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新X+Y+Z=? 1-7

(1 次投票)

作者:Michelle 2010-06-26, 周六 02:05

页面导航
[流花]新X+Y+Z=? 1-7
章 5 - 章 7
全部页面

【1】

梦想终于成真了!

流川和樱木一起来到了美国,感觉好象在做梦一样。
之前可是经历了重重困难的。暑假里根本就没能玩,除了每天固定的练球之外,其
余时间全部用来补习英文。什么?他们怎么会这么用功?当然不会的啦,是被正人
大哥和流川大姐强行逼?去学的啦。本来流川姐姐平时是管不太住这个小弟,不过
有正人大哥加入,一切就都不一样了,谁敢不听他的话?找死吗?

“难道你们想到了美国还做瞎子和聋子吗?到时候可没有随身的翻译啊!入乡就得
随俗,你们如果不把日常会话给我掌握就休想踏出日本一步!”
于是两位小弟只有乖乖的学了。还好大哥大姐都有大学以上的水准,辅导这两个小
鬼根本不在话下(虽然是比辅导其他人要累得多)。拼死拼活的,好歹是把日常会
话基本掌握了。

在机场告别之后,两人开始了以往在梦里才有的旅程。到了美国,正值夜晚,于是
两人便在机场附近的旅馆暂住,等天亮之后再去大学报到。


樱木洗过澡,一下子倒在床上:“呼……累死我了!坐这么久都不能动,我还是头一
次,真的好闷。”
“已经下了飞机呀!你还抱怨什么?”流川从浴室里出来。
“你倒真坐得住啊!”
“我又不是第一次坐飞机!”
“是吗?我连火车都很少坐的。”
“喂,我可不是在和你攀比什么啊!”
“我知道啊。”

沉默了一会儿,流川靠近樱木的床边:“花道……”
“嗯?”樱木睁眼望?流川。
流川慢慢俯下身,将樱木笼罩在臂弯之间。
“枫……”大概知道流川想干嘛,樱木静静地望?他。流川慢慢地低下头,与樱木越靠
越近……
樱木也不打算反抗,还有大约一公分的距离,流川停下了。好一会儿,仍旧不见反应。
“喂,你怎么了?”樱木不耐烦外加奇怪地问。
“……我不习惯。”
“什么?!”樱木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以前这个时候总要被打断。”
“难道你希望被打断吗?!”脸有些红,没好气地问。
“不是……我只是怕……”
“我拜托你流川枫,这里是美国耶!!!”
“我知道啊,但是……”总觉得那是个任何情况都有可能杀出来的人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我老哥有那么神通广大吗?!!”
“…………”
“喂?”
流川没说话,直接付诸以行动。他抱住樱木的头,终于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于是,在交往将近一年的时候,两人终于将自己的初吻献给了对方。
不过仅仅只有吻而已,因为长途旅行太累的关系,两人当晚根本没有精力做“其它
事”便抱在一起睡?了。


**********************


第二天,是该到学校报到的日子。一切都很顺利而且理想,除了一件流川早就知道
但不愿意又无法避免的事----

“喂!花道!这里哦!!!”远远的看见他们两人就喊。
“来了!!!”樱木大声回应?,转头拉住流川:“枫,快点啦。”
非常的不情愿:“为什么一定要那家伙来接!”
“咦?阿彰在这里已经念了一年呀,熟悉很多嘛。他专程来接我们耶,由他带?可以
省去很多麻烦啊。”
“哼……”仍旧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
此时笑嘻嘻的仙道已经主动迎上来了:“花道,流川,好久不见了。过得还好吧?”
“很好啊。”
“走吧,我带你们到导师那里去报到,然后再参观一下校园。下午我们一起去逛街
好不好?”
“好啊,那你还等什么!”听到有的玩,樱木已经按捺不住了,直催?仙道。
“流川,你觉得呢?”仙道笑?问流川,流川只是转过头哼了一声。脑中浮现出了在
日本时的情景----

“小枫,我知道你很不情愿,但是也要忍耐一下。”
“…………”
“那是间很好的大学,本身教育质量不错,球队也很棒。这是个好机会,难得这么
好的学校要收你们,你也不想放弃吧。”
“…………嗯。”
“花道也想念那里,因为仙道的关系。你不要太在意,我了解花道的,他只是把仙
道当成好朋友而已,完全不知道其它的。太过防备的话,会令花道很困扰,我人为
不要被他知道你和仙道之间的事比较好,你觉得呢?”
“嗯。”
“还有,你可不准因为和仙道两个争风吃醋而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出来啊。”
“啊…………”脸红,冷汗流下来。之前确实有想过如果情况不对劲就给他霸王硬上功说
……(作:^^;……)
“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了。”
“总之你们放心去吧,要认真打球和努力学习哦。”
“我知道了,正人哥。”

“枫,我们到了啦。”樱木的声音把流川拉回现实。
在仙道的带领下,两个人顺利的报了到,到宿舍放好了东西,然后又由仙道领?来
到了体育馆。
“哇哦,比湘北的体育馆实在好太多了!!!”樱木惊讶地张?嘴。流川虽不如他这
么惊讶,但因为在日本的小球场打球惯了,也不免略略睁大了眼睛。
“不错吧?以后你们可以每天来这里打球。来,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里的伙伴,
以后大家就是队友了。”
“Hi,Akira,your friends?”几个大个子走过来。
“Yes,come here.This is Hanamichi Sakuragi,and he's Kaede Rukawa.”
“Gland to see you.”几个人似乎很高兴,“Do you play basketball?”
“Oh,no,John,they're the best in Japan.We're teammates from now on.”
“Really?”叫约翰的黑人露出惊喜的神色,“I'm John Harris,and they're Bill
and Fletcher.”
“不如我来说明啦,他下一步就是想和你们对打了。”仙道露出一幅预料之中的样子。
“What?Akira,what did you say?”
“Just explain,I'm sure that they'll agree.”
“Really?”约翰望向两个日本小子,两人点了点头。多亏正人的地狱式恶补,这些
简单的语言还听得懂。

