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冤家路窄

(2 次投票)

作者:永樂 2010-07-21, 周三 21:07

我,樱木花道,二十五岁,是个正直有为的好青年,没有女朋友,大家都叫我天才!

嘿嘿…别看我年纪轻轻的,我可是拥有自己的店啊!还是移动的……对,就是摊贩…喂喂喂,敢小看本天才的摊贩?小心我的必杀头槌!

啊,我都忘了说,我的店…不准笑!我的店是卖盐酥鸡的,本天才炸出来的盐酥鸡可是远近驰名的唷!每天一大早就有一堆人来排队等著买……啊~~~我果然是个天才!哇哈哈哈哈!!!多亏了洋平帮我弄了这家店,本天才每天可是过的既充实又愉快呢!

可是好日子总是会有结束的一天,我美好的人生就这麼莫名其妙毁在一隻死狐狸手中!

死狐狸叫做流川枫,不久之后我想起他幼稚园在我隔壁班,那时候他每天都来跟我抢东西吃,可是每次被骂的都是我……之后我搬家了,想不到还会再碰到他!

说到那隻狐狸还真是让我牙痒痒的。他跟本天才一样开店,只是他卖的是烧烤。那天我起来之后跟往常一样开店,可是为什麼觉得人好像少了很多?旁边那间空房子怎麼突然间挤进一大堆人?本天才禁不住好奇之心走近一瞧,原来是有人开店,难怪人这麼多!没关係,就让他一天吧,反正以本天才的魅力一定马上就可以把客人抢回来的啦!哇哈哈,因为我是天才嘛!

到了晚上,本天才特地早一点关店,到隔壁去看看到底是谁搬来,结果我只看到一个人…不,一隻狐狸,再正确一点,是一隻正在吹著泡泡的睡狐狸边打瞌睡边打扫,三不五时还会撞到桌子椅子等等杂物而请醒个几秒。我开始在心底鄙视他,但是脸上还是堆著笑,毕竟我们是邻居咩!

「这位先生怎麼称呼?本天才是樱木花道,在你家隔壁卖盐酥鸡,请多指教!」嗯嗯,我果然很有风度。

谁知道那隻死狐貍只是用他那双没睡饱的狐狸眼瞅著我瞧好一阵子,才开口说:
「白痴,我是流川枫。」

看,果然是死狐狸,本天才这麼有诚意跟他打招呼居然还骂我白痴?!我一下子火了,衝了上去揪住他的衣领,大声吼著:
「我是天才!你给我记住了,死狐狸!」

「白痴。」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嘴角微微上扬。

笑?居然还敢嘲笑我?!我管他是人是狐狸还是什麼新邻居,立刻送他一个拳头!那隻没礼貌的狐狸居然还敢还手!本天才气不过,马上又还他一脚!就这样,我们大打一架!那隻狐貍看起来瘦弱瘦弱的,还蛮耐打的!打完了,我躺在地上,打算休息一下再回家,谁知道就这样在他家客厅睡到隔天。睡狐狸果然还没醒,我本来想踹他个两脚再离开,不过想想我是个有风度的天才不能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所以我走进他的房间拿了张被单砸在他身上便回去开我的店。

顺带一提,狐狸的房间还真是简单啊,一片的白。桌上还有一本日记本,真想不到狐狸也会写日记,八成只有几个字吧!天才是很厚道的,所以没有去翻他的日记。

 

接下来一连几天,那隻狐貍的店挤满了女生,切,那群女生真是超级没眼光的啦!本天才这麼一个大帅哥在这边不看看一隻死狐狸。哼,我才不稀罕!我撇过头,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谁知道突然间,旁边的女孩竟然都往我的摊上挤了过来!啊~~她们终於了解到本天才的魅力了!我脸上堆满了笑,转过头去,看到的却不是女孩子可爱的脸,而是一张我恨不得撕烂的狐狸脸!

