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越/流花]Night Wish

(2 次投票)

作者:烟朝 2010-07-25, 周日 14:18

页面导航
[仙越/流花]Night Wish
章 4 - 章 6
章 7 - 番外
全部页面

第一章 Sleepy Hollow 

十月的风撩得芒草摇摇曳曳。 
薄薄的云层遮住了太阳,几只五颜六色的风筝飞翔在蔚蓝色的天空里。 
狗吠声和孩子们的笑闹声和着草香在风里蔓延开来。 

“晴子,你看,你看,我的风筝飞得最高。”红头发的男孩子朝绑着嫩黄色发带的女孩咧着嘴笑,琥珀色的眼睛里一闪一闪的满是期待。 
“真的,樱木好厉害。”女孩子仰头看了看天空,微笑着回答。 
“哈哈,天才的风筝当然是飞得最高的。”男孩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流川的风筝飞得也很高呢。”女孩飞快地扫了一直默不作声的男孩一眼, 红着脸再次看向天空。 
红发男孩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气鼓鼓地瞪向身边的黑头发男孩。 
“可恶,流川,你离我远一点,风筝要缠到一起了。” 
“哼。”黑发男孩斜着眼睛瞥了对方一眼,挪了挪位置。 
两个人靠得更近了。 
“啊~~~~~~~~我说让你离我远一点,看吧,果然缠在一起了。” 
“白痴。” 
“你说什么?混蛋狐狸。” 

“啊,那两个家伙又开始了?” 
“樱木,流川,不要打了!哥哥,你快来阻止他们……” 
两个男孩扭打着滚在草地上,弄得衣服头发还有脸上全是泥土。 
两只紧紧纠缠在一起的风筝,在风里越飞越远。 



“嘭嗵——” 
“哎哟……”仙道彰睁开眼睛,摸了摸脑袋。 
“醒了吗?马车被路上的石块颠了一下。”越野宏明合上手里的书,抬起头淡淡地问,“做梦了?看你睡得很舒服。” 
“嗯,突然想起我第一次来这里时的事。” 
“第一次?” 
“很久以前了,那时我刚刚十三岁,父亲带着我来这里拜访他的朋友,一位学识渊博的绅士。” 
“这次还能见到他吗?” 
“很可惜,那位老前辈几年后就去世了。不过,倒是有其他的几位旧识可以见一见。” 
“看样子,你很期待与他们见面。” 
“哦?” 
“以前每次出诊都没见你这么高兴过。” 
“呵呵……是啊,很期待。” 

毫无预兆地,雨点突然从空中落了下来,落在马车的顶棚上发出杂乱无章又沉闷的响声。 
点燃头顶的油灯,越野继续埋头于书本中,车厢内再次陷入一片沉默。 
仙道把脸转向车窗,模糊的灰绿色树影在湿淋淋的玻璃上不断地轻轻滑过 。 


男人嘴边优雅的笑容在昏黄的灯光里一闪而过。 

………………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仙道彰和越野宏明拎着随身的行李,狼狈地走上台阶摇响了门铃。 

门开了。 

“欢迎,欢迎,仙道医生,”一名衣着考究的中年男人紧紧地握住仙道湿冷的手,“非常高兴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光临寒舍。” 
他的个子比仙道足足低了一个头,带着金边的眼镜,看起来很斯文。 
“您客气了。”仙道彰微笑着半转过身,不动声色地抽出手将它搭上了越野的肩,“我来给您介绍,菅野先生,这是我的助手,越野宏明医生;越野,这位就是我们这次的委托人,菅野先生。” 
“幸会,越野医生。”男人再次热情地伸出了手。 
“您好,菅野先生。”越野与对方握了握手,不紧不慢的开口,“请允许我们先把行李放进房间,然后马上开始为菅野小姐诊治。” 
“不好意思,我太高兴了……带两位医生去他们的房间,准备洗澡水和换洗的衣物,把马车上的行李一并送过去。赶快去通知夫人。另外,告诉厨房,今天有贵客。”男人口气威严地下完了命令,转过头笑着说,“两位先洗个澡整理一下行李,晚饭后,我们再来好好的谈谈我女儿的事。” 

……………… 

雨,下个不停。 
窗外一片灰暗。 

“看他的样子,她女儿的病应该很严重。” 
“哦。” 
“他的态度热情得和他的身份不符。”越野低头整理着行李。 
“吃完饭再说吧。越野,袖扣……” 

越野抬头,高个子的男人站在窗前,手里拿着四颗袖扣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说过多少次,把袖扣扣好之后再穿衣服不就好了?” 
“哦……那我把衣服脱下来你再帮我扣。”说着就要脱身上灰色的外套。 
“行了!不用脱了,我帮你扣就是。” 
“谢谢越野~~~”男人痞痞的笑容和语气让人感觉不到诚意。 
越野瞪了仙道一眼,替他扣好带有家族徽章的袖扣,顺手整了整他的领结。 

“笃笃笃……” 
“请进。” 
年轻的女仆捧着花走进了房间,“仙道医生,越野医生,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去用餐。” 
“小姐,你手里的是?”女仆手中黄色的鲜花引起了仙道的注意。 
“蔷薇。”女仆笑了笑,“叫我弥生就可以了,医生。两位有什么吩咐尽管告诉我。” 
“弥生,好名字。黄色的蔷薇是蔷薇中的上品,而弥生小姐则是年轻女孩中的佼佼者。”仙道神色认真地说。 
“谢谢仙道医生的夸奖,您可真是会讨女孩子的欢心。”弥生笑着把手里的花和花瓶一起放在窗前的桌子上,“两位医生请跟我来吧。” 

“弥生小姐在这里工作有多久了?” 
“三年。” 
“平时工作很忙吗?” 
“不会。菅野先生一家只是偶尔来这里度假,平时只有赤木先生住在这里。所以我们的工作都很轻松的。” 
“弥生小姐,请等一下。” 
“什么事?”弥生转过身,看到身后的两名男子正站在楼梯拐角处的一幅画前仔细地观赏。 

