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模拟婚姻  

作者:baifeifei3 2010-06-26, 周六 16:16



仙道彰和樱木花道是一对情侣,两人同在一个公司,仙道彰是高级技术管理人员,总公司派遣至分部的技术总监。花道只是企业内部车间的高级技师,因为入行时间长,技术精湛,也算是蓝领中的骨干,所以也不输仙道多少。

因为同是同性的关系,所以,即使是非常相爱,却始终没有办法结婚,即使已经得到大家的认同和祝福。仙道曾经提议过到别的国家去办理,但花道却舍不得离开日本,他不同于仙道,到了别的国家可能没有办法适应,反正也不过一张纸而已,仙道其实知道花道心里有遗憾。

越野宏明是仙道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在大学里任教,听仙道诉苦过一次后特意在各个高校里打听,终于找到一个比较有趣的实验项目——模拟结婚程式。

虽然还是没有办法真的结婚,但听说感觉十分逼真,可以体验自己想象不到的生活。

“去试一下也没有关系,反正也不用要钱,实验项目有所突破的话还反过来给你们发酬劳呢。”越野劝道。心里到底是不是好玩的成分更多一点就不知道了。

仙道彰非常不愿意被人当做白老鼠实验,他对自己爱花道这件事实是十二分的信心。

花道却是一听到“不用要钱”四个字,两眼立即放光!(花道当主妇的话一定会是勤俭节约兼杀价高手的巧主妇!爆笑)于是仙道抗议无效,一切由花道作主!

两人一起来到某大学某项目科研实验室,一路上因为两人的身高既醒目加上花道的发色为红色及仙道的发型奇特,回头率高达90%,花道心里非常不满意,暗地里想着这家伙总是这么引人注目,正如越野说的骨子里透着优雅和庸懒。

实验室里一个看起来总是似笑非笑的教授盯着他们两人,看得花道心里发毛,这个教授开口说道:“在实验前必须声明的是,由于产品还不成熟,引发的一切后果本机构概不负责,请二位考虑清楚。”

花道却握住仙道的手,与他对视一下,笑着说:“嗬,大叔,我们没有问题的,请开始吧。”

于是实验正式开始,两人躺在两张连结各种仪器的床上,被催眠着进入梦乡,教授选择了项目:婚姻生活。



仙道彰和樱木花道举行了婚礼,接受了大家诚挚的祝福,一对新人笑得很幸福。

新婚之夜,仙道喝得烂醉如泥,口里仍不断地叫嚷着:花道我爱你。樱木花道把他扛上床,脱掉鞋子,用热毛巾帮他擦脸擦手,松掉领带和皮带让他睡得舒服些。

虽然新婚之夜新郎官早早睡去有些遗憾,花道却无比甜蜜,他亲了仙道的脸颊,笑道:“这个傻瓜。”带着如蜜般的笑容也睡着了。

第二天,两人便出外渡蜜月。虽然那个色狼仙道一大早坚持要补昨晚的洞房花烛夜,因此差点误了航班,但大体上一切美好地不真实。

到了拉斯维加斯,两人狂赌,仙道运气出奇地差,花道却赢得赌场经理都出动了,最后请了一顿大餐送了份丰厚的结婚礼物才送走他们。

到夏威夷晒太阳时被人看到满身的吻痕和抓痕,花道人品大爆发,送了很多免费的头锤给仙道。

最后疯狂Shopping,买了很多礼品送给亲友们。

婚后第一个矛盾是关于工作。婚假结束后仙道让花道把工作辞退。

“我又不是养不起你,好好在家休息不好吗?”仙道看起来自己是绝没有错的,他一向如此绅士。

花道却十分愤怒,憋红了脸一忍再忍却始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失礼地对待刚刚一起生活的丈夫:“我也有自己的价值要实现,我嫁给你死我活不是贪图你的钱,我挣的不比你少。还是,彰一开始就看不起我的工作。”

仙道举手作投降状:“不是钱的问题,但是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花道你能把时间花到家庭上来,你知道的,每次你一加班我都好心疼的。”

花道缓和了下来,说道:“加班的事以后我会推掉的,你知道有时带徒弟不得不什么都顾,但是现在毕竟不同了,我可以让其他人去做。”

因此花道的事业发展几乎停滞不前,每次有发展的机会都会因为要照顾家里而放弃了。

即使如此,仙道却依然不满意,加上他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加上文化程度也高晋升更快,两人之间的差距拉大了,时不时更总让花道辞掉工作。(这个其实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很多人一结婚就会有一方必须要为家庭付出更多而丧失工作上的机会,尤其如果生育的话真空期会更长)

其次是生活细节。

花道从小就是孤儿,生活上大而化之。而仙道却是出自于中产阶级,从小已经习惯了被要求注意礼节。

比如两个人吃饭,仙道彰细嚼慢咽,喝东西不发出声音,吃完东西要擦嘴。而花道却吧叽吧叽地发出很大的声响,喝东西喜欢把勺子碰到边沿弄得叮叮响,吃完东西袖子一抹搞定。一开始的时候仙道还觉得花道不做作,讨人喜欢。后来就不愿意跟他一起出去吃饭了。

