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承诺promise

(3 次投票)

作者:fella 2010-06-24, 周四 18:53

【承诺promise】

 
夜已经深了。
他一把推开C’est la vie的大门,喧闹的酒吧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眼前都为之一亮。
冶艳的红发张扬夺目,俊朗的容颜阳光中带着一点阴郁,倔强眉眼间不羁的稚气,他于这黑暗迷离酒吧,犹如日光天使坠于夜的陷阱。
不少人已蠢蠢欲动,这样明亮夺目的纯洁灿烂,是每一个栖身于黑暗之中的人渴望狩猎的对象。
他却恍然未觉,抿紧了唇昂着头大刺刺走到吧台前。
“我要最烈的酒。”
黑色丝绒背心,洁白浆洗衬衫,优雅俊逸、却有着一头古怪朝天发的酒保笑容可掬,“好的,请稍等。”
郁金香形的高脚杯自头顶取下,所有的人都倒抽一口凉气,没有人不知道,C’est la vie里最神秘的调酒师,头顶的那一只杯只为他此生的爱人准备。
他不动声色,无言中已划清势力范围,宣告他的占有。
量好蓝色清凉酒液倒入杯中,他好奇的盯着调酒师加入冰块,打开一听汽水注下。
梦幻般的蓝色缓缓升腾于杯间,衬着冰块上升起的白雾,一瞬间,美得无与伦比。
加入两块冰糖,将酒推到他面前,他的笑容无比真挚动人。
他也不由得有些呆了,嘴里却仍是不依不挠,“当我是小孩子吗?”
一口饮下时,首先是清爽的甜味,然后浓浓酒香回旋在喉间,即使是不擅饮酒的他,也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享受……真的……很好喝。
陶醉之余,犹听见他比酒更醇的嗓音在耳边悠悠响起:
“这杯酒,是只为你调的,它叫——承诺。”
承诺?……他犹然半懂不懂,可是却自心底里记住了这个名字。
夜已深,酒吧的人静静散去,将吧台整理好,酒保才回过头注视着伏在台前酣睡的人。
才一杯调酒就醉了,而且还在陌生的地方这样放心的熟睡,他果然是个不知人间险恶的天使吧……
沉睡的时候敛去了一身的张扬,让他刚强中更添一份柔意,羽睫尚不安分的轻轻颤动,孩子气的咬着抿紧的唇角,即使睡去了也有着一身掩不住的戾气不安,是谁让他烦恼如斯?
不觉伸出手去想抚平他眉间的郁结,却只觉一阵寒气逼来,眼前已不知何时已多了另一个人。
黑发的冷俊青年不发一言,只是冷冷瞪视着他。
目光无言交流中,他陡然一笑,收回了手。
青年小心翼翼的扶住那人,唤道,“花道,花道?”
他摇晃几下,不肯睁开眼,却迷迷糊糊应道,“狐狸……”
注视着那两人相扶着走出酒吧,酒保的眼更深了,他掩上门,不觉轻叹一声——
今晚的风,似乎格外的冷。
隔一天,快要打烊的时候,他又蹦蹦跳跳的闯进来,在他吧台坐下,神情就犹如见到熟识的老友,毫不客气的道,“我要昨天的那种酒。”
他半笑半叹,却不能拒绝他的要求。
不知人世险恶的孩子,只会扰乱他的心的孩子,可是,他却只能为他调上属于自己颜色的鸡尾酒,冰冰凉凉,如梦似幻。
人世间的幸福,不独只有那一种。
于是似有默契的,他隔三差五的按时到酒吧报到,他也始终如一的为他送上盛于明净水晶杯中的蔚蓝酒液。
永远的“承诺”。
他们慢慢的熟识,于他的言辞中,他渐渐了解他的性格、他的职业、他的喜好、他身边永远都有一个叫做“狐狸”的人。
而更多的时候,是他神采飞扬的大发厥辞,亦或是咬牙切齿的拍桌顿椅,又或者郁闷沮丧的沉默不语,而他所做的,也不过是带笑静静倾听,适时的送上一杯助兴解忧的蓝色酒液。
那是他永恒不变的承诺。
岁月流转中,他不再是青涩的少年,一身的锐气张扬却比当年更光彩夺目,他身边出现那黑发男子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他两人间无言的默契与情蕴即便是无关的旁人也似能领悟。
他亦潇洒飘逸一如往昔,吧中为他一个笑靥流连的女客不知凡几,他眉间却每每流露一抹不知名的阴郁。
于一个雨夜,C’ese la vie吧中最英俊的调酒师自一幢大厦的楼顶直坠而下,是自杀抑或失足,没有人能够知道。
现场流泻了一地的碎片,雨迹中尚有清浅的酒香,虽然,他一向不是贪杯的人,可是那一晚,他的确饮得太多。
另一个夜晚,他孤身而来,沉闷的夜晚,熟悉的地方,可是高脚凳原木台前,已不再是那个含笑等待他的人。
“我要……承诺。”
对方一脸惊讶,“那是什么酒?”
他怔住,几乎是狼狈的奔逃而出。
清冷的夜里,蓝色月光如酒般洒落在他身上,突然想起,那个人也似这蓝色一样,神秘不可捉摸,却有着浓浓化不开的忧郁悲伤。
他骤然泪流满面,于刹那间明了,这数年来他的等待,默默间倾诉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的情衷。
可是到最后,这一杯的承诺,他究竟还是没能遵守。

承诺promise
配方:
蓝橙 Bols Bule1OZ
七喜



--END--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3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