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等不到的夜晚

(3 次投票)

作者:Yakin 2010-06-28, 周一 16:47

为了要装出笑到腹痛的模样,洋平很干脆地松手放开了书包,屈着腰,双手紧裹住自己的腹部,止不住地努力狂笑着---
“啊哈哈~~~你是智障啊!问这种问题要我…我怎么回答啊?哈哈……”

“臭洋平!不过是问你一下而已,有必要笑到那么夸张吗?”

“没办法啊!谁叫你问这种东西的?要怪也得是怪你!”大口大口地吸着气,轻拍着胸,试着要平抚心口为笑而产生的激动。

“那你到底要不要回答啊?”

“回答?怎么…?为什么不去问问你的狐狸?”

“问…问他?神经病!这个问题哪里是能问他的?”

“哦~~~原来是不能问他的呀…”随性地将双手放入口袋里,洋平以花道为轴心绕了一圈---“所以就跑来问我?”

“废话!我也只能问你啊!问高宫他们一定会被取笑的,没想到你更过分,还笑成那样!”花道愤愤不平地握紧双拳。

“唉…花道,不是我爱说你,这个年头里…像你这种纯情动物早就快灭迹了!”

“什么跟什么啊!你别忘记我们的年纪是差不多的,自以为是的死洋平!”

“好好!别生气了…喂!花道,我问你……”故装老学究地轻咳了一声,洋平稍停顿了一回,探头看向花道的身后---“你说你一开始问了我什么?”

“问了你什么!?不就是问你什么叫做”性冲动”啊?你是记忆退化了吗?”活脱脱地像极了一只蹦蹦跳跳的猴子,花道被洋平激怒得快跳起舞来了!

“哈哈!真是有趣~~~喂!流川你看到了吧?花道的蠢模样……”无法遏抑地又再度捧腹大笑。

“在…在哪里?”被洋平如此讪笑着,便反射性地转身寻找第三者的存在……

---呃!?流…流川?---气得脸都烧红的花道仍不遗漏掉洋平所说的任何小细节。其实没那个必要去怕狐狸的,可是,现下的情况不一样啊……

“你说你身体不舒服的。”直直地走来,隐藏的怒气也直直地冲着花道而来。

“…我…我……身体就是不舒服啊!我可没有骗你!你看,我的额头烫烫的!”语毕,为了加强真有其事的效果,花道还去触碰了下自己的额头。

---你这个超级大白痴!烫烫的怎么用眼去看?竟敢骗我身体不舒服,却偷偷邀了洋平一同翘课,还…还向他问什么叫做”性冲动”!---


× × × × × × × × × × × × × × ×


百般无聊地折起队员的毛巾的彩子,又抬头看了看洋平…“然后呢?流川怎么做?”

“你不如先问问…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无辜地、又咬牙切齿地低语着。

望了眼他脸上明显的两个伤口,勉强把到嘴的嗤笑声吞回肚里。彩子挺配合地又开口…“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花道一发现到突然冒出来的流川,回了他一句后,就对我来个猛烈的头击,一转身便头也不回地跑走了!再来,流川也给了我一拳就跑去追花道了!”

“噗!你看起来一点形象都没有了!”彩子怜悯似地瑶了摇头。

“的确是没有了……对了!你知道花道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地…问了那个词?”

将手边都仔细折好的毛巾一一错开分置好后,开始思考起洋平的问话……转过头,一眼瞥到晴子在场边忙碌的身影。“晴子她…”脑袋开始咚咚地运转着。

“晴子?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好像是前一阵子她拿了一本书给花道看……那本书大概讲的是有关青少年时期什么的……”彩子偏了头努力地思考着---“啊!会不会是里头提到青少年会有的行为,例如是…这时期的孩子很容易对自己所爱慕之人产生性冲动什么的?”

“嗄?这也太扯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花道干嘛对那个词这么好奇?”

“你也知道的,这孩子总是自称天才的。”彩子避重就轻地提了个题外话来搪塞一下。

使了个嗤之以鼻的眼神,洋平便陷入沉思之中---“流川……跟他有关吧?”

“嗯?”

“他们正在交往中啊!都快半年了…”开始忍不住回想起当初的情况…“重点是,花道认为自己是爱着流川的,再加上周遭女孩子们那一套的说法:相爱的人一定会有肌肤关系的。”洋平渐渐地露出恍然大悟的笑脸。

“而且,就半年这个时间对时下的年轻人来讲,是有点长了。另外,他也相信对于爱恋之人会产生所谓的性冲动……所以,他很有可能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爱流川的、或者是流川有没有爱他的这个问题啰?”一见到洋平那玩味的笑容,彩子接续着一一道出。

“哇!你接的真好!”

