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教父的爱情

(8 次投票)

作者:Baifeifei3 2010-07-25, 周日 14:05

只一瞥,流川枫就深深地被他所吸引,那耀眼的红发,天使般的纯净笑容,英挺的剑眉。

当时的樱木正在跟仙道做一对一的比赛,两个人都异常高大,为了手中小小的桔红色篮球正进行激烈的对决。

流川枫一向黑暗的人生中仿佛注入一束阳光,他想靠近樱木感觉那温暖,却又不敢,怕这美好的一切会消失。这一年,流川枫、樱木花道十五岁,各自的命运因为这意外的相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十年后,流川枫终于出手了,通过调查他知道了樱木的工作后安排了一下,报名参加了课程——枪械学习。

是的,以流川枫的身手根本不需要从头学起,见鬼,他五岁开始摸枪,十年前枪法之准根本就连第一流的杀手都比不上,最近五年根本不需要他再拔枪,不过为了樱木,忍受枯燥的课程是值得的。

十年前樱木花道和仙道彰都不过是普通的高中生,因为喜爱篮球而交际颇深,后来樱木因背伤而被迫放弃篮球,个性喜好剧烈运动的他没有办法从事运动方面的工作,所以毕业后选择了另外一种喜欢的东西做为职业:枪械指导。

樱木为一家俱乐部工作,内容主要是给一些枪械迷或者钱多得没处花的公子哥们上课授业,既平庸又没什么危险性,这是他打小一起长大的死党兼兄弟水户洋平安排的。

仙道呢,则是本已进了日本国家青年队,后来却因为少了伙伴失去兴致而只打了两年便退出,大学选择了金融业并进入家庭企业学习,为继承家族企业做准备,毕业后从基层做起。

因为强壮的体格,英俊常年带笑的脸庞,深厚的家底而深受欢迎成为名符其实的金龟婿。但是他喜欢的人却是樱木花道,目前他被公司的事务缠得脱不开身,已经很少有时间来缠樱木,此生最强大的情敌出现了,他却毫不知情。

这边流川枫还不满足,连樱木的生活也要渗入,虽然他经常蛟兔三窟,连帮内高级领导都常常不晓得他住在哪里,但是离开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所以他选择了稳重忠诚的赤木,交代好一些事务后就买下樱木隔壁的公寓搬进去,其它的杂事自然有他的影子彩子为他打理。


樱木花道不喜欢他的职业,但是却很喜欢枪,男人或多或少对军事这方面的东西有着莫名的爱好,就好象即使战争是那么地残酷,却依然激起男人们的热血,涌出乱世英雄一般。

樱木花道枪法普普通通,但对枪的了解却非常详尽,各种枪械的规格和优点,组装拆卸他都了如指掌。

即使面对这些漫不经心的公子哥们,他仍然非常用心地授业传道,最近新进的这批学生里有一个叫流川枫的俊美男子,上课专门睡觉。

但是操作成绩却非常地优异,樱木一眼就看出来他持枪的姿势和手法根本不是新手,再加上他那令人发毛的精准程度,以他的程度根本不需要补习什么,至少樱木心底自叹弗如,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真令人不爽,这个臭屁的小子。

樱木有个习惯,每当公寓有新脸孔出现,他都会热情地打招呼,串门子,以示欢迎,所以他是整幢大楼里最受欢迎的人呢,他的好人缘连仙道彰这个公司里号称平民王子的人都比不上。

流川枫住起来的三日后,樱木终于和他“巧遇”了,当天晚上他礼貌上邀请流川吃晚餐时,虽然流川枫表面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实则心里暗爽,非常出于樱木意料地回了句:“好。”


樱木做了简单的四菜一汤,没想到人高马大的樱木手艺还不错,流川枫比平日多吃了一半,很给樱木面子了扫光光。

出乎意料地饭后还主动洗碗收拾饭桌,本来樱木是不想让客人动手地,但是流川枫回他一句:“你做饭我洗碗。”

