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花]宠你到底

(11 次投票)

作者:Fanny17 2010-07-21, 周三 21:49

我一直认为只有在一个美好的日子才能遇到一个自己爱一辈子的人。可是遇到他却是一个烂到不能再烂的天气,我该开心还是该伤心呢?

“彰,你真的要自己一个人住吗?妈妈很担心呀,你这么懒,吃饭怎么办?”

“嗯,嗯,妈,我已经是一个大学生了,你就放过我吧!”

“什么放过你,妈是为你担心呀!”

“是,是,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什么时候为我操心过?”

“你这个臭小子,我看我要操一辈子的心!连新家的位子都不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收拾呀!”

“妈,我不跟你说了,搬家公司来了,就这样,我弄好再跟你联系!”

啪的一声挂掉电话,长长的吁一口气,“哎,已经听她说半个小时啦!呀,我的衣服还没晒呢!”

站在阳台上,我看看已经阴暗了一周的天空,洗好的衣服已经可以领半个房间了,“该死的,昨天电视不是说今天就会停雨吗?”无奈的看着湿露露的衣服,“要是老妈在就好了,起码这点她很有用处!”

“叮铃铃!”

是谁呀?这么迟了还打电话来?我皱皱眉头,继续忘着阴阴的天,管它呢,再多响几次自己就会挂的。

“叮铃铃!”对方好像不想放过我了,哎,还是接吧,不然肯定会被吵死的。 

“你好,这是仙道家?”

“仙道,你都安排好了吧?”

“越野?还好吧!”

“嗯,我们大家说要去你家通宵呢!”

“啊?”

“好啦!好啦!就这样决定了,今天我们不醉不休!”

“啊!等一下!”

“嘟嘟……”

什么不醉不休,这群小子,就想找借口外宿,天天听他们说羡慕我可以自己一个人独立生活,听得都出茧子来了,看来今晚可不会那么好过了!

无聊的按着摇控器,这群小子跑到哪去了,半天还不来?

“再不来,我就把你们都关在门口让你们睡大街去!”想象他们睡大街的情景,太搞笑,好期待啊!

“仙道!仙道!开门!”

门铃也不知道按,我还花那么贵的钱买的,真不知道这群小子手拿来干嘛的?

“你们怎么才来?再不来,就等着睡大街吧!”

“兄弟,我们带了赔礼的礼物呀!”越野拿起上好的萄葡酒在我面前晃。

“仙道,鱼住说要在家里帮忙没办法过来,他叫我们自己玩!”藤真闪身进了屋。

“外面雨下得好大,什么鬼天气,死命的下雨!”清田甩甩身上的水滴,看到他站的地方已经湿成一片,我叹了口气,明天看来又要重新打扫一遍了。

“谁叫你不打雨伞了?”神笑到,“仙道,有干毛巾吗?”

“有!”我走到浴室拿来毛巾,朝清田就是一丢。

“男人打什么伞,那是女孩子家做的事!”清田嘟起了嘴。

“你这是强词夺理!”神用力的拍拍清田的脑袋。

“神!~~”

我好象看到一只大型牧羊犬,看来只有神和牧神一才能治得了他,在学校里这小子可是嚣张得不得了,真不知道他那不怕死的蟑螂精神是天生形成的还是后天造就的?

“好啦!我们开喝吧!”越野打开瓶盖迫不及待的催促。

这种日子我一直很向往,有一个自己的空间,时不时和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聊天喝酒,我开始期待以后美好的生活,然后老天向来都不会随人愿的!

“仙道,你这还有一间房间呀?做什么用的?书房?”清田指着空荡荡的客房问。

“喔,我想租出去,这样可以有人帮我负担一下!”

“那我帮你贴出租信息好了!”清田跃跃欲试。

不知他从哪里弄来的纸有模有样的问我:“哪!你说说看,要什么样的承租人?”

