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我们的爱

(5 次投票)

作者:星之无双 2010-07-22, 周四 21:55

日本,东京,早上9点。一家高级的酒店里面
门的里面……一张双人床上,一个长着奇怪的发型的男人坐在床沿,旁边的女人妩媚的倚在他的旁边,好奇的对着男人的发型望着,忍不住用手摸上去,笑道:"你的头发真好玩,就像,就像刺猬一样"

女人意外的看到男人一向云淡风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迷惘,但如瞬间滑过的流星,消失在素来波澜不惊的眼里.

"呵呵,走吧,我去送你件什么东西"男人迅速的站了起来,边扣扣子边微笑的说道.

"啊,"女人心底一沉,谁都知道,当仙道公子提出送礼物的时候就是分手的时候,女人又望了一眼仙道,暗暗叹了口气,早就知道仙道对女人的交往从未超过3个月,自己以为自己美丽的外貌能够留住他,却还是一样,唉~这种男人就是最让女人生不气起来的.......

女人又突然对刚才男人眼中闪过的一丝迷惘感到好奇,"是谁能让这种男人露出表情?"

仙道走出酒店,钻进那辆BMW,左转,向前开100米,眼神却又回望了那条小巷,下车 任凭脚不受控制的走了进去,他,会在那吗?

2天前 雨夜

仙道打着雨伞走向停车场,隔着雨帘传过一道任性的声音,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啊,本天才最讨厌动物了"

仙道好奇的拐向那个小巷,意外的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孩蹲在地下,对着一只小猫在说话.

"可恶,死猫,不要叫啦,我自己好不容易有牛奶的"那个男孩痛苦的抓了下头发,低吼到.

仙道却隔着雨帘发现男孩的头发是红色的,火红的颜色在灰暗的色调中炫耀般跳跃着.

男孩似乎发现了旁边的人,转过了脸,雨水顺着他的头发划过脸颊,

"好漂亮的眼睛"仙道不禁暗想到,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这个繁杂的社会少有的纯净.

似乎被人发现了自己的对话而不好意思,红发男孩脸闪过一道红晕,却又迅速的抬头大喊到:"你这该死的刺猬头竟敢偷窥本天才!"

"刺猬头?"仙道有点无奈的摸着自己的头发,天哪~自己这个每天花个半小时搞的头发居然被说成那种野生动物.

仙道看着男孩一脸固执的理所应当,不禁笑到.

男孩瞬间站了起来,仙道却意外的发现男孩其实满高的,而且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小,"应该跟我比我小一两岁吧"却忽视对方的一脸不爽.

还没等自己思考完毕,仙道却看到火红的头一闪过来,只觉2眼冒金星. "死刺猬,不要笑的那么奸诈!"

待仙道反应过来,男孩,不 应该说是少年已经走了,留下喵喵叫的小猫.

"没办法了"仙道微笑到,蹲下身抱起小猫,"我就姑且收留你吧."
仙道思绪被拉了回来,想看到他的那种心情竟然像雨后春笋那般慢慢的成长,连仙道自己都觉的很莫名其妙:"自己一向静如止水的内心怎么会对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泛起波澜?"

"刺猬头?"红发少年的意外出现打消了仙道心中的顾虑,只觉的看着他就能把忧虑一扫而光.

红发少年终于如预期般站在对面,似乎容不得自己凝视的眼神,突然又大叫到:“死刺猬头,快点把猫还给我!”

"是某人自己给我个头锤,然后就顺带留下一只猫跑了啊!"仙道一脸童叟无欺的表情,顺便不忘记瞄一眼少年因为尴尬而涨红的脸.

"本天才不管你个扫把头那么多,快点把猫还给我"红发少年凶悍的大叫到,却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表情在仙道眼里是种任性的可爱.

"好啦~不过天才恐怕是要跟我回家一趟,那只猫呆在我家里"仙道微笑着说到.

红发少年沉默了一下,"去就去啦,该死的刺猬头,如果你敢骗我,我就......"

