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赤花]屋顶上的月亮

(3 次投票)

作者:Yakin 2010-06-28, 周一 17:02

夜深正欲入眠时,他总是习惯仔仔细细地将深绿色的窗帘合拢起。长度约莫两公尺高的窗帘,不透光,而且落地。

房间里铺着的地毯曾留下的咖啡水渍,早已被卸除变成流通于各处的空气,什么也不留下……
不,认真想一想,其实还留下了回味时刻里立即可闻的浓烈味道。

价格不菲的主灯没有了电流给予开窍的运作,只能静静地,似乎是它自己灭熄了一种希望之火,然后名为〝黑暗″的这个家伙就带着四下无人的姿态闯了进来。
它以为,已经不留痕迹地攻占这个世界一样的,又试图侵略你的呼吸,或者是你的存在。

这还是将近10来坪大的房间呢。
世界有这样的狭窄,是吗?什么样的攻占才是真正的彻底?
就算整个宇宙都被纳入了,还是有填不满的地方是永远填不满的。


这窗帘不可能有拉链那样的东西能将它紧紧系在一起,所以那开启的窗户缝隙里灌进来的风偶尔会……轻轻地将它们分做两边。

灯光仍旧是死寂地不出声,室内即使没了光线也还是这男人窝着的房间,而让风掀开一点空隙的窗帘,也好像不能如了他的意,永远地封闭了他的世界。

独自一人的房间,三年多的时间。
眼皮一阖上,顺从或是违逆了本意,意志会像海浪涌来使人手足无措地,他会堕入一种自己虚构的两人世界。

这样还能只是独自一人了吗?
他有时候认真想想,给自己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他不知道。

今天以前,他真的不知道。
三年多的时间,只敢默默地在黑暗侵袭不到的世界里,幻想美好的一切。


“今年我就毕业了,跟家人商量过后,自己也思考过了,可能会先到大阪的某大学当实习教练,然后再回到东京的公司从小职员做起……”
突然想起去年晴子开玩笑说,在太舒服的天气下跟重要的人讲话很容易沉醉。是啊,身历其境后,果然就是如此。

“真的打算这样做?我…我以为你已经确定好要留在学校里暂接教练的工作。”

微风吹拂,不远处花圃传来的清香味,头顶上只点缀了几片白云的蔚蓝天空。自由安排的社团活动时间里,他在体育馆外的阶梯上和问话的青年迎面。四年级的自己,二年级的他。

“嗯,我确定了……对了,刚刚教练有事找你,听说要安排你当副队长,等一下去跟他谈谈吧。”刻意的温柔和微笑出现在他的脸上,有点僵硬,因为不自然。

“喔….好……”到这里为止,似乎两人之间没话题可聊了,或似乎感受了一些双方的不自然以及诡异的别扭,他看着青年皱了皱眉头又欲言又止。“…等等,那大猩猩你…”

“怎么?”

“前几天我听彩子说要办聚会,就高校我们这篮球队所有队员的……不知道你会不会去?”

“会,我会去的…”他尝试不让表情太僵硬,在这个人的面前。他知道他是聪明的,看得出来自己异样的态度,但还是不想被看穿。“樱木,你呢?”

“我当然会去!你刚刚说会去了是吧?可不能反悔喔…”

“嗯,我说话算话。”
这真是个容易沉醉的环境。
视线焦点渐渐地模糊不清。
回忆也不再是不断重复运作的死板机器,不能只有是轮流倒带,却再也创造不出来了。

他呆愣地望着他。
原本是谈完话就向他道别离的,但事情总是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了?大猩猩…”

“樱木,你再等一下,好吧?”

“好啊,还有什么事要谈的吗?”他表现的有点兴冲冲的,像个快乐天真的小孩一样。

“跟你开个玩笑吧?”心跳加速了,但表情却开始缓和下来。
“樱木,我喜欢你,整整有三年多了……”


后来他勉强镇静地说着,举起来的右手掌还轻柔地抚摸着青年的左颊下方,原本是想要搭配上自然一点的微笑,但他办不到,所以只好苦笑了。还有,男人的泪腺其实也是很发达的,他严肃地想。

然后趁他还震惊不已的时候,快速地离开现场。
他离开了,离开了那舒适的环境,离开了虚假的回忆,离开了已崩毁的世界,还有,他真正离开了三年多前让自己发现爱情的那个人。


其实也不想要这么做的。
所以只好在亲眼看见结果前,先暂时逃避。


深绿色的窗帘在灯光静静死去的房间里是墨黑色的。
半夜里还不停歇的风,终于将它撩起。
被撩起的回忆还有被撩起的禁忌,然而他今天却轻易地破坏了。

透过窗帘间的缝隙,仰头注视着,隔壁平房上的屋顶,有一轮月亮正悄悄地爬上。

那是他房里唯一的光线,不易察觉。
 

标签:
  Y - Ya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