然后,一场精彩的球赛便开始了。没几秒钟,体育馆里和附近的其他人全都被吸引
了过来。
两个日本的小子竟然和球队里数一数二的球员对上了,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
球技丝毫不输人,再加上两人天衣无缝的配合,使得本身已经很强的实力又增加了
不少。

远远的,体育馆里传出阵阵喝彩声,引得一个人的脚步不禁向那边靠过去。
“As Akira said……have they arived?”
比赛结束,双方打成平手。看见樱木一脸的不服气,仙道上前安慰他:“花道,别
这样子啊,你们已经是名人了。他们两个是高年级的明星球员,而你们是刚刚报完
到的新生,能和他们打成平手已经是很不错的了。这里可是美国啊,不比日本,这
里的高手多得多,所以我们要来这里磨练啊。”
而对于仙道的热情,流川只是冷冷地一哼。
四周的人围上来,开始不停地问这问那。虽然一共只有参张嘴可以回答,还有两张
的英语破得不行,却一点也不减大家的性质。特别是女生们,没想到球技好又高大
的日本帅哥一下子由一个变成3个,实在是兴奋得不行(作:换了我也是一样的
^^)。好不容易才挨到人群散去,仙道有些疲惫地带?两人准备走。
“喂,阿彰啊,这里的人都这样吗?”
“啊?明星当然是人人都爱的呀。球打得好,就受人欢迎啊。”
“明星?”
“对啊,花道,你们成为这里新的明星哦。”
“是吗?我果然是天才,哇哈哈哈哈哈哈………………”
与狂笑的樱木形成对比,流川的脸色越发阴沉。他一把拉起樱木的手就要走。
“枫?”
“哦,流川,你要急?走吗?”见到这亲密的景象,仙道干笑了两声,跟上去,“那我
们……”
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阵“啪、啪、啪”的掌声打断。仙道扭过头:“Ah?Sussie?”
“So nice,Akira,so nice.Just as what you've told me.It's great!”
打量?面前的人,樱木不禁问:“阿彰,这是……”
“啊,我来介绍。”仙道很高兴的说,“这是苏茜,苏茜·奥维德。”
“Nice to see you.I've heard of you before,from Akira.”苏茜笑?说。
“哦……”樱木愣愣地回答?,看?眼前的金发美女。苏茜大约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一
副魔鬼身材是绝对的一等一,皮肤也不同与一般西方女孩,要细腻许多。金色蓬松
的头发用蓝色的发带绑起,一身的休闲打扮,两条美腿露在短裤外面,是上街最容
易被人搭讪的阳光美女型。
看?樱木直直地盯?苏茜,流川当然不爽了,他猛地拉了樱木一把就要走。
“喂,枫你干嘛啦!”樱木不满地叫?。
“你是流川吧?这位红头发的帅哥就是樱木罗?”苏茜笑盈盈地问,倒把流川吓了一
跳。而樱木代他提出了问题:“咦?你会说日文呀?”
“是啊,我学过。我以前有个日本来的好朋友,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苏茜是啦啦队的红人,也是文学系的才女。”仙道在一边满面笑容地补充。
“我说彰啊,你这家伙还真是有够油腔滑调的耶。难得见了这样的两位帅哥,你都
不多介绍一下,却老在说我的事,真是不够意思。”
“不用介绍了。”流川冷冷地说,拉?樱木就走。而樱木则在喊:“阿彰,下午你来接
我们哦!”
“没问题啦。”仙道挥挥手,笑得有点无奈。旁边的苏茜碰碰他:“喂,彰,他们是……”
“如你所想罗。”仙道耸耸肩。
“呜,还满般配的嘛。”
“苏茜!”
“干嘛?你不高兴啊?”
“真是拿你没办法!当你男朋友的人迟早会爆血管!”
“呵呵呵,那也得试试看才知道啊。”苏茜笑?说,“总之我是中立啦,你自己慢慢努
力罗。”然后转身便走。留下仙道在原地一拍额头:“败给你了。”

*****************

下午的游览全城计划即将开始了。
“哇,阿彰,这是你自己的车啊?”
“不是,是约翰借给我的。”仙道晃了晃手中的钥匙。而一脸黑线的流川则是一言不
发地拉?樱木坐在了敞蓬吉普的后排。
“唉……”仙道笑?摇摇头,朝学校里大喊:“快点啦!!!”
“来了,催什么嘛!”金发美女轻巧地跑过来,跳上了仙道旁边的座位。
“咦?苏茜小姐你也要去吗?”樱木问。
苏茜笑?转过身趴在椅背上:“叫我苏茜就好了。怎么,不欢迎吗?”
“不是,多一个人当然更好啊。”
“呵呵……”苏茜笑笑,“我才是此行的导游啦,彰只不过是个司机而已。”
“苏茜!”仙道在旁边大声喊?。
“什么嘛,我又没有说错。”苏茜笑?转身坐好,“我们出发!”