画里是一名美丽的少女,穿着红色的礼服,系着红色的发带,有着白皙的肌肤和乌黑发亮的眼睛。在她深棕色的长发上和裸露的胸口处,都别着红色的蔷薇。 

“这位是……” 
“那是赤木先生的妹妹,菅野先生的母亲,晴子夫人。” 
“真是个美人儿儿儿儿儿儿。”仙道感慨。 
“是啊,晴子夫人年轻的时候是出名的美女。后来嫁给了菅野先生的父亲离开了这里,可惜生下菅野先生没多久后就去世了。按照夫人的遗愿,她被葬在了南边的山坡上。” 
“弥生小姐……”仙道仔细地看了看侃侃而谈的年轻女子,他很少如此仔细地看一个女人。“谢谢你的解说。” 
“不用客气,仙道医生。我说过了,你们在这里的这段日子里,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告诉我。”弥生看着对方的眼睛,“如果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觉得我太罗嗦,您只要开口,我会马上闭嘴。” 
仙道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有点吃惊,弥生小姐连那么久以前的事都知道得很清楚。” 
“凡是有关这座山谷的,包括过去的一些人和事,我大部分都很清楚。” 
“厉害,那以后的日子里就有劳弥生小姐多给我们讲讲这座山谷里的事来打发时间了。” 
“没有问题。”弥生爽快地答应了,“还有,请您直接叫我弥生就可以了。” 

……………… 

雨越下越大,雨声在寂静的夜里更加清晰。 

“事情就是这样……”男主人的眼睛湿润了,稍稍低下了头。 
昏暗的烛光里一片沉默。 

“呜……仙道医生,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她……”一直端坐在菅野身旁的秀雅的中年女子用手帕捂着脸止不住地抽泣。“她是个好孩子……请你们一定要想办法……” 

越野的视线从紧靠在一起交握着手掌的菅野夫妇身上移到了仙道身上。 
仙道彰背靠着白色的窗帘,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墙上的一幅画。 
那是暮色下的湖泊。 
湖水被夕阳染成了红色,黑色的山峰在红色的水面投下了同样黑色的倒影。湖边,是盛开的红色蔷薇。 
红色的天空中,飞翔着两只纠缠在一起的风筝。 

菅野夫人低低的啜泣声淡淡地飘浮在空气里。 
越野盯着那幅色彩鲜艳的画看了一会,突然觉得它有些狰狞。 
闭上眼睛,眼前一片红黑交错。 
等他睁开眼睛再次看向仙道的时候,一抹笑容正慢慢的从仙道嘴角消失。 

“菅野夫人,菅野先生,我们会尽力的。”仙道彰的声音打破了屋子里原本的沉闷,“能带我们去看一下晴子小姐吗?” 

……………… 

推开房门的时候,两名守候在房间内的女仆安静地行了礼。 

空气里隐隐地弥漫着蔷薇的甜香。 
雨声里,少女安祥地在白色的丝被中熟睡着。 
柔和的烛光照在她精致的面孔上。 
那张脸,正是画中的晴子夫人少女时的翻版。 

越野看了看四周,发现床边的柜子上摆着一束新鲜的红色蔷薇,还有一本用褪了色的红丝带扎着的老旧的日记本。 

“晴子,晴子……”菅野夫人柔声的唤着女儿的名字。“妈妈在跟你说话,听见了吗?” 
少女依然安静地睡着,呼吸平稳。 
“晴子……晴子……”菅野夫人的声音开始颤抖。 
菅野先生连忙把妻子拥进怀里。 

仙道彰伸手摸了摸少女的额头。 
光洁,温暖。 
“菅野先生,我们出去谈。” 

……………… 

“两位医生,见过小姐了吗?” 
弥生手里捧着盛满清水的铜盆,肩上搭着白色的毛巾,带着仙道彰和越野宏明走上楼梯。 
“晴子小姐和当年的晴子夫人一样,是个美人呢。”仙道打了个呵欠。 
“是啊,听附近村子里的青田先生说,晴子小姐和晴子夫人年轻的时候长的一模一样。” 
“弥生小姐,您也是一位不输给任何人的美人呢。” 
“谢谢仙道医生的夸奖。”弥生爽朗地笑了,“晴子小姐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我们都很喜欢她。可惜,她去年十月份和主人还有夫人来看望赤木先生,突然就病倒了,一直到现在……” 
“我听菅野先生说,在这之前的医生们都没有查出病因是什么。”越野的目光定格在弥生的背上,不出所料地看到对方的身影顿了一下。 
“是的。”弥生的声音小了很多。“首先请来的是村子里的彩子医生,她告诉菅野先生和夫人,只要尽快离开这里就没事了。先生和夫人当然觉得很荒谬……” 
“所以他们继续留在这里,想等晴子小姐的病养好之后再回去。结果晴子小姐的病越来越严重,冬天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对吗?” 
越野口气严肃地继续追问,身边的仙道伸了个懒腰。 

弥生的脚步停住了。 
“越野医生,明天,我会把我所知道的有关小姐病情的事详细地告诉你们。今晚,请两位先好好的休息。” 
“嗯,感觉上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呢。”仙道再次打了个呵欠,“就目前的情形看,我们得在这里待上一阵子了。所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听弥生小姐的讲述。希望弥生小姐不会厌烦。” 
“仙道医生……我希望晴子小姐可以尽快地好起来,而且,我也想知道某些事情的真相……”弥生转过身,眼睛认真地看着仙道。 
“那就让我们一起来努力吧,弥生小姐。”仙道用双手在弥生的肩上轻轻按了一下,“谢谢你今天的照顾,剩下的我来就可以了。你早点去休息吧,我们明天见。”说着,仙道取下了弥生肩头的毛巾搭在了自己肩上,同时接过了水盆。 

“仙道医生,这怎么可以?” 
“没什么不可以的,弥生小姐。”仙道笑得一脸春风,“顺便说一句,我和越野医生换了房间,因为我喜欢月光。晚安。” 
“晚安,弥生小姐。” 
越野冲弥生点了点头,跟在仙道的身后向走廊深处走去。 

