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中年流川的爱与愁

(4 次投票)

作者:Fengfeng 2010-07-17, 周六 16:12

西方人常说:你知道什么是四十岁吗?四十岁就是每天必须吃颗维他命,才觉得心安的年岁!
    人到40的流川枫却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体会。每天晚上都好精力的压着自己的亲亲爱人反复做着爱做的事,流川枫觉得很幸福也很满足,更为自己中年能够保持如此好的体力与体型而感到骄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俊美白皙的脸,没有一丝赘肉的好身材,完美!再想想自己的爱人,流川枫难得露出了可以称之为笑容的温柔表情,仍旧是火爆孩子气的个性,那一头活力的红发仍旧是如此的耀眼。当然最让流川满意的还是爱人那绝佳的柔韧性,想到花道和自己亲热时所摆弄的高难度姿势,再次觉得腹部一紧。流川开始幻想着花道性感的锁骨,心中岁岁念:花道我来了。。。不久卧室里传出一阵闷响,不用怀疑,此时我们帅到天昏地暗的流川正与地板做着最亲密的接触。使作俑者花道则是若无其事的继续闷头睡大觉,反正地板都习惯了,何况是狡猾的狐狸呢?而流川都懒得动动他干涩的眼睛,睡了。
    周末清晨,两只紧紧依偎在一起呼呼大睡。忽然恼人的电话铃声响起,熟睡的两只都懒得动一下手接个电话。终于当夺命连环拷不知道想了多少声后,“你好,我是樱木。”
    “樱木君吗?我是晴子。请赶快到北村综合医院来,我哥哥。。。我哥哥他突发脑溢血。。。”(原谅我SD里我就知道这一个医院)
    电话里急切带有哭腔的声音彻底赶走了樱木的睡意。“狐狸,快醒醒,大猩猩进医院了。”平时无论如何此时也不会保持清醒的流川也是噌的一声跳下了床。两只胡乱套上衣服,拿着钥匙,开车出发了。
    车上一言不发的流川紧紧握住爱人颤抖的双手,边开车边安抚爱人的情绪。“流川,怎么会这样?上个月大猩猩还和我们一起吃饭呢。”樱木哽咽到。“白痴,大。。。队长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的。”像是告诉樱木也像是告诉自己,流川反复强调着一定会没事的。两人就这样相互打气着来到了医院。
    门口彩子大姐头焦急的拖着两只来到了抢救室外。晴子、宫城、小三、眼睛兄以及赤木的家人都已经焦急地候在那里了。“早上赤木在给孩子洗苹果,突然就听到苹果砰的掉在地上,赤木整个人已经半斜在洗手台上了。还好当时我在旁边洗衣服,及时扶住他,没有让他倒在地上。孩子听到声音也赶快来帮忙,我们把他扶在椅子上,那个时候他还有些意识。我不停地叫他的名字,让他答应,不让他昏睡。”赤木夫人说着事情的经过,“终于等到救护车来了。。。”
    “正是因为嫂子及时将赤木送进了医院,赤木在救护车上经过短暂的急救,在送到手术室之前,还是有些意识的。”大姐头的话终于使几乎崩溃的樱木恢复了些许神智。
    接下去就是寂静无声的等待,焦急、彷徨、无奈写在了每个人的脸上。终于手术室的灯熄灭了,医生出来了。
