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暖

(1 次投票)

作者:游牧民族 2010-07-21, 周三 21:40

生活之暖,总是在驻足的不经意间降临。

仙道打了个哈欠眼角就挂上了困倦,原本托着下巴的左手轻巧地画开了半个圆伸向了苍空,握住一同伸出的右掌向后,再向后,继续向后。
喀哒。
从腰脊到颈椎,从肩膀到手腕,随着骨骼轻微的错结声浑身的僵硬瞬时舒展。
“天气真好呢。”收回了手臂恢复成原先蜷在折叠凳上的姿势,又一个浅浅的呵欠脱口而出,仙道的眉角软软地弯成惬意。
空空的水桶,支在身侧的长长钓竿,随着海波一起一伏摇摇晃晃的浮标;阳光洒在微波的海面上簇起了闪烁的粼光,午后海边湿湿咸咸的风的确很暖。

他在这儿坐了很久了,久到目睹了漫目的墨蓝色渐渐透明渐渐融化渐渐变成阳光灿烂的晴空碧海,至于钓鱼……厄……其实他比较信奉过程才是最有趣的享受;听着静静往复的海潮轻轻拂过石堤,安抚内心深处。然后他会在天黑之前提着简单的钓具信步长长的沿海公路,再然后在某个柳暗花明的海阔天空望着夕阳铺在银色沙滩的遍地金黄。
上一周,再上一周,每个每个周末,来来回回的过程一遍遍重复着自得其乐。


思路被扶在手中钓鱼杆的震动给打断了。
天气晴朗的时候其实是不容易钓到鱼的,水面太过的清澈容易让鱼儿戒心而不咬诱饵。
“你还真是不幸呢……不过谁让你粗心呢……”虽然是叹息的口吻,不过接连一个月的空手而归终于等到一条上钩的,仙道多少勾勒出些许非善意的微笑。
一使劲,原本还在水中拼命挣扎的鱼儿飞向了天空,撒下串串珍珠悉数落下化在了海深沉的拥抱。

粗粗打量了下,仍旧不断扑腾的鱼儿,阳光下的窒息。
忽然有些罪恶感。

“我知道对不起……不过……”
……近看只有巴掌大的小鱼……

“ok……好吧我不应该欺负弱小……”

扑哧,鱼儿又被放回了海洋,银线倏忽逃逝。
什么叫吃一堑长一智……

仙道挠了挠头发,不知为什么有种微妙的挫败感。
“嘛……”当作……响应环境保护组织呼吁‘不要过度捕捞鱼类’的号召吧……
又看了眼身边的空桶,不过不太可能是“过度”吧,仙道讪讪地自嘲。

阳光已然西斜却依旧包裹着温度,海风轻轻、柔软、善意地拍打着面颊,粼粼的温暖在俯首间忽然跃入了眼底,潮声周而复始又从耳边淌过。
无论如何,有些最珍贵的体验是只有过程才能赋予,而所有的等待在手中的鱼竿偷偷震动时足够被填得满满。
尽管不能改善一下家里的伙食的确可惜……

“不过,差不多该回去了吧。”他眯起眼看着透起粉红色的海岸线揉开了笑说。


那么,是什么时候开始连同悠闲地丈量沿海公路也成了享受的过程呢?
塑胶拖鞋在柏油路面噼啪噼啪敲打着一路归家的路线,偶尔侧过脸能看到礁石的海滩在离人际越来越接近的地方慢慢搓成了细沙。对了,记得以前在陵南训练的时候也是会跨着脚印常常在细沙的海滩跑过。
退潮后被海潮冲击成波纹状的沙滩纵然是令人惊叹的创造。
只是,当某次无意从沿海的公路驻足注视着那一片从海天融合的地方蔓延的金红,终于在脚下的沙滩升华成温暖绚丽的金色;到底是被小小地感动到了。

说是感动是有些奇怪,不过实在找不到形容词了。
扛着长长的钓竿晃荡着空空的水桶拖沓着松闲的步伐,仙道想着,有没有人在他当年一心只顾看着前方跑步训练时正停下脚步欣赏落日美景呢。
思忖着,又能觉得一阵暖意从嘴角偷偷地溜了出来。

不算短的一段路,用着不快不慢的行走速度有个把小时的距离,在太阳的边界开始踩到海平面荡起了涛声的时候仙道正站在沿海公路山穷水复的转折。
靠着公路的护栏,搁下了手中的渔具,静静地审视着沿海公路在身体两侧折成了几乎直角的弧度,让出的蜿蜒出视界的整个世界。
金色正从仿佛瞭望台的公路一角汹涌化开,驻足俯首的瞬间仿佛是抚摸到了最暖的心情。

还差一点,只差一点。
那个从阳光源头正跑来的艳红。


有人说,那个人的篮球生命走到尽头了,仙道其实并没想过多少。其实他自己呢,也不确定今后是不是会一直以兴趣为生。
啊,当然所指的兴趣不是指钓鱼。
可是那人真的很努力,坚持不懈从不放弃。
久到仙道也记不清从第一次看到金色沙滩上跃动的红色后往往复复的次数有多少,久到钓鱼的过程连同步行到这片沙滩欣赏落日的漫长也一同成了习惯,久到习惯了享受习惯。

“哟,还是那么有精神啊。”那是轻到从来只够说话者听到的话语。
夕阳一如既往,沙滩一如既往,人也一如既往,温暖亦是。
仙道转身又提起了渔具,踢踏着脚步。
脸上勾起的也是暖暖的微笑。
他想起他那些一心只看着前方的日子,是否也有人停留脚步欣赏落日美景呢。


“喂,臭仙道!”
他忽然仿佛觉得手中的鱼竿轻轻震动,还是心念在那一刻动了一下。就像晴空下透彻的海也有粗心的鱼儿会咬钩的时候,世界每天都在发生一些不能算得奇迹的意外。
回头看见驻足正望着自己方向的人,被看到了么?
“啊,果然是你!下来陪我打一场吧!!”


“不用了,下次吧。”
摆摆手,仙道不知道他的声音是否足够响到沿着高高的落差降于那片金色海岸,但是他归家的步履已经不高兴停留了。
鱼儿咬钩了,不过他也不是差一道改善伙食的红烧鱼;无论如何,有些最珍贵的体验是只有过程才能赋予,而所有的等待在手中的鱼竿偷偷震动时足够被填得满满。

他想,或许回去后会再次摸摸从校篮球队退役后许久没碰的篮球手感以免不时之需。
他又想,或许夕阳真的比当空烈日来的温暖也不一定。
他再想了想,又或许呢……


生活之暖,总是在驻足的不经意间降临。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5年仙花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