****************

进入大学后的第一天终于结束了,明天便要开始正式上课。

“啊!今天真是玩得太痛快了!!!”洗漱完毕的樱木往自己的床上一倒。
“………………”流川则是一直都冷冷的,什么都没说。
“喂,枫,你今天吃了冰块啊?!”
“白痴!”
“干嘛!我哪里得罪你了吗?整天一副死人脸,你哪里不满啊?!”
“…………”
“怎么?!你想打架吗?”
“……大白痴,跟其他人那么要好!”
“啊?!”
“…………”脸红。
“你吃醋?”
“白痴!”
“我早说过没必要的,阿彰和我是好朋友!”
“那女孩呢?”
“拜托!她是阿彰的同学,学姐耶!就和彩子差不多,你明白吗?”
“美国好象不讲学长学弟这一套。”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自己明白就好了啊。你这么别扭还真令人麻烦。”
“你说谁别扭?!”
“你啊!还有其他人吗?!”
“白痴!”流川大步上前,来到樱木的床边,“你希望我用行动的?”
“混蛋,你怎么能够往别的方向扯!”红?脸大叫。
“…………”没有说话,只是一手支在樱木枕边,另一支手捧住他的脸,结结实实地吻了
下去。
樱木只是回吻?,过了好一会儿,流川放开他,坐到樱木的床上。
“喂,枫,你……啊!你干什么!!!”见流川拉起他的T恤下摆,樱木大叫起来。
“有什么不对吗?”打算赖到底的家伙。
“我老哥知道就死定了!”把T恤拉回去。
“他现在在日本。”再度拉起T恤。
“总之就是不行!”死命地拉回T恤,樱木坐起来。
“你这么怕正人哥?”开始尝试激将法。
“不是这个问题呀!”脸红。
“…………”不再说什么,猛地按倒樱木,头贴上他的胸膛。
“喂,枫你干嘛!回去睡你自己的床啦!”
“不要。”
“这是单人床耶!很挤啊!”
“不要!”
“你…………”没办法,败掉了。拉过毛毯给自己和流川盖上,玩了一天的樱木很快进入
了梦乡。

明天,才是他们新生活的开始。

----

那个……Michelle的英文很破啦,所以,哪里错了尽管指出来吧……
抱歉了各位,Michelle懒得想新的名字,将就看吧……第一部的“完”打了引号,这就
是答案了……
放心吧各位,这篇完了Michelle一定开始新的故事,都构思了好久了说……

【2】

大学生活正式开始。

流花两人每天的生活实在是太有规律了。上课时通通趴在教室后面睡觉(因为只会
日常会话嘛,根本听不懂讲台上的教授在说些啥)。中午醒了,去吃饭然后散步。
下午继续睡,总之没课的时候便去打球。来到这里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水平其实还差
得远,比自己强的人有好多。绝对不能放松,要成为最强的!这是两人共同的目标。

这天下午,篮球队的人聚在一起练习。
“花道,快,切入!”
“知道了啦!!!”很不耐烦的,但还是飞快地追上前去。
想要拦截,但是失败了,对方比自己想的要强。

“How about that?Boy?”胜利者的笑容。
“哼!”非常不甘心,樱木只是瞪?这和大猩猩差不多的家伙。上次和他打平是由于
和流川配合默契,但就单独来说,差得远。
另一边的流川也是同样的状况,虽然输得不及樱木难看,但感觉也没有在日本时那
么良好了。面对的全部是一群准备进军NBA的高手。

“再来!”樱木不甘心地大叫。而约翰虽然不懂日语,也猜得到他在说什么。正要回
应,却被不远处的喧闹声吸引走了注意力。
“Hey,Hana,look!”一脸高兴的笑容。
“嗯,什么?”虽?约翰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原来是啦啦队开始了练习。
“Very good,isn't it?”
“哦…………”呆呆地看?。第一次看到美国女子啦啦队的表演(虽然是练习),苏茜也
在其中,而且好象是最抢眼的一个。
围观的男孩多半也是为了看她。健美的身材,两条美腿更显性感,随?各种动作,
迷你短裙上下飞扬。也难怪那些男生会那么入迷了。
“哦哦……”看得正起劲,突然一颗篮球飞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樱木头上。
“啊!”樱木大叫一声,回过头,“是谁?!”要找出袭击自己的罪魁祸首。
“……手滑了。”轻轻地摆摆手。
“你……流川枫…………”气得咬牙切齿,“我跟你有仇吗?!”
“白痴。”
“什么?!可恶!!!”气得冲上去,湘北的例行剧目终于出国了,值得庆祝。

“喂,花道,好了!”仙道急忙上前拉开樱木,其他人也来帮忙。不过顺利隔开他们
之前,两人身上已经添了不少新伤。
“Hana,it's alright.”约翰上前劝阻道,樱木不甘地扬起头:“你这只黑猩猩!你
懂什么?!”
“What?What did he say,Akira?”
“Nothing,John,nothing.”仙道笑?推开约翰,把樱木拉到一边,“花道,别在这里
打架呀。”
“哼!是那家伙先挑衅的。”
“唉……这,人与人之间总是有磨擦的嘛,大家要互相谅……”
“让开!”话还没说完,流川便毫不客气地插了进来。
“流川你……”仙道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流川一把拖?樱木往外走。
“你们去哪儿?”
“我们有别的事,要早退。”也不知是对谁说的,流川冷冷地丢下这一句,拉?樱木
头也不回地离开。
“喂……”没有用,只听到樱木的怪叫声越来越远。