    “脑中的出血已经止住了,好在送的及时,出血并不是很多。夫人你做的很好,没有让你的丈夫躺倒,否则就决不会是这么小的出血点了。今天就要在监护病房了,如果今晚没有什么反覆,明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放心吧,你的丈夫很顽强啊!你可以进去看看他了,其他人请跟我来吧。”
    “嫂嫂你就先进去陪大哥吧。爸妈这边我会安排好的。”晴子示意让赤木夫人放心。由于老人家也是饱受了不小的惊吓,木暮和三井就负责送几位老人回家。宫城则是给大家买食物和水去了,毕竟接下来是需要人力的时候了。
    “赤木先生本身体质不错,这次突发急病还是因为平时过于劳累。我了解下来病人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想必操心烦恼的事情也不少,可能还觉得自己身体过得去,平时疏于保养,以至于突发急病。其实脑溢血病人康复最关键的还是术后的复健。以后我会联系好复健医院,到时病人会慢慢康复的,可是要恢复到发病之前是不可能了。。。”
    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医院的樱木非常的茫然,那个湘北人人敬畏的大猩猩现在正躺在冷冰冰的病床上。而那些嬉笑着挨打,鼓着面包脸的日子也仿佛就在昨天。大猩猩大学毕业后留在湘北高中当了老师,也用拳头威胁着樱木考上了体育师范。终于在大猩猩不打不成材的教育方针下,我们的花道终于成为了一名伟大的体育老师。这位像兄长更像慈父的湘北队长是樱木这一生最尊敬的人。
    “白痴”,流川清冷的低语打断了樱木的思绪,“明天看完队长以后,我们去做个全面体检吧。”握住樱木的手流川做好了决定。    “好。回家吧,大猩猩的复健就交给我这个天才吧。”太好了,单细胞的花道回来了。是啊,现在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第二天,两只帮着晴子把赤木接到了普通病房。此时的赤木虽然虚弱,但是意识清醒。回忆起自己发病的经过,已然不记得上了救护车以后所发生的事了。樱木红着眼劝慰着赤木别想太多,并且表示只要好好复健,一定可以恢复的。两只在病房里陪了一上午,想到下午的体检,也就轻声的同晴子以及赤木夫人告别了。
    来到了最好的体检中心,做了最全面的检查以后,身心俱疲的两人终于回到家里了。
    “三天后就可以去取体检报告了,流川那天我有课,反正你那天休息,中午你就直接过去吧。”
    “嗯。”
    “流川,你说我们会不会检查出什么怪病啊?”
    “哼!白痴果然没脑子。”
    “如果我。。。呜。。。嗯。。。”
    流川成功用吻封住了樱木的乌鸦嘴。“大白痴你觉悟吧!不会有什么如果的。以为过了20年你的脑子会进化一些,看来猴子除了红屁股,更要当心中年痴呆了。”
    “笨蛋,你才中年痴呆。就知道睡,口水王,哼!”
    “你不喜欢我的口水吗?”
    “。。。”为什么这只狐狸每次都可以用这张毫无表情的脸说出这么。。。呃。。。晴色的话呢。
    “大白痴,我们做吧。多做爱就表示我们很健康呢!”
    果然是实力派的流川,立即付诸行动,扑倒了还未搞清楚状况的樱木。
   

