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小I机器人

(3 次投票)

作者:皮 2010-07-22, 周四 23:47

晚上回家的时候,流川在门口发现了快递送来的包裹,上面注明了阿德机器人公司这样的字眼。他出于好奇心,冒冒失失的就把包裹带回家了——当然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那些崇拜者给有名的爱情小说家送来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最多的是鲜花和巧克力,也有古怪的毛皮,用过的餐具以及,最难得的一次,是一件小小的全真脱衣舞模拟人像。

那东西很贵,不过流川还是把它丢到了回收门里,和其他大多数东西一样。

小I刚从纸箱里出来的时候看上去个头很小(他们怎么会用纸箱,这样一点都不保险),然后它介绍自己的情况时流川枫注意到了小I深红色的头发(这让他有些不高兴,想起了自己的恋人),小I说自己的名字叫做花道(。。。?),那么它的全名就叫做I’花道,作为阿德公司I之系列人性化智能Z世代机器人,“竭诚为先生服务。”

好吧这个世界的几率有多小吧,红头发来历不明又叫做花道的机器人。流川非常疑虑的(。。一定有所图谋)望着小东西诚实的双眼,就如我们这个故事所讲的那样,顺利的留下了小I。

小I’花道。

友好的侦察日子没有过多久,很快流川就发现这个小I是专门为没有孩子的夫妇所设计的慰藉产品(因为他从来也不读产品说明书,这个傻瓜)——意即说小I’花道是充满了求知欲的小I,什么都不会又有点笨的小I,和好奇的宝宝小I(就算是这样这个世界上也有人愿意去买它,以便“随时随地享用阿德公司的服务”)。这样一来,流川枫先生的安静生活就完全的改变了。另外,由于他是一位拥有良好声誉的公民,箱子中附有如下的纸条。

小I宝宝保护条例:
1, 在任何情况下不得遗弃所领养之小I机器人。
2, 不得自行拆卸机器人。
3, 请给予小I足够的爱和机油,否则后果自负,本公司将不承担任何道义上或者法律上的责任。

很好,流川冷静的想,非常好。假如把第二条改成不能随心所欲SEX就可以更变为樱木花道保护条例了(樱木花道是他以前的恋人,个子高,红头发,一等一的好小伙子),事实上是这样的。
1, 在任何情况下不得遗弃樱木花道。(臭狐狸你敢么)
2, 不得随意与樱木花道SEX。(拿开你的狐狸爪子呀)
3, 请给予樱木花道足够的爱和食物,否则他会逃跑,跑到你永远也找不到他的地方,这个鬼世界没有哪个混蛋会同情你。(这是真的)
OK,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小I正瞪着黑色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据说他们用了古老的降雨粉,来制造出眼泪的效果),现在流川枫真正的明白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样的蠢事了。男人深深的吸一口气,板着脸朝小I宝宝弯下腰。
——以后就叫你小I,不许顶嘴不许大声讲话,要听话。
(顺便提一句,这个家伙是违反保护条例前科累累的隐性罪犯)这个人,不可信任。
——是,先生。
小I’花道快活的回答。


现在小I是正式的小I’花道宝宝了。他很高兴,整天东摸摸西看看,尽量抑制自己发问的好奇心。流川枫先生每天所需要做的就是给它精致的机油,一些的润滑剂,视若无睹和赶稿时的暴躁脾气。也有爱,一点点,比如小I喜欢的是金鱼牌的润滑剂,流川就尽量不给它买鲑鱼牌中间有鲑鱼卵的系列产品(他自己想着尽量,可是一次都没买过)。小I花道是从哪里体会到这样微不足道的爱我们不得而知,总之小家伙的胆子逐渐大起来了,终于有一天开口问道。

“先生,我的妈妈在哪里?”

