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柔软的辉夜“姬”

(2 次投票)

作者:棉花狼 2010-07-17, 周六 15:35

1.诞生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名叫湘北,山上有许多经年的樱树,不分一年四季的开满了樱花,远远看去,湘北山像一个装满了樱花的大笸箩
——传说,山上住着神灵。

湘北山人烟稀少,山下有一座小木屋,住着一对姐弟,姐姐名叫彩子,弟弟叫作流川。
流川家很穷,平常日子里,彩子在家里制作扇子,流川到山上折些樱花,到集市上去卖,
勉强度日。

一天,流川被彩子的纸扇打醒,睡眼惺忪地爬到上山采樱花,天色未明,山中雾气弥漫,前面却有光射来。
流川迷迷糊糊地迎光走去。
原来,是山中最大的樱树,树上有一颗巨大的樱桃在枝头挣扎,那光芒正是樱桃发出来的。
流川爬到树上,伸手摘下樱桃,桃子竟好像害羞似的,停止了颤动。
流川拿起樱桃,放到嘴边一咬,随着一种好似愤怒的声音,桃子便分开了,里面一个粉嫩的小人,蜷缩在桃子里。


再次被彩子的折扇拍醒的时候,天色已经泛亮了。

“流川你这家伙,还在想你为什么迟迟不来吃早餐,原来又在干活时睡着了,都是因为你这样,家里才越来越穷……(碎碎念)咦?这是什么”

流川揉着脑袋,打着哈欠向彩子惊讶的地方看去:

先是粉嫩的肌肤,红色的头发,而一双天真的大眼睛,正充满好奇地望着自己……

梦里面粉嫩的小人不但是真的,还光彩四射地在自己眼前,若无其事地坐在自己的脸上。
彩子把他捧了下去:“哇~”
离开的一瞬流川一阵失落,这家伙……好柔软……
流川把手伸向坐在彩子手上的桃子宝宝,轻轻戳了一下,宝宝回过头来,小手摸了摸屁股,不解地歪着头。
“好可爱啊”,彩子表现出少见的温柔,“从哪里来的?”
哪里?流川指了指手里的半个桃子,“这里。”
“哎?是从樱桃里出生的呢,那叫樱桃太郎好了”
……
“哎呀~我知道,太俗了是吧?那,叫樱花?”彩子边说边搔着宝宝的痒。
“哈哈哈哈”小孩儿笑得翻来覆去~
“啊,对了,是个男孩子”,彩子恍然大悟似的,“樱山?”
花山?
樱笸箩?
……
这时,流川早拎起粉嫩粉嫩的樱花宝宝,悄悄地回家去了。


留下彩子一个人在樱花树下胡思乱想,唉,到底叫什么好呢


2.成长

流川睁开眼,正直半夜,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醒来了,都是这个家伙。流川看着自己枕头旁睡者的樱木,放弃地叹了口气。
这孩子的名字最终被确定为樱木。
说也奇怪,樱木的周身有一种淡淡的光晕,白天还好,到了夜里尤其明显,有他在的屋子,没有一处黑暗。
彩子的母爱都表现在白天的逗樱木玩和起名上面了,一到晚上,发现樱木亮得让人睡不着觉,便责令流川和樱木一起睡,中间还拉了一道帘子……
流川张着干涩的双眼,怒视了一下帘子,又看看枕头上熟睡的樱木,眨巴眨巴。
彩子不知道这家伙一和自己单独在一起,光晕就会变淡,幸好如此,流川才得以安睡,可是另一个失眠的原因又开始了:
樱木太小太脆弱了,流川担心自己睡沉了一翻身就把他弄破了。正是如此,流川每到半夜就会醒来几次,已经是第三天了。流川揉揉干涩的眼睛:什么时候才长大哦
光芒中的樱木无邪地睡着,小嘴一张一合,粉嫩的皮肤在光芒中几乎透明,映着红红的头发,显得很温暖~
仿佛一股暖流流进心田。
流川摸摸樱木的头发,轻轻地亲上婴儿的脸颊~
“啾~”
等流川睁开眼睛的时候,差点吓得一跳,刚刚还可以捧在手里的樱木,已经长得和普通婴儿一样大了~
难道……
流川又一个亲亲,印在樱木的面包脸上。
没有变化……
眨巴眨巴干涩得不能再干涩的眼睛,流川抱着樱木沉沉睡去。