    三天后是取体检报告的日子,上午流川准时来到医院。
    “呵呵,流川先生。您的各项指标都非常的好,心脏、肺活量甚至比一些年轻人还要好。只要您一直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坚持锻炼,您会一直拥有人人称羡的好身体。樱木先生也非常不错,虽然血脂算是在正常范围内,不过仍旧偏高,他是否偏好甜食?”
    “是的,他很喜欢蛋糕糖果一类的小食。”
    “那他最好要改变一下饮食习惯,适当的控制一下甜食的摄取。其他的不用担心,心脏很健康,一切指标都非常好。说实在的您与樱木先生拥有了二十多岁年轻人都羡慕的好身体。健康真是最大的财富。”
    离开医院,流川没有像往常一样去西饼屋。而是直接去了超市,映入眼帘的是大幅的口香糖广告。买了晚上的口粮,流川难得下了次厨房,简单的做好了四菜一汤,摆桌等着樱木吃饭了。5点刚过,就传来了恋人清脆的脚步声。
    “狐狸你知道吗,今天大猩猩已经可以下床自己慢慢走动了。医生说他恢复的很好,差不多再过两周的样子就可以转到复健的医院了。哇,好香!糖醋排骨,我来了!”门口的樱木看到自己喜欢的菜色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
    匆匆换了衣服,洗了手,樱木开始品尝起流川的手艺。
    “哇,这个排骨怎么那么酸,狐狸你放了多少醋啊。啊哟,酸到牙了啦。怎么没有甜味啊,狐狸你没有放糖吗?”
    “嗯。”
    “糖醋排骨怎么可以不放糖呢。狐狸你也退化了啊。喝汤吧。。。”
    解决了晚饭的樱木打开冰箱,准备享受饭后甜点。“狐狸,今天忘记买蛋糕了吗?我的巧克力呢?草莓糖、哈根达斯。。。狐狸我们家有老鼠啊!”
    “吃这个吧。”
    “什么?”从流川手里接过口香糖的樱木顿时傻了眼。
    “大白痴,广告里说吃这个。”
    “什么广告?狐狸,我的那些零食难道是你吃了?”
    “今年过年不吃糖(不吃糖啊不吃糖)吃糖还吃木糖醇(木糖醇)。你的那些零食我送给隔壁的臭小子了!”
    “为什么啊?那些都是我最喜欢吃的啊!对了,是不是体检报告。。。天才怎么了?高血压、冠心病,对了,一定是糖尿病,是不是?天才怎么可以得糖尿病,狐狸怎么办?”
    “白痴!你又在胡说什么呢?只是血脂偏高。只要少吃点甜食就没事了。吃木糖醇,这个健康不含蔗糖的。”
    “我不要。只是少吃嘛,你怎么可以把我的食物统统送人呢!”
    “哼。你能忍的住吗?”
    “可是没有甜食人生哪有乐趣啊?不吃甜食我会死啦,狐狸,你真是杞人忧天啊!”
    “那如果我的人生没有你,我怎么办?”流川紧紧拥住了樱木,“你知道吗?当我知道我们各方面都很健康,我有多高兴啊。既然已经有了隐患,难道还任其发展下去吗?我好怕你会像赤木那样,躺在冷冰冰的病床上,眼里再也看不到我了。”
    顺势抱住自己轻轻颤抖的爱人,“狐狸。。。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口香糖给我,你也吃一颗,保护狐狸的尖牙。”
    “嗯。明天我们一起去看队长。汤我还留着呢。”
    “好啊。再给大猩猩带点香蕉。狐狸那个广告好挫啊,你好呆!我还要听你说一遍。说嘛,说嘛。。。”
    “忘了。”
    “啊!你骗人,我要听啦!”
    “到床上说给你听。”
    “我去洗澡啦!”和头发一样红的樱木躲进了浴室。想到自己今后不能与甜食相伴,苦着脸的花道心痛啊。
    ADE,我的年轮!ADE,我的巧克力!ADE,我的二宝!ADE,我的冰激凌!ADE,我的最爱草莓糖!
    在心中与最爱的食物一一告别后,我们的单细胞樱木认命的吃口香糖去了。
    其实就算没有甜食,只要能和狐狸健康快乐地在一起,够了!
   
    尾声
   
    地点:流花公寓电梯。
    人物:流花和邻居太太。
    花道:大婶,今天怎么心事重重啊。是不是小宝又调皮了!
    大婶:气死我了!那个臭小子瞒着我不知道从哪里吃了好多零食,牙全都蛀了,我正愁给他找个好牙医呢。
    流川:熟睡中。。。
    花道:狠狠瞪了眼流川。大婶,流川认识一个满好的牙医,改天约个时间,带上小宝去看看吧。技术好,而且价格也公道。流川介绍的话还可以打折呢!是不是啊,狐狸!
    流川:被狠狠推醒的流川茫然的点头。
    大婶:啊呀!小花,还是你最好,真是太谢谢你了!
    花道:希望大婶知道真相别砍了我们。我最喜欢大婶做的红烧肉了。呜呜!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7花道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