姑且不论这两个词语奇怪的搭配方式,单说流川枫做为一个优秀的爱情小说家,头脑一热(他自己不觉得)十分自然的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去旅行了。”
“啊。”小I花道宝宝很神往,“那么,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男人点起一根烟,皱了皱眉头,抬着头想了一会。
“他个子很高(这时候流川想起了花道),头发是红色的(是花道),脾气不好(虽然有偏见,不过还是花道),而且是个笨蛋(男人微笑了一下),不过,心肠不错。(花道)”

“先生。”小I宝宝的脸颊红扑扑,“你们两个很相爱么?”
小I花道的日常读物是流川枫架子上自己收藏的那一系列五颜六色的爱情小说。男人并不阻止,也毫无羞耻感的放任小家伙阅读自上个世纪以后形形色色的风化作品(当然他也保证过,里面并没有过度的描写)。

“还好,只是我们经常吵架。没办法,那个家伙是个笨蛋。”
男人说着,优雅的弹了弹烟灰。
“不是感情不好的人才会吵架么?”,小I花道宝宝眼巴巴的问。
“不。因为那个人是个笨蛋,所以才常常吵架。”
“假如,他现在回来的话,我也会狠狠的揍他一顿呢。”
把烟弄熄的男人,右手放在额头之上,长久的沉默着。仿佛是刚刚吃完早餐,就又睡着了。(他是在撒谎么?)


相爱等于吵架,小I花道宝宝得出了结论。它虽然读了很多书,知道不同的关于爱情的事情,却更宁愿相信沉默的先生所说的话。它在屋子里找到了一张妈妈的照片(《格蕾丝与肉色袜子》那本书里),照片上的人很爽朗的笑着(为什么是个男人呢,不过这也没多大关系)。因为是一模一样的红头发——这是应该的吧。所以小I花道宝宝想不会有错了。它把照片放到小桌子上,一声不吭的凝视了很久,心扑通、扑通的渐渐跳快起来。

把照片翻过去,背后面还可以找到一个人的签名。
HANAMICHI SAKURAGI——天才。
因为两个人的名字有一部分是一样的。
所以小I花道非常非常高兴,却也不知为何有些难过了。

 

(两个人的吵架,比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的都要来得激烈。流川枫清楚这一点,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关系。因为已经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种情况从他们同居的第三年开始——有三年了,三年这么久。
——混蛋狐狸你快道歉。
——不要。
——说了你快点道歉。
——说了不要。
——喂,就算大爷我求你(年轻人的声音突然低下来,生气得没有办法,语调稍微有点悲伤,眼睛瞧着其他的地方),快道歉哪。
虽然心里觉得不安,可是神经末梢迟钝的男人回答道。
——烦死了,滚出去不要吵我。
这也是很平常的话。
红头发的年轻人平平常常的走了出去。
然后男人开始等他回来,这一次比他想象中远要长久,到目前为止,已经等了二年。


街上出现了强烈的圣诞商业气氛,今年也要保佑好孩子的圣诞老人就要到这边来了。用不着流川特地的讲出来,小I花道宝宝很明白自己到现在仍然一直都是个乖孩子。有一天下去他出去采购的时候顺手拖回来一棵很大的纵树枝(事先没有征得流川的同意)。从那一天起,新的事件开始了。小I宝宝想尽办法把它能找到的一切好看的东西统统的搬回了家。有别人丢掉的镍合金片,镶着金边的蓝色丝带,各种各样彩色的小珠子。有一次它还拣到一把吉普塞人用的小刀——不管是什么也好,小I花道把这些玩意想尽办法全部都挂到了纵树枝上。

人人都爱圣诞节。
(有一年他们两个人在外地过节,说好要去教堂的,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了相反方向已经被废弃的温泉。那个时候平静的池水仿佛是装虾子一样装了满满的一层里见的星光,他们都走累了,谁也不愿意走回头的路,就在水池边坐下,说着说着便吵了起来。最后因为两个人大大咧咧的睡着了,第二天开始一起重感冒。
上帝保佑不成熟的恋人们。)


流川枫先生拎着购物袋走到前面,小I花道在后面抱着一个很大的机油蛋糕。那个是今年配合圣诞节新出的品种,专门为机器人宝宝们准备的。天气良好发冷,鞋子衣服都是冰冰凉的,小I没发现这种事情,但是流川先生停了下来,往手上呵一口气。

