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如梦令

(1 次投票)

作者:最后的兔子 2010-06-24, 周四 19:03

【如梦令】


三月初三,天晴,杨柳拂岸。
粗布衫的少年大刺刺站在湘北亮漆大门前烫金字招牌下,斜背长剑,挑起眉,扬着最闪耀的笑容。
重叩门环!
门"吱呀"一声打开,嘴角带着好看笑容的年青人轻摇着扇子迈步出来,问:"阁下有事?"
一脸豪气,少年大声道:"我叫樱木花道,是来找流川枫决斗的,叫他出来!"
年青人轻扬笑声,道:"樱木公子,在下这儿可是绸缎庄,不是武馆,公子是否走错地方了?"
呆住,挠头,问道:"你们这叫湘北?"
"是!"
"那就没错了,有没有一个人叫流川枫?"
"......有!"
"那就更没错了,反正本天才是来找他决斗的,你叫他出来!"
年青人想了想,收起扇子,道:"既然樱木公子决意找小枫,那在下也不横加阻拦,只是不得不烦劳樱木公子改日再来,恰好今天小枫有事出门,请!"语毕,转身进门,还没等樱木回过神来,大门已轻轻合上,一阵凉风吹过,樱木恨恨跺脚:"好!那本天才明天再来!"
三月初四,天晴,风渐起。
斜背长剑的樱木站在烫金字招牌下,叫门。
依旧是昨天那个年青人,也依旧是那句话:"小枫还未回来,烦劳樱木公子改日再来!"
......青筋暴起,怒.....................
勉强忍住。
樱木甩手道:"明天总应该回来了吧!"
三月初五,天阴,不时飘雨。
樱木坐在屋檐下,望着细细密密飘过的雨丝,心思渐远......有人开门,抬头,还是那句话:"事情看来比较棘手,小枫似乎还得再晚几日,樱木公子何不多过日再来?"
......爆怒,想发作,强压下来!
天才在爆走边缘:"要本天才等到什么时候?"
三月十九,春雨绵绵。
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坐在雅致的小亭中对饮。
三井眯了眯好看的桃花眼,浅浅啜一口,对面的宫城开口道:"那个叫樱木的小子每天都来?"
"风雨无阻!"
"他那么想和小枫决斗啊?"耸肩,不能理解!
三井摇头,宫城奇道:"难道不是?"
"不,我所不能理解的是小枫......"
"哦?"宫城不由抬眼望去,院子里那棵高大,枝叶繁茂的古树,重重叠叠的叶片中隐隐露出被春雨打湿的雪白袍子。三井继续道:"明明那么想见,却为何还要让别人苦苦等候呢?"
忽然觉得眼前白影一晃,一滴水丝落在碧清的酒水中,流川枫苍白无表情的脸倒映在一片涟漪中,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三井,转身走了。
三井苦笑,喃喃道:"师弟,你毁了我珍藏许久的竹叶青哦!"
四月初三,艳阳高照,人清气爽。
樱木在一月等候后,终于耐心全无,正着手准备大闹湘北时,流川真身出现。
冷的眼,冷的眉,冷冷的语调:"你又来做什么?"
"哈!你以为我愿意啊!谁叫本天才一定要打败你!"
冷哼:"就凭你?"
樱木裂开嘴笑:"不,凭我手中这把剑!"
剑长三尺,无锷无鞘,吹毛断发。
送剑的人笑如春风扑面,语音轻柔:"宝剑赠英雄!"
收剑的人笑若晴空艳阳,豪气万丈:"不,错了,不是英雄,是天才,天才!"
"是的,我的天才......花道!"
剑依然在手,可............那赠剑之人呢?
持剑而立,樱木深吸一口气,猛然狂风大作。
剑气如洪水,排山倒海,整条街的人都被这无形的剑气所震,流川也不例外,只是瞬间,他连指尖都未移动半分,胜败就已分出。
"你输了!"剑尖抵住流川的咽喉,往前一寸流川立刻血溅当场,樱木目光炯炯:"告诉我仙道给了你什么!"
"仙道?"
"仙道彰,他说只要我打败你,你就会给我一件东西!"
而只要得到那件东西,就可以见到他,结束这场历经几年的追迷藏。
流川沉默,樱木倒也定力其佳,屏着气和他对峙,半晌流川缓缓道:"不是一样事物,而是一句话!"
"一句话?"
"西郊城外三里处!"
西郊城外三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墓,墓地和墓碑。
简单的石彻,方方正正,都不似那个人的喜好。
仙道彰永远穿最柔软的衣服,喝最好的酒,精致而华美,不似这个墓,朴素的丑陋。
樱木站在那儿,没动也不说话。
突然的消失,留了一封信给他,扬扬洒洒的十几张都只为了最后一句话:"花道,如果想找到我,那就去打败湘北的流川枫,他会给你一件东西,而那样东西是找到我的关键!"
是的,为了打败流川枫,他苦练好几年,但这却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阳光很刺眼,手中长剑折射着炫亮的日光,眼睛怎么有些疼,疼得......想落泪。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路过这小小的官道,会看见一个粗布衣衫的少年跪趴在那片光秃秃的泥地上,静得像是一座石像,泪水却......划满整个脸颊。
四月初三,夜凉如水,更深露重。
初春的冷风吹起流川雪白的袍角,让他忆起某些似乎快淡忘的人与事。
他记得仙道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嘴角的笑却是温柔的,轻念着那个人的名字,对他说一定不能被樱木打败,否则就不得不告诉他自己在哪里,而这是他最不想让他知道的!
"所以,流川啊,千万不能被花道打败!"这是仙道说得最后一句话,也是最多的一句话。
但是,他还是败了。
败在那惊天动地的气势和......坚持不懈的努力与坚定不移的信心下。
"仙道彰,他是那么的想见到你......"
可是为什么追寻到最后的结局却是如此......
五月初七,天大好,暖风扑面,草长莺飞。
流川隔了一月多才再去看樱木。
西郊城外三里处,樱木在仙道的墓旁建了幢小小的屋子。
长剑擦得净亮,不离手。
天才的笑容是某种幸福。
"我觉得这样很不错啊!可以天天陪着彰,是的,很好!所以,狐狸如果以后有空也可以来找本天才,打架练功样样奉陪!"
凝望那张脸庞,是的,这样很好。
即使那颗心依然飘系在已逝去的人身上,只要能陪在身边,已很好!
仙道彰,我会帮你好好照顾他的。
"流川,说真话实在不想拜托你,可以帮我照顾花道吗?"
"......"
"实在是放心不下他!"深陷的双眼,眼底却满是异样光亮的神彩。
还记得那布满星空的夜吗?
飘扬的红发是手中,
永远的爱。
那,
并不是梦。



--END--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3年花受征文

最近更新

[仙花/聪花]遥望   绘心
[仙花/河田花]弟弟   绘心
[仙花]SPY   hanakuma
[流花]花吐症   hanakuma
[流花]情书   hanakuma

随机文章

[流花]就是爱   Guoke
[仙花]无题   zz
[仙花]SOLO    meixisun
[流花]不要掉眼泪   小宝
[仙花]素描   路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