又比如上完小解,仙道不但要用纸巾全部擦拭过,连马桶也要细细检查,最后喷上清新剂。而花道最喜欢带报纸杂志上大号,小号完随意抖抖,经常弄得马桶项圈遗留尿液。

再比如穿着上,仙道彰稍微地有些心理洁癖,如果他的外套被人穿过了他是宁可送人也不会再穿那件衣服的。而花道不但和兄弟不分彼此一条裤子长大的,而且连袜子也不与衣服分开洗,经常自己的臭袜子要一次穿到底,然后直接扔掉。

类似的事情还很多,一开始仙道是微笑不说什么,后来就指责起花道了。花道本来比水管还要粗的神经后来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其实他觉得很委屈,仙道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是这样了,可以他现在不得不为了爱情做出让步。



“好了,两位先休息一下。如果不想继续的话可以跟我们说。”这时怪教授中断了实验。

花道和仙道彰心里都有些害怕,虽然如果世界末日的话一定可以不离不弃的,但是往往是这些小事能把他们的爱情和激情都磨灭殆尽。

两人默然坐在体育室。

这时一对男女走出来,女的一面用皮包拍打男人一面哭着喊:“你这个死鬼,竟然敢给我出轨包养情人,我对你那么好,尽心尽力地,人都憔悴了,你对得起我吗?”男的躲避着嘟喃道:“那只是试验啦,又不是真的。”

花道和仙道非常尴尬,有点后悔跑来进行这个试验,仙道的信心开始动摇。

于是他为了让自己相信,鼓励地说道:“我们一定可以通过考验的,相信自己。”

花道点点头,没有应答。



于是继续试验。回到婚姻场景中。

花道和仙道商量着收养孩子。仙道其实不喜欢孩子,再加上不是自己或花道的血缘亲子,所以并不愿意。

但是花道却十分渴望能有些新鲜的活力注入这个家庭。另外因为他从小没有家人,所以份外渴望能把家庭经营得更为丰富多彩一些。

于是因为不能有亲生子的遗憾,所以仙道彰妥协了。

可是在收养家庭成员性别上又发生了分歧。花道喜欢斯斯文可以打扮得像公主一样美丽的女生,仙道却从现实的角度分析他们的家庭模式申请男孩更容易,而且一旦孩子长大的话男生还好沟通一些,女孩子太敏感,两个家长都是男人的话很难引导。

后来花道让步,从非洲一贫穷小国领养了一名3岁的黑人儿儿儿儿儿儿儿童。

但是孩子来了以后花道的重心却开始转移,经常只顾孩子的吃喝拉撒,把仙道晒在一边,并且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孩子花道把工作辞了!令多次叫花道辞掉工作花道都不理会的仙道心里万分不舒服,于是便借口出差常常不回家。

但是这一切花道并没有察觉警醒在意过!事情终于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一次出差后仙道被女同事设计醉后出轨了。

虽然仙道乞求花道的原谅,并声称始终只爱花道一个人。但是花道却认定了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坚持离了婚。



离婚后花道独自带着孩子生活。再找工作时因为学历不高加上离开岗位太久屡次碰壁,不由得经常想起仙道的体贴。虽然仙道有时表现得比较大男人主义,但是以保护花道不受伤害为己任,并且也回想着冷落仙道太久,他甚至记不得他们上一次亲热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婚姻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所以花道也终于认识到自己也有错。

仙道更惨,因为每天喝得烂醉如泥,耽误工作被辞退了。投靠越野后,越野对仙道离婚的原因产生疑问,因为据仙道的说法是完全不记得了。

于是去找那个女人问话,原来那个仙道原来的女同事原本想设计仙道离婚后跟她在一起,想不到仙道离开花道后竟然会不成人样。并且那个女人说仙道醉后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赤裸相对是真的,但是仙道并没有出轨,一切都是她设计的。

仙道很高兴他并没有做对不起花道的事,第一时间冲去找到花道,转告了事情的真相,请保证越野和那个女人都可以作证。

他请求花道的原谅,并且发誓永远会忠于花道。而且也不会再骗他: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樱木君了。当你在工作的时候认真的样子很美,但是贸然追求的话花道肯定不会愿意的,所以才假装不懂那些技术上的事情跑去接近花道。当时就决定一辈子只爱花道一个人的。”

花道这些日子也体会到原来自己是仍然爱着仙道的,既然误会都解释清楚了,所以决定还是要跟仙道一起走过下半生。

“不过有个条件,不许再拿公事做借口逃避家务,否则以后换我上班你在家带孩子。”花道威胁着说道。

“好”仙道笑着把花道拥入怀里。







这时,樱木花道和仙道彰都睁开了眼睛。

原来,一切都是梦。

但是真的好真实呀,花道甚至还记得那男人孩子的长相。

仙道彰看着花道的脸,眼神温柔得可以溺死人,说道:“绝不辜负你,以我的人格起誓。”

花道拉起仙道的手,笑道:“绝不冷落你,以天才的名誉起誓。”

仙道缓缓地把头低下来,花道自然地闭上眼睛,然后仙道给了花道一个深情的法式吻后,继续说道:“绝不数落你,不跟你吵架,生气前把自己关起来冷静下来……”

“咳咳,两位打情骂俏请换个地方吧。”怪教授打断二人道。

仙道和花道相视一笑,携手离开,走向他们的幸福生活。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8年花乐坞电影主题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