“清田,仙道又不是要去相亲,出租还要选人的呀?”越野听完大笑起来。

“这你就不懂了,要是有条件的话,这样就不会有骗子上门了呀,而且说不定会有艳遇呢!”

“是吗?那可真值得期待呢!”我笑了笑。

“你这小子,看不出来你这方面心机这么深,我还以为你是个呆子呢!”越野不可思议的看着清田,就跟看到外星人一样。

“去,我清田可是天才,不要拿我跟你等同而语!”

“来来,仙道,你想要什么样的?”

“你是问我女生想要什么样的吗?”看他那样,我也忍不住的逗他。

“不是啦,你认真一点,我是问你承租人要什么样的,有什么要求,几岁啦,工资啦,长相啦,社会背景啦!”

“你这不是在替仙道相亲吗?”藤真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清田,不是这样问的!”神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们都说我说的不对,你叫仙道自己说!”清田赌气了。

“很简单呀,我满意,对方同意就行了!”我慢慢的说,反正不是特别想租。

“什么你满意对方同意呀!”清田莫明奇妙的看着我。

“就是双方都能达成共识就OK啦!”我无所谓的摊摊手。

“就这么简单?”清田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嗯,不过如果找不到,也没什么。”我无所谓的笑笑。

“哎,我本身还想知道仙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没机会了!”

“啊!我就知道!”越野对清田做了一个无可救药的表情,“又一个被仙道迷倒的!”

“什么啊!不是我啦!”清田涨红了脸,“是我妹妹啦,她上次一见到仙道,就一直缠着我问仙道的事情,我也没办法呀!”

“仙道,你这样不行呀,怎么能老沾花惹草的?”神也开起玩笑来了。

“我可没有喔,良人一个!”我可不记得有见过清田的妹妹呀!

“别说了,喝酒喝酒,为自由干杯!”

我没有想过越野他们人工作效率这么快,隔天早上出门就看到门口的墙壁上贴满了出租告示,上面清楚写着我的联系方式,还特别标注需面试,这群小子真当我是相亲呀!

当天就收到好几通电话,说是要租房子,跟对方商讨了一下,有些不是因为要公担比较多的房租,有些则是问自己要不要卖,也见过一些租房人,不只怎么都没有想租给他们的想法,事情就一拖再拖。

放晴的日子没几天,又开始下雨,这种阴冷的天气,我最讨厌了,我好不容易弄得帅气发型也因为天气潮湿有弯曲的现象,我完美的发型!

全身湿嗒嗒的,难受死了,这也不能怪别人,因为自己懒得带伞,还好不是住在家里,不能又要被念到死了,我庆幸的想。

“叮铃铃!”好久没听到如此清脆的电铃声了!

“叮铃铃!”可怜啊,邻居好像不在家。

“叮铃铃!”这电铃声怎么这么耳熟呢?“啊!我家的!”

“有人在吗?”很年青好听声音,我突然很期待跟对方的见面,虽然我从来没听过。

“你好!”我打开门,黑色的雨伞顶正对着我。

“呀,怎么关不上,这破雨伞也欺负我,早知道,我就拿另一把了!”对方好像完全没注意到我的存在嘛。

“该死的!破伞,本大爷劝你好自为知啊,不然我就把你折断了!”

我再也忍不住的笑起来,这个租房人的说话方式好天真呀!

“笑什么!”好听声音再次想起,里面还有一种威胁的味道。

“你……”我正眼看着对方,红色的头发!

“看什么看,没见过啊!”对方很凶。

“你好,有什么事吗?”他还有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睛,我想摸摸看。

“你有租房吧!”

“是!”

“租给本天才!”对方眼神越来越凌厉,好像在说如果你不租给我的话,马上就会发生命案。

“你要租多久?”我笑了笑,这个好看的孩子应该不满18吧!

