括自己到底想谁爱谁这千思百转也得不到解答的问题。

所以,回头吧!离开吧!从此远离我的世界。
我只想单纯地过我的日子,不要想谁,不要心慌意乱,不要爱情。

你知道吗?
你一定不知道的,你,和流川,让我害怕。

谁都不选,谁都不跟,
我,我是樱木花道,不要你,也不要流川,更不要迷惘不安,
只要…
只要自己一个人,
一颗乾乾净净、晴朗无云的心,
还有,

还有孤独…



你的背影在烈日的下午迷蒙得彷彿随时都要蒸发不见,会这样吗!?
你会消失吗!?明明是那么炙热的天气,却觉得冷风从身畔流过。

你真的憔悴了。零乱的红发,被你踌躇的手搅乱了的;
闪躲的双眼,像受惊过度的孩子般怯懦;
苍白的脸颊、颤抖的唇…

我不能相信自己竟又再次伤害了你。
但我怎能放弃?好不容易认定了是你,除了你,只要你!
如果不是你低沈得犹如哭泣的声音,我一定不会放你走的。

所有我想著的梦,只需要你的陪伴,多希望能让你在我守护的臂弯里露出幸福的笑颜… 还是不能放弃,还是要等你,一生一世,都要等你。

你问我为什么?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我爱你"吧!




走向和你道别的路短暂得不可思议。
不,我并不是急著要离开你,只是我要自己相信那句老话:"离别,是为了再见。"

我知道你拒绝了仙道,我看到了的。
我原该高兴的,如果没注意到你下垂的双肩、疲惫的容颜。

如果你我之间的相通不是只有我知道你而你不知道我,是不是你我之间可以更接近些?
如果你我之间不要从误会中开始,如果先遇到你的是我而不是那个她,如果时光可以倒转…
那么我们之间,是否可以重来?

今天向你道别,不是因为对你放弃,而是不能输给仙道。
为了再次站在你的面前,为了一生一世都能与你在一起。

当时候到了,当你我重逢,希望能再度看到你美丽的笑颜…说著:
“我愿意。”

【1】


“喂!”
“什么?”
“你知道我喜欢你吧?”
“嗯,我知道。”依然笑得像阳光一样,“谢谢你。”
“知道就好。”我叹了一口气,“那么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我考虑看看。”真讨厌他那种皮皮的笑。
“只想问你心里是不是在等某个特定的人。”
“等?”
“认识你那么多年了,我从不曾看过你和谁交往。”
“嗯?”
“也不曾听你认真地提过一个名字。”
“啊~~也许是交情不够。”
“别想转移话题,”真想掐死那张一脸无辜的表情,
“我们同一个寝室四年,我一直都没对你出手,光冲著我这足可令天地日月同泣的坚毅忍耐,你就该对我稍微诚实些。”
“嗳,你指责我欺骗你的感情?”
“樱木!”
“奇怪,真澄,你今天话好多。”他歪著头,狐疑地看著我,
“平常跟个闷葫芦似的人,今天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啦?”
可恶!还在逃避!
“你为什么就是不回答我呢?”
“…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啊!”
“……”我觉得自已的头顶在冒烟。
“我不是在敷衍你,真澄。”他的眼光还是像第一次见面时那般澄澈,
“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啊!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你呢?有或没有,是或不是,连我自己都不怎么清楚的,因为我知道你很认真地?quot;喜欢",我更 不能随便给一个回答,对不对?”
“……我让你为难了?”
“…应该这么说吧!我…不懂"喜欢"这两个字。”
“啊?”"不懂"?

“我曾经…曾经很怕被讨厌,也很怕被遗忘,也…怕孤独。”
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遥远,有些哀伤。
为什么?为了谁吗?