……………… 

仙道打开了窗户。 
黑暗中,冰冷的雨水打进了屋子,弄湿了白色的纱质窗帘。 
湿冷的夜风冲淡了蔷薇花的香味。 
越野点燃了蜡烛。 

“越野,给我一只烟。”仙道转过身,靠着窗前的桌子看向越野。 

越野从桌上拿起一只烟塞进仙道嘴里,又拿起火柴点燃。之后,燃烧着的火柴梗被他吹灭,扔进了桌上的烟灰缸。 
仙道叼着烟,面无表情地举起了双手。 
越野替他解下了四颗袖扣,把它们放进他的手里。 

仙道的手抚上越野的脸颊。 
光洁,温暖。 
和刚才抚摸菅野晴子额头的感觉很像。 

越野看着仙道,伸手解下了对方的领结。 

仙道的手滑到了越野的喉结。 
越野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仙道手心的皮肤感觉到了对方喉结的滑动。 

“那位Sleeping Beauty,和这个Sleepy Hollow很配呢……是不是,越野?” 
夜风吹起窗边白色的纱。 
男人的眼神黯淡无光,就像没有月光的夜空。 

“晚安,宏明。上床前记得吃药。” 

仙道彰嘴里叼着烟,手里握着领结和袖扣,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第二章 Frog Castle 

“刺猬头!” 
仙道抬头,一颗苹果直直地朝脸上砸了下来。 
好疼。 

“笨刺猬,怎么不接住?”红头发的男孩子站在粗大的枝丫上,笑嘻嘻地看着捂着脸的仙道。他的脚边,黑头发的男孩子正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一边晃着腿看着仙道,一边啃着手里的苹果。 

“早啊,樱木,流川。” 
仙道一边揉着脸颊,一边弯腰把刚才掉在地上的画本捡了起来。 

“今天又出来画画吗?这里的景色蛮好看的,要不要上来?还有苹果吃哦。”男孩在同伴身边坐了下来,咬了口苹果,用手指了指身下的树枝,笑得一脸得意,“当然,如果你不会爬树,我可以好心扔给你。” 

于是,很多年以后,仙道彰的书房里多了一幅名为 Frog Castle的画。画里是清晨的阳光,苍翠的山谷,远处模糊的城堡,山坡上巨大的苹果树,还有三个坐在树上咬着苹果的男孩子。 



“仙道医生,您一大早就站在窗前笑得这么开心,有什么好事吗?” 

“……我只是在想,窗外不远就是树林,从我的窗口说不定可以打到兔子。” 仙道彰收起笑容,望着窗外漂亮的雨景叹了口气,“弥生小姐,山谷里五月份的天气一直都是这样吗?这么美的景色,却不能在阳光下好好欣赏,实在太可惜了。” 

“这个季节的天气摸不准的,也许今天下午就是晴天了。”弥生放下手中的水盆和毛巾,开始整理仙道房间里的床。“仙道医生,您起得还真早。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很好。还梦到盛开的蔷薇了。”仙道微笑着转过头,看到弥生吃惊的望着自己。 
“您……梦到蔷薇了?” 
“是啊,红的黄的白的紫的还有黑的,开得很漂亮,好像湖泊一样很大一片。”仙道回过身,继续欣赏窗外的景色。“可能是昨天在路上看到的景色实在很吸引人,所以脑袋就把它又重现了一遍吧。怎么你好像很吃惊的样子?” 
“……您先洗漱吧,吃过早饭,我再仔细跟您说。菅野先生和夫人等您半小时之后一起用早餐。” 
“哦,谢谢了,弥生小姐。” 

……………… 

雨依然下个不停。 

“弥生小姐,可以开始了吗?”仙道彰靠在窗边,面带微笑地看着年轻的女仆在摆着新鲜蔷薇花的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可以,仙道医生。首先说明一下,我说的只是我所知道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绝对的事实或真相。” 
“那么就请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吧。越野,可以了吗?” 
坐在床上的越野医生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两个人,低下头拿起身边柜子上的水笔翻开笔记本,“弥生小姐,请讲。” 

“我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有些事情听起来会有些不可思议。”弥生揉了头额头,视线无意中扫过身边的花。“……先从花说起吧。” 

“两位已经看到了,现在这个季节,山谷里有很多蔷薇。‘sleepy hollow’还有另一个名字,那就是‘蔷薇的墓地’。看到远处那座城堡了吗?那是‘frog castle’,就在它脚下的不远处,有一片古老的坟墓。据说在数百年前,这个国家的骑士团和居住在这座山谷里的异教徒们在城堡附近互相厮杀,鲜血染红了整个战场。当那些异教徒被全部杀掉之后,他们的尸体被埋在了那里。第二年,坟地里开满了鲜红色的蔷薇,那些蔷薇和荆棘使得人们无法靠近城堡。” 

“后来,外面的人逐渐搬了进来,城堡也被某个贵族占去了。据说,那座城堡的第一位主人,因为总是看到坟地里游荡的鬼魂,疯了。之后的继承人,有摔下城堡的,有栽下悬崖的,有掉进湖里的,甚至还有被闪电击中的。后来,那座城堡就被空了出来,继承人在山谷里另外修建了庄园,也就是这里——蔷薇庄园。当年得到那座城堡的贵族,姓赤木,也就是赤木先生和晴子夫人的祖先。” 

“赤木先生的祖父把城堡卖给了一个叫做安西的古董商人。安西先生是一位学识渊博待人和蔼的绅士,很受大家的尊重,他带着两个养子一起生活在城堡里。那两名养子和谷里其他的孩子们,包括赤木先生、晴子小姐还有我的祖父一起长大。后来,安西先生去世了。过了一年,城堡有一天突然起火了,安西先生的养子们死在了火里,然后,晴子夫人出嫁了……她本来很喜欢那两个人中的哥哥。现在那座城堡一直废弃着,没有人敢靠近。据说那里现在居住着嗜血的恶魔,他们喜欢在没有月光的晚上吸取孩子们的鲜血。” 

“晴子夫人嫁给了菅野先生的父亲后,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回庄园来度假。晴子夫人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结婚十几年之后才有了菅野先生,而且刚生下菅野先生不到一年,她就去世了。” 

