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深海无沫

(6 次投票)

作者:包饭兔子 2010-07-16, 周五 19:54

页面导航
[流花]深海无沫
章 8 - 章 14
全部页面

俗语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俗语说的很对,可是花道一向不是听话的孩子,或者说是听话的少年吧,他仍然带着鱼杆穿着球鞋坐在海边的岩石上。

他和人打了一个赌,赌那种童话中的生物是真是的存在,虽然花道心中也知道这完全是天方夜谈,但是赌都赌了,总是要为那10碗拉面做一点努力的吧。

所以花道对自己说,就在这里用串了蚯蚓的鱼杆尝试一小时,哦不,是半小时,如果有人鱼上钩的话就把他/她带回家换拉面,如果不上钩的话就用一个头锤摆平那点微不足道的债务。

怎么算都不亏本,这才是不良少年的本性。

所以,当鱼杆以惊人的气势被拉下水后,花道傻眼了,那偷来的鱼杆是某只和刺猬有近亲关系的人的宝贝,要是宣布失踪的话可能下个月、下下个月、下下下个月的午餐、晚餐全部泡汤。

在食物重大损失的威胁下,花道想都没想的跳下了水,他忘记了这是一片海洋,而不是他家后院雨后的小水池。

意外就是在一瞬间发生的,花道好运的没有撞到隐藏在角落里的岩石上,也没有被急促的水流卷到大海中间,他非常巧合的,砸在了一条巨大的尾巴上,然后迷糊的晕了过去。

同样,花道非常好运的没有看到一双满含怒意的冰冷双眼中射出的杀意。更加好运的求生本能在关键时刻冒出头来,昏迷中的他可能知道那传说中的动物冒出了想淹死他的不良想法,非常暴力的用双臂死命搂住那滑腻柔软的腰线。

可怜的人鱼流川枫只能拖着巨大的‘垃圾’,尾巴上还勾着一个价格不菲的鱼杆破开水流向某处聚合点游去,他没有好心的去思考会不会淹死身上的那个人类,也不去想要怎么跟那些古板长老解释他会带一个人类过去,前提是如果那个人类还活着的话。

这种不负责任的作风让人鱼彩子大姐恼怒到了一定程度,要不是她在半路正巧遇到流川的话,那花道现在就是一具白涨的尸体了。

“流川枫。”把花道背到自己背上的彩子揪住流川耳朵旁边的腮,拉着他浮到海面上,用能杀死一切生物的声波怒吼,“难道你不知道杀死人类我们所要受到的惩罚吗?”

“……”名叫流川枫的可怜人鱼眨眨眼睛,呆板而有无辜的看着彩子。

“好吧,我知道你没见过人来,但是你也该知道海面上的生物就应该送会到海面上吧。”

“……”流川看了看彩子背上的花道,再次眨了眨眼睛,从尾巴后面拿出那根罪魁祸首的鱼杆,放到了彩子背上花道的身上。

“这个不是生物,你这个……笨蛋人鱼。”忍无可忍的彩子从第四空间里掏出一面纸扇,‘啪啪’的教训着让她尽张皱纹的流川。

摸了摸被彩子打出的打包,流川甩了甩尾巴,转过身去缓缓的向前游去,既然现在‘海面上的生物’被彩子所接手了,那貌似也没他什么事了。

而那背影在悠悠转醒的花道眼里,就变成了一幅神话中才会有的画面。碧波荡漾的海面,青蓝色的尾巴闪出点点的白光,盈盈的和水波呼应着,墨色的长发被长长的甩出,在带着咸味的空气里滑过花道的脸颊。

“人……鱼……。”

花道看着流川渐行渐远的身影喃喃自语,和他呛声的是彩子惊天动地的尖叫。

“你…你怎么醒了,这下可怎么办啊。”





