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洋花]太阳背面

作者:白啃 2010-06-24, 周四 19:31

【太阳背面】


什么时候遇见他什么时候爱上他,什么时候第一次交谈什么时候无意间牵手,并肩走过多少路沿途看过多少风景,他说离不开他他就微笑,他说天气晴朗他就点头,他笑得越温和越不在乎眼中的情感就越发辨认不清──
『洋平是谁?洋平是谁??』
平地而起的稚嫩的孩童的声音,语调微微上扬,清脆的童声在整间安静的教室中回荡──
这是脑海中有时会突然响起的声音,响亮清脆的声音短促的重复,好像要在心中,敲击出一个缺口。
四月里的天气刚刚还晴朗的过度,现在一转眼就下起六月的雨,狂暴的雨点全没有春天的气息,然而刚刚绽开的大朵大朵的梧桐花,却在雨水中散发出全然不同于平常的浓冽香气。
也许太阳转过身就会露出不同于以往的阴翳,雨滴落下来却是一如既往短促清脆的声音。
『洋平是谁?洋平是谁??』
小小的一把伞。
摇摇晃晃的伞下是两双沾了雨水泥土所以变成灰色的运动鞋,伞下的人边前行边碎碎念个不休。
『洋平,你伞再过来一点啦~!』
『喂,害怕淋雨可不是花道你的作风吧?』
『去死~!本天才的身体可是最金贵的~!』
红色的发丝因为沾了雨水的缘故而显出格外柔和的光芒,少年的笑容却仿佛燃起一个雨天也不会熄灭的太阳。
他撑着伞望向他,嘴角勾勒不会消失的笑容。
无人的街道如此空旷。
『我就是洋平,水户洋平。』
他的表情起初和其他的孩子都是相同的惊讶与异样,然而站起身来时就转作温和的笑容,吐字清楚地向着止步在教室过道间的浓冽红色。
『喔!是你呀!』男孩愣一下,突然绽放大大的笑容,然后高高扬起手中一张纸,『我就是你的同桌了!』
像太阳,那时他突然这样想,所以来不及听清男孩的下一句话。
他不知道自己在遇到这个男孩的那一刻就开始改变──
变成今天的水户洋平。
太阳背面是什么?
他只是好奇,他望向他的背影,他从初识他的那一刻就如此好奇。
或者单纯灿烂而美好的事物已经很少有。
雨水在伞沿流成小小的瀑布,他注意到他的肩膀湿了一半,自己也是。
把伞拉来拉去的结果吧。
于是依旧只是说笑,一边把伞向身边推。
那时红发的少年正眉飞色舞的讲到篮球队,讲到猩猩队长,讲到小三小宫,讲到某只惹人厌的狐狸。
他的唇角勾勒微笑,他耐心地听他讲,听他讲该死的小老百姓如何总是找天才的茬,听他讲混帐狐狸如何打断和自己和晴子小姐的谈话,听他讲死狐狸的三角眼……诡异的可怕。
他的唇角勾勒不变的微笑,眼前浮现那个黑发少年冰冷的脸,他想也许自己和那人心情相仿也不一定。
『你是,这里第一个对我笑的人呢!』
这是叫做花道的男孩,对他讲的第二句话。
小学和国中的时光似乎就是混混噩噩的流过,他们一起旷课,一起打架,一起拍青哥,一起打游艺…升高中的前一天老师找他谈话,满脸遗憾的说洋平啊你失去了太多。
但是他不觉得。
他想他已经拥有一个完整的太阳。
他开始知道花道破碎的家庭,他开始知道花道贫困的家境,他开始知道这个红发的少年有时单纯固执到令人头疼──
太阳背面是什么?要想知道真是很简单。
但是他只是想维护一个太阳的光芒。
他缺少亲情,他给,他缺少友情,他给,他缺少快乐,他给,他缺少爱情…
有些事情真是很简单,只是被人为的复杂化了。
『当然篮球队里最重要的人依然是本天才!』
他听着他骄傲地做完最后一句结语,脸上的表情也是可爱到不行。
刚想要接过来话题说些什么,突然手背上异常的温度。
花道的手握上伞柄,瞬间将伞推到他的身畔。
『洋平你变笨了哦,连伞都不会撑~哈哈哈~~』
雨水仍然是急匆匆的下落,他转过头去,不让红发的男孩子看到自己仿佛见到彩虹的表情。
太阳背面是什么?
依旧是太阳,依旧会散发光芒。
他想有些事情大概自己永远都不会说出来吧。
比如他从相识起就觉得花道像太阳,比如他如此执着于身边的太阳,比如……他爱他。
那天傍晚是花道向那个叫做晴子的女孩告白被拒绝,晚上赖到他家闷闷的把扑克牌洗了一遍又一遍。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会变呢?』他开口,天真而忧郁地愤慨着,
他静静的望着红头发的男孩子,灯光闪烁,他望着他。
『只有洋平你还是老样子啊~』他忿忿地在沙发上摊成大字,牢骚且感叹。
『为什么认识这么久,你却一点都没有变?』好像是玩笑的语气,又夹杂一点点的认真。
他不知道,他们都是因为对方才会变得不会改变。
他注视他,灯光闪烁,他握紧的手心有一点出汗,嘴角紧紧抿住不变的笑容。
一直没有变……
──那是因为,我一直爱着你啊!
灯光闪烁,他注视向他,然后向沙发上俯下身去。
突然一切都戛然而止。

太阳背面是怎样?他想他不在乎。
因为他爱的是完整的他。



--END--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3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