“你看不起本天才!”对方向我面前凑了凑,我嗅到了他身上被雨淋湿后那种好闻的干净气息。

“你还不满18吧!”他好像一只没有被驯化过的小兽呀,我很久没看到如此纯净的人了,从骨子里的纯净。

“屁,本天才已经19了!”对方得意的笑起来,“刺猬头,你不要笑得那么难看!”突然又认真的指证我。

“刺猬头?”我摸摸完美的尖发,第一次听到这种让人暴笑的外号,“这样不帅吗?”我也很认真的跟对方讨论起外貌这个问题。

“你长得还不错啦,跟那只狐狸差不多,比他帅一点,但是没本天才帅就是啦,哈哈哈哈!”对方双手插腰更得意的笑起来。

“是吗?你应该是大一的新生吧!你先进来吧,我们慢慢商量!”我让对方进了门。

“刺猬头,我跟你说喔,你一定得租给我,租金我一定会按时付的,本天才的信用是全日本第一,本天才很喜欢这里,这里也离学校很近!”对方好像怕我拒绝,先来个下马威。

“学校?你是深泽体大的?”我想我会租给他的,只是想多了解他一些,等一下再跟他说我的决定吧。

“嗯,本天才跟你们这些小老百姓不同,高中的时候那些老头,就死求烂求的要本天才去体大,说什么少不了本天才这样的人才,哇哈哈,本天才可是给足了他们面子呀!”

“你叫什么?这么久了,我也该知道你的名字了,不然我们以后怎么称呼?”

“你这么说就是答应了!”对方跳起来,“你有电话,能不能借我一下!”

“就在那儿,你去吧!”我忍不住想多疼他一些,纯真的人都有一种让人想保护的感觉吧!

“谢啦,刺猬头!”我无奈的摇摇头,以后再跟他商量不要叫这个名称好了,现在看来是说不通了。

“喂,洋平,我跟你说喔,我找到房子了,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一个,怎么样,本天才厉害吧,什么你说我威胁人家,我才不会呢,他租给我可是天大的荣幸!哈哈,不跟你说了,我还要跟他说租房的事情,明天再跟你联络!”对方蜜色的皮肤泛着粉红着,说不出来的可爱,我一阵炫目。

“刺猬头,我叫天才樱木花道,请多指教!”

“我叫你花道行吗?”

“叫我天才!”

“可是……”这孩子真的很喜欢张扬呀。

“不然就叫天才樱木花道!”花道伸出两个手指在我面前摆了摆,表明了只能二选一,不明白为什么他对这个这么直执,孩子就是孩子。

我顺着他的意,“天才,我叫仙道彰,请多指教!”

“哇哈哈!我会的我会的!”看着花道好看的笑脸,我已经开始糊涂这是我家还是他家。

我和花道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一个烂到不能再烂的雨天,我最讨厌的雨天。

“刺猬头,今晚我就先睡你这儿了!省了回去的钱!”花道拿起我准备给自己的水不客气的喝起来,“你有多的被子吧?”

“我没有喔,只有一床。”其实有一床,我故意不拿出来,看看这个顽皮的小孩怎么办?

“骗人!”花道大叫起来。

“我没有骗你!”心突的跳了一下,我继续装傻。

“刺猬头,你能跟本天才睡是你的荣幸!”花道打开自己的包包,拿出了牙膏,牙刷,毛巾,睡衣,真看不出来花道是这么细心的人,我好奇他怎么这么肯定我会租房子给他?

“花道,你这是早就准备好的吗?”我用我最帅气的笑容来诱拐单纯小兽。

“你白痴呀,我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出去买这些东西呀!这些东西是洋平帮我准备的,说如果租到了就先住下来!”花道给我一个白眼,“刺猬头,本天才现在要去洗濑了,你快给我去铺床,我要睡觉!”