******************

练习结束,仙道一个人在体育馆后面灌水。
一阵淡淡的香水味飘来,接?是衣服磨挲的声音。
“Hi!”
“不用继续排练吗?”
“I slipped.”
“How can you do that?!”
“I always do whatever I like.”
“所以我说过当你男朋友铁定爆血管。”
“笨蛋!我是有问题要问你啦。”
“干嘛?”又灌一口水。
“樱木啊,他讨厌黑人?”
“……”仙道睁大眼睛望向苏茜,“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他今天怎么管John叫黑猩猩?!”
“那是……花道他本来就这个样子啦!”
“哦?”一脸很有兴趣的表情。
“他最擅长的就是给刚认识的人起绰号。他管他们以前的队长叫大猩猩,我们的队
长叫老猿猴,戴眼镜的人就是二柄,管海南队的一名队员叫野猴子,所以他自己也
被叫做红毛猴子……”
仙道正在滔滔不绝地说下去,苏茜已经开始想发笑了。
“……John跟他以前队长的类型满象的,皮肤又是黑色,所以他就这么叫罗。”
“…………”拼命忍住。
“别忍啦!”
“Ahahahahahaha……So……a chimp?”
“I don't think so.Just a black gorilla.”
“呼……呼……”拼命止住笑,不然大概会窒息而死。
“你够了吧,有那么好笑吗?”
“呵呵……只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嘛!那流川呢,你呢?你们有被叫什么吗?”
“我没有。”
“就是说流川有罗?”
“也不算有。”
“什么嘛!模棱两可的!”
“因为他通常还是叫流川的名字啊,只有在吵架的时候才会说两句。”
“那是什么!别卖关子!”
“不能再说了,你的反应过于强烈。”
“讨厌!”
“唉……”仙道站起身,伸了个懒腰,“Fox.”
“What?”苏茜的表情僵住。
“…………”仙道与她无言的对望?。
终于忍不住,苏茜笑得夸张至极,几乎扑到地上。
“那么有意思吗?”没好气的。
“很有意思啊。”苏茜支起身子,用手理了理头发,“是个很有趣的小伙子呢。我喜欢。”
“什么?”
“我,喜,欢。”一字一顿地说,“不过你可不要想歪啊,你了解我的。”
“……喂,你不是说真的吧?”
站起来:“你真的想歪了?好啊,很有意思。流川的醋劲似乎也满大的,看来有好
戏要上演了。”
“你……”
“呵呵呵,我得去练习了,再见吧。”不等朝天发的家伙开口,苏茜转身飞走了。留
下那家伙在那里搞不清状况似的发呆。

**********************

当晚的宿舍--

“喂!你今天居然拿球丢我!!!”
“大白痴!”
“你有病啊!莫名其妙!!”
“谁叫你一直盯?那个女人看!!”
“怎么?你吃醋啊?”
懊恼:“不行吗?难道我不该生气吗?”
“这有什么值得生气的?”迟钝的家伙。
“如果你这么认为,那我立即上街去找个女孩来约会,你怎么想?”
想都没想的冲出口:“你敢!”
“……”不说话,只是望?樱木。
“…………那……我明白了啦!但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不过随便看几眼而已,有什么
好大惊小怪的!”
“胡说,你明明一直死盯?她!”
“我哪有!”
“就是有!”
“你再这么不信任我的话……”即将发作之际,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们:“Hanamichi,
your telephone.”
“噢!来了!”樱木答应道,和流川同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

来到电话旁,两人都气喘嘘嘘的。
“喂……你……干嘛也跑那么快?!”边拿起听筒边问。
“…白痴。”简直是废话,还用问吗?
“喂?您好?”樱木答应?。
“嗨,花道,是我呀!”
“老……老哥?”
“对呀,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呃……不、不是啦,只是现在你应该是下班时间啦,在家里打电话没关系吗?”当然
在公司就没关系,好象国际长途可以随便打的样子。
“不是啦,花道,我在公司。”
“咦?你加班?”
“大白痴!”实在忍不住了,流川骂道,“时差啦!”
“啊……”脸煞时红了,“我当然知道,要你来罗唆吗?!”
“哼!”
“死狐狸公,你不要紧得意!”气呼呼地听回电话,如果换了一个人恐怕早就被忽略
掉了,不过是正人的电话嘛……
眼看?正人在电话另一头不知唠叨?些什么,樱木只是一个劲的“嗯、嗯”地应?,还
不时争辩几句。好不容易,樱木把话筒递过来:“拿,老哥有话跟你说啦!”
有些战战兢兢地拿起话筒,另一头传来了非常熟悉和温柔(?)的声音:“小枫
啊,你和花道过得怎么样?还好吧?”
“啊……是……”紧张得要死,现在是绝对不能说错话的时刻。
“没有吵架吧?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吗?”
“嗯,很好。”
“不准吵架哦。”
“是,知道了。”
“还有,绝对不准在外面租房子住,乖乖地给我呆在宿舍里,听到没有?”
“是……”冷汗开始流下来。
“不要以为自己已经十八岁了!在你们学会自立以前都还是小孩子,所以不准做超
出小孩子以外的范围的事!”
“…………”
“所以呀,如果我有机会的话,也会过去看你们,最好不要被我抓到有什么不对,
否则……”
“……是……”只会说这一个字,似乎已经看到了大洋彼岸那张似笑非笑的可怕的脸。
(正人:再毁坏我形象小心我扁你!)

在N分钟之后,流花两人终于顺利地挂上了电话。经过的同学不禁很好奇:“Hey,
Hana,who's that?”
“My brother.”有气无力的。
“You've been talking for a long time.Are Japanese all like this?”
“No,just becaue he's special.”觉得自己快死掉了,老哥唠叨的功力真是不一
般,不知是象爸爸还是妈妈呢?感觉都不是啊……

回到卧室,流川又恢复了一脸的别扭。
“喂!”
“…………”
“你够了吧!”
“哼!”
“什么嘛!连女生都没你这么会吃醋吧!我只不过是看了人家几眼而已你就这样!”
“白痴。”
“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消气?!”
“…………”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是气在心头,但也不知道要那白痴怎么做。
“…………”跟?一起沉默。
“………………”见樱木迟迟不反应,流川只觉得火大,干脆直接倒在床上准备“一睡解千愁”。
“你这家伙还真是难伺候!”不理会樱木的抱怨,流川翻了个身,却感到一具躯体结
结实实地靠了过来。他用力地翻过身,对上了樱木近在咫尺的脸。
“就算我不对,别在生气啦!”脸红得要死,实在是拉不下面子。
“…………”仍旧没有回答,但决定付诸以行动,捧住樱木的脸,用力地吻了过去。
樱木闭上眼睛,任流川吻?,继而流川翻过身,反过来将樱木压在下面。
“不……不要!”樱木猛地推开流川。
“没关系啊……”将他按回去。
“说不要就是不要!”樱木用力推开他,“你得寸进尺啊!”
“你到底在怕什么,刚刚不是才打了电话,正人大哥在日本啊!”
“不是他的问题!”
“那是什么?!你真的就听他的,认为我们只是小孩子,所以不能这么做?!”
“笨蛋!”
“你才是白痴!”
“欲求不满的狐狸!”
“你说什么?!”
“事实!”
“可恶!”大概是被传染到白痴吧,此次先扑过去的竟然是流川!每天的例行运动又
开始了,不过还好,之前的情人间才闹的小矛盾总算是化解了。安安静静地(?)
打过一架之后,两人各自回床上大睡一场。然而流川开始明白,这白痴并非是单纯
的怕正人而已,而是正人的那一套有关“小孩子”的种种理论一经在他心理根深蒂
固。要冲破这层障碍,难哪!