“彩子……”人鱼种族中的矮子,宫城泪中带怨,怨中带泪的跟着彩子,他不敢相信他暗恋了那么多年的彩子居然驮着一个男人招摇过海,他的彩子,他连手都没摸到的彩子啊。

“宫城,正好,帮我个忙。”彩子从没那么高兴能遇到宫城良田,她总算能把背上这个重到能压死鱼的包袱给抛下了。

“呀…卷毛人鱼,你好。”花道兴高采烈的跟良田打了个招呼,在彩子的吩咐下不顾对方难看的脸色爬上了良田的背。

“卷毛人鱼?你才是红毛人类呢。”良田勃然大怒,居然被一个卑微的人类给藐视了。

“宫城,你好好带着他,我要去告诉长老一声。”彩子深深的叹了口气,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神经粗壮到能跟人鱼聊的火热的人类会给他们这神秘的种族带来些什么样的冲击。

“喂,人类,你怎么会跟着彩子来到这里的。”宫城目送彩子远去后正色的问着花道。

“本天才也不知道。”摸了摸撞出的打包,花道烦恼的皱起眉头,“醒来就看到一条人鱼……很漂亮。”

“你…你不是爱上我的彩子了吧。”宫城看到红了脸的花道,胆战心惊的问了一句。

“不是,不是那位凶巴巴的大姐。”花道坚定的摇了摇头,把自己看到的叙述给宫城听,青蓝色的尾巴,墨色的长发,白到无暇的肌肤。

“哎?”宫城点点头,把花道托到了一旁的岩石上,周围聚拢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鱼,“你这么说的话,很难找哦。”

“找?”花道在一些女性人鱼大胆的打量下红了全身,拉过宫城低低说,“那个…那个能找到?”

“不能。”宫城绕着花道游了一圈,把周围的人鱼赶的远了点,他可不想惹什么麻烦,“不过如果长老决定你留下来的话,你将会有一个伴侣。”

“伴侣?”

“现在跟你说那么多也没有用。”看到远处回来的彩子,宫城背上了花道,回头悄悄的说,“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人类,我现在要带你去长老厅,你……。”彩子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给那个看上去有点傻的人类一个心里准备,“你可能会被要求脱离人类社会。”

宫城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跟着彩子把花道送到了大长老所在的地方,虽然十年一次聚会,可是每次当宫城看到大长老安西时,都会觉得他们一族果然是深受神的宠爱,要是换成别的种族的话,可能以大长老的身形连站立都会是一件困难的事。

“好像一个球。”花道围着坐在珊瑚上的安西转了好几个圈,给出一个深的宫城心的评语。

“哦活活活活。”安西任由花道在他的肚子上捏了好大一团,好脾气的笑笑,“人类的孩子,由于你亲眼见到了我们这海中的一族,所以我给你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你可以选择成为我们的伙伴,也可以选择死亡。”

“……”花道愣了愣,猛抓起安西软软的下巴,拿出今生最凶狠的表情怒吼,“你说什么?老头。”

“留下或死亡。”安西的话语随着一抖一抖的下巴清晰的吐出,不知道从那里得来的眼镜片闪了一下,补了一句话,“留下的话,你可以在现在所有单身的人鱼中选择你的伴侣,并且你将得到和他相同的生命。”

“嗯~?”脑海中一闪先前看到的那个背影,花道肆虐安西下巴的手放到了自己下巴上,他开始人生第一次超过10秒的思考。

“好,成交。”





“……”流川瞪着手上的海螺三秒中,所后手臂一甩,让完成使命的海螺在岩石上砸了个粉碎。

“嗯,流川,看来你也符合所有的要求啊。”三井挡在了流川的前面,扬了扬手上的海螺,“单身,黑色头发,白皮肤。”

“走开。”

“这可不行,作为使领官的我有责任带所有符合要求的人去见大长老。”

“……”

“所以……。”指了指跟在后面的一群人鱼,三井怀笑的把流川拉到了队伍尾端,“你就乖乖的排着吧。”

“也就一会儿时间。”憨厚的角田安慰的拍了拍流川的肩膀,正在采集的他也是莫明的被拉进了队伍,当然他的脾气要比困到要命却没的午睡的流川要好的多。

“大长老。”明明是人鱼的三井在完成人物后尾巴居然诡异的左摇右摆,向安西邀功的笑着。(喜欢小三的不许殴打作者)

“到齐了吗?”