这孩子再次搞错了主次,我想了想,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呢,看看窗外雨也停了,明天是个大晴天吧,今晚会是个好眠夜呢!我开心的笑了。

床很大,我们俩躺上去刚好,一条被子却没有办法盖住两人,花道是个有良好习惯的孩子,生物钟准到不行,到床上没一会儿,就听到他呼吸声,已经入冬的夜晚,阵阵的凉,多一个人的感觉真的不同吧,我的肩膀碰到花道的背,热热的,好像身体里有永远都熄灭不了的火,像他的头发,像他的人,彻彻底底。花道翻身,半身都在被子外面,我好笑看着他蜷着身子,把从他身上滑下的被子重新帮他盖上,孩子就是孩子,睡觉的时候都不安静呢。看着他可爱的睡颜,我微笑的闭上了眼,本着我帅哥的名称,可不能再有黑眼圈让花道来嘲笑我是刺猬加熊猫了。

早晨是在花道大呼小叫声中开始的,因为今天花道要搬家,说白了,就是洋平要来了,花道下脚很重,已经弯到不行的头发盖住了整张脸,只有一秒的时间,花道暴笑起来:“哇哈哈,刺猬头,你这很像电视里面演的鬼喔,哇哈哈,没刺的刺猬呀,一定要让洋平看到!哇哈哈!”我故意装出鬼的样子,呜呜的叫了两声,花道笑得更欢了。

我整理好一切,花道还在哈哈的笑个不停,我摸了摸下巴,哎,我完美的形象,说明住在一起这点不是很好,为什么才见面两次就已经损失形象呀,看来我得小心点咯。

“叮铃铃!”

花道开心的大叫:“洋平!”咚咚咚的跑去开门,兴奋得像个3岁小孩,见妈妈一样。

我放下手中的面包,看着花道兴奋的背影,突然有很强的危险感,看来这个人对花道很重要,得去看看,我跟紧花道向玄关移动。

“花道,你起来啦!”门外站着一个只到花道肩膀上面一点的黑发男孩,年龄应该跟花道一样,可是看起来一个人很沉稳,不像花道孩子气那么重,看人的眼神也很凌厉。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他正用这种眼神看我。

“您好!你是仙道先生吧,谢谢你租房子给花道!”很礼貌但一听就很生硬的语气,看来他好像不高兴我租房子给花道吧,还是说他根本不想花道租到房子。

“您好,我是这个房子的主人,您是洋平先生吧,花道常提起你!”我也不是好惹的。微笑,来比比看吧。

我已经听到空气中那种啪啪的电流声,看来对方已经积怨很深了,对靠近花道一切的生物都有积怨呀。

“喂喂喂,你们这两个人,不要当做本天才不存在好不好,到底是本天才搬家还是你们搬家呀!”花道哇哇的叫起来,瞪大他好看的眸子,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咬死我们俩个,这孩子一点都不能容忍别人的忽略。

洋平一个刀眼抛过来,当起了我早就料到的保姆角色,“花道,你看东西都给你带来了,我进去帮你一起整理吧!”
“洋平,不要啦,你怎么这么罗嗦啦,我自己会来的,你进来休息就好了!”花道拉着洋平的手朝屋里进,洋平转头给我一个得意的脸。

哼,在一起久不代表什么,想我以后还天天跟花道住在一起呢,嫉妒死你,我也得意的回他一笑,他是个聪明的孩子,马上想到后果,脸黑了一半。

“刺猬头,要叫我天才,听到没!!”这下轮到我黑了半边脸。

时间过得很慢,慢到我认为那个叫洋平的孩子已经在我家呆了一天了,还不离开,可是现实就是从进门到现在只有15分钟,花道拉着洋平这走走,那走走,好像参观自己家一样,他指着我的床说:“这床好舒服,跟我家的那个就是不一样,洋平,你说本天才也去买一个好不好?”