在满街的人流中突然站住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因为谁都不开口讲话,稍微显得有点落寞。靠着墙角漂亮的有机玻璃闪出粉红色的荧光,来来去去的车子之间,有一个跳舞的机器人小丑正在忙着发放新年的传单。

再开始往前走的时候,冷淡的流川枫先生没有跟东张西望的小I花道打一声招呼。但是男人的脚步放慢了一点,头也稍微的侧过来一下,结实瘦长的双手,将编织袋捏出簌簌安稳的响声。

流川先生很温柔。
小I花道的心跳了跳,不单单是它自己的那部分,似乎是有个人,在遥远的地方,捏着它的心着急的单脚跳了一下。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小I宝宝,只好抱稳了蛋糕,快快的跟上了流川先生的脚步。

从两个人身旁光盘店里传出来的歌曲,仿佛遥远的西部之梦的是,PETER、PAUL&MARY的500miles。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圣诞节之前的那个晚上,流川说两个人要好好的打扫一下房间,然后就拿着长扫把去清洁天花板上的蜘蛛网了。小I负责的是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它蹲在床底下掏了好长时间(有一半是在玩啦),翻出来一个浅黄色的箱子。小I花道把纸箱子拆开,看到了里面唯一的一件东西——古老的蓝色唱盘。

(如果是流川枫先生的东西,兴许是哼哼啊啊用来做参考的情趣用品;但是这件东西还有另一半的可能,那就是红头发笑嘻嘻的樱木先生——)
小I独自的,将唱盘放到了读盘机之上,按下了PLAY的按扭。

流川先生带着很可怕的脸色从另一个房间走过来。

小I花道宝宝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什么坏事情,它的心脏很痛(假如机器人有心脏的话),不敢去看先生。刚刚才吃了大块的机油蛋糕,现在齿轮之间(似乎他们不再使用这么古老的东西了)却发出可怕的咯哒声。
PETER、PAUL&MARY的500miles。
老男人短暂的歌曲之后,唱盘上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清爽的声音。

喂,狐狸。
(现在流川枫站在原地,整个世界不管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全都停止了转动。小I花道宝宝的身体发出不舒适咯咯的声音。我们的故事快要结束了,但圣诞节前夜却是长得很难终止的夜晚。天气预报说这一天往后会有大片的雪花降临到世界上,他们在这种事情上总是拿捏得相当准确。)

狐狸。
我生了奇怪的病。。笨狐狸,反正跟你讲,你也不会明白的。
可是不说,你也不懂。你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小I现在在你那里吧,不要让小鬼听到这种话哪。恩,我说到哪里了?总之,我得了奇怪的病,所以大概没办法回去了。不过阿德公司的一个人说,如果我肯把这个病卖给他们,就可以把一点点我的东西加到机器人身上去(那个东西很贵的咧)。喂,你听懂了么?

一点点,可能是骨头什么的——那就不大划算了。不过没办法。。啧,我懒得跟你讲了。对了狐狸,还有一件事情。
(唱片里的声音待了一会)
那个。。
(那之后又停顿了很久)
。。。。
我爱你。
(很认真的)

“先生,先生。你听到了么?”小I花道宝宝,这个小家伙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他摇着流川着急得快要哭了。“你听到了吗,HANAMICHI在我这里啊。”

(这次没办法回去了,对不起。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也许你能看到我吧。我就在这里。)
(还有,道歉的事情,也还没有原谅你哪,烂狐狸)
(然后。。。)

“先生。”小I拼命的去摇好象是死了一般缩起身体的男人,不会长大的小孩子深红色的头发,在圣诞前夜发出了寂寞又柔和的光芒。(虽然只有一点点,永远也没办法相互拥抱和接近的一点点。狐狸你这个家伙。。)

圣诞快乐啊。




Lord ,I can’t go back this away.(上帝,我不能再回去了)
This away, this away, this away, this away.(这么远,这么远,这么远,这么远。)
Lord, I can’t go back home this away.(上帝,我不能再回去了)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4年花道月&流花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