“是的。”

“那么。”安西招呼在一边跟宫城划拳的花道过来,“人类的孩子,达到你要求的人鱼都在这里了。”

“人类?天啊。”

被惊吓到的人鱼们喧哗起来,连角田都忍不住的喊了出来。

“流…流川,快看,是人类。”

“……”流川当然认出了那是人类,该死的砸到他现在都疼的人类。想了想,流川脑海中跳出了一个人类的贬义词,“白痴。”

“呜~?”花道耳朵非常尖锐的捕捉到了这两个从来与他无缘的词汇,冲到流川面前,想揪对方领子的手顿了顿,搭在了流川的肩膀上。

“你这个变种的狐狸脸人鱼,你敢说本天才是什么?”

“白痴。”

“碰”

没有领教过花道实力的流川下一秒,在花道的头锤攻击下沉入了水里,徒留站在岩石上的花道在那里手舞足蹈。

“啪。”

没有了解流川性格的花道在下一妙,被迅速浮起的流川一尾巴扫入了水里,水性不佳的他在流川同样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头锤攻击下,再次目送流川沉入水底。

“小宫,救命啊……。”没了流川当浮板的花道向已经混的烂熟的宫城求救,而随后而来的宫城却又被浮起的流川一把推开。

“看什么看,狐狸脸的人鱼。”

被流川盯的有些发毛的花道恶狠狠的瞪回了流川,一人一鱼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看的忘乎所以。

“白痴?”

流川的愿意是想知道是不是这个单词让这个奇怪的人类如此恼火,但是平板无波的声线却让花道误会自己再一次的被侮辱。

“本天才叫樱木花道,你这个死狐狸鱼给我记住了,我是天才。”

“樱木花道?!”流川以人鱼的年龄来算的话还非常的年幼,有些非常深奥的仪式和约定还没有人有时间和他解释,所以自然而然的,在花道报出自己的姓名后礼尚往来的告诉了花道自己的姓名。“流川枫。”

“……………………………………”

宫城傻了,三井傻了,角田傻了,连安西大长老都傻了。

人鱼的规矩,一旦和他人双手相握的交换了姓名后,两人从此就结成伴侣,知道死亡把他们分开。

而现在,神的旨意下,流川和花道的手正紧密的握在一起。

“哦活活活活。”从珊瑚上游下来的安西把手放在了二人相握的手掌上,慈祥的话语响彻整个海洋。

“我宣布,你们结成伴侣,互相陪伴依赖,直到生命的尽头。”





花道还不知道自己所一直当成神话的那尾人鱼是流川,流川也从没想过去向花道叙述他们是怎么样认识的,一天24个小时,其中20个小时流川在睡觉,2个小时寻找食物,2个小时教花道学习游泳。

不是流川愿意把宝贵的时间分给花道,而是按照人鱼不离不弃的规矩,如果花道学不会自己行动的话,那流川就要负责驮着对方去做任何事情。

而偏偏,花道分享了流川的生命,却没有分享到对方游泳的技能。这个,可能也是花道这个天才最悲哀的事情了。

“手、腿。”拉平了花道蜷缩在一起的手臂和双腿,流川努力把抗拒着的花道摆成了一个‘大’字形,却在稍微游离的下一刻被呼天喊地的求救声给唤了回来。

“死狐狸鱼,你一定想谋害本天才。”死命的楼主了流川的脖子,喝了不少海水的花道坚定了死不放手的信念。

“天才?”