听得樱木脸上一红,感觉好象很暖昧,多像普通的夫妻啊。啊,不对,做妻子的应该全包,让丈夫舒服地在沙发上看报纸,到底自己是妻子还是流川算呢?流川说得没错,这样才对,每人都做才公平,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流川默默地洗碗,樱木看着他的侧脸发现他的眼睫毛很长,下巴尖尖地,看着看着他突然叫起来:“流川枫,你长得好象狐狸啊。”

流川枫手下一顿,满脸黑线,低声说了一句:“白痴。”

樱木也觉得自己太无理了,右手搓搓后脑勺嘿嘿傻笑掩饰过去。

流川不知道,樱木花道有一个习惯,喜欢给别人安排形象的别称,那都是因为小的时候他的认人本领很差,常常张冠李戴,他苦恼地向洋平寻求解决的办法,洋平告诉他要认识的特征,结果他理解成为了给别人花名,倒也再没有出现记不住的情况发生,刚认识仙道时,就因为他奇特的朝天发叫他刺猥头。

没多久,樱木又像过动儿一样围在流川枫身边,然后他突然靠得极近,口里道:“流川枫你也蛮高的,不知道你跟我谁比较高。”

说完站到流川枫身边拿手比试了一下,他的呼吸吐到流川枫耳边,流川枫呼吸一窒,心里跳得厉害,真的靠近了,果然如他想象的一样,有股阳光的味道。

同时他的耳内一痒,竟然瞬意起了心理反应,唉,这白痴,竟这样吸引自己,还要忍多久他才会接受自己,真怕自己会忍不到那一天而强来。

流川枫调整了呼吸,硬压下体内冲动。

樱木离开了些,非常满意自己的结果:“果然还是本天才稍胜一筹,流川枫你长这么高会打篮球么,日本人长这么高的并不多见。”

流川枫轻轻自嘲:“那种阳光的运动我是没有资格玩的。”樱木花道一怔,会打就是会打,不会就是不会,怎么会没有资格,不过太深的思考是不适合樱木的,他很快忘记了。

饭后流川枫还跟樱木聊了一下,多数都是樱木在讲,他偶尔应上一两句,樱木向他介绍公寓的服务会所,各种设施和各层的住户及保安,樱木果然是好人缘。

其实这些都是彩子在替他打点的,流川枫根本没有必要知道,不过听听樱木的声音也好。同时流川了解樱木的住房还在贷款,偶尔洋平和仙道会来看他。

他特别多问了这两人的事,确定自己有一个情敌。所以他决定要加快脚步了,一如十年前当他第一次有了想要守护的对象,他就让自己变得最强,并于今年成功谋朝篡位,坐上龙头老大的位置。

虽然无聊的课程还在继续,流川已经尽量低调,但是那高超的技术已经引起别人的注意,常常变得有人向他挑战,不过他总是快狠绝地结束,虽然他不想陪这些人耗,但是比起别人以为他不敢接受挑战他更宁愿应付一下,反正无聊的课程这么闷,有点不一样也好。

幸好这种课程通常都很短,他报的是一月班。而他成为樱木家里的常客,他渗入樱木的生活越来越多,而迟钝的樱木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他天天到樱木家里吃晚餐,而当他知道樱木喜欢拉面时,天天让彩子想办法从大阪最有名的拉面店买超大份的拉面给樱木吃,而且还怕拉面凉了不好吃,限定时间到货,气得彩子牙痒痒,万能的彩子现在很闲,天天在做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偏偏老板的话不能不听。

