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神奈川之花

(2 次投票)

作者:柳川丽 2010-07-22, 周四 22:42

五月里的一个温暖的早晨,神奈川的稻田里,街道上,人们像蜂群一样忙碌着。尘土飞扬的大道上,重载的骡群,川流不息地络绎而过,全都是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进发。

在这人畜杂沓之中,年少的樱木花道仗着他日渐精湛的骑术,纵马穿行而过。嫩稚的面庞由于用力而红了起来,艳红的长发在脑后飘荡着。他是奉了师傅之命,前往城中办事的。

樱木像往常一样,凭着年轻人的大胆,不顾一切地催马前进,心中只是盘算着办完师傅交代的事后好偷偷溜去找洋平他们玩儿。那些风尘仆仆的过客一个个惊奇地瞧着他:虽然面容上看这小鬼只有十一、二岁,可举手投足间不似等闲之辈,想必长大成人后定会是个健美的小伙子。

 


樱木来到湘北和陵南的交界处时,发现道路已经被牛群挤得拥塞不通。他在一旁等得不耐烦,便朝着牛群中的空隙策马前进,打算越过这群障碍。但是,当樱木刚刚钻进牛群,后面的牛就都挤拢了过来,他立刻发觉自己已陷入了一片牛海之中,到处都是突睛长角的庞然大物在蜂拥钻动。虽然对于没和牛群相处惯了的凡人来说,这是件极其可怕的事,可是樱木花道告诉自己是个天才,他不允许自己退缩,他不允许。因此,在这种尴尬的境地中,樱木没有丝毫的恐慌,反倒抓紧空隙催马前进,打算从中穿过。可是不巧,一头牛有意无意地用角猛触了一下马的侧腹,马受惊立即狂怒起来。惊马每跳动一次,就免不了又受到一次牛角的抵触。它颠簸摇摆得十分厉害,就连胆大勇敢的头等骑手都难保不被摔下马来。此时的情况异常危险,而樱木只得紧贴马鞍,毫无他法,稍一失手,便会落于乱蹄之下,被踩得粉碎。

纵使樱木再怎么天才无敌英勇神武,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头昏眼花之际,眼看双手即要放松的紧要关头,一只强有力的白皙大手一把捉住了惊马的嚼环,并且在牛群中开出一条出路,不大功夫,就把他带出了兽群之外。

樱木抬起头来,瞧了一眼自己的救星:长发漆黑柔亮如丝,眉毛飞扬斜插入鬓,星眸璀璨夺目光辉,薄唇紧抿不怒而威,好看是好看,可就是有点不对劲呀……还没想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时候,另一把温柔的声音彬彬有理地问道:

“小兄弟,你没受伤吧?”

说话的人尖发朝天,眼带秋波,嘴角含笑,身型优雅,玉树临风,平易近人的气质却是比刚才那人还要好看十倍。

樱木发现自己的视线被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所牵引,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本天才当然没事。只不过‘烈焰’怕是要被那群牛给吓坏啦!”天真的笑颜不带一丝杂质,纯朴却自有一股风情。

那两个年轻人显然被樱木的这一笑给怔住了,不约而同地呆了呆。

“咳咳,”朝天发率先恢复过来,“你没事就好,幸亏你抱紧了马鞍子。对了,我刚才看到你从安西门那边过来。你见着安西光义师叔的时候,请问问他还记不记得我师傅田冈茂一。如果他就是安西师叔的话,我师傅过去跟他还是相当亲密的朋友呢。”

“什么??你找老爹做什么?!”樱木想起赤木大师兄的“出门在外少惹事”的告戒不由对眼前的两个陌生人警惕起来,“你要有什么事自己去问他,不是更好吗?”

朝天发听着樱木的推脱毫不为杵,似乎很是高兴,桃花美目中闪耀着愉悦的光辉,“在下仙道彰,这位是我的少主流川枫。我们本来是要这么做的,可惜……”说着掸了掸蓝色水衫上的灰尘,言外之意现在的这副模样不便去拜访。

“你们这些外地来的怎么这么麻烦!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好看了,虽然……虽然还是比本天才差了那么一点。”樱木见来人一个和蔼可亲得过分,一个面孔呆板得可怕,怪是怪了点,不过不像是坏人的样子,也就打开了话匣子,“老爹肯定会好好感谢你们的啦!他可是最疼我的哦!!要是那群牛把我……啊不!把本天才的‘烈焰’踩死的话,老爹不知道要怎么伤心呢!”