"恩,恩,我知道天才的厉害啦,看我额头啊,上次的伤痕还在哦,痛了我很久啊"仙道假装痛苦地哀号到.

“ 啊,真的啊"红发少年的脸突然贴近仙道的额头.仙道正好对上那双纯净的眼睛中,感觉到自己的呼吸突然同时急促起来,连忙退后一步,避开少年的双眼.不清楚自己逃避的理由.

“扼,那个,我们上车吧” 仙道转过身试图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流线型的BMW优雅的穿过喧闹的市区,通向郊外的一坐豪华别墅,下了车后,少年却对着别墅发着呆,突然转头了头,认真的看着仙道说到。

"嘿`刺猬头,住这么大的房子会寂寞吧"

"啊,还好,呵呵"仙道诧异于少年的这句话,但他却不得不承认,少年这句话揭开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哈哈,你这个可恶的猫,居然抛弃我跟死扫把头跑了,"少年马上跑进了客厅,一把举起小猫,喃喃念到:"刺猬头有没有虐待你啊,有了给我讲,天才去教训他."

仙道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少年与猫的对话,其实,其实极其怕麻烦的自己是很怕养这些吵闹的小动物的,这次却破例了,原因连自己也不清楚,或许,他的到来打破了自己许多自以为是的习惯吧。

"嘿~天才,我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仙道突然说到.

"恩?地方,好啊"少年很爽快的答应了,不去问原因也不需要问.把手自然的伸向这个有着怪异头发的男人.凭着直觉他就是信任这个只见过2次面的男人

“握着你的手,即使闭着眼也能感觉传递过来的手心温度,不怕迷路也不怕天黑.”

仙道带着少年跑出别墅,沿着公路跑着,仙道有些固执的不想开车,跟他在一起,好象汽车太多余了吧.

“ 我们就这样放肆的奔跑着,我要带着你通向我的另一个世界,路不会很长的,但我却好希望就这样一直跑下去,就我们两,一直......”

2个人走到一片寂静的海边,仙道径直走向沙滩,安静的躺在了上面,

"真的很舒服啊,"仙道微笑着对红发少年说道,少年挽起了裤脚,踏入了海水中,

"哈哈,是啊,刺猬头找的地方真的还不错嘛~"少年回头高兴的一笑,红色的头发却出其的与这海天一色的场景和 谐着。

“呵呵,你喜欢就好,平时我经常跑到这里钓鱼。”仙道说到,“在这里会得到平时难以享受的安静”

"对了,刺猬头,你不要笑好不好" 少年突然认真的说到

"恩?"仙道有些诧异

"既然不开心为何还要强迫自己笑呢,哈哈,那不是很无奈啊。"少年说着,顺便在仙道的旁边坐下,

"不开心的笑那不叫笑的,却比笑更难受,反正,反正天才看你的笑很不爽就对啦"少年似乎在说给自己听一样,

仙道吃惊于对方看似粗犷的外表下极其敏感的内心,更吃惊于他能够看穿自己,直接深入自己内心最底层.

而在旁边的少年似乎涤荡了所有的嚣张、不羁、傲慢,只留下水般的纯净感,高大的,威胁感十足的身形弯折成孩子的稚气,抱着肩膀,琥珀色的眸光直投向茫茫海洋。

"是啊,要像天才这样笑~"仙道说着,,喃喃的冒出一个字:"花"

少年却突然回头,"咦~刺猬头怎么会知道天才的名字啊,本天才就叫做樱木花道,哈哈,你绝对要记住啊~!"

"樱木花道"仙道再次念出了这四个字,很喜欢这4个字慢慢融化在自己嘴中的感觉,有种清涩的美好

"其实,其实我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忘记了,"樱木有些失意的低下头,"我醒来就躺在床上,是一个好心的大婶收留了我,其他的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仙道望着近在咫尺的他,敛去了总是在笑着的表情,平静的面容下涌动着悲伤的暗流,“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明明很近,我却感觉到那强烈的距离感存在着?”