“你喜欢就好!”满脸的宠溺,我现在知道花道这孩子为什么会这么霸道了,原来是因为这种人全部都包揽了,然后放任花道这只小兽用最自然的方式成长,可是这孩子不也是跟花道一样大小吗?有意思了,看来以后会越来越有趣。

“天才,你跟我睡就好了,为什么要花钱再买一个呢?”我微笑的提醒花道,我想花道也没那么多的钱拿来买这种高级的大床,而且洋平这小鬼也没有。花道这孩子可是很容易受诱惑的喔。

果然花道认真的考虑起来,洋平可急坏了,死命的瞪着我,又无可耐何,看来我猜对了,这两个孩子的确没那么多的闲钱花在这上面。

“嗯,的确少花钱,可是那样我还用得着租房子吗?只是要有个地方睡,刺猬头,你能不能不要我房租呀!”花道很认真的回答了他思考后的答案。

这孩子,我当场傻掉,然后爆笑出来,太可爱了,果然是直到不能再直呀。

“刺猬头,不许笑,本天才不是在说笑话!”花道看了一旁也愣掉的洋平,脑羞成怒了。

洋平伸手拍了拍花道,感叹的说:“花道,我以前觉得你不怎么聪明,看来是我错了!”

我听完笑到直不起腰来,看来洋平这小鬼满有搞笑的天份的。

美丽的大晴天,是花道搬家的日子,两人生活翻开了第一页。
##########################################################################

“花道!花道!”我推推床上裹着被子缩成一团的花道,“迟到了!”

只见小山一样的被子蠕动了一下,又没有动静,我上前准备掀被子,被突然冒出的脚踢了个正着,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抓住那只还没收回的脚,我用手指轻轻的在脚底划了几下,被子里的人哈哈的笑了起来,被子一掀,披着就骂:“死刺猬头,居然用这种下流的招数!”

“我还没有用更下流的喔!”我故意在花道耳边吹气,在我因为花道的头槌倒下之前看到了美丽的景色,古铜色的肌肤上透着诱人的粉红色,痛得很值得呢,我想。

“刺猬头,还有牛奶吗?”花道喜欢甜食,生活了有一星期了,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他抱着含糖食物,花道不是个好新鲜的孩子,不喜欢改变,从我买给他新的糖果之类的东西就看得出来,他常吃的和那些新出的产品就是两极分化,一个动都不动,一个已经更新好几次了。

“要不要喝我的!”我朝花道摇摇已经被我喝了一半的牛奶不怀好意的笑了。

“你做梦,我天才花道的初吻可是要献给可爱美丽的小姐的!”花道用我BS你的眼神看我!

“啊?”单纯的花道难到也知道间接接吻,我可没教喔!

“我告诉你喔,刺猬头,那只该死的狐狸居然趁我不注意,喝了我的水,原来我是不知道有什么的,可是晴子小姐说,那叫间接接吻,我才不要呢,当场就跟狐狸打了起来!”

“花道赢了吗?”经常从花道嘴里听到“狐狸”这个称号,花道说得是咬牙切齿的,看来是积怨已久,可是我也嗅到一点危险的味道,那个叫“狐狸”的好像对花道有种不可思议的直执呢,因为这种表现就好想小男生欺负自己喜欢的人来吸引自己喜欢的人注意一样!

“刺猬头,你都不用想,当然是本天才赢啦,可是晴子小姐还是生气了!”花道可怜的咬着牛奶瓶,琥珀色的眸子暗淡了下来。对了还有那个晴子小姐,从花道的话,我可以隐约猜出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花道口里所谓可爱美丽的小姐就是指晴子吧,然后那个“狐狸”就是晴子喜欢的人,花道理所当然就讨厌了。对了还有那个叫洋平的孩子,很忠诚的骑士,要是花道知道我把他形容成公主,肯定又要给我个头槌了。