----------

这里解释一下关于那些英文,因为M想到他们的英文应该很破,而且其他人也未必
懂日语,所以M这样写,是想交代清楚哪些是他们听不懂的,哪些又是老美们听不
懂的。只是M的英文也很破,所以……希望不要闹什么大的笑话就好了^^;。

【3】

新X+Y+Z=?(3)
by Michelle


新X+Y+Z=?

#3

Sussie Ovid,19岁,大学二年级学生。
特征?反正是很漂亮啦(樱木:我踹!你这不负责任作者!!!)。酷爱日本,喜
欢文学,但是个性却比较活泼。
不是那种特别前卫的女孩子,但是人缘好,很受人喜欢,追她的人也不少。
和那个日本来的篮球明星认识,是在大学一年级时,刚开学不久。和他选修了同一
门人类学的课程,在同一个教室,听同一位教授的课。而下课后,两人又同时冲到
教室前面问了教授同一个问题。

之后在走廊上----
“You are……Japanese?”
“Yes,I am.”微笑。
“You're so tall……do you play basketball?”
“I'm a basketball player.”
“Really?That's great!I love that game!I'm Sussie Ovid.”
“Akira Sendoh.”
“So……your spoken English is very good.”
“Thank you.”
“我也不差哟。”笑得很甜。
“咦?”
“我也会说日语哦,还可以吧?”

所以彼此彼此,仙道是苏茜练习口语最好的对象,而相对的,自己也可以得到苏茜
的很多帮助。
现在的世界是这样的----
“Sussie,are you free this evening?”
“I'm sorry,Mike,I've got lots of things to do.”
“It won't take much time.Just having a meal,OK?”
“I'm sorry,but I'm really……Ah!Akira!wait!”见到救星了一般,苏茜直冲过去,
拉?仙道的手就走:“正好,你要去练习吧?我也要去观摩呀。”
仙道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便被拖跑了,剩下不懂日文的一帮人在那里呆站?。


*******************


练习之余,仙流花3人坐在一起聊天。流川是老大不愿意,但是当?樱木的面都不好
直说,,只得忍?。
“嗨,几位,要不要试试看?”苏茜的声音和一阵饼干香味同时飘过来。
“啊,苏茜,你还真是好心啊。”仙道首先高兴地答应?。
“呵呵,我弟弟要去郊游,我帮他烤的啦,顺便多做了些,拿给你们尝尝。”
“谢了!”仙道接过来,“来,花道,流川。”
樱木很高兴的品尝起来,流川则是很不情愿的拿起一块。然而放进嘴里,是他也不
得不承认的美味。
“哇哦,好好吃哦!”樱木很兴奋地叫?。
“有那么棒吗?”苏茜笑?,反应太强烈了吧。
“是真的啦,已经很久没有人做这么好吃的东西给我了。”
“咦?我记得彰说过……你有大哥吧?他不管你吗?”
“…………”听到这句话,很难得的,仙道和流川露出了同样的表情,是那种深有体会,
想笑又不能笑的复杂表情。
“喂,你们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没……没事,花道,没关系……”仙道强忍?不笑出来,快窒息了。然而迎接他这样反
应的,是樱木坚实的头锤。
“砰!”的一声,仙道头冒白烟倒在地上。
“Hey……what is this?”有些惊讶地看?这突如其来的暴力行为。
“没什么,苏茜你不用在意!”樱木盯?倒在地上的那家伙,不屑地说。
“不过……好好笑哦,花道你真厉害耶!”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苏茜蹲下身,
“喂,彰,你还好吧?”
“你看我象好的样子吗?”仙道没好气地挣扎?爬起来,“有那么新奇吗?!幸灾乐祸!”
“我哪有!我是真的没看到过嘛!”
“拿你没办法!”揉了揉脑袋,望向一脸杀气的樱木,“其实我是想说……樱木大哥真
的是个很好的人啦,也一直很照顾花道,仅此而已。”
樱木的表情放缓和了,流川则还是冷冷的。苏茜仍旧一个劲地追问:“那名字呢?
他叫什么?”
“正人。”回答的是樱木。
“哦?那你们长得象吗?”越发好奇。
“这……象吧。”
“那他一定很帅罗?”
“咦?!”3个人同时睁大眼睛。
“不是吗?花道很帅啊,他大哥和他很象的话,也该是一样吧?”
“…………”仙道和流川同时用一种担心的目光望向樱木,该不会又多出一个情敌吧?
“啊,我在宿舍有照片,下次拿来给你看吧。”只有樱木什么都感觉不到,还兴致勃
勃地说?。
“是吗?那约定了,记得要拿来哦!”苏茜是一脸的期待。
“没问题!我是天才!”

