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夜语

(1 次投票)

作者:风车车 2010-07-16, 周五 20:14

“睡不着。”流川抱着枕头靠在门框,眼睛毫无睡意的瞪着那头也不回的家伙。

樱木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穿着性感小背心通风短裤衩,伸长脖子严肃认真的专心看电视,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眯起眼判断他不是故意,于是哼一声,径自走上前“啪”的拿住他大腿,拍了拍放下枕头就睡上去。
“……什么啊!”樱木被他吓了一跳,大腿硌得生痛,生气地用力推搡那颗黑头,“走开,我要看电视。”

这人依然迟钝得让人生气,流川不耐烦的转头不予理睬,躺好了睡意顿时如潮水般涌来。

樱木唉喔一声,不服气地踢踢腿,直到流川伸手在他腿弯内掐一把,才停止小动作,低声声嘟囔,把双臂啪嗒往后一搭靠在沙发上显示自己很生气。温暖的体温包裹周围,流川觉得很舒服,朦朦胧胧中听到电视沙沙作响,打个哈欠觉得更困了。

花道看的是自己白天练习时的录像带,输了起跑线也会奋起直追,这种话他不会讲但是会做,而且做得超乎所有人想象,所以他以令人吃惊的速度成长,直到成为湘北的王牌——当然,最后一项还只是花道的口头禅。

把电视音量压低,樱木还不明白流川睡不着的原因,只好嫌弃臭狐狸怪毛病怎么这么多,抓住遥控板恶狠狠在大腿上的脑袋前比划两遭,结果还是悻悻放回原位。

“白痴。”恰好这时候,电视上的樱木咻一声投篮,篮球梆的砸到篮板。花道不安的扭动几下,探过头悄悄打量仿佛睡着的流川,伸出右手在他闭合的双眼前晃晃,“喂,睡了没有……”

没有回答,樱木呼出一口气,继续拧着眉思考。电视中嚣张的花道抢过篮板继续投篮,“哐嘡”碰到篮筐划出一道优美弧线从红头顶上飞了过去。里面的樱木傻了眼,外面的花道生生涨红了脸。

太……他想。

“真白痴。”背对着电视的流川忽然补充。
“你装睡!你偷看!你你——”
“啰嗦!”

樱木虎的弯腰拉他衣领想要把他丢开,可是狐狸爪子先跑到他腰上了,“我没看。”流川睁开黑亮黑亮的眼睛。“没看怎么知道!”樱木不服气,继续跟他扭打。

我怎么会不知道。
听着些微的细语低声就能在脑里描摹出他的举动,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才发现眼里心里只有一颗红头了。发现了就行动,等待或者犹豫从来不是流川的风格,于是半激半骗再加上稍微强硬一点的态度,趁樱木迷迷糊糊的时候,啃个一干二净,然后,总算可以专心打篮球了……

偶尔流川也会想得很浪漫,可惜从来不会讲,“就是知道!”

樱木拽不动他于是大怒,奋力拉扯,可是流川在他腰间搔了搔,整个身体就软了,啊噗一声就被流川压在身下,红潮顿时从脖子一路冲上头顶,“走开走开。”他划动四肢叫得像个无礼的小孩。

“放松。”沙发狭窄的空间很好的限制两人过大动作,打架打到最后通常都会缠在一起。所以流川蛮喜欢在家里跟花道打架——
眼看是睡不着了就指导他一下吧,其实流川是好心,真的……

“什什么放松。”耳根子边有他潮热温暖的气息,樱木一下子全身绷紧,话也不会说了。

他的发丝搔得鼻端痒痒的,忍不住低头擦了擦,眼角余光打量电视里他不正确的姿势,流川有点分心,慢慢抚摸他僵硬的肌肉,用一种哄骗小孩的口气说:“全身放松,不然进不去。”

这话貌似在说篮球,但天晓得谁会在教篮球的时候将人压在身体下,樱木板着脸很想有威严的让他离开,可是狐狸爪子轻飘飘的在腰侧拂过,就忍不住“啊哈”一声破了功,张口哈哈笑了半声,又迅速收敛,两颊鼓鼓的像雨后的小番茄鲜润多赧,他支起胳膊有点不用心的抵抗,“我明明有放松……哈哈,痒死了,流川你这笨蛋,不准……唔嗯……”

“那就是姿势不对。”流川更加心不在焉了,向前探身封住他聒噪的嘴。前人有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篮球的事以后再说吧。

一鼓作气,攻城陷地,金鸡独立,直捣黄龙,轻拢慢捻,重勾急舔,三浅一深,咳咳咳……

于是,世界圆满了……

“放松……姿势……”樱木几乎要睡着的时候还在嘟囔。

明天再教你,流川模模糊糊的想。

真的,他是指篮球……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5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