“花道,今天中午一起吃饭吧,我请你!”看看我的对手实力如何。

“喔,那你来篮球馆找我吧!”花道踏出家门。

已经有半年没来了吧!我抬头望这个学院最暄闹的地方,大一上的时候还天天在这里练习呢,有点怀念。推开门,足以震破耳膜的声音,让我不得以的堵上耳朵,“啧啧,有我当年的风范嘛,花道在哪呢?”我穿梭在一个个穿迷你裙,头绑流川命的女生中间,借着身高的优势,终于找到了。

“死狐狸,你干嘛抢我风头!”花道还是那么有精神。

“白痴!”这小子的声音真够冷的,听他们的对话就可以想到敌对的程度了。

“臭狐狸,你才白痴!”花道出手了。

“大白痴!”那小子居然打我心爱的花道,花道闪得好!

这两个孩子的体力都非常好嘛,都打了5分钟了,还不停手呀,要不要去阻止一下。我犹豫一下,想到花道漂亮的皮肤留下青青紫紫的痕迹,行动已经快于思考,“花道,别打了!”

“刺猬头?”果然停下来了,看看,可爱的脸上有好多被打的伤痕,看得我好心疼。

“大白痴,是谁?”可恶的小子,我眯起眼睛好好的观察,有一张不逊色的脸,可是个性太差了吧。

“刺猬头,你这么早就来了。还差一点我们就结束了,洋平也会来,我们一起吃饭!”花道开心的跑过来。

“嗯,你看你,都受伤了!”我抬起花道受伤的脸,余光看到那个小子黑了一张脸,挑衅的对他笑笑,花道可是很宝贵的!

“这点伤算什么,我可是天才,最强的男人喔!”花道挑眉,扯到伤口,整张脸皱起来。

“今天就到这吧,有药吗?我给你上药!”我转身搜寻了一下,走到一个娇小的女生面前,“您是经理吧,有药吗?”微笑微笑。

“啊!是,我是!我这就去拿,请等一下!”

“谢谢!”很单纯的孩子呢!好像就是花道口中的晴子吧。

“啊!晴子小姐不要那么麻烦了,我。。。。。。。。。。”对方已经跑远了,“臭刺猬头,干嘛擅自决定呀!”

“花道,我是心疼你嘛!”我摸摸花道的头。

“大白痴!”看来那小子已经到极限了。

“臭狐狸!我是天才!”他对花道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要注意了。

“一对一!”想与花道单独相处吗?

“好,看本天才把你打个落花流水!”啊啊,花道你怎么马上就忘记了和我的承诺呢?

“花道,今天就算了吧,我们不是约好要一起吃饭吗?”看来要好好提醒一下。

“对喔,狐狸,这次一对一就延后吧,本天才要做守信的人!”赢了!

我朝那小子笑得灿烂,忽略他丢过来的眼刀。

“这是你要的药!”

“谢谢你,晴子小姐!”

“你怎么知道我!”女孩子瞪起圆圆的眼睛。

“花道常说起你呢,说你是一位可爱美丽的小姐呢!”我接过药,回以感谢。

女孩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喃喃的说:“哪里?”然后红着脸偷偷的看向那个叫“狐狸”的小子,这下看来花道是没希望了。

真是复杂的三角关系,不过有我在,花道就不要想太多了!呵呵!

“花道,你又打架了呀!仙道,你怎么在这里?”忘记了,还有一个叫洋平的骑士,真是一个接着一个。

“仙道说中午一起吃饭,洋平我们一起去吧!”花道很乖的让我上药,在抹药的间隙回洋平的话。

“好的!”洋平靠过来,想拿我手中的药。

“我来就好!”开玩笑,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怎能让你占去了。花道的皮肤真好,滑滑的。

“刺猬头,你怎么一个地方涂半天呀,我饿了!”哎,花道你就让我多享受一下吧,识实务者为俊杰,我加快速度帮花道上完药,可不能让花道不耐烦了,机会是人创造来的嘛。

“我去换一下衣服!马上来!”花道边说,边走向更衣室。

那小子马上就跟了过去,肯定是要去质问花道我的事情吧,我趁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也溜到了更衣室外,果然,两人的说话声,就算是十米外都能听得到。

“臭狐狸,你干嘛!”那小子对花道做什么呢,可恶门关上了,又不能这样冲进去。

“他是谁!”