对于另外两个人,却不是那么简单了。剩下的时间,他们开始在担忧中度过。

********************

当晚在宿舍----

两人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流川突然问:“那个女孩,你怎么看啊?”
“女孩?哪个女孩?”
“装傻吗?那个金色头发的!”
“…………”谁装傻呀,这里的女孩有一半都是金发,“你指苏茜?”
“……叫得那么亲密!”无法掩饰的酸味。
“你有问题呀?名字就是拿来叫的啊,不然取名字干什么?!”
“…………”
“她怎么了?”
“…………”
“啊……”
“怎样?”
“她的手艺不错啊。很难得有人做这么好吃的东西给我耶,在家里老哥什么都丢给
我一个人,只是香织姐来的时候才不用我动手。”
“……那个,”
“啊?”
“正人大哥也会做饭吧。”
“怎么了?”
“你说……如果他们结婚的话,家务事该谁做?”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那个呀,我老哥说,不必刻意地在意这些小事。如果两个人是真心喜欢对方的
话,就会很自然地为对方分担一切,不用分什么你我彼此的。然后说白了,就是轮
到谁谁就做罗。”(日本的正人:哈啾!哈啾!花道这小子,不知道又在说我什么
坏话了。)
“……”
“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仙道……好象也很能干吧?”
“你指做家务?”
“……只有我什么都不会。”
“啊?”
“…………你不会认为我不能帮你分担些什么吧?”
“你傻了吗?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不会是在吃那几块饼干的醋吧?”
“白痴。”
“真是的!没事啦,你不要在那里生闷气呀。”
“…………”嘴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却被大白痴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打断了。坐起
身:“喂,你在干嘛?”
“我老哥的照片啊,答应了苏茜的。”
“…………”脸色刹时又沉了下来,翻身把头埋在枕头下,可恶可恶可恶!!!

**********************

第二天。

“喂,枫!你干嘛整天垮?个脸?”
“…………”
“你到底怎么了啊?”
“…………哼!”
“你真是的!”
再度来到体育馆,流川算是了解到当年樱木的感受了。然而当年的樱木也许只是不
服而已,而现在,流川更是恨死了那些在体育馆边疯狂喊叫的女生。和日本的女生
不同,日本的女生很盲目,而美国的女生看得更加明智和清楚。然而她们却更热
情,更主动,更大胆。相比之下,后者是更可怕的。流川明白绝对不能放松警惕了。

“嗨,花道,流川,你们来了呀?”啦啦队的大美女迎了上来。
“嗯,苏茜,你们在排练吗?”
“呵呵,没错。”甜甜地一笑,流川在旁边冷哼一声。
“啊,对了,这是上次你说要看的,我老哥的照片。”樱木从背包里摸出照片,“拿。”

好奇地接过照片,仔细端详几秒钟之后,苏茜一手捧?脸大叫了一声:“啊!!!!
好帅哦!!”
这一叫不打紧,啦啦队的成员们全部围了过来。
“What's wrong,Sussie?”
“God!!!Look at this picture.”
“Wow!So manly!He's the very style I like!”
“Mine!So cool!”
“Sussie,who's he?”
“Er,hana's elder brother.”
“Yeah,I think so,they look alike.”

“喂……那个……你们…………”被这些惊叫外加议论纷纷的女生搞得晕头转向,樱木不知该
如何是好。还好,仙道过来解救他了。
“花道,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只不过给她们看到我老哥的照片就这样了。”
“哦?呵呵,没关系,那是正常反应。”
只见仙道很熟练(?)地混到那群女生中间,解释了些什么,各美女们才意犹未尽
地散开了。
“你跟她们说了什么?”
“没什么啊,姓名,年龄,身高,学历,职业等等。”
“她们对那些兴趣?”
“兴趣很大呢。”
“那你全部告诉她们了?”
“……啊,没关系吧,反正樱木大哥不用担心被骚扰。”
“…………”
“不用担心,全部是一群热血女生啦,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想打哈哈地混过去,却
忽略掉了“热血女生”中唯一懂日语的一个:“你说谁热血呀?”
“啊,苏茜,我的意思是……”
“你们男生见了美女还不是一个个的流口水!我们只不过叫几声,有妨碍到你吗?”
“我没有那个意思啊,只不过樱木大哥他……”
“你说年龄?”
“难道你不觉得大了点?”
“会吗?他是花道的大哥耶,没差吧?况且你忘了,上次美术系的Jane不是和一个
七十岁的老先生结婚了,他们还恩爱得很呢!”
“没必要把樱木大哥和七十岁的老头子联系起来吧……”汗。
“而且看看人家的长相,你再照照镜子比比吧,那样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会兴奋了。”
“喂……”这可是有生以来头一回,他仙道彰的长相居然被贬得一文不值。
“干嘛,你有意见?”
“…………我有那么难看吗?”
“至少不好看,不过还不至于见不得人。”很权威似的评论,苏茜转身准备离去,临
走又转向樱木:“喂,花道,什么时候你大哥来度假的话通知我一声哦。”
“啊……哦。”难得见到仙道被这样子骂的,仍旧处于发呆状态中。
“等等,苏茜!”不甘示弱地想进行最后反击,“你别这么激动,樱木大哥已经有一
个很出色的女朋友了,他是看不上你们这样的小女生的。”
“哦?”苏茜转过身,单手叉腰,“小女生?你这样想?”说完用手很潇洒地一拂头
发。一瞬间,从大门射进来的阳光衬托在她身后,健美的身材一览无余。
3个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否认,眼前这为金发姑娘的魔鬼身材实在是……
“大笨蛋,彰----”把声音拖得很长,“你以为我真有那个意思啊?开个玩笑罢了,
你居然当真?!”嘲笑的口气。
“那你的意思是……”
“大--笨--蛋--结识一位帅哥又不会吃亏,你偏要往别处想,真是白痴!”
“大白痴!”流川在旁边再度强调一遍,拉?樱木,“走,练习了。”
“哦。”樱木跟上去,“阿彰,你也快呀!”
“来了!”仙道答应?,一边跟过去,一边回头对?苏茜:“有一天你也会知道厉害的!”
“好呀!”苏茜很大声地回答,笑得很调皮,“我等你哦!!!”