叫仙道的朝天发难过地说:“我也会很伤心呢。”

“你??啊,我怎么也看不出来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我的朋友,我跟你还不算认识呢!”

年轻的仙道彰听了这句话后,神采飞扬的面孔也不禁黯淡下来。

樱木看见仙道这副模样忍不住大声失笑起来:“哎呀,你不要这个样子嘛。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啦。好了,我得走了,洋平他们肯定等得急死了。我就住在安西门,你要记得找我玩哦。”说完正欲纵马离去,突然头发被人用力地揪住,不由哎哟一声惊呼。

樱木忍着痛回过头来,原来是这个叫流川什么的狐狸脸干的好事!对了,怪不得刚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呢——原来是一个人的身上长了张狐狸的脸呀。

“笨蛋!你放手!!你要干什么?很痛诶你知不知道?”樱木浑然不觉刚才自己单独邀请仙道偏偏忘了流川的话语似乎激恼了眼前的男人。流川默不作声地揪住樱木的头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拼命在马背上挣扎。

“死狐狸,我叫你放手你听到了没有??你这只臭狐狸,烂狐狸,发瘟的狐狸!!!”

流川枫显然没料到自己羡煞旁人的面容会被这个目中无人的红发小鬼称作“狐狸”,而且还是只“发瘟的狐狸”!因此一向无表情的面容不禁松弛了十分之一秒。樱木趁着流川失神的空档,狠狠地在他那白皙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当樱木洁白的小虎牙接触到流川的手时,他突然感到胸口的什么东西在别别地乱跳,从而产生出一种骄傲和恐惧交织起来的情感。此时,樱木并不知道一种新奇的、更加奔放的人的本性已经在他的内心深处觉醒了——迟钝如樱木并不能首先发觉自己的某些神秘且微妙的变化,他只是一心想摆脱惹人厌的流川狐狸的钳制。

流川枫闷哼一声,刚一放松手的力道便被樱木挣脱开来。樱木立刻驱马跳离流川身边三米之外,气急败坏地骂道:“死狐狸,你等着!大猩猩……天才的大师兄会为本天才报仇的!咱们走着瞧!!”说完还不忘丢给仙道一个要他当心身边存在危险动物的警告眼神,这才掉转马头,扬鞭打马,在烟尘滚滚之中沿着大道飞驰而去。

 


留下的仙道、流川二人一路上心情抑郁,默默无言。今天的这件意外的遭遇同时把两个年轻人的心思引上了另一条道路上去:对于仙道而言,这个张狂的少年犹如仙山上的微风那样清新纯洁,不由深深触动了自己在轻浮放浪的外表下奔放不羁的心;而自从樱木的身影从流川的视线中消逝以后,他感觉到这是他生命中最紧要的关头,天下第一也好,功名利禄也罢,对流川来说,都比不上这件刚刚发生的吸引他全部心神的事情来得重要。

“哈哈,”儒雅的仙道贪婪地嗅着山区松林里飘溢出的特有清香,率先打破了沉默:“神奈川当真人杰地灵啊。少主你可知道,刚才那个少年便是我安西师叔门下最得意的弟子樱……咳咳,少主平日深居简出,不问世事,想必不甚清楚吧?”

“哦?”流川难得挑了下眉毛表示自己对此事很感兴趣。

“好名字,好名字!”谁知仙道却答非所问,无视自己少主的不耐,微微含笑,神情轻松地谈笑道:“真不知道今日的葩蕾何时才能开成一朵好花呢?”

流川对独自走在前面的翩翩男子丢下句“白痴”的评语,随即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块赤红玉石。这块玉石是在那个嚣张的红发小鬼拼命挣扎时顺便“拿”过来的。红玉在阳光的照射下通体晶莹流转着眩目的华光,温润的触感犹如他的主人呼在手臂上的气息般充满暖意。流川迷离在金艳耀眼的刻印里,着迷地念道:

 

“樱木……花道……吗……”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月&流花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