“刺猬头!”啊啊,花道我好伤心,不过以后会让你改得称的,爱人,亲爱的,真期待。

“你跟他怎么认识的!”呦,一副是花道什么人的口气的样子。

“你管那么多!”花道说得好。

“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这孩子真是难缠呀,要不要进去救花道一下。

“他是我房东,而且是我们的学长,就这样,烦不烦呀,我走了!”我闪到旁边,可不能让花道发现我了。

“刺猬头,你怎么到这来了?”

“我看你怎么这么久都没出来,过来看看!”微笑微笑,可不能让花道知道我刚才在偷听。

“喔,被一只臭狐狸缠住了,我们走吧!”花道回头瞪了一眼跟他一起出来的人一眼。

被讨厌了!该怎么说呢,就你这种独占的态度是得不到花道的心喔!

##########################################################################

花道最近迷上了电子游戏,整天抱着游戏机不放,生活就是三点一线,篮球馆——家——游戏机,本来有4/1的时间跟我单独相处,现在换成了游戏机,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2周。

“花道,先吃饭吧!”我哀怨的盯着电视里跟怪兽正激烈对绝的游戏主角。

“我这里打完!”花道头也不回的甩给我这句话,这是第N次了。

“我长得不比那个差,花道,还是看看真实的好!”

这句话终于引得心爱的人回头,可是口里的话那叫一个伤人:“你会打怪兽吗?”

“不会!”哪来的怪兽给我打呀!

“那会不会像这个主角一样有绝技?”

“没有!”那个是做出来的,真人哪会有!

“那你叫我看你什么!”心爱的人转过头去,瞧都瞧我一眼。

可怜的我,只能继续哀怨的盯着主角,恨不得自己就在是他。

更可恶的是那个叫流川枫的小子居然厚颜无耻的到我们的家来打扰多日,最讨厌的花道居然一点都不介意,而且乐意至极,因为他们经常凑在一起冲关,想我仙道彰也算个天才,怎么能被这种小玩意给误了大事,所以我私底下向同伴请教,可是正准备在心爱的花道面前露一两手的时候,他们居然就通关了,换新游戏!我那个怨,诅咒了游戏产商不下N次!

不过事情没有往坏处发展,因为花道还是极度讨厌流川枫,就连打游戏也是敌对状态,可能是球场上的不得意发泄到游戏上来吧,花道是个真正的天才,掌握新事物的能力极强,我看过他的球技,短短两个月就有非常大的飞跃,就流川枫而言多少有些嫉妒的成份在里面吧。

毕竟游戏没有篮球来的重要,花道的心中篮球第一,我看准了这一点,就约花道去ONE ON ONE,刚开始,花道还很看不起我,以为我是个门外汉,直到我在他面前小露一手,花道的挑战心就完全的显露出来,天天缠着我跟他对打,久而久之,游戏就被他抛在脑后,我也可以正大光明跟我心爱的人朝朝暮暮了,时不时来个“肌肤相亲”,生活过得那叫一个滋润。

好长不景,篮球队的夏日集体训练,花道要离开家整整一周,要到偏远的山区去,我怎么能放任那些豺狼虎豹呆在我可爱的花道身边呢,理所当然要跟着一起去咯,你问我有什么办法?哈哈,机会是人创造的嘛。

“啊!刺猬头,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不是要打工吗?”花道张大他可爱的小嘴。

我心里中早就笑翻了,可是表面上还是装出一付同样震惊的样子说:“花道,你集训的地方原来也在这里呀!”