虽然还是平板无波的语调,但是相处了一段日子的花道已经能清楚的分辨出其中微小的差别,想现在,流川就在质疑他天才的可能性。

“哈哈…那个,天才也是有一点点的弱点的。”

“……。”拉下挂在自己身上的花道,流川再一次重复的拉开对方的手脚。只不过这一次流川决定耐着饥饿,他沉下去用自己的身体托起花道,让花道既能自己感受到水的浮力,又不至于被呛个半死。

“嗯?”仰面向上的花道感觉到了流川无声的支撑,他不用再担心会被味道可怕的海水淹没,第一次有心情去看看和海面相对应的天空。

“狐狸。”

“嗯?”

“很漂亮。”

“嗯??”

“我是说天空,你说既然有人鱼的话,那会不会有天使呢?”

“……”

“会不会呢?”

“契约,是一辈子的。”

“什么?”

“人鱼的契约,到死亡才能结束。”

“我只是问问有没有天使,我没说我想……色晴狐狸。”

花道恼怒的翻了个身,把身下的流川当成了浮板,学习着踩水的方法。

“重。”

“本天才是标准体重。”

“流川、花道,还在学啊?”闲来无事的宫城跑来关怀已经是族人的花道,看了看两个绝对不想在认真的姿势,自告奋勇的接手了流川的责任。“流川,我来指导花道吧,你可以去找吃的或者是睡觉。”

“小宫。”非常爽快的抛弃了身下的流川,花道用非常难看的姿势向不远处的宫城划去。

“加油,还差一点。”

“……”

被遗弃的流川甩甩尾巴,绕着玩乐兼打闹的两人转了又转,最后找了块最近的岩石趴了上去。

而在宫城比较有互动的指导下,等到流川在4个小时后醒来时,花道已经能非常流畅的跟着宫城围绕着彩子转来转去。

“上岸。”牢记彩子吩咐不可以让花道在水里待太长时刻的流川把已经泡的皮肤发白的花道扔上了岩石,转身栏在了宫城的前面。

“流川你干吗?”

“我的。”

“什么你的啊?”

“那个白痴。”伸出手指点了点后面大喊大叫宣泄不爽的花道,流川半昂起头对着宫城竖起了背鳍。“我的。”

“流川,我只是……。”感觉到敌意的宫城正要对流川说写什么,却让在一旁沉思的彩子拦住,跟流川打了招呼后被拉离。

“阿彩,流川那小子真是……。”

“良田,流川还没有成年,对自己的所有物会有很强的独占欲。”彩子不知道改怎么跟宫城解释流川的问题,她在刚才突然有一种担心,现在的流川没有成年,所以也就没有欲望,但是等不久流川成年后,她要怎么跟流川解释‘伴侣’和‘繁殖’的问题。

“可能,需要和大长老商量一下。”彩子自言自语,“可能,需要用到一点东西。”

“阿彩,什么东西。”

“能改变花道的东西。”





夜照常的黑了下去,她没有因为心急想练习的花道而延迟多久,银白到让人害怕的月光洒在了漆黑的海面上,礁石处偶尔响起的水花声让因兴奋而迟迟未眠的花道不耐的嘟囔。

“谁啊,那么吵。”

支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花道把目光投向那时不时传来声响的水域里。

宽大的尾鳍在月色下被染成了亮白色,拍打起剔透的水珠,连接尾巴的腰腹弯成了一个美妙无比的曲线,长发掠过堪比月光的肌肤再滑入水中。

“流……流川枫。”字节相识卷连花道的唇舌一样再嘴里打了个滚,含含糊糊的像是怕吓到不远处的流川,而偏偏流川却又是听到了。

“什么?”