3.命名

流川依旧上山采樱花,说也奇怪,自从捡到樱木以后,只要是流川折下的樱花,就产生了变化:花瓣就变成了银的,枝干成了金的。
靠着樱花换来的钱,流川家很快富了起来。
这期间,樱木一天一天长大了。彩子给他梳头发,穿上和服,越发光彩照人。
流川常常带着樱木上山采樱花,樱木走过的地方总是下起樱花雨,美得令人驻足~

等到樱木成年的那一天,彩子大摆宴席,让远近村中的人们都来参加,并请附近的命名师来给樱木命名,暮木推了推圆框眼镜,给樱木命名为:桃生之辉夜樱木~

从此,樱木的美名传开了,白天家门前常有乡亲们驻足,也有人趴在墙上、或从门缝里向里观望,更有人远地如翔阳、首都凌南专程来看辉夜樱木。
这时候,等待他们的,往往是流川的一瓢冷水、以及 比冷水还冷的脸。
受过流川的摧残,有些人渐渐离去了。只有五个人还坚持着,这五个人分别是:
阿牧皇子,福田皇子,右大人宫城良田,大纳言三井,中纳言石上晴子。
这五个人,无论寒暑、晴天雷雨,总是坚持不断地来访,在门口徘徊,久久不去。

看到这种状况,彩子眯起弯弯的笑眼:看来,是该给樱木找个心爱的人了。

“恋——人?那是什么?”
“就是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人。”
“那不就是流川吗?”
“啊?!”彩子的双眼成绿豆状,“流川?”
“因为无论吃饭睡觉那家伙一直都和我在一起。”
“可是……”
突然,黑着脸的流川出现在了彩子面前:“不需要!不……”还没说完就被彩子一拳打飞:
“敢跟你姐姐我这么说话,总之,为了樱木的将来,明天就跟那五个人相亲去!”

等两人都离去后,彩子忽然想起,当初樱木长大,自己问是不是分床睡的时候,流川那家伙也说了这三个字呢……
呵,不管了,好困。


4.求婚

彩子很困,但还有比彩子更困的人。流川撑着打架的眼皮,翻开一本《远古之谜》,狠狠地作上标记。
天明之前,樱木被流川摇醒洗脑:
“幸福是一种很珍贵的东西。”
“得到这五样东西,就能够得到幸福。”
“那五个人,能够拿到。”
说完这三句话的流川,倒地不醒。

樱木看着被流川画得面目全非的图样和凌乱的字迹,莫名其妙。
总之是流川想要的东西吧,那就让他们帮忙好了。

五个人一早来到了流川家。由于流川处于补眠中,彩子出外会客:各位,这孩子答应了相亲,但是需要让你们每个人取一样他要的东西来,谁取来了,他就嫁个谁。
“辉夜樱木喜欢的东西我一定尽力去取。”这是牧皇子。
“我可是MVP大纳言三井!”
“彩子小姐好漂亮啊”宫城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流川为什么没有出来呢?外出了?还是生病了,还是……”晴子的冥想。
“……”这是阿福。

很有干劲儿啊!彩子心里想,微笑着把五人带到廊下。


樱木对阿牧皇子说:“帮忙取来天竺佛前的石钵”,又对福田皇子说,“东海有一个蓬莱山,山上有一棵树,根是银的,茎是金的。上面结着白玉的果实,请帮我我折一枝来。”
断了一下,樱木继续说,“另一位呢,把唐土的火鼠裘取来给我,三井大纳言呢,把龙头上发五色光芒的玉给我取来。中纳言石上晴子呢,把燕子的子安贝取一个来给我。”
好难懂啊~樱木依样念完流川字条上的留言,也不管外面的几位如何惊讶,跑到屋子里找睡着的流川玩去了。
  
  彩子在房间里喝茶,听到管家来报,五个人分别开始了寻宝的旅程。
“好”
“还有就是宫城右大人问,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彩子小姐一面”
“啊?”