“去年十月份,晴子小姐和菅野先生及夫人一起来这里度假。过了一个星期,离开的前一天,他们去晴子夫人的墓前送了花,就和和他们来这里的第一天一样。结果,第二天早晨,晴子小姐不见了。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雨大得可怕……一直到傍晚,人们在城堡附近的坟地里发现了昏迷中的晴子小姐。当夜,晴子小姐发了高烧。村子里的彩子医生来看过之后,让菅野先生和夫人带小姐马上离开山谷。但是小姐那个样子,怎么上路?所以一直等到晴子小姐烧退了之后他们才启程。回去的路上,居然下起了大雪,那时才刚刚进入十一月而已。小姐在快出山谷的时候突然晕了过去,嘴里一直说着‘我不要离开这里’,于是他们只好折了回来。然后,半夜的时候,晴子小姐穿着睡衣光着脚走在大雪里,被庄园巡夜的人发现后送了回来。小姐醒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每次他们要走出山谷的时候,晴子小姐就会再次昏迷过去,而且越来越严重。他们最后一次打算出山谷是在今年的一月份,当时,昏迷中的晴子小姐居然闭着眼睛从马车上往下跳。 ” 

“他们第一次折回来的时候,彩子医生又过来看了一次,她告诉菅野先生和夫人,太晚了,她已经无法治好晴子小姐的病了。然后她说,晚上的时候,一定要有人守在晴子小姐的身边,还留下了一些草药。从那以后,我们这些女仆就开始轮流守夜,每次一发现小姐半夜起床的话,就马上叫醒她,并且用泡过草药的水替她擦脸。” 

“菅野先生和夫人陆续从外面请了医生过来,可是他们还是查不出晴子小姐的病因来。今年二月份的时候,来了第七位医生,是一位叫做福田的有名的年轻医生 。他仔细问过了小姐的情况之后,说小姐可能只是得了严重的梦游症,让菅野先生和夫人停止用彩子医生的办法。然后,他开始用自己的办法给晴子小姐治疗,我们也不再为小姐守夜了。一开始还好,没什么不对劲的。后来,一个下过雪的早晨,晴子小姐又不见了,福田医生也失踪了。人们又一次在那片坟墓里发现了昏迷的晴子小姐。而福田医生,他淹死在墓地山脚下的湖里。” 

“大家都很害怕……彩子医生又被请了过来,这一次,她一个人和晴子小姐在卧室里呆了一会。然后,她留下了很多的草药,而且告诉我们蔷薇花开以后一定要非常小心。菅野先生和夫人问,到底小姐的病还有没有希望,彩子医生说她已经尽力了,但她无法治好晴子小姐的病。于是,大家又开始了那种白天一切正常,晚上却提心吊胆的生活。” 

“这个月蔷薇花刚开的时候,晴子小姐说一定要看看书房那幅画里的景色。所以菅野先生一家就和赤木先生带着我们几个仆人去湖边野餐。那里的景色真是漂亮,清澈的湖水里有很多鱼,湖边的山上郁郁葱葱,红色的蔷薇开满了整个湖岸 。傍晚的时候,那里的风景真的和那幅画里的一模一样。晴子小姐非常高兴,大家那天过得很开心。当夜,晴子小姐发起了高烧,嘴里不停地念着‘为什么?’‘上帝不会原谅你们的’。之后,她就一直昏迷不醒,就像你们昨天看到的那样……大家都在说,晴子小姐是受了山谷里那些幽灵的诅咒。” 

突然而来的一阵强风吹乱了越野手里的笔记本纸页,就连弥生身边桌上插着黄色蔷薇的细长花瓶也倒了下去。 
仙道刚转身关上窗户,密密麻麻的雨点就重重地敲在了玻璃上。 
风雨声漂浮在房间内,一种沉闷而又压抑的气氛慢慢地扩散开来。 

“好可怕的天气。”仙道看着窗外的狂风暴雨咂了咂嘴,然后转过身看着有些紧张的弥生笑了笑,“弥生小姐讲完了吗?” 
“……完了。” 
“辛苦了,弥生小姐,原来晴子小姐生病的过程是这么的有意思……多亏你,我才知道自己原来面对着的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有趣?仙道医生……您不觉得可怕吗?自从福田医生死后,就没有外面的医生敢来这里了。” 
“呵呵,难怪菅野先生会找我们来……”仙道看着弥生有些不安的脸,笑眯眯地说。 
“弥生小姐, 你知道仙道彰医生的名声是怎样的吗? ” 越野合上笔记本,抬起头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弥生,淡淡地问。 
“医学天才。” 
“还有呢?” 
“……花花公子,纨绔子弟。” 
“还有呢?” 
“……怪物……拿手术刀的疯子……背叛上帝的贵公子……” 

“这就对了。一开始,碍于仙道不怎么样的名声,菅野先生请了同为田岗医生得意学生的福田。而现在……菅野先生应该料到了,只有像仙道这样不正常的家伙才有可能接受邀请。”越野站起身,把笔记本放到了书桌上。“菅野先生和夫人那么久都没有回去,晴子小姐得了奇怪的病这件事早在社交界传开了。以他们的家世地位,再加上福田医生的死,还有这座山谷的传说……总之,唯恐天下不乱的仙道彰医生很高兴能成为被邀请的第八位医生。” 

“能为赤木家菅野家还有西泽家共同的的美丽小姐诊治,是我的荣幸。”仙道彰笑得迷人,“更何况,还有弥生小姐这样的美人陪伴。” 
“仙道医生,您真是……”弥生松了一口气,笑了出来。 
“放心好了,弥生小姐,我一定不会辜负我头上的那些称号。”仙道眨了眨眼睛,“那么现在,能麻烦弥生小姐弄些茶点过来吗?听了这么有趣的事之后,我突然饿了。” 
“请稍候。”弥生站起身,整了整身上的长裙走出了房间。 


“好可怕的地方~~~”仙道在弥生刚才的位子上坐了下来,一边摸着蔷薇花瓣,一边看着越野,“希望我们不会受到诅咒的牵连。” 
“仙道,我们是医生,应该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和处理事情,而不是去相信所谓的传说。”越野慢慢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风雨坚定地说。 
“科学吗?……” 
“是的,科学。现在是科学的时代,而不是过去那种充斥着各种所谓巫术和鬼魂的愚昧年代。我相信有关这座山谷和那座城堡的传说都是无稽之谈。”越野转过身,看着仙道。 
“啊……”仙道松开了手指,血珠渗了出来,花还抓在手里。 
“笨蛋。”越野走过去掰开仙道的手掌,用针把硬刺挑了出来,小心的吮吸着挂着血珠的手指。 
“嘿嘿……”男人笑,笑得天真,眼睛里却满是阴暗。 