“我是…我是说你干吗那么晚还那么吵。”花道用着比流川吵闹一百倍的声音向摸不着头脑的流川吼去。

“……”拿起一直捏在手上的鱼放在花道眼前,流川不明白花道为什么脸红的快要滴血,“烤着吃。”

“那也不能在半夜烤。”花道‘啪’的打开流川的手,那尾不知道死了没有的鱼也掉进了海里。

“白痴。”火大的流川一把拉花道下水,准备让对方好好淹淹吃吃苦头,他忘记了就在先前不久,花道已经能跟随宫城转好几个圈了。

“哈哈哈哈,本天才学会游泳了。”花道嚣张的大笑,嘴巴还没合上的时候,被流川摁进了水里用尾巴给卷住。

“哇,死狐狸鱼你谋杀啊。”被呛了几口水的花道挣扎着抱住一块石头,手指摸到了不一样的触感,拉了拉,从岩石后面拽出一根非常眼熟的鱼杆来。

“这个……是刺猬头的鱼杆。”

“我的。”流川从花道手中抽走了有些破损的鱼杆,把他放在了自己背后。

“明明是本天才的。”花道顿了顿,突然扭曲了表情,看上去极度不甘心的问出一句,“狐狸你…你那里弄到的。”

“勾在尾巴上。”流川从眼角瞄了花道,随后怂怂肩膀,“然后你摔下来。”

“摔下来?”花道想了想,脑袋里一篇模糊,他记忆最深的,只有那个被放大一百倍的美好背影。

“狐狸你转过身去。”

“……”

流川看了看花道,随后松开牵制住他的尾巴,顺从的转过了身。

“居然,真的是你这只狐狸鱼。”

“什么?”

“居然……是你这只死狐狸。”深受打击的花道抱住了岩石,一脸的痛不欲生。

“……”

趁花道沉浸在悲痛中的流川藏好鱼杆,潜下水重新抓了一尾鱼,送到花道眼前。

“烤着吃。”

‘碰’

赠送给流川一个满含怨气的头锤,花道再流川的缓缓下沉中继续哀悼自己心目中美好梦幻的破碎。





“流川。”三井喊住了额头上顶着大包的流川,目光中三分同情,七分好笑。

“……”流川停了下来,心情不怎么好的瞪着三井。

“很快就到满月日了啊。”三井天外飞来莫名的一句,随后看流川没什么耐心要走的模样,慌忙的把正事说出来,“大长老叫你过去一下。”

流川点了点头,游了两三米后再次被三井叫住。

“流川,你那个人类伴侣怎么样了?”三井保持和流川同样的速递,假装看不见对方不爽的脸色。

“……”

流川停下来,暴躁的再次竖起背鳍,“我的!”

往常平板的声线却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而失去了以往的冷淡,给人一种急躁愤怒的感觉。

“不,我只是问问。”拉开和流川的距离,三井笑的有些不怀好意,那只让他从来就没舒心过的人鱼流川,难得他三井准备好心提醒他一下,既然他不领情,那就别怪他这个长辈不提点提点他了。

收起攻击的姿态,流川摆了摆尾鳍,绕过了三井往大长老所在的洞穴游去,他不喜欢离开花道太久,就像他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窥视。

“满月啊。”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流川的宫城也游了过来,拍了拍三井,“难道这次的满月就是流川的那个日子。”

“是啊。”三井四处张望一下,随后低下头跟宫城私语,“你想不想看好戏。”

“好戏?”

“我看你也挺喜欢那个人类的,你也不希望他出什么以外吧。”

“花道?哦。”宫城想到什么的点点头,他也一直觉得流川虽然是新一辈中非常优秀杰出的人鱼,但是确实有点太过张狂,并且比起来的话他也偏爱花道比较多,那么当然就不能让花道吃亏咯。“你准备怎么做。”

“很简单。”三井扯出邪恶的笑容,拉着宫城游到无人处开始窃窃私语,密谋着他所谓的好戏。

而被人算着的流川却拿着大长老所给的一个琉璃瓶子看了又看,闻了又闻。

“这是什么?”