仙道情不自禁的把他揽入怀中,想用体温去认证对方的存在,更是为扶平那突如其来的忧伤,

“这样不适合你的” 仙道默默对怀中的红色发旋念到,

"不要紧的,天才你不是认识了我吗?"心疼的抚摩着他的头发,心里却有点自私的想到,:"这样很好吧,像他这种的人怎么会缺少别人的关怀?或许把过去的一起忘记掉,我就是他的开始了.唯一的!"

"呵呵,让我做天才开始的那个拐杖吧"仙道认真的说到。

"啊~哦~"樱木对突然认真起来的男人感到一丝迷惑,好象,好象很久以前也同样有个人说过这句话,但他接下来.......

呜~木的嘴唇突然被仙道轻轻的碰上,好象海风般轻轻拂过唇边,轻轻柔柔,带着3分温柔,7分珍惜......

樱木看着仙道大海般深邃的眼睛慢慢闭上眼,手不禁抚摩上自己灼热的嘴唇,好象,好象记忆中这样是要出血的啊,迷迷糊糊中,樱木真的是困了,何况这个怀抱是那么的舒服,那么的温暖,睡梦中似乎听到耳边说到:"我,仙道彰以我的名义发誓,会永远守护樱木花道......."

原来,原来刺猬头叫做仙道彰啊。

东京大学门口,仙道和好友越野谈笑着走出来,如沐春风的笑容吸引了不少行走中的女生,

“嘿,你小子最近是不是喜欢上哪个正点的MM啦。”越野突然冒出了这一句话。

仙道笑而不语,又回头说到:“不,我不是喜欢!”

“切~估计哪个MM又要因你这句话而哭个死去活来了。” 越夜却感觉到身边伙伴瞬间驻足,眼神意外明亮的盯着校门口,门口站着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少年。

少年似乎也感觉到仙道的目光,笑着大叫到:“刺猬头,快点啦,天才等你很久了!”

“哦~让天才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啊”仙道不露声色的掩饰住内心那一丝受宠若惊般的狂喜。

“没事啦,走啦,走啦!”樱木十分兴奋的大叫着,

“恩”仙道微笑着应到。手臂却被越野拉住,回头只见朋友十分认真的说到:“仙道,放弃吧,他跟我们是2个不同世界的人,快点吧,他是你涉及不到的区域!”

仙道低下了头数秒,却又抬起头微笑到:“是啊,他的单纯他的直率他的所有的一切都是跟我们不同世界的,那是因为,我们的本能总是用着那些伪装来维护内心深处最后一片净土,而他,却根本不需要!”

“快点啦!“前面的人又哇哇到叫到。

“恩,来了。”仙道走了过去,又突然回头说到:“我的确不是喜欢他!那是因为,呵呵~因为”仙道指着自己的胸口说到,“他已经住进了我这里,所以我要用我所有爱去呵护,我知道,这是我仙道彰这辈子唯一一个义无返顾!” 男人的侧脸有着平素少见的坚定,

大步流星的向你走来,“花花,是不是去吃拉面啊!” 意料之中的收到一个头锤,“不准叫我花花,肉麻死了!”

我,仙道彰,从小是那个庞大的家族的继承者,没有得逃避,我的出生就被打下标志。

“今天的拉面还要加很多酱油啊!我要大份加牛肉,哈哈~”

从小,我知道按照大人给我们的轨迹生活,成长,外表十全十美的我像个牵线木偶生活在固定的方框内。这个头发是我唯一的叛逆,只是自己希望像它一样无所顾忌的放肆。

“哦~你说肉球(那只猫)更喜欢喝牛奶还是咖啡啊?”