“虽然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想起来也会嘲笑自已当时的不成熟,只不过…"感觉"这个东西总是容易蒙混真正的感情,当自已的感情被"喜欢"或者"被喜 欢"
这样的感觉蒙敝了的时候,结果…总是伤人的居多。”
“可是,对于我来说,喜不喜欢,只是很单纯的感受啊!从第一次看你打球我就被你吸
引,第二次以后我开始追逐你的比赛,一直到现在,喜欢的感觉都不曾改变…”
他笑笑地望著我。

“是吗?你喜欢的,是篮球员樱木,还是普通人樱木呢?”
“篮球员樱木或者普通人樱木,不都是同一个人?当你的队友六年了,我所看见的听见的摸到的,全都是樱木花道,这有什么好怀疑的!”
“但我却怀疑呢,真澄,现在的我不是篮球员。”
“那又如何?有那里不一样了?我只知道想一直待在你身边的感觉愈来愈强烈。跟你是不是篮球员一点干系都没有啊!”
“呵呵!你说的话跟那个人真像,虽然不管长相还是个性根本八竿子打不著。”
“那个人?谁?你等的那个人吗?”
我突然觉得自已变得面目狰狞起来。那个人…到底指谁?

“等?”他摇摇头,若有所思。“我等的…不是人…”
“樱木?”他没在看我,讨厌,又是那种心不在焉的飘忽感。“樱木!”
他终于看向我,“真澄,我…不是在等谁,相反的…”他的笑容有些落寞,“总是让人在等我。”

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呢?这样地寂寞,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你…想过吗?当"喜欢"的情绪改变的时候…”
他不再说话,咖啡都冷了,若是平常的樱木会很快地将热咖啡换上的,但眼前的人却只顾著沈思。

我们──我和樱木──直到两年前还是同队的战友,总是追随著他的身影的我,直到他都不再练球、从球场上消失、置物柜的名字都换了人,才后知后觉地 发现,樱木并没和球团续约,也不是转到其他球团,而是,真的,自职篮世界中消失了! 队中除了教练没有任何人知道这回事,球团更是封锁消息,毕竟影响太大了啊!
前一年刚获得职赛的冠军队伍,今年顿失龙头,别说连庄,连票房都很危险。

队友们的打击可想而知,纷纷埋怨队长行事不通人情,说撒手就连个通知都没有,真是太无情了!
但,这是职业球队,突然转队的事也是常有,一时的震撼过了不久就平复下来了,
各式各样的传言和揣测也慢慢地从报纸的头版,慢慢退到运动版,再来只剩小小一?quot;据说",日子还是要过,不管如何地倚重他,樱木花道已然 从职篮界中消失是确定的事了。

但我怎能就这么接受?
樱木,他是我的初恋啊!单恋了那么多年却从没表白,我怎甘心!
我辛苦灌注的爱情都还没开花结果呢,他怎可让人连个心理准备都没有就消失!
说什么也要把他找出来!

拜水户洋平之赐才能寻到樱木在东京这人海一般的城市中,座落在这小小街角的咖啡店。

自从樱木消失后,连带地这个樱木的好友也不见了,让我连想问都无处可问。
水户居然连工作都辞了,要说凑巧也太不自然了!
我甚至想到他们的中学湘北去寻人,也许,只是也许,樱木会回到他的发迹地吧!
竟然会与水户不期而遇。

然后跟踪他,才找到这儿。

其实我对樱木能不能接受我的感情,真的很不抱希望,只是一直有这样的执念,
一定要找到樱木,亲口告诉他,我爱上他,从好多年以前。

我总想,如果说,樱木的确是在等什么人,都那么多年,也该够了吧!

我自信对樱木的感情不输给任何人,希望带给他幸福的心比什么都要坚定,
如果能够两个人一起过一生…

那是我从认识他以来最大的愿望。

但这些都是在我了解了那些围绕在樱木四周的其他人之前,微不足道的私心而已。

【2】


IH赛结束后仙道一直缠在樱木身边,不管樱木还要上课、练习,或者流川就在一旁虎视眈眈。

迟钝的程度也可算是天才级的樱木对自身的状况浑若未觉,
仙道的明说暗示或者流川的妒意都未进入自己眼里…
应该说就算看到了,天才级的爱情白痴也不会理解的,他还有更让自己心烦的事塞在他单纯的脑袋里。

发生顺序如如下:

事件一,晴子“居然”向他──暗恋晴子将近三年的樱木花道──表白了:
“樱木,我们交往好吗?”樱木当场变成红色石像一座。
“真的吗?不是作梦吧?晴子~~~~”白痴傻笑著。