「哇啊!!!」这不是我的惨叫,绝对不是!总之,我就是被这声惨叫吓退三大步……谁有意见吃我头槌!但是那隻摆明了是他的错的死狐狸居然露出那种鄙视的脸,气得我跳上去指著他的鼻子大骂:
「臭狐狸,你过来干什麼?」

「白痴。」他完全不顾我气得跳脚,自顾自地在我摊位上东看看西瞧瞧,有时候还翻翻摊上的东西。
「你的油一定很久没换了。」

「死狐狸不要乱造谣,我昨天才换过的!」本来不应该昨天换,但是因为客人实在太少了,所以我趁著下午打理了我的店一下。

「…肉看起来没光泽,菜看起来不新鲜,车子的轮胎太脏,摊子太老旧……%^*&+_&%&……」那隻死狐狸霹靂啪啦挑三捡四了一堆。

好你个死狐狸,本天才宽宏大量不跟你计较你居然给我什麼什麼尺(PS.得寸进尺)!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本天才下了一个最不该下的决定─揍他!

跟前几天一样,我们打了好大一架,打完之后我才发现……天啊,本天才的摊子毁了啊啊啊!!!我捧著脑袋懊恼著,突然想到这应该是死狐狸的错,正準备再次揍他一顿时,却发现他居然没神经地呼呼大睡在我那抬垮掉的摊贩旁边……天啊…我到底招谁惹谁了我……

不过这种小事难不倒本天才我的,既然是那隻狐狸把我的店给破坏了,那麼他就得把他的店赔给我!於是我牺牲了晚上的睡眠时间,趁著臭狐狸睡得昏天暗地时,我把我的家当全搬进了狐狸的店!哼哼哼…死狐狸,明天你一早起来就等著关店吧!


啊!!!果然有个店面爽多了!我一边炸著鸡排,一边看著店裡的电视……啊,油锅是我晚上叫洋平送来的啦!

死狐狸睡到过中午才起来,我装做没看到,继续炸我的盐酥鸡…啊……刚刚有一位可爱的女孩子来向我买一大包,果然还是本天才最帅啦!死狐狸起来后揉著眼睛四处晃,好一阵子才发现自己不是睡在房间,又花了一段时间才看到自己的店被人什麼鸟巢(PS2.鳩佔鹊巢)了!看他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的样子好呆啊!咦?为什麼狐狸只是看了他的店一眼连个表示都没有又跑回房间去睡了?难道是他自知理亏吗?哼哼哼…算这隻狐狸有良心!

可是,好几天之后,本天才终於知道他这麼乖的原因了!因为我无意间听到他在讲电话:
『嗯…对……我找到他了……』

找谁啊?我禁不住好奇心,走到了房门口。

『…他是我的。』

喔喔喔!!!我把头更凑近房门,想听听他到底在说谁。喂,什麼偷听,我这叫做…叫做……什麼彼什麼胜的(PS3.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谁再说我偷听我扁谁!

『……樱木花道。』

等等,为什麼那隻死狐狸讲电话会提到我?莫非他想报復我抢了他的店?开什麼玩笑,分明是他砸了我的店!我气不过,捲起袖子準备找他算帐,谁知道刚抬头他就已经站在我面前了。

「你偷听我讲电话?」就是这个没有语调的死人声音,害我吓了一跳,胡乱回答:
「我…我没有!我是刚刚才走过来的!」可恶,我干麻跟他解释啊!

谁知道那隻狐狸居然又笑了!
「你…你笑什麼?我告诉你喔,是你弄垮了我的店,你要把你的店赔给我!」我很有气势地大声说著!

「无所谓。」他摊了摊手,还在笑,只是他的笑容居然让我发毛!我的脚自己往后退,可是好像离他越来越近。
「你听到我说了什麼了?」

「一点…不对,我没有偷听你讲电话,也没有听到你提到我!」我摇头如铃鼓,继续大声否认。狐狸越来越靠近,我的脚却无法再后退!我稍稍用眼角往后瞄了眼…不是吧,竟然跑到了墙脚?!我怎麼这麼衰啊!

狐狸把脸凑近我,我为了怕他碰到脸会烂掉头狠狠往后仰了仰…我的妈呀,好痛啊!!!我咪起了眼睛用力揉著后脑杓撞到的地方,感觉比较不痛了,才突然间感觉到颈边有一阵阵的热气。想也知道是那之死狐狸!我全身发热了起来,想开口叫他滚远一点,他却先我一步出声:
「我找你好久了……」

「找我干麻?我又不认识你!」可恶,为什麼我的声音听起来这麼没气势?