“可是…前提必须是他们没’那个’过……”

等不及让彩子说完她的疑问,洋平赶紧接口---“他们的确没有过!”

“什…什么!?真的假的!那…为什么流川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有过了?”

“那是成见哟!反正就我所知道的,他们绝对还没发生过关系,要不然花道就不会腼腆地问我一些有的没的了。”

“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谁上谁下呢?”担心自己的声音会有不必要的外泄,彩子稍微移进了些。

“你想呢?真正较有那种攻势味道的人会是谁…”洋平笑眯了眼,蓦然觉得…能够这样掌握好朋友的一切的优越感实在不错---“数到三,我们一起说出来。”

“一、二、三…”

“流.川.枫!”

两个人,两道响彻云霄的叫吼声,惊动了体育馆内拼命练球的气息!


× × × × × × × × × × × × × × ×


---说的也是…怎么我以前没有发现到呢?花道那孩子虽然总是那么躁进好动,可他一面对女孩子就胆小的像只老鼠似的,更不用提主动想去毛手毛脚的、或是要他去体现色情行为……---

---不过,他应该开始对流川产生欲念了吧?虽然产生了,却不晓得该怎么做?---

---搞不好连他自己也弄不懂这是什么感觉吧?唉…可怜的流川……---

在回家的归途上,彩子回忆起先前不久和洋平的有趣对话。

没错!就如她所想的,流川的确是可怜的,因为他正在受不知名的煎熬呢……


“为什么要骗我?”

“你已经问很多次了,从早问到晚,你不会累啊?”

今天又是轮班留下来清扫的这两个人,定格站在擦得光亮的地板上……然后一直重覆着半个小时前延续下的相抗衡状态。

“你还没有回答我。”

“但我不就说过了?就是没办法回答才不回答你的!”花道怒极地双手插着腰。

“我有听到…”视线没离开过花道的身上,流川缓慢地步向情人的身侧---“你在问…什么是”性冲动”?”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捉弄的笑意。

“什…什么?你说什么?”心底暗叫不妙……最不想让他知道的,没想到竟由他的口里问出---花道心虚地移走眼神,假装正在检查馆内是否还有未整理的地方。

轻叹了一声…“我不知道…你可以为了这个问题而翘课,”趁花道毫无防备的当头,流川的手环绕过他的身后…“甚至是对我食言?”

“你胡说!”说谎简直是有辱男子汉的基本精神!被人这么一挑明说清,情绪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一转过头,双眼便立刻对上流川的---见他异常安静地望向自己…“反…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所以,你到底在意的是什么?”

花道那刻意要平息激动、装出镇静的模样,以及他反问回来的对话……都让流川呆愣了一下。

---原本自己生气的是…花道翘了课、而且还忘了答应中午要碰面的约会。但是,现在的情况不意外地发现到…自己所在意的是其他的事?---

抬眼又看了看他的脸庞。开始陷入自己也不明白的沉思之中……

“我要吻你。”

“吻我?现在?”花道惊愕地张大嘴巴。

“没错…”

“可是前天不是才…”

“那是前天的事了。”

“不是这个问题啊!在这种地方…”

“无所谓…我们不是情人吗?”

没错!我们不是情人吗?---这句话,深深地敲醒了两个人的脑袋。

逐渐岔开的无聊话题,又在无意中悄悄地回归正题了。流川想到的,跟花道想到的或许不太一样,不过,都同样地让这两个年轻小伙子开始正视问题中心了……

“因为是情人,所以就要互相亲吻?”花道提出了他心底的第一个疑问。

“觉得讨厌?”

“不…不会觉得讨厌,只是……”脑里正责怪自己何必突然害羞起来的花道,还是诚实地坦承自己的感觉。

“告诉你…”流川倾身向前,紧紧地缠抱住那稍微挣扎的身躯---“情人之间不能用〝因为、所以″来解释的。”

听着他所谓精辟的解说,讶异了好一会儿。“为什么你今天话好多?”花道也环抱住流川,两人的头相依交靠在一起。

“白痴…”

“我…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

“嗯?”趁隙在花道的颈间偷了个香。

“我认为我是爱你的,所以会想跟你那个…就是……喂!你懂吗?”

“什么?”完全不把心思放在花道的提问上,仍迳自地享受着…难得两个人温柔相拥的光景里。

“喂!我都很清楚地说出来了!你到底有没有听懂啊?”

“嗯…”相搂的时间过的越久,那种感觉就越糜烂……流川恍恍惚惚地在脑海里自动跳过那段语调上扬的吼话。

“我真的是很难为情地说出来了!没想到你根本没有认真地听我在说~~~你这只笨狐狸!”