我怕负责任,所以我对每个女孩都只有3个月,其实我是被感情的旋涡席卷的没有了自我。一个连自己的承诺都给不起的人怎么去承担别人的感情。我固执的认为我会一直这样下去。

“当然是牛奶啦,笨蛋,因为天才喜欢喝牛奶,哈哈”

直到有一天,我碰到了你,碰到我有生以来最美丽的意外,我知道,我终于掉入了这个旋涡,但,这次的我却是义无返顾。

“那是,天才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刺猬头男人贼贼的说到。

“啊?听错啦,我是说猫啊。”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花道。

“走啦,拉面馆快到了,天才要开吃了吧。”

我拉起你的手,未来怎样太迷茫,我不想想,过去无法回望,我让他遗忘。只有你,我仙道彰所欠下别人的感情一并作为赌注放在你-------- Hanamichi Sakuragi的身上。

Hanamichi Sakuragi,再次让这个名字在唇齿之间回荡,然后融化在心底,渗透到每一寸细胞里。
-----------------------------------


仙道拉着吃的意犹未尽的花道走在寂静的林荫道上,一个橘红色的篮球滚落在花道脚边,不远处,几个大男孩大喊到:“嘿!对面的那个红头,把球仍过来。”

仙道饶有兴趣的看着樱木,却见他呆呆的盯住这个橘红色的物体。清澈的眼神闪烁着旁人难已理解的波澜。

“篮球,”樱木喃喃的念到,他难以解释为什么自己的眼光看到这个物体时,心里顿时产生一种巨大的共鸣。

“恩?是篮球,樱木,你会吗?”仙道含笑着说着,却吃惊的发现樱木迅速的穿越过自己的视线,向不远处的篮球架跑去,

不顾那群街边少年的眼神,眼睛里只注视着那个篮球架,出人意料的在半场外就瞬间腾空,任凭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流畅的弧线......

“ 该死,头好痛,我在哪里?” 谁的声音,谁一直在叫我?这个声音好有温度,好象是可以一伸手就可以触及,

樱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恍惚的视线落在了前面这个男人身上。如刀刻般的双眼皮中此时却写着满满的担心。

“刺猬头?”樱木努力的想坐起来,却一时失去重心,跌落在仙道连忙伸出的手臂中,

“花道,你刚醒来,多休息下。” 仙道轻轻抽出被瞬间震麻的手臂,然后小心翼翼的帮花道的枕头垫高

“我刚才?”花道注视着对面的男人,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哦,医生说是因为低血糖才昏倒的。”仙道避开对方灼热的眼神,让眼中一丝细微的忧虑隐入深邃的眼睛中。

“哦,这样啊。”红发少年并未向平时那样大吵打闹,而是沉默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指间,关节中有泛着淡淡的白色。

“刺猬头是不会骗我的吧。”樱木把目光投向窗外,穿越过闪烁的星空,企图寻找一个能够让自己不再混乱的平衡点。

“这不过是个幼稚的投蓝游戏啦!”

“白痴!”

该死,头为什么如此的疼痛,记忆的碎片却又如此的迫不及待的浮现。

“白痴,你听好了,我们的生活就像是不停追逐篮球的队员,缩定目标,投篮!”一个站在被震的微微颤动的篮球框下的男人,一句冷静的声音。

“我们只有不停的铺捉目标,然后干掉他,否则,我们就是下一个篮球!” 声音从大脑底处无法阻挡的震荡着。

可恶!你是谁,凭什么教训我!樱木看着窗外出神,指甲深深的刺入皮肤却浑然不觉。

我又是谁?而身后一个大大的拥抱让樱木突然晃过神来:“刺猬头啊。我......” 少年却又沉默了。

仙道看着樱木的侧面,看着樱木单纯的脸,干净的眼神;他试图透过那琥珀色的瞳眸,一直望到他眼底的最深处。

可是他真的不知道樱木木想什麼。

他所有表情都是透明的,太过清澈,反而什么都看不到。

无法将心中另人窒息的不安排挤掉,似乎下一秒,怀中的男人就要烟消云散,高大的体形却掩饰不了内心的单薄。所以,我要狠狠的,用力的抱住你,用最真实的感觉去确定你的存在。

仙道的眼光又落在樱木右耳的耳钉上,不是原来没有注意到,只是今天的景象让这枚青铜的耳钉显的那么的无法忽视。他应该是适合张扬的颜色啊。

青铜静静的闪着,用它那一贯冷静的颜色。它是想极力述说什么。

医生刚才的话又突然浮现在耳边。“这位病人的大脑受过猛烈的撞击导致了记忆散失,但只要涉及曾经印象极深的事情,记忆就会片段性得到回复。”

怀中的这个红发少年肯定拥有一段跌宕起伏的过去吧,可是,纵使知道叫做樱木花道的男人总有一天会想起自己过去的一切,然后离开自己,还是无法控制自己愈陷愈深的感情。

自己爱的人也爱自己,这种事情好象是奇迹,所以老天爷才帮它取恋爱这么美的名字吧。

仙道轻声在花道耳边说到:“什么都不要想了,好好睡觉,纵使,纵使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但你的未来我绝对奉陪到底!”