吃完晚餐流川枫也不再离开,陪樱木看NBA比赛或者打游戏看影碟,晚上睡觉流川枫还会找借口赖下来。

第一天睡前还因为谁睡床发生激烈的床上运动,别误会,就是纯粹的运动,大打出手。

通常睡到半夜流川枫还会爬上樱木的床,两个高大的男人挤在一起显得床特别小,樱木就会发现早上醒来的时候自己会在流川的怀里,质问流川枫他就回一个字“冷”。

久而久之,他也懒得纠正流川枫的行为,但是睡前打斗常常发生。不知不觉中樱木生活中随处都有流川枫的存在。

流川只有周二晚上回到他那呈摆设作用的公寓睡觉,因为他要主持帮派会议。他们的会议也很特别,地点常常是他所管辖的各家夜总会,二楼全部是各地参加的大佬,一楼净空,小弟们在里面聊天喝酒跳舞,不对外营业。

流川枫管理的帮派对外有个很响亮的名字:湘北株式会社,在他之前的义父兼师傅的经营下,已经超越山口组,成为实质意义上的龙头老大,但是明是他义父实际上这些年都是他在做的,所以他才能顺利干掉那个臭老头,更因为他暗里救了赤木彩子等人,所以有一批忠于自己的精英队伍为他服务,不然这么宠大的帮务哪能容他说走就走。

但是他等得够久了,所以不准备再让樱木逍遥下去,以后的生活必须有他。有一次他不经意地问樱木对黑道的人怎么看,樱木以为他在开玩笑,不以为意地回答:“一样是工作啊,没什么。”

让流川枫放下心来,不过就算以后把他带回来,他也不会让他接触帮派事务,虽然沾满鲜血的黑道生活很黑暗,但是他不会让樱木知道,即使身在黑道他仍然会让他做自己,以前的自己做不到,所以他要站到最高,即使心狠手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洋平的忽然到访成为了转折点,对突然冒出来的流川枫极为意外。他时不时来看樱木,看他有什么需要。洋平对樱木是个特别的存在,既是兄弟也是至亲。

樱木的母亲是挪威人,生下他不久就得病死了,父亲也在十三岁那年因为心脏病意外身亡。之后洋平就一直照顾他,当他实质意义上的监护人,所以对洋平的话樱木从来就没有怀疑过。

洋平先是和流川枫打个招呼,然后扯樱木到一旁探流川枫的底细,发现这个家伙对流川枫什么都不知道还敢跟人“同居”已经一个多月。

然后他就很客气地请流川入座喝茶,打发樱木下楼买夜宵。

洋平啜了一口茶,和煦地开口问流川枫:“听花道说流川先生是他的学生,请问流川先生是做什么的?”一派家长的口吻。

流川枫也不急,同样喝了一口茶,不急不缓地回答:“教父。”

洋平一惊:“什么?你有什么目的?我看不出花道有什么你要的东西。”

流川枫认真地说:“我要他。”

洋平一晚上连连遭到打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上却不露声色:“我不会让你这么做,我会带花道躲得远远的。”

流川枫:“如果你认为做得到的话尽管做好了,连警察都跟我的情报网买消息。”

洋平相信他的话,否则他就不会是黑道教父了,改变了思路:“花道他知道吗?”

流川枫自己也最担心这一点,就算他有势力有钱,依然买不到真心,但是他是不会放弃的:“十年前我就开始爱上他,我会自己跟他说。”

洋平想了想,自己也实在无能为力,虽然他自己并不认为同性恋有什么不好,但是事关自己兄弟的终身,不担扰是不可能的,希望对方足够爱护和尊重花道不要强来:“那么你对他说,希望流川先生能接受樱木的决定,我等你。”

两人都默然不语。洋平打量流川枫,这家伙异常俊美,通常长得太高的人都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就他认识的人中,仙道彰樱木花道和眼前的流川枫都是例外。

花道是标准的国字脸,浑身充满男子气概,无奈女性缘却很糟糕,他能很快跟刚认识的人打成一片,称兄道弟,却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非常害羞,手足无措,直到二十五岁还没女朋友。

仙道彰属于男女通杀型,从三岁到八十岁都逃不到他的魅力,再加上为人和善,常让人误以为十常风流,实际上他表面和人亲近,真正交心的目前只有樱木一个人而已。

流川枫属于阴柔俊美类型,皮肤过于白晰,让人想到他一定不常照阳光,长眉细目,小巧的嘴唇,古典的瓜子脸,如果身为女子必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但是虽然阴柔却无半点女性化,身上阴阴有股霸气,气势惊人,是那种他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会相信他能做得到的人,所以一向精明的洋平跟他交锋未占上半点便宜。