事件二,安西教练呵呵笑著:
“樱木,你的体大推荐通过了!恭喜你啰!”
天才狂笑,“那是当然的,我不上,谁上?!”
都是好事吗?那倒未必。

事件三,樱木一年级背伤时的治疗师中村医师频频打电话催他回去检查身体。

樱木在治疗背伤时与中村医师相处得很投缘,
中村很喜欢这个老是大言不惭说自己是举世无双天才的单纯小子,
为了让天才早日回到球场追上其他人,中村一直很注意樱木的复健过程,
还有,背伤的后遗症,即使樱木回到球场后也不间断地追踪。

升上三年级时的第一次背痛发作在集训结束后,也许是因为已经过了一年多没事的日子,樱木并未特别注意;
但此后偶尔会在球队练习时突然一阵刺痛袭来,不很频繁,所以樱木也一直用自动消去法忽视它。
中村定期打电话问候近况时樱木不经意的提了一些,就此引起中村的警觉性,
但IH赛在即,于公于私樱木都不希望影响大局,复检的间题便就一直搁置著。
但IH赛己经结束,樱木没有理由再拖下去。

可是樱木还是不想去。
毕业在即,不管是留在日本升学或者到美国念书都可以,但若检查出有什么问题…
例如必须再回去复健,影响到不能继续打球的话呢?
樱木的犹豫不只一点点而已。

但是中村医生肯定樱木的背伤问题一样不是只有复发这么一点点理由,
他急著想找到樱木再作一次精密检查,起码让自己一直的怀疑能得到解答。但是病人老是找理由拖延。
中村等得有些急了…该怎么处理呢?乾脆自己来逮人吧!

--------------------------------------------------------------------------------

“花道,今天仙道没来吗?”
“大概一会儿就会出现了吧?这人还真闲,放假回来,老往咱们湘北跑。”刚练习结束,
天才很满意自己刚才在狐狸面前的一个大灌篮,虽然那小子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了,管他!

“…”仙道很闲?洋平在心底暗笑,看样子就算他是自许爱情老手的仙道,又如何?
使出了混身解数,碰上不解风情的樱木也是白搭。洋平的心情好极了!

“喂!”
发自身后冷冷的招呼,人未到,冷气团先降临,还用说吗?自然是流川枫了。
洋平High到正高的心情瞬间如冰块下坠般Down到谷底。

“喂!刚才干嘛那样做?!”流川的脸色跟说话口气一样的温度,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洋平趁隙悄悄溜走了。

樱木得意地笑,“我高兴啊!不行啊?”
“没必要的花招,果然还是未进化的猴子!”
“哼哼,我知道,你嫉妒我在晴子小姐前面展露天才的英姿…”
“白痴!”流川叹了一口气,都三年级了,怎么两人之间的对话还停留在这么没意义地针锋相对?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让这白痴了解自己的心情?

“你果然是嫉妒!承认了吧!”
流川再度长叹,“我最后一次说了,樱木花道,我.没.必.要.嫉.妒。”
“或许是有一点吧!嫉妒那个总是得到你的目光停驻的女孩。”

樱木莫明奇妙地看了一眼流川,他是怎么啦?

其实都三年级的两个人,自樱木从复健回来后的关系就不像一年级时那么紧张了,
虽说要到“和乐融融”是有些天方夜谭,吵吵闹闹更是家常便饭,
但争锋相对之间总存在一种奇妙的平衡感。

感觉一向迟钝的樱木也了解对于流川来说,赤木晴子与场边的“流川命”亲卫队们之间唯一的不同,
仅止于球队经理的身份而已。
这种情况对于一直喜欢晴子的自己或许可说是幸运,但对于晴子呢?
晴子说“我们交往吧!”时,眼睛并没在看自己。

樱木知道,她看的是流川枫,从第一次见面时开始,她眼中看的一直都只有流川枫,
自己再怎么努力地表现,晴子称赞的也只有自己的球技而已。

晴子说“我们交往吧!”时,自己是开心极了,真的。
但晴子真正的心意如何?