仙道的话有种震人心弦的安全感,樱木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股暖意蔓延上来。连他自己都感到迷茫了起来,“一切都很好,我到底在需要什么,等待什么呢?”
------------------------------
待樱木出了院,仙道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家里,少年还是不情愿的大声抗议着,最终却又在男人渴望的眼神下软化了。

仙道家的后面,有一个小型的篮球场,樱木唯一的乐趣就是追逐着那个橘红的物体,每天乐此不惫的做这单调的运球,上蓝。又总是在汗水挥洒后,对着篮球发呆。

这个时候的樱木往往是仙道最不原看到的,他害怕那份遥远的距离感 。但无论什么时候,男人总会悄悄的站在旁边看着他的迷茫,可恨于自己的无能为力,自己却经常安慰自己,能看着他安静的生活,即使眼底的迷茫也总会在时间的车轮下消失怠尽吧。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表象的平静潜伏着某种即将来临的不安,但如果仙道能够预知未来的轨迹的话,他宁愿就这样让日子一天天沉淀下来。

“嘿,樱木,我要去伦敦一星期,不要想我啊!”仙道在临走前对着正在打篮球的樱木说到。

“啊?”樱木走了过来,掀起衣角在脸上胡乱的擦了几下,止不住的汗水顺着健康的肌肤蔓延而下,阳光与蜜色的皮肤相互映衬着。

“哦~花道你这样很性感啊!”仙道添了添嘴唇贼贼的笑到。

男人预期的收到了响亮的头锤,也意料的看到樱木羞红的脸和死刺猬头的乱骂。

“呜~你就这样对待即将离别的可怜的我吗?”仙道又不知死活般粘了上去。

“仙道彰!”少年听到自己理智那个弦爆裂的声音,冲着那个如同八爪鱼一样的男人大叫到

“你要死就死远点!”送了一脚给男人,留下哀号的男人。

“该死的仙道彰,最近越来越放肆了!”樱木一边嘟囔着一边走出了大门,天才近乎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拳头,难道我的力量变弱了吗?怎么刺猬头生存力这般顽强?

漫无边际的把手插在口袋里,少年似乎对街上每一件事物都抱有12分热情,动看看西望望,不知不觉的走进那条曾经住过的小巷。

“嘿,大婶,好久不见啦!”樱木对着一个正在晒衣服的老人家兴奋的打着招呼。

“哦,是樱木啊,呵呵。”老人对这个热情的男孩很是喜欢的,大大咧咧的外表下埋藏着一颗善良的内心。
“大婶,最近不错吧,”樱木关心着问到。

“不错啦,那樱木你呢?” 老人家连忙说到。

“恩,跟一只刺猬住在一起,”樱木咧开嘴灿烂的笑着。“大婶我先走啦,有事别忘了找本天才帮忙啊。”

“恩,恩,”老人微笑着点着头,片刻,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连忙回头追问到:“樱木~”

“恩?大婶有什么事?”樱木回望着。

“那个,哦,没什么。”老人却也不忍让含在喉咙口的问题问出,搪塞了几句。随即暗想到,这样一个单纯的孩子,怎么可能跟什么黑道人物扯上关系,肯定是我乱想的。

老人不禁想起几天前那个浑身散发着寒意的男人举着那张略带模糊的照片询问着自己有没有在附近看过这个人。

照片似乎被男人的手拽的很紧,有了明显的褶皱,加上老人的视力不好,的确是看不清楚,依稀中好象照片中人有团火焰般的发色......