……………… 

下午的时候,雨势减小了。 
仙道彰和越野宏明乘马车去村子里拜访彩子医生。 
一路上,马车在泥泞中不停地颠簸。 

穿过茂密的树林和翠绿的玉米地,马车来到了一片开阔地。 
木制的围栏圈出了一大片土地,数十座房屋散落在里面。 
围栏外,白色的羊群在四周的草场上闲晃。 
围栏的入口处,路的中央是一座巨大的有着蔷薇花纹的雕塑。 

马车停在了路旁的一栋房屋前面。 
仙道拍了拍门板上的铜环。 

“两位好,请问两位先生有什么事吗?……”一个中等个子的少年半拉开门,明亮的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两位穿戴整洁的男人。 
“你好,我们是从蔷薇庄园来的,来拜访彩子医生。”仙道摘下了帽子,冲少年友好地笑笑。 
“啊……请进。”少年拉开了门,转身向屋内喊道,“彩子医生,蔷薇庄园的客人来看您了。” 
“请他们进来吧,彦一。”悦耳的女声从楼上传了下来。 
“请跟我来。”少年关上门,带着仙道和越野走上楼梯。 

壁炉里的火苗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温暖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药草的清香。 
屋子四周高大的木制书架上摆满了厚厚的书。 
一个留着长长棕色卷发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们坐在壁炉前的摇椅上,低着头看着什么。 

“彩子医生,您好。”仙道彰优雅地欠了欠身。 
女人转过头,身子猛地一震。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有气质的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越野觉得她更像是一名贵妇而不是偏僻村子里的医生。 
“彩子医生,您好。我是越野宏明,这位是仙道彰,我们受菅野先生的邀请来蔷薇庄园替晴子小姐诊治。”越野同样欠了欠身,礼貌地说道。 

“仙道彰……那个被称为天才的花花公子吗?”女人的目光在仙道身上打量了一圈又移到了越野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越野居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自在。 

“彩子医生过奖了。您果然是位美女,祖父所言不虚。”仙道优雅地笑着,毫不在意对方有些凌厉的眼神。 
“祖父?……” 
“您刚才看到我的时候吃了一惊不是吗?是因为我和祖父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像吧?而且我们的名字也一样。” 
“……” 
“祖父说您年轻的时候是这里数一数二的美女,而您现在的美丽更是无人能及。” 

女人的眼神柔和了一些。 
“你不只是长得像你祖父,连性格都很像,一样的油嘴滑舌。” 

“而且一样是个天才,不过他是画画的天才,我则是医学的天才。”仙道笑得更加优雅。 

“但是他从来没有好好地用过自己画画的天份,总说那只是消遣而已。在这一点上,你倒是和他相反。”女人笑了笑,“虽然你的名声并不是很好……怪才医生。” 

“您过奖了。”仙道依然笑得优雅。 

女人怔了怔,叹了口气。 
“你笑的时候真的是和你祖父当年一模一样。虚伪,但又迷人。两位,请坐吧。彦一,去准备些茶点拿上来。” 
“是,彩子医生。”一旁正看得津津有味的少年声音响亮地答应一声,冲下了楼梯。 

“彩子医生,我们来是为了晴子小姐的事。”越野有些奇怪,怎么跟这位女士说话时会觉得紧张? 
“我知道。”女人合上手里的书,把它放在了身旁的矮桌上。“年轻人,很抱歉,对那位年轻的小姐,我无能为力。而且,恐怕我也帮不上你们的忙。” 
“您觉得晴子小姐的病,无法医好吗?” 
“恐怕她不只是简单的生病而已。” 
“难道您也觉得晴子小姐的病和某种神秘力量有关?” 
“虽然有些荒谬,但在我看来就是这样。” 
“彩子医生……”越野不知道要如何接话。 
“彩子医生,您觉得,晴子小姐有康复的可能吗?她总不能就这么一直睡下去。”仙道礼貌的插了进来。 
“……我不知道。”女人把视线移到了壁炉里的火苗。 

尴尬的沉默。 

“彩子医生,画里的就是那个被诅咒的城堡吧?”仙道突然说出来一句让越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 
越野抬头看向壁炉的上方,那是一幅漂亮的风景画。明媚的阳光里,蓝天白云下,苍翠的山坡上矗立着一座古老的城堡。 

“晴子小姐的病,和那座‘frog castle’有关吧?” 
“……”女人依然沉默。 

“嘭嘭嘭——” 楼下突然传来猛烈急剧的敲门声。 
“来了来了,谁啊,这么没礼貌?……彩子医生——”少年猛地开始大叫。 
嘈杂的人声突然涌进了屋子。 
“彩子医生,不得了了,您快下来。” 
“上帝,怎么会这样?” 
“呜~~~~植草,千万不要出事……” 
“那个魔鬼又出现了吗?” 

三人快步走下楼梯,看到一群人正围着地板上躺着的一个少年。 
看到彩子医生,大家自觉地让开了。 

一个浑身湿透,面色苍白到吓人的男孩紧闭着双眼躺在地上。 
彩子医生伏下身摸了摸男孩的脖子,“快,彦一,准备热水和毛巾,不要去手术室,直接送到楼上。你们帮我把他抬上去。” 
仙道和越野闻言连忙小心地抬起了少年湿冷的身体。 
“彩子医生,他们是?”人群有些骚动。 
“不用担心,他们是蔷薇庄园从外面请来的医生。你们在楼下等着,不要吵。” 
女人一句话下去,人们立刻安静了下来。 

女人看看眼前焦急的人们,“放心,他会没事的。我保证。你们先休息一下。” 
“呜~~~谢谢彩子医生。” 
“您这么说,我们就放心了。” 
“是啊。” 
女人摆摆手,快步跟上了仙道和越野。 