怀里那温暖的体热瞬时消失,流川这才愣愣地抬起头来---“什么事?”

“还问我什么事?你这只笨狐狸~~~”一下子挣脱对方的拥抱,向后退了一步,手指着流川的鼻子叫骂…“我是说我是爱你的!所以会想要有那种亲密关系!那你呢?你又是怎么想的?”

刚刚才抱怨过场合不当的人,现在竟公开地示爱?而且还表明想发生关系?---流川在讶异之余,却忍不住心悸着。

“你说的…都是当真的?”心脏剧烈地弹跳着,耳边嗡嗡地传进像鼓音的轰隆声。若流川现在不是自己,他一定能清楚地看到这个名叫流川枫的人…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年一般地在红着脸。

“你还敢问我…?”不耐烦地搓着冒汗的掌心,花道有点后悔地嗫嚅着。

从来没被人教导过该如何咧嘴而笑的流川,缓慢地牵起嘴角,突兀地露出生平第三次的微笑。虽说前两次都毫不吝啬地送给了花道……

“你…你干嘛笑啊!?你一定觉得我就像白痴一样地在说这种话!”

“白痴。”

“还骂我?”原本搓动着的手不知何时已移到背后,而花道却不安地深觉自己丢脸死了……“算了!反正你就是轻视我!”

“没有…没有轻视你…”用仿佛抽尽全身的柔情低喃着---“我很高兴呢…”

无声地向前跨了一步,流川擒抓住花道在背后晃动的右手,不等他来得及破口大骂……“老实说,我等得很久了…”

“什么?”

“跟你说的一样,我爱你,也想有亲昵关系。”

“真的吗?”花道用着不知是惊喜、还是悲凄的语调询问着。

“当然。”

“嗯…我指的是那种床上关系…所…所以……”

“我知道。”

“那么你是真的想跟我…?”

“没错。”流川又轻点了不晓得是第几回的头了。

“我也很想…”微偏着头,任对方向自己伸出魔手来---“可是…”

“怎么?”

“那你知道要怎么做啰?”花道的眼里迸出异样的闪烁光芒……“太好了!幸好你知道该如何发生那种关系!要不然…只有我想做也没有用啊!我根本不清楚该如何下手!”

激动地、像连珠炮似地吐出一连串的心声---待精神奕奕的花道说完后,一块黑青的乌云笼罩上流川的头顶……

“你是拐我的?”忿忿地咬牙切齿着。

“拐你?哪里有啊?”一想到自己不用烦恼该如何发生关系的花道,正喜上眉梢地没有发觉到他突来的愠怒。

“你敢说没有?”

“喂喂!你要做什么?”

正愉悦地像只在林间穿梭的春鸟……等自已一警觉到时,流川已反常地冲撞上来,还拼命地使着力气紧搂住毫无防备的红发男孩。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嗄?什么跟什么啊?喂!别脱我衣服啊!”一见到流川一手探入自己的衣襟里头,另一手还蠢蠢欲动地要解开裤头……花道有些惊骇地叫着。

“就是你所谓的发生关系…”渐渐地有喘息的味道了……

“可…可是……”胸膛被另一个人这样带满情欲地抚摸着,讲出来的话也断断续续---“可是…这种事不是要等晚上才能做的吗?而且…这里没有床啊……”

“我已经等不到夜晚了…”轻吻上花道的唇…“好歹也忍了半年……”

“莫名其妙!死狐狸~~~快放开我啦!否则我要揍下去了!”


× × × × × × × × × × × × × × ×


隔天中庭……

“昨天我稍微思考了一下…”

“怎么?”洋平等着彩子接下来的话题。

第三节课才刚结束,洋平为了正喊饿的花道而打算到学生餐厅买面包时,刚好在中庭碰见捧着一堆讲义前往资料室的彩子---

“他们最后能顺利地发生关系吗?”

“嘿嘿…”不怀好意地轻笑几声。

“笑什么!难道你已有了谱?”

“没什么…”洋平快速地走离彩子的身边---“马上就要上课了!我得先去帮我们可爱的老大买面包呢!”

一头雾水地盯着那就要远去的身影,心里正想着…那小子大概不会给我什么答案时,洋平竟突然回过头来……

“今天下午练球时,记得要好好注意一下花道的脖子啊!”洋平努力地挥着手。

---哦…难道已经……这下可有好戏瞧了!---彩子夸张地露出暧昧的笑容,丝毫不理会擦身而过的其他学生的疑惑眼光。

不过,再过个几个小时,彩子将想起另一个重点……未免也发生得太快了吧?昨天还像个青涩男孩般地问着…什么叫做〝性冲动″?

算了…年轻人就是这样……
 

标签:
  Y - Ya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