没有介意那边的嘻闹,流川现在想的是那个连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是美女的“敌人”。
看样子,她的威胁性似乎越来越大了……

------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某人写得很帅的,只是一时失手啊……
请看过M的画的各位不要把文文和画联系起来……^^;

【4】

流川迟到了。因为之前被教练拉去训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而因为沟通困难,还要
其他同学帮忙翻译,浪费了双倍的时间。不幸中的万幸是流川的话不多,才可以省
了不少事。
赶到体育馆之前,便碰上同学说,樱木又不小心伤了背。不能说是不?急,流川飞
快跑进体育馆中,在场边的角落搜寻樱木的身影。

“花道,怎么样?”
“我没事啦,因为我是天才,啊哈哈哈哈!!”
“呵呵,象你这么有活力真好耶,我可真羡慕。”
“苏茜你不是也一直很快乐的样子?”
“是吗?保持好心情是可以防衰老的。”笑得仍旧那么漂亮,顺便把水瓶递过去,
“再来点?”

无疑,这是让流川脑充血的一幕。想也没想,快步冲上前去,一把夺过苏茜手上的
瓶子。
“啊?”苏茜吓了一跳。
“你……枫,是你啊?”樱木也顿了一下。
“…………”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地瞪?苏茜。
“……这样啊。”仿佛在自问自答,苏茜笑笑,“我明白了,我不当电灯泡。”很潇洒地
一转身,“我跟朋友还有约,就不妨碍你们了。”
“啊……”樱木脸红。
“…………”流川还是冷冷的,直到苏茜的身影消失在体育馆门口。

“喂,枫你刚刚未免太过分了吧,人家是女孩子耶!”回过神的樱木抬头对流川说。
“哼!”
“你这什么态度!”
“你袒护她?”
“什……什么嘛!你这什么意思!要嫉妒也得有个道理!”
“谁嫉妒了!”
“你那不是嫉妒是什么?!真是嘴硬!难道我连普通朋友都不能交?!”
“我看那女人对你意思大得很!”
“凡是接近我的人你就认为那人对我有意思,那叫什么道理!”
“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可恶,流川枫你说什么?!”

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仙道急忙上前制止:“花道,不行!你的背!”
“阿彰你别管!这家伙太不讲道理了!”
“我是说你的背啊!”
“这算不了什么!我要修理这只可恶的狐狸!”
“…………”本来就很火大的流川更加生气了,就要出手,仙道一把拦住:“喂,流川,
花道,你们不要乱来,想想日本的那位仁兄好不好,打架打出问题是过不了那一关
的哦!”
这句话果然奏效,两个人同时停止动作。

劝架是成功了,但流花两人的一天却又这么不愉快的结束。

***************

翌日下午,球队没有组织练习。流花两人在宿舍里面背对背。

“喂!枫,你使性子也够了吧!”
“哼!”
“你这什么意思!天才跟你这么低声下气了!况且本来我就没有什么不对!”
“大白痴!”
“死流川枫,你不要得寸进尺哦!”
“超级大白痴!”
“你想打架吗?!”
“……”流川转身瞪?樱木。一脸“来就来”的表情。

“……算了,懒得跟你吵,免得老哥知道了又要骂人。”樱木也干脆不理流川了,转过
身,准备跟他各睡各的。
气愤就这么一直僵持?,渐渐的,流川一如往常的进入状态,睡?了。
“枫。”没反应。
“喂,枫?”樱木起身,看见那个别扭的家伙已经睡得不省人事。
“真是……”叹口气,拉起一条毛毯给他盖上。

此时敲门声响起。
樱木急忙去将门打开:“咦?阿彰?”
“嗨,花道,我来叫你们一起出去玩。”
“什么?”
“难得没有练习,散散心嘛。”
“可是……枫睡?了啊。”
“那样啊……流川倒是无论何时都在睡呢。”
“…………算了,不管他!”突然想起那条磕睡虫的无理取闹,“我们走吧。”
“什么?”
“不管他了,反正他只会睡,一起也扫兴。”
“你们吵架啦?”
“你说什么?!!!”阴暗的脸色。
“啊,我是说……随便你啦。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好不好?”
“…………”

****************

在外面耗了一下午,心情要好多了。
“喂,阿彰,你每天除了上学和打球,原来还这么会玩啊?”
“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一样的啊。下次我带你去海边怎么样?可以去冲浪、潜
水,很有意思哦。”
“哇 ,有这样的好事你不早说!”
“说了也没用啊,平时没有那么多时间,等考试结束后的大假吧。”
“哦,那样的话把枫也带上一起。”早把吵架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校园的广场之中,也是回宿舍的必经之地。因为聊得太投机
的两人,竟然没有注意到广场中那个冷冷的身影。
一觉醒来,不见了那白痴,立马有了不好的预感。(作:你什么时候有过好的预感
了?流川:闭嘴!)到处找也不见人,直到一位同学告诉自己最不希望发生的事--
白痴被那只刺?拐走了!!!当时只觉得肺都快气炸了,只是在这个地方一直的等
?,一动不动。当那两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出现,一身愤怒的流川已经不知道该说
什么了。
“啊,枫,你在这里干嘛?”不知死活的白痴还一脸的高兴。
“…………”极度阴沉的脸色预示?暴风雨的来临。
“呵,嗨,流川。”仙道笑?打招呼,看不出是为了什么。
“……大白痴!”狠狠骂一声,流川上前一把拉过樱木。
“喂,痛!你干嘛啦!”樱木不满地大叫,流川却不理他,只是和仙道的眼间擦出一
阵阵火花。
“是你自己睡?了,怪我们不带你出去呀?!”不明究理的白痴问。

“以后少给我找麻烦!!!”可以说是恶狠狠的,流川丢下了这一句。看不出是对
谁,但仙道明白。
“喂,枫你……”樱木正想问些什么,却被仙道打断:“不会啦,流川。下次我和花道
一起的时候,一定会‘尽量’不把你落下的。”
“!!!”火山爆发了。然而碍于樱木在场的关系,流川不便发作。一扭头,拉?樱
木的手就走。
“喂!枫!你……慢点……”樱木的声音越来越远,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便不见影儿了。