按照彩子医生的意思,男孩被放在了壁炉前面的地毯上。 

“到我房间里把被子拿来。”女人一面利落地拖着少年湿淋淋的衣服,一面对身边的仙道说,“走廊那边右手的房间。” 
仙道立刻起身,越野继续帮忙解着少年的衣服。 

仙道冲进彩子医生的房间,抱起床上的被子,正要转身出门时被窗前桌上的红色蔷薇吸引了视线。确切的说,是蔷薇旁的一张有着奇怪红色图案的洁白纸张。 
仙道扫了那张纸一眼,转身冲出了房间。 

等仙道抱着被子回到壁炉前时,男孩的衣服已经都被脱下来了,彩子医生正在用沾了热水的毛巾替男孩擦拭身体。男孩苍白的身体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细小的红点,看起来十分骇人。 

彩子医生看到仙道,接过他手里的被子把男孩裹了起来。 
“彩子医生,药。”彦一递过来一杯冒着热气和浓浓草药香味的绿色液体。 
彩子医生接过来,小心地把药从男孩苍白的嘴唇间灌了进去,然后开始不停的按摩男孩冰冷的满是红点的双脚。 

过了一会,男孩的身体暖和了起来,呼吸也平稳了。 
“没事了。”女人松了一口气。 


当彩子医生交待完男孩的家人,人们满怀感激地离开时,天已经黑了下来。 
屋子里还没来得及点上蜡烛,壁炉里的火也快要熄灭了,三个人在黑暗中共同沉默着。 

“彩子医生,”仙道彰开口,“已经不早了,我们该离开了。” 
“谢谢你们的帮助。”女人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晴子的病,不是简单的靠医学就能治好的。” 
“谢谢您的提醒。我们告辞了。”仙道再次欠了欠身,转身下楼。 
“告辞。”越野拿起两人的外套,同样转身准备离开。 
“你……”女人突然开口。 
“什么事,彩子医生?”越野回头。 
“算了,没什么……路上小心。” 
“谢谢。再会。”越野有些莫名其妙地走下了楼梯。 

……………… 

雨再次大了起来。 
马车在黑暗的泥泞路上颠簸得更厉害了。 
漆黑的路旁隐隐传来狼的叫声。 

昏暗的车厢里,仙道一直默不作声地看着越野。 

“怎么了?”越野终于忍不住了。 
“……你对那个男孩身上的伤怎么看?” 
“那个男孩看样子像是失血过多。但是他身上除了那些小红点,没有别的伤痕。” 
“知道那些伤痕是怎么来的吗?” 
“……不知道,不像是人为弄出来的。” 
“如果是那座城堡里嗜血的恶魔干的呢?” 
“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 
“你猜那位彩子医生多大了?” 
“五十岁左右吧。” 
“错了,她和我祖父同岁,今年她73岁了。” 
“什么?……”越野睁大了眼睛。 
“你猜我们进屋的时候,她正在看的是什么书?” 
“有关医学或草药的书吧?”越野无法确定,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原本所认定的事实了。 
“她在看《Holy Bible》。” 
“!?……” 
“没错,就是那部‘魔女的圣经’。” 
“……”越野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一片混乱。 

“看样子,这座山谷里真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仙道打了个呵欠,“越野,借我靠一下,有点累了。” 
“啊?……哦。”越野挪了挪身体,以便仙道能把头舒服的枕在自己的肩上,然后开始继续发呆,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 

男人把身体靠了上去,目光扫过自己早晨被蔷薇花花枝刺伤的手指。 
然后,男人闭上了眼睛,优雅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他嘴边。 

白皙修长的左手食指和拇指上,几个细小的红点散布在指腹。 

第三章 Sleeping Sun 


“刺猬头……刺猬头……” 
迷迷糊糊中,仙道彰听到有人轻轻地叫自己的名字。他努力地睁开一只眼瞄了一眼窗口,窗外仍然一片黑暗。 

他拉起被子蒙住头,继续舒服地睡觉。 

“呼——”的一声,被子被拉开了。 

仙道睁开双眼,看见两个男孩正趴在自己床前。 

“刺猬头,起床了,带你看样好东西。”红头发的男孩一脸的兴奋。 
“天还没亮呢……我好悃……”仙道含含糊糊地吐出几个字,眼睛再次闭了起来。 

“呼——”的又一声,被子被扯到了地上,仙道穿着睡衣晾在了床上。 
“好冷!”条件反射下,仙道“噌”地坐了起来,本来浓重的睡意也消得差不多了。眨了眨依然发酸的眼睛,他看到黑头发的男孩子面无表情地瞪着他,手里还牢牢地拽着被子的一角。 
“一大早的,你们想干嘛?”仙道伸手去抢被子,却被一只鹅毛枕砸了回去。 
“别睡了!你明天就要走了,今天不看,以后就没机会了。快起来!”红头发的男孩子说着把仙道的衣服扔到了床上。“快!” 
“到底要干嘛啊?”仙道一面不满的嘟囔着,一面不情愿地往身上套着衣服。 
“跟我们来就知道了。快点!” 

然后,深秋黎明前的早晨,三个黑影出现在了frog castle 的塔楼。 

“阿嚏……”仙道吸了吸鼻子,“好冷啊……” 
“刺猬头,你太不经冻了。这还算冷?我和狐狸两个经常在冬天的早晨来看日出呢,尤其是下过雪以后。”红头发的男孩得意地咧开了嘴。 
“不就是日出吗?有什么好看的?”仙道搓了搓手臂,“睡觉多舒服……” 
“这里的日出很漂亮的,连嗜睡的狐狸都愿意早起和我一起来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男孩大力地拍了拍仙道的肩。 
“阿嚏……”仙道再次吸了吸鼻子,转头看了看一直默不作声的黑发男孩。 
男孩子正对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抬着头,闭着眼睛,鼻子上挂着泡泡。 

仙道开始在肚子里偷笑。 

“哪!狐狸,刺猬头,快看!”红发的男孩子指着远处兴奋得叫了起来,“开始了!” 