5.天竺的石钵

皇子阿牧正值壮年,尚未婚配,家中养了一只野猴子分外亲近。
阿牧异常苦恼,回到家中,找了野猴子商量:“我是真心喜欢辉夜樱木,愿意不辞劳苦,也不怕路途遥远,可是……”,阿牧深深地低下头,抬起时已变成一双含泪的眼,“我是路痴。”
野猴子咚地磕了一下。
“此去经年,恐怕没有回国之日啊~”
猴子挠挠脑袋:
(猴语)这样好了,我看咱家后院有个石钵,您去外面躲些时候,回来拿着那个石钵去见辉夜樱木不就行了?
“可以吗?不会露出破绽吗?”
(猴语)不会的,反正,您的肤色看起来就像[是从天竺(印度)回来的]。
“咔嚓”阿牧青筋暴裂的声音,猴子噤声。

几个月后,牧皇子捧着后院的石钵来到流川家,正碰上流川外出。
“请将这个献给辉夜樱木,就说牧皇子从天竺回来了”
流川冷冷地打量了牧,低吟出几个字:超年龄了。
“哪泥?”(什么)
流川拿出一本相亲手册,指指一行字:
“相亲年龄,18岁以下。” 
阿牧抛下石钵泪奔而去
从此,人们知道,在爱情上,年龄是个问题,即使表面上的也是^-^

6.玉树枝


福田皇子是个技术精湛的人。他得到的任务是取玉树枝。他深信自己练习多年的技能终于得到了展示的机会,激动地泪流满面。
他对家人说,我去蓬莱岛取玉树枝了,然后登船离岸,然后在附近的岛上找了一间房屋,秘密地住了进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材料,日夜赶制玉树枝。
经过福田皇子的细心雕琢、打磨,玉枝竟与古书上描写的分毫不差。阿福于是坐船回来,捧着包装精美的玉枝在众人的欢呼中经过,激动得泪流满面:
我终于可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多给我一点掌声……再多一点……呜呜~

樱木没见过这样的玉树枝,精巧得和图片上的一模一样。
见樱木充满了好奇,福田皇子下垂的眼中露出喜色。
屏风后面,彩子死死拉住即将冲出去的流川,开心道:看来这个可以
这时候,樱木好奇地问:“呐,阿福,这个是怎么做的啊”
“樱木这个白痴,应该是怎么找到的才对”
没想到福田皇子认真地解说起来。“这个啊,先把枝削割成这样,然后再刻叶子,还有果实……厉害吧?”
“哦哦,好厉害啊”
“谢谢”

彩子无语,只得松手让流川出去,在福田的背上贴上“丧失资格”的条子。


7.唐土的火鼠裘

  右大人宫城托人从中国进口了一件缀满珠宝的大裘,喜滋滋地拿到流川家,恭恭敬敬地奉上:“彩子小姐~”
“哦?给我的吗?谢谢你哦,小宫”
宫城立刻脸红红:“彩子穿什么都好看~”

忍无可忍地流川拉铃:下一位!


8.龙头上的宝玉

三井被要求找龙头上的宝玉。他先派手下去找,结果全都无功而返。
三井不得已自己出海,正驶到海中央,忽然狂风大作,惊涛翻滚,全船的人都被掀翻在甲板上。
一条肥胖的大龙出现在眼前,三井忽然泪盈满眶:
“安西大龙,我想再采珍珠。”
原来,三井小时候被龙救过,便常常回到海里游泳、采珠,后来有一段时间迷上了辉夜樱木,长时间没有下海。多年后,却又与大龙重逢了。
全船人都听见龙的笑声:“哦厚厚厚~”
然后天晴了。

船夫铁男对着海面说了句:再见了,采珍珠的男孩。然后划船回去了。

人们纷纷传说,三井回到海里采珍珠去了。


9.燕子的子安贝

      燕子快生蛋了,只要拿到子安贝,就能再见到流川君。流川君折樱花的样子,真是美轮美奂。晴子两眼成桃心状,开始爬梯子,一格两格三格,哎哟哟哟~~~~~~~~
地上,家将赤木揉揉自己被当作肉垫的身体,叹了口气:晴子小姐,运动白痴就不要爬梯子嘛,你看,膝盖破了。
“可是,流川君……”
“你已经很努力了,好好休息吧。”
抬起头,晴子看见流川离去的背影。
流川君让我好好休息……
赤木叹了口气,抱起沉醉状态的晴子,走进屋里。

