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谜解·跟踪狂的一日

(7 次投票)

作者:Yakin 2010-06-28, 周一 16:46

“搞什么?这么早就熄灯了...”
右手不断在背袋里翻找正确的钥匙,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在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喀锵″的一声,深棕色的门板被轻轻地开启。门内的黑暗看起来有点吓人,男子先等自己的瞳孔稍微能适应后,再踏进屋内。

“嘘......小声点,不能被他发现我回来了......”

走过玄关,踩在微凉的木质地板走廊上,脚下传来袜子和地面摩擦的布质声......

右手搭在墙面上向前寻路,右前方的转角处进去便是客厅---“嗯?脚下有东西…”弯下腰去摸查…“是外套?他干嘛把外套放在这里?这样会弄脏的……”

低低地轻哼了一声,将外套拿起挂在肩膀上。

心里头忍不住想着……他到底是不是在家啊?虽说那只老狐狸平日就嗜睡,但并不代表他就会提早上床去悠游梦乡的……难道还在公司加班?

想到这……加班?不无可能…可是,感觉好讨厌……

并不是说他没有加班的权利,只是希望自己偷溜回来时,他也在家里等着自己……要他为了今天空下所有的私人时间,只为了自己……

“真的不在吗…?”有意无意地吐出了这句话。

当开始自以为是地认清这个事实后,他已经走到客厅中央。想要放松全身坐倚在沙发上时,又嫌室内的光线太黯淡---起身,轻碰了下放置在小桌上的玻璃灯……

有点昏黄的柔致亮光铺满四周……这时他才注意到沙发上的不对劲---

“哇!吓…吓我一跳!是…是狐狸吗?”巨大的人体占据了整个真皮沙发。

“喂!醒来啊!有好好的床不睡,睡这里做什么?”

看他僵直不动的俯趴身躯在自己剧烈的摇晃下,竟然还能不为所动?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火气加大!

一伸手就想拉扯他黝黑的头发,但又想到如果害他变成秃头的话……改个角度,双手就去按住他的肩膀,然后用力翻转……

“还不快点起来!再不起来,我就要把你扫地出门了!”

“…吵死了…”眼皮依旧没睁开…..

“敢说我吵?好心早点回来陪你的呀!”

“…陪?你…你是……”眼皮有了点动静,在睁开的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在作梦了---“…是白痴!”

“死狐狸!不是白痴,是天才!”

整颗冷冽不已的心因为花道身影的入眼,突然变得炽热起来。睡昏后一醒来……脑袋仍浑沌不已,好像什么事都可以抛却似的---但是,下一刻又惊觉到他身上穿的咖啡色大衣!

是那件勾起心中梦魇的大衣……断裂的记忆又重新被接起。

“可恶!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她是谁?”

“喂!你干什么啊?你勒得我好难过…”被流川出奇不意地紧勒住衣领,花道挣扎着要简獢K…

“她到底是谁?”

“…什么谁是谁啊…?咳…放手啦……”

“别想骗我!今天下午你见的那女人!”

“什么女人啊……咳…”见他的手势愈加劲道,惹得花道有点慌张地改而去推抵在他的胸膛上---女…女人?他到底是说谁…?…啊…难道是…!---“…为什么你会知道?”

…很好!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竟承认那人就是你了!我还天真地希望是我看走眼了……花道!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做…做什么?流…流川!”

你知道我是多么地思念你?是多么地渴求着你?而你…却选择了背叛这种结果来报答我!当初那信誓旦旦的约定呢……我不要你对我不坦白啊!

“你…你一定是哪里有什么误会了……先听我讲…喂!啊…”

眼里映照着你慌乱的身影……我想,这几年来我对你温柔了过头……是否应该要对你严厉点?……用绳索绑缚住你?---所有事情的演变都怠惰了,习惯、依赖……我又担心你对我的爱只是一时的保证。

“不…不要啊!好痛!….你在做什么…!”

思绪乱成一片,我不知道我究竟是在做什么…?生理反应率直地令人可笑!

流川悲怆地望着身下被自己制服的男人……到现在,他还未发觉自己的恶行……一点一滴的……

“混帐…大混…帐!我不原谅你……你…你竟敢强暴我…呜…你完蛋了……”

什么?强暴…?我…是我吗?这…怎么可能呢?

征忡了一会儿,流川反应到两人衣裤褪去一半的下身……伸手去摸,粘热的血丝布满自己的手指,微微刺鼻的血腥味、男人独有的麝香自结合处隐隐传出……

一触及这情景,流川不觉自己更激昂了!但又因体会到自己这般恶劣的行径,而深深懊悔着……

“花道…花道…原谅我……”

“…绝对…不原谅你……太过分了…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你就真的硬……”

“……”根本停不下来了。自己涨烈的勃昂像是毫无底限的,仍持续扩大中---流川弯腰去拥紧花道轻颤的身体。

“…也不听我的解释……你…你简直是野蛮的可以!…啊…好难过……”

流川仍不停地重覆着求爱的举动,即使现在他的心已被悔恨的滋味满满地充斥……低下头去舔吻花道渗汗的脸颊,一遍又一遍地尝着……

“…我听…告诉我…现在就告诉我……”

“已经来不及了…你这个大混帐!”