“哦活活活活”交给流川瓶子的安西只笑不语,一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神秘。(老爹我对不起你)

“这是什么?”流川晃到安西面前,追根究底的问着。

“药。”安西的镜片才一次闪烁。

“什么药。”

“这个就要靠流川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了。”安西摆了摆手。

“……”流川把生子串在瓶子盖上,随后挂上脖子,对安西行了礼后出去,既然大长老不肯说,那他就去问别人。

不过,不巧的是,彩子因为一些事情而不在附近,而其他的女性人鱼看到那瓶子立刻红了脸飞速逃跑,男性人鱼则笑的尴尬不已,就是没有人愿意告诉好奇宝宝流川瓶子里的是什么药物。

而等到太阳下沉后,仍然找不到答案的流川终于放弃决定拿回去以后再说,而让他吃惊继而愤怒的是,花道连着那根鱼杆,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宫。”在流川发了疯寻找的同时,花道正坐在宫城的背上,向着海岸游去。“这样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回答的不是累到半死的宫城,而是主谋人三井,他的提议是在满月前带着花道消失一段日子,不但能让狂妄的流川好好着急一把,还能私下教导花道一些他必须知道跟掌握的东西。

而跟花道交情不错的宫城当下赞成,反而主人公花道却不愿意违反和流川的协议离开,无奈三井只能用‘上岸’这个花道偶尔想起念头来勾引他。

花道犹豫了很久,他不想违背和流川以及大长老的约定,但是又实在是怀念脚踏实地的生活,正巧在他思考徘徊的同时又不小心看见了仙道的那根金贵鱼杆,顿时定了主意,只是去把鱼杆还给仙道,很快就回来,这样应该就不算违背了天才的诺言。

“不过樱木。”有点担心花道的三井稍微有些后怕,在花道落水的地方再三的关照花道,“你的生命是和流川连在一起的,,所以最好不要出什么意外,并且不要向外人提起我们的存在。”

“安心吧,小三。”自来熟的花道扛起鱼杆,向三井和宫城挥了挥手,“本天才很快就回来的。”

“花道。”喘过气来的宫城最后提醒了一句,“最晚不能超过五天,五天内,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一定要回来。”

“知道了,本天才走了啊。”

转过身的花道在三井、宫城的目送下大摇大摆的走远,虽然是最不讲信用的人类,但是人鱼们对他却是完全没有怀疑。

明明是不成熟的少年,却又意外的让人安心。

不能多待的三井和宫城等看不到花道后就远远离开海岸,而离开不久的花道就被每天海边一游的仙道逮了个正着。

“啊,花道,还有我的鱼杆。”头发尖尖朝天的仙道彰,樱木花道的长期饭票兼同母异父的兄长只对着弟弟微微一笑后,就满脸悲伤的爱抚起自己的鱼杆来。

“我的Daiwa24J。”

仙道悼念自己最钟爱的鱼杆时那哀怨不已的表情彻底惹恼了原本期望有个煽情感人会面的花道,拽起花道思念许久的衣领,一个很久没发挥的头锤就让仙道圆满的和他的鱼杆团聚去了。

“好了,好了。”眼看第二个头锤就要接踵而来,仙道笑着一手捂住自己的额头,一手搂住花道的肩膀,“花道啊,你是去了那里啊,怎么穿的那么的……奇特。”

仙道所说的奇特绝对已经是给了花道面子,原本的T恤短裤在海水的浸泡下早就宣告阵亡,而现在花道所穿的是大片海藻穿起来的‘裙子’。这样的服装要是没有遇到仙道的话,绝对会被立刻选进十大杰出行为艺术。

“这个啊……。”原来很有气势的花道顿时东张西望起来,摆明了我不能说我不想说的架势。

“那,我们换件衣服吃拉面去吧。”相当了解花道的仙道知道对方不愿意说的话自己的询问只会招来头锤,那么既然人已经平安回来了,其他的神秘又何妨呢。

“好,还是刺猬头你够意思啊。”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7花道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