“仙道……仙道……” 
“嗯?……”仙道费力地睁开眼睛,看见越野正俯身叫着自己的名字。 
“该起床了,已经不早了。说好今天早晨要去拜访赤木先生的。” 
“哦……”仙道坐起身,环顾了一下四周。 

窗户被越野打开了。 

雨已经停了,空气里有着浓浓的泥土和草木的味道。 
各种鸟的叫声混在一起,从窗外一片浓密的绿色中传了进来。 

“今天天气不错。”越野深吸了一口气,“快点洗漱吧,早餐我已经拜托弥生小姐去拿了。” 

………………………… 

吃过早餐,和菅野先生及夫人打过招呼,审视完晴子小姐的状况,仙道和越野在弥生的带领下走向蔷薇庄园的现任主人——赤木刚宪的住处。 

“自从晴子夫人去世之后,赤木先生一直都住在花房旁边的那栋小房子里。”弥生拽着裙角,小心翼翼地走在满是积水的石板路面上。 
“我听祖父说,赤木前辈是位很威严的人。” 
“是的。赤木先生在这座山谷里一直有着很高的威望。” 

“……赤木前辈和晴子夫人长得很像吗?”沉默了一会,仙道突然冒出来一句。 
“这个……您见到他就知道了。”弥生看起来有些为难的样子。 
“哦……”仙道有些失望地挠了挠头。 

走过长长的用石板铺成的窄路,经过几棵巨大的橡树和一丛丛的野百合,仙道和越野看到了一道巨大的蔷薇花篱,一道红色、黄色、白色、紫色还有黑色交织成的厚重的帘幕。 
花篱后面,矗立着巨大的玻璃花房,里面隐隐透出绿色。 
花房旁边,是一栋两层的木屋。屋子绝对不小,只是和身边的庞然大物一比,看起来的确很小巧。 

穿过了花篱,仙道才发现,花房的前面还有一座小小的人工湖泊,湖的中央是一座精致的蔷薇喷泉。 

“到了。”弥生放下了裙角,整了整衣服,然后摇响了门铃。 
“咔……”的一声,门上的小窗打开了。 
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看了看门前的三个人,小窗又关上了。 
“咔啦——咔啦——”几声沉重的金属碰撞声后,门开了一道缝隙,一双手取下了门后的金属链条。 

终于,木屋的门开了。 
一名中年男仆将三人迎了进去。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蔷薇花香。 
越野开始猜测——这位威严的,离群索居的,喜欢花的,年轻时应该很英俊的老人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跟着男仆走进书房,越野意外的发现,印象中应该明亮宽敞的书房里一片昏暗,空气里有着浓浓的蔷薇甜香。 

“赤木先生,客人到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壁炉前的沙发处传了过来。 
“是。”男仆和弥生一起恭敬地退了下去。 

“赤木前辈,打扰了。”仙道彰礼貌地开口打招呼。 
对方没有回应,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的黑影里。 
仙道不以为然地挑挑眉毛,开始四下打量。 
房间不大,架子上的书也不多。窗户被厚厚的帘子遮住了,书架对面的整面墙,也挂着精美的布幔。壁炉的上方,摆着很大一束红色蔷薇。 


仙道在心里得出了结论。转头看看越野,对方正站得笔直,微微地转动着视线,仔细地打量着房间里的陈设。 
壁炉里的火苗一闪一闪,照得越野脸上忽明忽暗。 
“赤木前辈,我们是为了菅野晴子小姐的事来这里的。她现在的状况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起色。您是否愿意和我们谈谈呢?也许您能帮助我们。”越野礼貌地说完,冲仙道使了个眼色。 
“我们发现,晴子小姐的病似乎不是那么的简单,很可能这座山谷里的神秘力量有关系。您是这里德高望重的老绅士……以前是否也发生过类似的奇怪事情,您应该很清楚吧?”仙道懒洋洋地接口。 

“你们是医生吧?居然相信那种无稽之谈?”一个高大的黑影站了起来,“在为自己找借口吗?” 
“所以我们才来向您求助,赤木先生。”仙道微笑着看着对方。 
不出所料的,高大的身形震了一下。 

“仙道?……”男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甚至连声音都开始颤抖。 
“咦?您见过我吗?……我和越野是这次被邀请的医生,您应该早就知道了吧?”仙道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坐下。”男人的口气恢复了原本的强硬。 
“谢谢。” 

越野花了好一阵子才看清了背对着火光坐下来的赤木刚宪的长相。 
虽然头发已经花白,脸上也满是皱纹,但是,对方有些过分高大和魁梧的身材还有不怒而威的长相都在提醒着越野——蔷薇庄园的主人,赤木刚宪,绝不是一名普通的老人。 

“仙道彰是你什么人?”赤木的口气咄咄逼人。 
“仙道彰?仙道彰就是我啊……啊,您说的是我的祖父吧?对了,祖父说,他还是少年的时候来过这里两次。您还记得他啊?” 
“……” 
“嘿嘿,人们都说我和祖父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像呢。”仙道笑得傻乎乎的,“啊……对了,晴子小姐也长得很像晴子夫人年轻时候呢。主屋里有一幅晴子夫人年轻时候的画像,穿着红色的礼服长裙……真的很美,晴子夫人和红色很配。” 

越野用眼角瞄了一眼仙道,心里泛起了嘀咕。 


“……”赤木的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赤木先生,您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以前有过类似晴子小姐这次突然病倒的奇怪事情发生吗?”越野连忙把话题引到了正题上。 
“没有。” 
“呃……”越野有些不知该如何继续问下去了。 
“啊,昨天下午,我们去拜访村子里的彩子医生,结果碰上了一件奇怪的事。一个少年因为失血过多差点就死了,但身上却没有明显的伤口。人们都说是住在那座受诅咒的城堡里的恶魔干的。您看呢?”仙道继续面带微笑,恭恭敬敬地看着赤木刚宪。 
“……”男人冷硬的面部似乎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 
“虽然我们是医生,不相信那些传说什么的,可是,昨天看到的事真的很吓人。再加上福田医生又死在了这里……赤木前辈,您确定这里以前从未发生过奇怪的事情?我可不想成为田岗老师第二个死在这里的学生……”仙道慢慢地说着,同时看着男人的脸色愈发地阴暗了下去。 

“……你们……”男人艰难的开口,沙哑低沉的声音有些不稳,“庄园和村子以外的地方你们最好别去。晚上的时候,不要出门……尤其是过几天满月的时候。” 