他没有当场给晴子答覆,开心只是一瞬间,因为晴子说著等他的答覆后便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傻笑都还留在脸上的樱木,眼角的余光看到就在不远处看著这一幕的流川。


樱木瞪视著眼前沈默地滚著球的流川枫,在球场上,他们俩是所向无敌的二人组,
少了流川,湘北不可能会这么强,这点即使爱逞强爱自夸的樱木还是了解的(队长一职岂是白当的?)。
球场下的两人却很少交集。

在樱木的世界里,除了篮球外只剩与樱木军团相处的时光,尤其是与水户洋平的相处。
除开了与篮球相关的人和水户洋平以外,樱木想不起自己跟谁比较亲近?
或许是…治疗自己背伤的中村医师吧!
对于缺少长辈缘的自己,中村医师是少数一个会那么关怀自己的人。
老是不去他那儿报到,中村一定很担心…

流川发现难得久不出声的樱木,便转头看看他在做什么。

心神不知飞往何处的樱木,自然也未发现流川已注视自己许久。
两个人可以那么安静地相处,好像还是第一遭啊…
流川想著,真不想打破这样和谐的寂静,可是…再不说,真的没机会也没时间了!

“樱木…”
尚在出神当中的樱木茫然地转头,“啊?你叫我?”
“这白痴!这里除了我还有谁?啊呀,不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你…听安西教练说过了吧?”
“教练?咦?你也知道了啊!哈哈!那是一定的,天才的我怎么可能不获得推荐嘛!”
“天啊!”
“我不是说这个!”
“不然那个?”樱木好奇地看著似乎欲言又止的流川,“啊!该不会你又想和我抢晴子小姐…”
“要我说几次我对她没兴趣啊~~”
流川不耐地吼出来,看到樱木错愕地看著自己,忍不住低下头用手按著太阳穴,
“我在干嘛啊我!”

看著苦恼的流川,樱木觉得很有趣,万年结冰的流川还会有其他的表情啊!
忍不住用手指戳戳流川的脸,啊!果然不是冰做的,有温度!
流川吓了一跳,“干嘛?”
“你才干嘛咧!到底想说什么啦!本天才还有事,不想说我就闪人啦!”
流川语塞,“我…”
“说啦!说啦!”原本是一向没耐心的樱木,这会儿被流川这大异于平常的神情挑起了好奇心,
一心想知道流川还有什么奇怪的(?)表情。

流川被樱木像孩子似的兴奋搞得哭笑不得。
“这家伙,用这种期待的眼光,教我怎么说啊!”
他叹气,看著樱木闪闪发光的眼睛,说?还是不说?

发现自认没什么可以阻挡自己的流川,现在却紧张的手心流汗、心脏砰砰地快速鼓动著…

“唉呀!花道你在等我吗?我好感动喔~”
“我宰了你!仙道彰!”流川冷的可以杀人的眼光直射向门口那碍眼的冲天头。

“唷~是你呀!流川枫,怎么,一起陪花道等我吗?先说啰,我要陪花道,今天不跟你1ON1。”
仙道忽视著流川的杀人眼光,满脸笑容地转向樱木,一手又自动往樱木的身体揽去,
手还没到,流川的球已阻隔在中间。
“ㄟ?”
“好啊!正式宣战哪~流川!”收回手,眼光瞄向流川冒著冷冷的火焰的眼睛,
“哼!谁怕谁?!花道迟早会是我的囊中物。”

樱木站起身,“仙道,不好意思,我今天有旁的事要办哩!”
他伸伸懒腰,仙道著迷地看著樱木像猫一般柔软地动作和身体,那么纯真那么自然不造作…
好想快些把樱木带回美国啊!那么谁都别想跟自己抢人了。
“明天我下课后再去那个球场等你吧!”
樱木对仙道露出笑容说著,仙道的心里大喊著“好可爱喔!”
流川恨恨地咬牙,“白痴!为什么就不会对我那样笑?混帐仙道,不会让你得意太久,樱木绝对不让你!”