前面大步流星的樱木大唱着“天才之歌”,干净的脸上有着近乎孩子般的任性,如果一切都这样下去就好了。
-------
仙道很清楚自己在人群中是个不能让人忽视的人,与身具来的优雅与玩世不恭足以折服再挑剔的眼光,但现在,他的面前也站着同样一个这种无法忽视的人。

黑色的碎发,雕刻般精致的五官,瘦削却不显单薄的高大身材;, 夜鹰般锐利而冷漠的黑色眼睛。 以及那全身散发出让人退避三尺的寒意。

如果花道是火的话,恐怕眼前这个人就是冰了吧,对面的人径直走了过来。

似乎就有一种人,对什么事情都没有感情,这种人往往是最可怕的,没有动情的事物,似乎就是没有弱点的象征。但若他对什么事情有感情的话,却会完全的,不记一切的付出,直至自己被自己的感情燃烧怠尽。

“那边不能走。”仙道好心的提醒到,男人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仍是往小巷走进去。

仙道有点尴尬的站在那里,被别人当成空气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过,不过,像今天这么彻底的倒还真的不多见。

自嘲般摸摸鼻尖,“别人的事情还是少管,”仙道暗想着,缓过身来,连忙向自己的家走去。

有的时候爱情的确会把人搞的无所适从,或许在它降临之前,你可以坚持着自己的一切原则,但这个突如其来的家伙降临时,什么原则什么尊严都可以抛之脑后。

仙道彰曾经认为像自己这种人应该是谁都绑不住的,在天空中转了一个圈,却又被拽住,线的那头是那个叫做樱木花道的人。

呵呵,也许有种东西就叫做命定吧,男人有点无奈的想着,更可悲的是,当自己陷入其中时却又陷的那么的心甘情愿。

仙道穿过幽深的小巷,原以为这一个星期能够好好整理下自己对花道的心情,却没想到仅仅一个星期,想念那个红头的心却好象陈年老酒,是越酿越浓了,直到自己被那味道围绕着无处可逃,连忙匆忙老远的飞回来,只有那个用有清澈眼睛,灿烂笑容的人,才能给自己一个出口吧。

爱情,还真是件剪不段,理还乱的事情啊。

仙道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前,顾不上换鞋这等烦琐之事情,却意外的发现红发少年依靠在门外的栏杆上,望着星空发着呆。

似乎感觉到仙道的到来,眼神投了过来,却穿越过仙道的肩膀,落在后面突然出现的人影上,瞳孔却突然急剧收缩。


流川一直都很讨厌这个红头发的男孩,一直是个怎样的概念呢?.

从第一眼开始?流川的世界一直都是没有红色,它似乎在这个冷漠男孩出生的开始就被遗失了,

所以流川就固执的认为,这种颜色太滚烫,不是冷漠的自己能承受.所以,当那个叫樱木花道的男孩出现的时候,流川对这种突
如其来的颜色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

从共同训练开始?杀手的世界写满了残酷,性命在这里轻若鸿毛.杀与被杀隔的仅仅是一线.从训练开始,不断的承受不住的人选择一个个残酷的方式结束,流川希望那个红发男孩自动消失.在体能训练的时候,在实战训练的时候.但该死的,男孩总能用他冲破阴霾的微笑撑过来.

流川自己开始迷茫了,他是希望这团该死的颜色消失,但那种挂在心里深处的担心又从何尔来?

还是从那次共同杀人开始?一个雨天,无论再残酷的训练也不滴一点眼泪的男孩哭了,看着一点点冷却的尸体哭的不知所措.哭的像个被宠坏的孩子.孩子死死的抱住旁边的流川.
"狐狸,我杀了人啊,我杀了人啊"

流川看着眼泪一滴滴的掉落,滑过平滑的肌肤,一滴滴的渗进自己的心里,听到自己心里那层壳分裂的声音.感觉到深埋很久的情感终于破壳而出.

手终究还是没有把对方推开,成为了一个霸道而不容质疑的吻......