“原来我们是在同样的地方,早知道就一起来了!”花道开心的说,“我要把我输的分全赢回来!哈哈!”

“嗯,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去吧!”我继续微笑,这下花道剩余的时间可都要归我了!我可不会让他们有任何机会的!

你问我,事情如我所想的那么顺利吗?当然不!不然我就不要像这样顶着两个熊猫眼了,被累的!

花道是对自己的事情是迟钝到底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险境,在集训中就被人吃尽豆腐,我已经无可奈何了,可是居然还答应那个一脸狐狸像的流川枫一起去洗澡,啊!我的神精!(F:其实是一堆人!)我只好跟跟跟,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人的视线,顺便好好欣赏花道美丽的身体。太刺激了,只觉得鼻子一热。

“刺猬头,你怎么流鼻血了呀!”花道赶忙用热毛巾捂住我的鼻子。

好近呀,不行了,我要坚持住!“花道,可能是吃太热了!”

“我送你去休息吧!别洗了,等一下晕过去!”花道扶我出了温泉。

“我送他去吧,你洗着!”那个流川突然出声,打断我的美梦!

“花道,我好难受!”开玩笑,我怎么会让你的奸计得逞呢。

“我看我还是和他一起去吧,狐狸,你慢慢洗吧!”花道一听马上就扶着我走出去。

我赢了,我对着流川比了个“V”气得他白个如纸的脸跟染上墨一样,黑漆漆的,爽呀!

那天晚上我是抱着我心爱的花道睡着的,虽然只是单纯的抱着,我已经感觉到很幸福了,花道已经默认了我在他身边的事实,我要让他变成一种习惯,永远都改不掉,忘不了。

###############################################################################

花道生病了,病得很严重,不停的咳,还发烧,打针,吃药,原本红润的脸变得苍白,看得我心痛,我天天守在他身边,盼着他能好起来。

“刺猬头,我什么时候能好呀,已经一星期了!”花道生性好动,一星期都躺在床上不能动,精神已经到极限了。

“快好了,花道先吃饭吧,吃完好好睡一觉!”摸摸他的额头,还在烧。

“你每天都这样说,我不相信你了!”花道转过头去,拒绝吃饭。

“花道,你看你,现在没力气,就因为不吃饭,吃完饭,我带你出去走走!”这孩子很倔呀。

“嗯!”乖乖的吃饭,吃药,挣扎着要起来。

“我拿衣服给你!”

扶着花道走出家,“花道,你行吗?”我担心的看着他。

“开玩笑,本天才怎么可能会被这种小病打倒!”花道笑了,可是看起来很虚弱。

“花道,你现在最想做什么?”我和花道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花道两眼无神的望着远方。

“打篮球!”一讲到篮球,眼睛里都有光了。

“那你要快点好起来呀!”我把他抱进怀里。

“刺猬头,你会陪着我吗?”长时间不吭声的花道突然发问。

“会!”我点了点头。

“会一直陪着我吗?”花道追问到。

“一直,永远!”我很认真的回答

“我不相信承诺!”花道低下了头,“老爸,老妈,都说要陪着我,可是都丢下我!我不相信承诺!”

“那我就做给你看,如果没有的话,你就咬我吧!”我亲了亲花道的额头。

“刺猬头,一点都不好吃,我才不咬!”花道笑了起来。

“你不咬,那我咬你!”我吻了吻我渴望以久的唇。

花道红透了一张脸不说话。

“刺猬头,会传染的!”

“没事,我很坚强的!”

第二天,花道的生病好了,换我躺在床上。

“看,我都说会传染的!”花道生气的骂我。

“花道,会陪着我吧!”我拉着花道的手。

“会!”

“如果不陪我,我就要咬你呀!”我开心的笑了。

######################################################

我,仙道彰,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跟我最爱的人住在同一间屋里,他有美丽的红发,纯真的性格,我们说过要永远在一起,从现在开始。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5年仙花日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