“你终于回来啦!樱木。”
“唷~医生,想念我吗?”
中村一个拳头敲在樱木脑袋上,“猴嵬子!让我大老远跑来找你,都不会不好意思!”
“唉唷!很痛哪!医生。”樱木苦著脸摸著头,不过中村可不吃这一套。
“我一再跟你说了,快点来检查,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啊!”
“这…”
“哼哼!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原来还会怕复检啊~”
“我怎么会怕!好嘛!来呀!现在就检查呀!”
“在这里怎么检查?我约好医院了!走啦!”顺手把樱木推出去。
“对付这小子,激将法真是用他千遍不厌倦哪!”中村得意地想。

【3】


开朗热情,直率认真,就像那头注册商标的红发一般,
总是用数倍于阳光的热力吸引周围的人群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
不知谦逊为何物、拥有超大的自信,用高分贝的声音宣示自已著自已确实、是、真正的篮球天才。
这些是樱木花道。

有点任性,有点霸道,有点天真,有点莽撞,有点无理取闹…
这些也是樱木花道。

而我竟以为,我真的认识了全部的樱木花道吗?

--------------------------------------------------------------------------------

第一次见到樱木,我已深陷疯狂的嫉妒里。 其实,也不怎么确定是羡慕或者是嫉妒;
究竟是羡慕著湘北队?还是嫉妒著流川枫?
只要是篮球员都会吧?

看著场中那两个人之间浑若天成的默契。
队中拥有其中任何一人都可以轻易晋身A级实力,而湘北,不只一个,而是双倍。

在这场十足十不公平的一面倒比赛里,这两人用不可思议的默契带领著湘北,
毫不留情地践踏著对手的自信心。

我心中没有余裕同情另一队的处境,相信我的队友们也是一样的吧?
场中胜负早已分明,这是准决赛呀!他们却这么轻易地就结束了对方的梦想。

好强的湘北,好强的传说二人组。

“想要和他们对垒,除非晋级到最后的决赛。”
耳中传来队长和其他队友们的嗡嗡讨论声,我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跟著场中那头醒目的红发移动著。

现在是暂停时间,双方都在换人,纯粹是为了将先发的队员换下场吧?
湘北太强,令对手丧失了斗志,连啦啦队都在倒戈地大喊“流川!流川!”、“樱木!樱木!”。

“真受欢迎啊!那两人。”
两人中的黑发──是流川吧?
没撘理场边持续的欢呼,低著头擦汗,边和红发的伙伴说著什么似的,樱木侧头听著,
边回著话边抬头环视著球场,然后…然后一阵哈哈大笑传遍场中。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


再次在场边观战,虽然似乎已没有理由,我们终究没能打进最后的决赛。
不过队上还是蛮高兴拿到全国第三,算是篮球队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了。

全场爆满,毫无疑问湘北即将胜出,只是谁都无法拒绝再次欣赏那两人的绝佳默契表演。

这两人都已是三年级了,也就是说,除非念同一所大学,
否则号称有史以来最强的黄金二人组肯定会拆伙,那么这场比赛将会成为绝响。

球赛结束后将举行颁奖典礼,我们的位置正好离湘北的休息区很近,几乎可以听到湘北球员彼此的交谈声。
但我热切的心紧盯跟随的却已无关球赛,而是场中那两人的互动。

同是湘北的中心人物,这两人却像白天黑夜一般两极化。
始终面无表情的流川,只有在面对樱木时,冷漠的脸孔才会稍微多一些变化;
然而樱木的一举一动却像座活力十足的发电厂般到处散发能量,说话、生气、开玩笑…
带著热气的能量简直像一团火,连观众席都能感受到他散发出的吸引力。

流川必定是球场上与他最接近的人吧?
跟这样一个活动发电厂朝夕相处,流川如何能一面维持著球队的默契,一面还能无动于衷地保持冷静?

是的,我在嫉妒著这个人,这个不需交换眼神就能沟通、离樱木最近的流川枫。


不期然地,我忽然接触到樱木的目光。

大约是在找什么人,他似乎是有目标地环视著全场。
那清澈直率的目光不经意地掠过我,让我惊喜地稍作停留,又继续著寻觅的眼神。
应该是未找到目标物,他低下头又和流川说了什么。

我发现自已像个偷窥狂般极力想听见他们的对话,却因听不甚清楚而暗自懊恼。
但我还是很受震撼,因为那双清澈分明的眼睛。

会吸引成群女孩子们疯狂注意力的二人组,想当然尔,长相不可能会差到那儿去,
湘北的这两大主角显然远胜于平凡,就如我曾听说的一样。
但,男人的相貌算什么?篮球场上要的是技术与智慧,谁都知道;
让我自恃高人一等的从来都不是外表,要成为镇队第一中锋除了苦练外还是苦练……
但为什么樱木会给我那么大的存在感?
让我甚至忘了关心球赛、忘了也许他将会成为未来最大的敌手?