"白痴,我真的很讨厌你啊......"

讨厌你的出现让我不知所措,所以我选择抗拒.

讨厌你的不小心让我学会担心,所以我宁愿逃避.

讨厌你的阳光出现在这本不属于你的世界,所以我拼命驱赶.

讨厌你的无助脆弱让我心疼,所以我终于接受.

自己的心一直像一片死湖,你的出现让湖惊起了层层涟漪,并集聚成浪花.

关心,担心,怜惜,爱"这些不属于我的词语却成功闯入我的内心.所以,所以我讨厌你啊.

吻逐渐变的强烈了,暴风雨般来的匆忙而急切.樱木慌忙推开流川,却又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而慌乱.

流川盯着樱木茫然的脸,手抚摩上男孩跳动的经脉,猛然低下头一口咬住男孩的脖子.一口咬上他跳动的颈部上牙齿深深的嵌入那温热的颈上,浓烈烈的血腥氣在兩人的喘息中荡漾开來。櫻木痛的皱緊了眉头,用尽全力想把流川打开。

血促使了流川的疯狂,他再次扑了上去,上癮似的吸食着刚才伤口中的鮮血,带着高温的液体灼烧著他的口腔。

鲜血随着激烈的起伏蔓延过男孩的胸膛。血腥气味与雨水混合在一起,刺激着最原始的欲望。

我要!我要!。流川全身的細胞都在叫嚣着對這個男人的占有和渴望。男人的嘴唇顺着蜿蜒的曲线向下宣告般的延伸。

樱木终究是没有了力气,或者说,此刻的他就像抓着跟稻草般沉浸在流川给予的痛并快乐的过程之中。不想抗拒,也无从抗拒,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起,跟这个男人有了注定割不段的联系。

所有痛苦与疲惫都已死去。2个男人与野兽一半不停的纠缠,撕咬

雨不知道什么時候熄灭了,在深黑的夜里走到了尽头.2个同样寂寞的男人找到了那个另一半的圆.....

"我爱你."一切的激情隐没之后,男人漆黑的眼睛闪烁着

"总之,我爱你......."


而流川却从未像现在这般愤怒过,这个该死的白痴看到自己没有任何预期的反应.

流川走了过去,却突然被一双手臂拦住,

"花道失忆了"男人的声音和本人一样,总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滚开"流川视线还是被近在咫尺的火红紧紧吸引住.

男人淡淡的一笑,抬起头说着:"花道好象不需要对过去的回忆."

流川的身体顿了下."你懂什么."

"呵呵,我不需要知道,但你只要看看一看花道,他好象因为你的出现而陷入对过去的痛苦回忆之中" 男人的身形微微一侧,流川的视线落在了蹲在地上的花道身上.

"我不清楚你的到来对花道意味着什么,但我想,如果你的出现让他这么痛苦的话."男人的话锋突然一转,变的前所未有的凌厉:"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流川低下头,刘海遮住黑色眼睛所泄露的表情......

2人的针锋相对却没有让红发男孩感受到,他蹲下了身体,手指延伸进头发中......

"我要追上你!"

"哼~"

"你给我记住,我叫樱木花道,我一定会成为超越你的警察!"

"哦~我忘记了."

"妈的,你去死吧."

我一直想超越的人是你?

"我要跟流川一起去做卧底!"

"呵~你以为卧底是干什么,是凭你这个白痴3个月的警龄就能干的?"

"你是害怕天才的厉害吧,哇哈哈!"

"切~你那种三脚猫的工夫保护你自己都不够."

我一直想陪伴的人也是你?

"白痴,不要回头,快跑,快啊!"

"白痴,在这里不把别人干掉自己就是下一个躺在地上的!"

"白痴,赶快把你的眼泪擦掉,难看死了!"

"白痴,我喜欢你......"

我一直为着你那些温暖的话感动着?

"砰!"好多血,这是什么......血......

"晴子!可恶,你们这些王八蛋,我要废了你们."

"你给我冷静点,她死了,不会在因为你的眼泪活过来了!"