“赤木前辈,不要吓我们啊……难道那些传说是真的?不会吧?” 
越野看着仙道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觉得很好笑。接着,心口突然疼了一下。 
从到达山谷的第一个晚上起,越野的心口就开始时不时地突然刺痛。 
没有预兆的突然而来的疼痛,感觉就像是有细小的针扎进了心脏。 
那一瞬间,疼得让人浑身麻痹。 
但也只是那一瞬间而已。 

“我能说的,只有这些了。”男人站起身,随手摇响了壁炉旁的铃,“不想出事的话,就照我说的做。” 
“啊?可是,晴子小姐的病……”仙道急急地站起身,正要继续追问下去,却看见男人已经重新坐回了炉火前的沙发里。 
“两位,请跟我出去。”刚才为仙道和越野带路的男仆再次出现。 

“赤木前辈……”仙道张了张嘴,正要走上前,却被越野一把拉了回去。 
“谢谢您,赤木先生。告辞。”越野说完,拖着仙道跟着男仆走出了房间。 

……………… 

跟着弥生重新回到主屋,仙道马上打开了自己房间的窗户。 

“嗯,从我这里看得到花房。但是,喷泉被花篱挡住了……”仙道摸了摸下巴,似乎觉得很可惜。 
“我说仙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啊?” 
“我是说你刚才的表现。” 
“我的表现?不好吗?”仙道靠着窗,优雅的笑容再次浮现。 
“总算恢复正常了……你面对着赤木刚宪时的表现就像个傻瓜。” 
“你不喜欢那么可爱的我吗?”仙道眨了眨眼。 
“少来。” 

转身坐回越野对面,仙道再次拿起瓶子里的蔷薇细细的把玩。 
“呵呵,你怎么看那位赤木先生?” 
“奇怪的人。” 
“哦。” 
“他的人,他的书房,还有那座花篱后的一切,都透着古怪。” 
“哈哈,你不觉得,整座山谷都透着古怪吗?” 
“你很高兴吧?” 
“我们来对地方了,不是吗?”仙道玩味的目光在越野脸上流转。 
“你……”越野皱了皱眉,又是那种突如其来的刺痛。 

“越野,你怎么了?”仙道扔掉手里的花,坐到越野的身边,右手抚上越野的脸。 

“仙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看着对方认真的脸,越野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身体哪里不舒服吗?”手指扫过越野额头前的刘海,仙道紧紧盯着越野的眼睛轻轻地问。 

一瞬间,越野有种眩晕的感觉,差一点就把心脏刺痛的事说了出来。 

“没有……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实在不习惯。” 
“……” 
“你刚才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诱惑女孩子。”越野撇了撇嘴。 
“切~~~~~”仙道放开了怀里的越野,起身走到窗前。 

“越野,下午的时候,你去一趟彩子医生那里,看看那个男孩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呢?” 
“我要去一趟那座城堡。” 
“不是吧?很危险的。” 
“不用。我当年去过那里。”仙道打开抽屉,拿出左轮手枪,冲着空中比了一下,“我不相信那里有什么恶魔,况且是白天。” 
“可是……” 
“菅野晴子的病不能拖下去。不管这座山谷里有什么古怪,我们都会查清楚的。对吧?” 
“……” 

……………… 

黑夜再次降临。 

一只黑豹静静地站在城堡的高塔上,碧绿的眼睛里闪过凌厉的寒光。它的脚下,蜷缩着一具年轻的满是血迹的身体。 

月亮出来了。 

黑豹开始变为人形。 

端正的脸庞,是雕刻家梦寐以求的完美。 
闪耀著凌厉光芒的黑曜石双眸,彷佛可看透漆黑的夜空。 
头发的颜色是与眼睛成对比的乌黑光亮。 

银色的月光下,地上布满血迹的身体开始颤抖。 
年轻的头颅慢慢地抬了起来。 
鲜红的头发反射着月光,英俊的阳刚的年轻脸庞隐在刘海下的阴影里让人看不真切。 



仙道猛然惊醒。 
站起身,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银色的月光像流水一样溢满了整个房间,清冷的夜风把仅剩无几的睡意吹得无影无踪。 
想到白天在旧时伙伴住处所看到的景象,仙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虽然外部一片狼藉,但大火并没有把写满了繁华往事的城堡完全毁掉。 
仙道走进城堡内部的时候,里面是昏暗的一片,空气里飘着浓郁的神秘香气。 
在那间大理石围成的宽广的书房里,阳光从高高的天窗射进去,他清楚地看到了和当年一样整洁优雅的地方。高大结实的陈旧书架,厚重精美的各种书籍,绣着美丽徽章的退了色的壁毯,还有一幅色彩依然鲜艳的日出图画——自己当年亲手画出来的《Sleeping Sun》。 

根据当年的记忆,仙道走上了长长的阴暗的石阶。 
走廊深处的两间房间,正是那两个家伙的卧室。 

心跳越来越快。 

当他抬手去推面前紧闭着的雕花木门时,一道冷冷的嗓音自身后传来。 
“喂——” 
他回头。 
黑暗中,一个面色苍白得吓人的黑发少年靠着身后沉重的雕花木门,冷冷地看着他。 
“好久不见。”饱含深意的笑容出现在仙道嘴边。 
“……” 
“你们……他在吗?” 
“在睡觉。” 
“我这次来是为了菅野晴子的事。” 
“和我无关。” 
“你还是一样冷淡。可以见见他吗?” 
“随你。”少年面无表情。 

门开了。 
屋子里漆黑一片,空气中的香味浓郁得让仙道想吐。 
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隐约地看到床上有一个人影。 

“喂,樱木,起床了。”仙道一边笑,一边走过去掀开了被子。 

白色的被单下,一具洁白的骷髅静静地躺着。 

“流川枫,你做了什么?”仙道把被子盖了回去,声音有些不稳。 
“与你无关。”少年的声音依旧是平板无波的冰冷。“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吗?” 


那个有着漂亮的红发,琥珀色的眼睛,总是笑得好像阳光一样灿烂的家伙,现在居然只是一具头发枯灰的骷髅?一具货真价实的骷髅? 
仙道彰抬头看看月亮,银色的光让他的眼睛有些刺痛。 
“流川枫,你到底做了什么?……” 


 



  花之乐园历年征文 - 2005年花受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