球场上的樱木正微笑地和队上的经理说著话,蛮可爱的女孩子,水准以上了。
一望即知,那是樱木喜欢的人。他的神色根本掩饰不了。

“你说什么?”他忽然又回头对流川询问。
“……”
“我们约好了的啊!而且是他欠我的,天才那有会输的道理!他根本早该出现的!”
“……”流川说的话全被现场的声音盖过去了,模糊的难以分辨。
“…怎么还是那么别扭啊你!都跟你说不是了!”
他皱著眉头抱怨的样子实在很像小孩子在闹脾气般。
个头那么大的人,脸上却还有著纯真的稚气,真不可思议。

“……仙道……”咦?
“我才不管别人的想法,你或仙道都一样!”
他偏过头不理流川了,湘北的队员没一个有异样的表情,彷彿早就习惯这样的斗嘴。
流川似乎在叹气,但不管他再说什么,樱木都没再回话。


典礼很快就要结束,最有价值球员奖将是最后一个奖项。
湘北的队伍离我队跨了两列,虽然如此,凭著我两公尺的身高和他那绝不错认的一头红发,
我的窥伺仍然继续著,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

我一直想著有什么机会可以让我不著痕迹地接近樱木?
想跟他说话,想认识他…想让他认识我,我的思绪只绕著这念头打转。

唉!为什么我不是神奈川县内中学的学生?

MVP奖杯被樱木及流川一同捧回了,湘北队员的红色球衣将他们的正副队长团团围住,
喧闹欢呼著,樱木开心地抱著冠军奖座,红扑扑的脸上尽是笑意。

流川仍旧板著扑克脸,但始终不离樱木身侧,真是长得很俊美,两个人并肩的画面……
我的胃好像不太友善地反映我所见到的。
正想走向前……

“仙道!”樱木开心地喊著,
“哈哈!我就知道,来还赌债了对吧!我说了我们一定赢的!怎么可以不相信天才说的话呢?”

好高大的人,连那个奇怪的冲天发型一起算,怕都要比我高了!
原来…这人就是名满全国的前陵南队长仙道彰?他不是到美国念书了,怎会出现在这儿?

“是是是,我一直都相信,一辈子都相信,可以吧?”
他走近樱木,居然……居然一把抱住樱木!

“仙道彰!”樱木边挣扎边喊,“把你那什么美国习惯放开!”
“哈哈!许久不见,你又长高啰?都快赶上我了……唷,流川,别那么不友善嘛!”
“…哼!来吧!1on 1!”
“嗯~~今天不要,时间宝贵,我想跟花道叙旧呢!”
“我要!”樱木兴奋地插嘴,“狐狸你闪一边!这次我一定能把你打败!”
“仙道。”这会儿换流川不理会樱木了,他直盯著冲天头,脸色真可以冻死一头大象。

“唉呀我真的蛮抢手的咧,可我说过啦!今天不要。”
他又笑著揽著樱木的肩,我发现自己的胃又开始怪怪的了…
“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不对?流川?”
“…你最好别忘了!”
“仙道你快放开啦!重死了!要靠不会靠柱子啊!”
“怎么这么冷淡嘛,我专程为你回国的说。”
“少在那边不正经啦!说这些鬼才相信的话。”樱木还在皱著眉拉开仙道的手臂。
“昨天才接到牧的电话,你们俩挺好的是吧?”流川还是冷冷接话。
“阿牧?没事他找你作啥?”
“听他说…你在那边挺受美国妞欢迎的!”
“我是受欢迎,”他顿了一下,又笑著接话,
“流川你在这边一样很厉害呀,亲卫队愈来愈可观了!”

火药味真的很重,那种较劲的味道都快爆出火花来了,显然是导火线的樱木却似乎什么都没发现。
我本想上前的,看现下这团混乱,樱木…还会注意到我吗?


“应该还有机会吧?”

当我边这么想边走开时,真料不到上了大学后,会有机会成了樱木的同班同学,
更意外的,还做了四年的室友。



  M - Mako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