"啊~~~~"红发男孩突然站了起来,疯狂的大吼着,声线中闪落着无法言语的伤痛.

压抑或许像在阴暗角落的细菌,阳光的温度无法将其全部赶尽杀绝.

刚才的2个男人停止了对峙,对着痛苦的男孩相继沉默.

"啪"不知什么时候流川冲了过去,对着樱木的脸就是一掌.

"够了,白痴,够了.那女人的死根本就不是你的错!就算你的子弹不射偏,她还是一样会因为包庇我们的身份而被帮会处理掉!你给我清醒点!"

黑发男人突然火了,不停的摇动着少年的身体,试图去让曾经的痛苦就这样流失.

"你用你那点仅剩的脑细胞给我想想,她之所以会掩护你不就是因为希望你快乐,你看你现在这个鸟样,她死了一点价值都没有!" 男人盯着仍然
无动于衷的少年,握紧的拳头挥了过去.

"你因为痛苦把自己记忆尘封跟我没关系,但是你居然敢把我也忘了,凭这点,你就不要想活!"男人又给了少年一拳,

"我劝你赶快在被打死之前把我想起来!"

少年的眼泪终于滑落,哽咽着哭到:"晴子,我对不起你啊"

男人叹了口起,收回了刚才的粗暴,温柔的把少年围入怀中......


"狐狸......"少年的口中突然发出了这2个声音,男人动作猛然停住了,黑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少年.

"你这只该死的狐狸......"少年抬起了头,微微的扬起了嘴角,"你欠我了4拳我要加倍的还来!"

男人微微一楞,却又冷冷的说到:"好啊,你有本事就自己来拿."

"该死,你以为我不敢啊!"少年扑了过去,却无力的一晃,把男人压倒在身下.

"等下!"男人格开了少年的拳头.凑到少年耳边轻声说到:"姿势不对哦!"

少年的脸瞬间红了,大声吼到向流川打去......


仙道看着眼前的情景,自嘲的说到:"好象你成了配角哦~"一脸的落寞......

-----------------------------------------------------

"真的不多留几天了?" 仙道对着跟他一般高的少年说到.

"不了,那个,狐狸说要赶快去警察局里回复命令,所以我们就先走了."樱木还是一脸的阳光,或许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再大的痛苦也不过是生命
轨迹上的轻轻一点.

"这么快啊......."男人的声音透着止不住的惆怅.

"恩,"红发少年搔了搔头,回头看了眼冷冷的流川."刺猬头,这几个月来谢谢你啦!"

"呵呵,这没什么.是我心甘情愿的."仙道话还没说完,就见红发少年被黑发男人拖住衣领.少年一脸不爽的到叫着:"死狐狸,我话还没说完啦!"

"够多了."男人好象对少年的大喊大叫产生了抗体,没有任何表情的说着.

"刺猬头照顾我很久,你这个人有点良心好不好."

男人停了下来,说到:"良心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过."

"该死,你这只死狐狸,不对,是往这边走!"

"没错,我现在带你去"消毒"."

"啊?"


仙道静静看着红发慢慢远离自己的视线,心痛的越来越明显,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扶上了自己的心脏处,

"把心拿掉好不好啊,大概没有了这颗心,就不会这么痛,也不会知道心碎是怎样的了......"男人有点近乎绝望的想着.......

3个月后

"小姐,我要打一个耳洞."一头朝天发的男人微笑着对小姐说到.

"好啊.请问你要选择什么颜色的耳钻."

"红色."男人肯定的说到.

"红色?"小姐有点奇怪,"或许你更适合蓝色的."

"麻烦给我打一个红色玛瑙的,"男人继续坚持着.


男人视线穿越来来往往的人群,想着1年前的那个黄昏 他捡到了自己生命中最美丽的意外,纵使他们是2条平行线,在偶尔的交集后又沿着自己

的轨迹继续着......

或许每个耳洞都是一段埋葬的故事吧. 打的时候的痛楚代表着过去的终结 也代表我会把陪我走过那段路的人珍藏.

流川,连同我的那份一起,让樱木幸福!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月&流花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