“说出来好吗?只要你能原谅我……”轻柔地啮咬右耳的耳垂,低沉沙哑的嗓声让花道禁不住一震……

讶异于他不同平时的软求态度,即使被他莫名其妙地这样对待---说长不长的九年啊……他不是不了解流川的个性,可是随着岁月环境的改变,有谁敢保证每一个人都能不改初衷?一如他…为了自己竟可以接受男人的求爱而不觉有异……

身下阵阵袭来的奇异快感,像恶虫,细细地、繁复地、多量地啃咬所有的神经末梢。

这炙烫的、久违了一个月的激烈缠交…让流川像撤了缰的一匹野马,只想不顾一切地任意疾驰!哪里都好,只要能发泄积储以久的狂强欲望……

一个欲急着道出事实真相的人,却被翻涌得脱不出口;一个极欲听汲事实真相的人,却耐不住爆发的冲动……

看去像是一体的俩人,从陷落的沙发上滚至铺着地毯的地面上---流川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要惩罚这令人担心受怕的情人,还是只是单纯地索求补偿罢了……


******************


“我都说不是了,为什么你还要那样想呢?”

“……”惯用的沉默不语。

“喂!你还真会耍任性!笨蛋大狐狸!”

“即使那是你的表嫂,可是…你们还是靠太近了。”

无奈地轻拍了一下额头---明知他就是这样个性的家伙,但还是忍不住想大大地埋怨一下……“你真的是…!死脑筋一个!没事有事就在意那么多东西!”

“不…我只针对你。”

“嗄?你….你说这话不…不会觉得肉麻吗?”羞红刷上花道的脸庞。

“不会,我都说九年了。”

---九…九年?呃…的确是这样啦……可是,我还是不太习惯啊!---

松了一口气,垮下了紧绷的双肩,毫无抵抗地任流川整个抱满怀,甚至是自己也回拥着。

“为什么提早五天?”

“嘿嘿…大概是我在华盛顿那里的公司做太好了,业绩还狂飙呢!所以就提早回来了!”

骗人的吧?应该是有贵人相助才对。

“你表哥为何要你去找那女人?”

“什么叫女人啊!她可是我美丽的大嫂,不要这样乱叫她……嗯…是这样的,也到美国出差的远房表哥对于无法替表嫂准备搬家事宜,而深感歉意…所以希望提前回国的我去帮她问候一下。”

问候?搞什么…?打一通电话不就得了,干嘛要求这个也没见过几次面的白痴去问候呢?

“为什么一回来不先找我?”

“耶?我回来是白天喔!谁晓得你是不是在家……更何况我又不想让你知道我回来了,嗯…算是要给你个惊喜吧!你看!我对你多好啊!”

是哦…是很好没错!那你不会先打一通电话回来问一下啊!大白痴!

“喂!我都解释清楚了,应该没什么要问了吧?……真是的,谁知道你会凑巧就跟在我身后?无聊的怪癖!”

“怪癖?什么…怪癖?”

“跟踪啦!你这个怪里怪气的大跟踪狂!你以前几乎不曾跟得这么彻底的……”

自知理亏的流川移远了视线。但是,怎么办?刚刚…自己做的事已经是违反了约法三章……冀望白痴如他…早已被这件事分了心,而不再想起……

“啊!对了!我差点忘了…”花道突如其来地大吼。

心脏猛地就要暴冲出来,流川忍不住想装傻---“…怎么了?”

“我肚子饿了…冰箱有东西可吃吗?”

“呃…没有了,我们不如去外头吃,好吧?”流川低低地嗫嚅着。真糟糕,有多久没有迫临过这种窘境了?

“喔…好啊…”有点怪异地顺从了流川的提议。其实,打从二、三年前起学会料理食物的花道,是不太喜欢去外头找吃的……

拉离与流川相隔的距离,动作缓慢地自地板上站起。缓慢,是因为下身残留的余痛让他不得不…慢慢来……?

“流川…”呃?叫起正确的姓氏来了?

“我饿了,我也知道你饿了…等我们吃饱后……”吃…吃饱后?怎样?再来在床上尽情享受吗……

“你要开车带我回来…看一下NBA转播赛……”一起看电视?当然好!因为可以偷偷地吃点豆腐……

清了清喉咙,花道把飘远的眼光调回,去正视着仍呆坐在地板上的流川---

“我们再来好好算这一笔帐!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别想要我理你,听清楚了没?”

听…听清楚了……这么大声不清楚也难啊……

从原先只要再忍个五天的,竟在一时尝过了甜头后,又得被迫忍上一个礼拜?这比等那五天还要更惨忍的啊!
 

标签:
  Y - Ya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