“我回来了。”樱木提着一袋食物和啤酒回来。看到洋平和流川枫的气氛有点奇怪,担心流川枫和洋平合不来,毕竟两人都是自己重要的人。

樱木心里一惊,什么时候,自己这么习惯流川枫的存在了,什么时候他竟成为自己最重要的人之一了。

洋平开口道:“花道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打断了樱木的思考。

洋平直截了当了说:“流川先生是黑道教父,他喜欢你。”

樱木大惊:“什么?流川你从未说过啊,怎么会喜欢我呢,我们都是男的啊。”

流川并不顾忌洋平的存在,虽然他知道最终构不成什么障碍,但是既是樱木的兄弟,他不会把气氛弄得太僵,何况樱木肯不肯跟他走还得参考洋平的意见。他缓缓开口道来:“十年前,我看到你和仙道在打球,从那时候我就爱上你了。十年来从未间断过,但是十年前我不过是棋子,没有能力保护你,当时的我是因为受不过非人的训练才会跑到那个篮球场,但是现在我已经把障碍一一清除了,我再也等不下去了。所以我来找你了,我希望你能跟我走,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涉入黑道,你还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什么改变,只是身边多了一个我。”

樱木没有想到自己叹怨没有异性缘的自己竟然有一个人十年前就爱着自己,还忍了这么久时间才来找他,但是真的跟他去黑道生活吗,虽然自己的生活很平淡但是也不用一下跑到一个剌激得不得了的环境生活吧,良久他才说道:“这太突然了流川枫,你让我想想。”

流川枫回答道:“给你一晚上,明天我要得到答案。”

樱木说:“什么?这么短,不行啊”

流川枫依然霸气十足:“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第一眼就认定了,有人一辈子都不知道到底爱不爱,时间的长短根本不是关键。”

当晚流川枫回到自己的公寓,樱木和洋平躺在床上,说了一晚上的心事。樱木很小就失去双亲,他喜欢的女孩子类型其实都是在寻找母亲的感觉,但是一直乏人回报以爱,当他知道流川枫是那么用心在爱他,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况且这段时间相处确实也很舒服,有时流川枫会给他一些意外的惊喜,不是讨好他,就是纯粹地想看他开心地笑,现在他才明白这是他爱人的方式之一。

虽然流川枫话不多,但是跟他相处就是有种宁静的感觉,第一次吃饭就感觉到了,真的有种夫妻的感觉,好象他们不是刚认识而是相处了一辈子。他们之间有莫名的吸引力和强大的默契存在。

洋平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当晚他给仙道打了电话。

第二天,流川枫一早守在樱木公寓门口,樱木打开门看到他,流川枫不说话,眼神在问:结果?

樱木也静静地凝视了他一下,开口道:“好,我跟你走。”

流川枫笑了,虽然仅仅是嘴角一勾,竟然给了樱木倾城的感觉,看呆了。

电梯响起,从里面冲出一个朝天发男子,正是仙道。仙道一把抓住樱木的手:“樱木,你不能跟他走,他要是逼你的话我会保护你。”

流川的眼睛死死盯住仙道的手,浑身涌起一股狠霸的气势,冷冷地说了句:“放手”

樱木吃了一惊,试着争脱竟动不了,他有点搞不明白地问:“仙道你干什么,快放手。”

仙道激动地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选择他,我也爱你啊!!!”

樱木失声道:“什么?!”