「我认识你,你也认识我,只不过你忘了,因为你是白痴。」他用那种万年不变的死人语调对我说。

可恶的死狐狸,竟然又骂我白痴!我气得大骂回去:
「你自己又怎麼样?我说不认识就是不认识啦!」

「小时后,隔壁班,后来你搬家,我找不到你。」他说话的口气突然弱了下来。

隔壁班?我脑子熊熊当机一下,有一张模糊的脸慢慢在我脑中成形……那是一张脸尖尖的、眼睛细细的、皮肤白白的、长得像狐狸的……咦咦,狐狸?该不会…这傢伙是……
「你是流花幼稚园狐狸班的那隻狐狸?」我把心中浮现的人大声说了出来。

「想起来了?」他往后退了一点,我听得出来他的语气变得有点高兴!

对,没错,我想起来了!我立即揪住他的衣领,把我堆积了十多年的愤怒吼了出来:
「把欠我的草莓蛋糕还给我!!!」

倒什麼倒,通通给我起来听我说完!在我搬家前一天,那隻只会跟我抢东西的狐狸突然不知道发什麼神经说要把点心的草莓蛋糕分给我吃,结果后来又没有,真是气死我了!

想不到那隻狐狸听我这麼说居然笑了,而且那种笑跟之前的笑有那麼一点不同。虽然不想承认,笑起来的狐狸还挺好看的,当然比不上本天才啦!等等,为什麼他的头越凑越近?

之后我脑中一片空白,隐隐约约听到死狐狸说什麼约定好了什麼条件什麼在一起的乱七八糟的话,我的理智慢慢回来,这才感觉到唇上一片的温热……啊啊啊啊,死狐狸竟然亲我?我的初吻啊啊啊啊啊!!!

反射之下,我用力给了他一个头槌迫使他后退,然后在附赠上一拳!正準备多踹他一脚时,被我撂倒在地的狐狸抬起头来看著我,我的脚一时踹不下去,因为他的眼神居然有点暗什麼的(PS4.黯然神伤)。
「你那什麼眼神啊,受害者是我耶!」其实我应该大声骂他,可是不知道为什麼我却没有……啊,我果然是心肠好的天才!可是那隻狐狸居然不理我,从地上爬起来就往自己的房间走!我气不过,追著他进了房间!

他背对著我,站在床前什麼话也没说。我也站在他后面盯著他。过了好久,我终於受不了了,从他背后给他一脚让他跌上床,然后我也爬了上去压住他,衝著他大吼:
「你到底想怎样,不要给我搞得一付我欺负你的样子!」

「我喜欢你。」他的声音低沉平静。

而我却傻了。这死狐狸在说什麼,耍我啊?耍我吗?可恶!我脑中不禁升起熊熊热火,连整个脸也跟著热了起来!可是我连抓狂的时间都没有,嘴又被堵上,然后一阵头昏脑胀,我的妈呀,死狐狸什麼时候变到我身上来了?

「你……」这时我真想给自己一个头槌,为什麼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喜欢你,小时候就是了。蛋糕我可以给你吃,店也可以给你,只要你待在我身边。」他的声音变的很低沉,很柔,在我耳边说著。

我心中的那把火因为他的话平静了下来。我是个孤儿,从小寄住在阿姨家,除了洋平那班死党之外没有人对我这麼重视。我眼前突然模糊成一片,看不清楚狐狸的脸,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用双手捧住我的脸颊,轻轻地吻著。

我又想起了小时候的事,狐狸虽然老是跟我抢东西吃,但是有好玩的玩具时会分给我,我被欺负的时候会帮我打回去……咳,我小时候就不能长得很矮小啊!我们常常一起玩,一起睡,一起打架。我还记得搬家的那一天我大吵大闹不要离开狐狸,阿姨让我喝了一杯果汁,然后我就睡著了,醒来就已经在新家,然后就再也没见过狐狸。

总之,那天过后,我就在狐狸家住了下来……什麼?晚上怎啦?你问我跟狐狸那天晚上做了什麼?就……睡觉啦!不信?我说睡觉就睡觉,谁再问我揍谁!!!之后,那间狐狸的店被改成卖盐酥鸡兼卖烧烤,生意非常非常的好,现在我们已经开了十家分店了!

对了,我们的店名叫做『枫花』,狐狸取的,因为这是我们两个的店。可是我还是不懂,为什麼不叫『花枫』呢?管他的,反正狐狸出钱,本天才就不跟他计较这麼多了。

啊!狐狸在叫我了,就不多说囉!大家要常来我们的店啊,我会给你们打八折的!掰掰!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7花道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