流川心安地回家,总算,五个人都摆脱掉了。
“我回来了”

屋里,一个穿着华贵的男子笑眯眯地坐在樱木旁边……
彩子(小声):“流川,看来仙道天皇也爱上我家樱木了呢。”
“咚!”
“喂!流川,你怎么倒下了,睡得不够多吗!”
……


快到中秋了,樱木常常对着月亮坐着,叹气。
过了一段时间,流川终于忍不住了:“怎么了”
“看不清”
“看不清什么?”
“那个”
顺着樱木的手指,流川抬头,发现月亮上有一行滚动字幕:

辉夜,一切可好,八月十五下去接你。——藤真样


10.月宫

“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仙道天皇依然是笑眯眯的,“樱木你还没说什么时候嫁给我呢”
“嘭嗵”,天皇被流川挤了下去。
“没关系的流川,如果他们带我走,我就把月亮上的宝贝全都带来给你。”
“樱木,还有我呢”爬上来的天皇笑着说。
“嘭嗵嗵”

正值半夜,满月突然光华四溢,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所有的人都无法抵抗似的,感觉自己被光华所笼罩。

  许久,听到有人声。
  “这是什么”
“辉夜。”
  “我知道,可是我当年只丢了一个孩子啊,这一堆是什么”
  “抱歉,我也不知道”

  樱木抬起头,看见一个衣着华丽的美人,和一个黑框眼镜、一本正经的高个子站在自己面前。
  樱木动了动腿,好重。回头一看,吓了一跳。
流川和天皇紧紧抱住自己的左腿和右腿,晴子抓着流川……怨不得这么重。
  再回头,上面端详的人似乎已经累了。
  “算了,头痛死了,皮肤都起皱了,我要做个面膜保养下。”
“那这些人怎么办”
“留下个最特别的,其余的全丢下去”

最可爱的显然是樱木了,可是藤真说要最“特别”的。花形从左到右开始浏览:
樱木:男。
流川:男。
仙道:男。
晴子:非男!那就是你了
  “啊?”


在被扔回地上的瞬间,流川的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像得到失去的宝物般紧紧的抱住樱木:
终于回来了。
仙道天皇从另一边伸出手:呵呵,还有我啊,樱木嫁给我……
“嘭嗵嗵嗵”
樱木的一滴汗流下。





11.尾声

  依然是湘北山,平静的小竹屋里,樱木和流川相偎在棉被里。

  “流川”
  “嗯?”
  “你说,得到那五样东西,会得到幸福”
(那是骗你的)
“可是幸福到底是什么”

流川想了想,把手放在樱木的胸口:“幸福就是这里暖暖的。”

“哦~那我现在就挺幸福。”樱木边说边往流川那凑了凑,“借我抱抱,睡了。”
  
  流川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什么在涌动——

“想不想,我让你更幸福?!”
  
  “啊?是让我更暖和吗,好啊”

流川闭上眼把樱木拥进怀里
——过了多少时间啊,这家伙还是和当时,一样的柔软。

  “喂,流川,你抱那么紧我没办法睡觉了”
“……轮到你了”
“啊?”
“我为你失眠了那么多夜,也轮到你失眠了”

“这是什么理论?啊!流川!笨蛋你干吗脱我衣服,今天很冷哎”
……
“喂!不要摸”
……
“不要亲,哈哈哈,好痒啊”
……
“不要扒,不要插,喂——”
……
“不要——停!”

“好!”

我晕!

身陷在流川掌控下樱木想:原来幸福——是这么痛的。



       第二天清晨,光溜溜的樱木捏醒了光溜溜的流川,急匆匆地:“昨晚一直没机会问:你把幸福给了我,你怎么办啊”

“噗”流川露出了不多见的笑容:

“大白痴”

“啥?”

流川吻上樱木因愤怒而嘟起的嘴唇:“你,就是我的幸福。”
  
  
从此,辉夜樱木和流川老公公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就像湘北山的樱花,

年复一年,

不知疲倦地开着……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7花道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