流川脸更黑了,对于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他已经起了杀心。

仙道动情地说:“我爱了你十年了,为什么,为什么不管我明示暗示你都不明白,却跟他,一个认识一个月不到的人走。”

樱木显然还未从一连串的意外中回复过来,但是最终他还是争脱仙道的手。

他看看流川,再看看仙道,最终选择走到流川的身边,他对仙道说:“对不起,仙道。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我一直把你当成哥哥看待,你待我是那么地好,我一直以为你是回护兄弟的方式。”

“虽然流川我真正认识的时间才一个月,虽然他是黑道,但是我在他身边却有安定的感觉。正如流川说的,时间不是问题,爱情是没有先来后到的。”

流川不再浪费时间,直接牵了樱木的手往外走,说:“跟我走,我先让帮派里的人认识你。”

流川枫桀傲不训,竟然回到帮中直接跟樱木结婚!

他本就从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现在更变本加厉了,其实他有他的用心在,樱木的存在会成为他的弱点,在黑道里混的人不能有感情,否则很容易让别人冲着他的弱点猛烈攻击,与其终生惶惶不可终日,不如给樱木一个身份,不必介入黑道却拥有他同样地位的身份。

仪式很简单,他让彩子准备了一副对戒和两把枪,通知了帮内重要级领导人参加,他换上一套全白的西装礼服,让樱木穿一套全黑的西装,都是临时让彩子买的,在大家面前与樱木交换了戒指,把其中一把枪送给樱木,戒指很简单不花哨,也没有钻石但价格不菲,枪更是名师打照,全球限量制作的勃朗宁式手枪,带红外线消声。

仪式完成后,流川枫交代道:“从今天起樱木先生就跟我平起平坐,我要你们像忠于我一样忠于他,用性命保护他,听到没有!”

众人没想到流川枫居然跟个男人结婚,樱木花道成为当家“主母”,地位非同一般。

虽然吃惊但仍然朗声齐声道:“是!流川先生,樱木先生,我们会永远效忠于你们。”

樱木从头到尾则是处于稀里糊涂的状态,根本不晓得反对或有任何意见,就这样把自己给“嫁”了。

从此以后,樱木花道果然如流川枫承诺,绝对地自由,不管他要花钱还是去哪里工作旅游,流川枫统统满足,只要他不离开自己。

虽然也有些不知死的家伙跑来搅局,都被流川枫咔嚓掉了。樱木之后才知道,他哪需要去学怎么开枪啊,他绝对是职业杀手级别的段数,快狠准,简直没有人把握得比他更精确。

虽然他对枪的理解没有樱木来得广,懂得那么多,但是他的枪法是一流的,这只臭狐狸说什么枪就是枪管他什么枪能达到目的就行了,亏他还选了两只那么好的枪做为信物。

流川枫常常会很忙,所以也给樱木安排了一个影子以防万一,是个从小就被训练长大的杀手,后来被流川枫救了出来,也让她跟彩子一样学习各种技能,也是万能型助手,叫晴子,是个绝对能信任的人,虽然帮里有比她更好的男性助理,但是流川枫可不想樱木有机会“移情别恋”。

某一日,樱木问流川枫为什么从来没有看到他的父母或者照片,流川枫说:“我告诉过你我们相遇的时候我是因为受不了训练才跑出来的,其实我是孤儿,你还因为你父母长什么样,我却是从小被组织收养。

我的义父是非常残酷的男人,他从各地收集孤儿,然后把我们训练成为杀手,训练中过不了关的就要被杀死,我恨透了我的义父。一直到遇上你,我才觉得生活并不是那么绝望。

我不要被别人训练成为杀手,后来我就让自己变得很强涉猎广泛,不单纯只能够做杀手,我义父看中了我的能力,把我放到身边。

这十年来我慢慢支解他的人,赤木彩子晴子都是我从杀手集团里救出来的,我培养了一批我自己的亲信,还把组织发展成为日本黑道第一,终于我才有能力干掉那臭老头。然后我就去找你了。”

樱木没想到他的人生比他的还崎岖,他抱住了流川,慢慢安抚他的背:“不要紧,狐狸,以后有我陪你,你再也不孤单了。”

流川枫回抱住他,掌握住这幸福的一刻,值得了,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标签: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7花道月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