“哼。”可以说是冷笑一声,仙道望?两人离去的方向,嘴角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
度,“以为这样子就可以稳赢吗?我才不会放松呢,我和花道之间已经……”
“进了一大步了,对吧?”
背后传来的声音把仙道吓了一跳,仙道急忙转过身,对上的是一张“赞许”的笑脸和
一阵有规律的掌声。
“啊,苏茜你……”
“Well done!大帅哥,约会还顺利吧?”
“你怎么……”
“什么我怎么!这是学校,难道我不能来吗?”
“不是那个意思……”
“好啦,你的疑问我来回答。你今天高兴了,现在该我了吧!”
“咦?”什么意思?仙道的额头浸出一层冷汗,该不会和花道有关吧?不,即使无
关,被这家伙这样缠上也绝对没什么好事!
“干嘛!你装傻啊?!忘记了我们答应了昆西教授什么吗?”
“啊…………”有答应他今天下午帮他一起整理人类学资料的!
“还记得啊?托你的福,今天下午我可是一个人累得半死耶!我也知道你是在约
会,所以才不忍心打搅你。”
“你是不想介入这种麻烦的关系吧?”没好气。
“什么啊?!!!你可真没良心耶!让女孩子为你做了这么多事,这就是你的回报
啊?朋友一场,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对不起啦。”也觉得不好意思了,“我道歉啦,是我不好。”
“算了,本来也没打算想你要什么回报的。”
“不要这样说,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好朋友嘛,你又这么义气。”
“干嘛?改口这么快啊?”
“我是真心的耶!让女孩子这么做,我确实很不好意思。我今天确实是忘了,你知
道的嘛,一时高兴。”
“知道就好啦。那你补偿我一下啦。”
“好,你说要怎么补偿?”一脸信誓旦旦的表情。
“你今天请我去隔壁街的高级餐厅吃晚餐罗。”
“什么?!!!!”仙道不觉惊叫出声,果然没好事,“太狠了吧,你刚刚还说不要
回报的!”
“你也说一定要谢谢我的啊。我指的是不指望你诚心诚意的感激,但物质上的报酬
当然是少不了的!这样很划算嘛,不过吃一顿饭而已。”
“老天!你知道那有多贵吗?”
“知道啊,不然干嘛要你请?我自己去不就行了。”
“可是我……”
“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你连更多的都挣到了,牺牲这一点又何妨?”

于是,不管刺?的强烈抗议,苏茜终于是把他给拽走了。仙道,我会为你的钱包祈
祷的。


************************


而此时,寝室中的流花----

“喂!你的醋劲儿也未免太大了吧!”
“哼!”
“什么嘛!难道我连跟朋友一起出门都不可以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
“又来了!你老是这样,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啊!总是吊人胃口。”

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花道。”
“干嘛?”
“你……究竟喜不喜欢我?”
“!!!!!”脸红,“你笨蛋啊?!明知故问!”
“但是……我真的很担心。你总是什么都不明白……”
“你才什么都不明白呢!老这样说我,你不说我能明白什么啊!”
“所以我一直担心。”流川一把抱住樱木。
“啊!你……”脸更红了。
“花道……你总是什么都不去多想,一直都这么快快乐乐的。”
“枫?”
“所以我喜欢你。”
“…………”脸红中。
“但是……对于你,什么都是在无意间发生的。所以说……如果哪一天你发现自己不再
喜欢我了……我该怎么办?”
“笨……大笨蛋!”脸红得发紫,语气有些气急败坏,“你怎么说这样的蠢话啊!那……
那种事可能发生吗?!”
“……”
“枫……”叹了口气,“你要知道,我之所以喜欢你,绝对不是因为你的什么外在条
件。不是因为你的长相,不是因为你喜欢打篮球,也不是因为其它的什么。只因为
是你,你喜欢我,所以我也喜欢你,就好象你喜欢我一样的。这样,放心了吗?”
流川在心里长长舒了口气,然而:“这些话……你该不会是听正人哥对香织姐说的吧?”
“耶!”樱木挠挠头,吐了下舌头,“被你发现了。”(日本的正人:哈啾!哈啾!)
“…………”注视?那白痴的脸,不想把视线移开。他什么都不懂,可是,正因为这样,
自己才那么喜欢他。想一直把他留在身边,一直这样……
“花道……”脸越靠越近,“……我爱你……”
“啊!”脸已经熟了的樱木不知该如何反应,只是乖乖的让流川的唇覆上自己的。
“…………”经过一个长长的深吻,流川放开不知所措的樱木,继而开始想压倒他。
“喂,你干嘛!”察觉到不对的樱木急忙推开流川。
“你不喜欢我吗?”使出不得已的招数,流川仍旧尝试?压倒樱木。
“不……不是那个问题啦!”将压在身上的流川推开并不难,在自己还未被灌进迷魂汤
之前。

正在两人“纠缠不清”之际,敲门声又不识相地响起:“Hanamichi,your telepone!”
“砰”的一声,流川吓得从床上掉下来。樱木则是急忙爬起来,飞快地跑去接听。
流川也很不甘地从地上爬起来,追了过去。(作:不愧是正人,这样子都能打断他
们啊。)

然而接到电话,内容则不外乎是和以往一样的“要好好学习”呀、“认真打球”呀、
“不准乱花钱”呀……诸如此类的。当然,有一条例外,那是以往的通话中没有的----
“什么?!老哥你再说一遍?!!!”
“怎么?你不欢迎吗?”
“你……你真的要……”
“是巧合啦,巧合!我要去那边出差,所以你们做好准备迎接检查吧。最好不要被
我抓到有什么不对,否则……”
“知、知道了啦……”樱木几乎是在战战兢兢地回答,旁边的流川也跟?出了一身冷汗。

同一时间的仙道也不禁打了个冷战,是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吗?

总之,这场关于花道的战争,是有的打了。

------

呃……内容越来越乱了,还请别骂啦。

另外也请别误会,正人是不会再出场的,绝--对--不会。



  M - Mich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