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 樱木花道的爱情

(7 次投票)

作者:狮子歌歌 2010-08-15, 周日 15:51

【1】
与山王一战,大家都说虽败犹荣,然而隐藏在“荣”之后的不爽,樱木花道对此尤有体味。在神奈川县立医院囚禁了三个月,复健治疗很痛,但与不 能拍着篮球在球场上活蹦乱跳,相比,那点痛屁都不算。为了不生疏手艺,樱木咬牙切齿耐着性子每天花一定的时间做基础训练,以尽快恢复以前的状态。每几天都 有人来看他,其中不乏来插科打诨的樱木军团,或者流川、清田之类来“炫耀”的两只臭屁;没办法,谁让天才这么倒霉,英勇负伤躺在了医院,而让那只没体力的 死狐狸顶替自己去了青少年选拔队,让那只嚣张的野猴子将全国大赛亚军抱回家了呢,算了,天才这次错失的,下次要加倍讨回来。在樱木已经烦了去感受这两只的 炫耀,就发现,这两只实在是奇怪啊:清田总是叽叽呱呱,啥都讲;流川则相反,走进病室打声招呼找个点坐好,马上就睡着。樱木那个气啊,来干嘛的啊?

樱 木现在的心情很不错。成岭医生上午通知樱木同学做好心理准备下个周就可以滚回去了,而今天不就是星期天了吗,嘿嘿,指日可待。病院的前方是一篇深蓝的湘蓝 海,海面上飞翔着几只灰白色的海鸥。“烤来吃,应该很美味吧?”樱木趴在窗台上心猿意马:“晴子小姐真温柔呢!”是哪个王八蛋告诉樱木晴子当了篮球部经 理,让樱木不顾身家性命三天两头威胁成岭将他放生,好在白衣天使自有点豆腐的卤水。哦,对不起,晴子小姐不是王八蛋,她只是无意识地故意透漏了这个好消 息。


【2】
宫城正在去学校天台的楼梯上,因为今天早上在学校门口碰见那个二年级的问题学弟一脸深沉地俯视自己:“中午到天台,本天才有事和你说。”推开天台那破门,宫城看见樱木背对着自己,双手抱胸,看着远处。
“哟,花道。看啥呢?”宫城走过去拍拍问题学弟的肩膀。
“哟”,问题学弟瞟了问题学长一眼,问:“小宫,你还喜欢彩子?”
“嗯”,宫城叹了一口气,其实还能坚持多久,自己也不知道,彩子还是对自己的热烈追求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不冷不热。“怎么问这个问题?”
“昨天,我听见小三跟彩子说喜欢她。”樱木都不知道怎么摆放自己的表情。

所谓昨天的事件,长话短说就是,为庆祝樱木回到学校,篮球部的成员外加前队长副队长一起去吃烧烤,后来喝起了啤酒,在宫城喝得不醒人事、樱木喝得只记得还姓啥的时候听见(眼睛已经花掉了)三井打着饱嗝对着彩子说:“彩子,我好喜欢你”——说完就倒地不醒了。

宫 城很无语,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宫城和三井上辈子是仇家,下辈子是队友、朋友,书上就是这么说的,不打不相识。何况,三井只是纯粹想找篮球部的麻烦,心结 解开以后反而和宫城、樱木成了铁打的哥们。三井喜欢彩子,不是最近的事吧,记得三井来篮球部挑衅的时候也说喜欢彩子,当时只当是为了气死自己才乱说的,难 道是真的……一见钟情?难道因为是兄弟,就一直没有说出来,昨天通过酒精将压在心中的全部释放出来了?这时,宫城想的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少年啊,酒量都 差!

樱木有点气愤,小三怎么可以喜欢彩子呢,他又不是不知道小宫一直都追在彩子后面。最后,愤愤的天才得出一个结论:谁让小三不良过一阵儿呢~~

宫城看樱木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孩在想什么,毕竟人家是三年级的问题儿童,换句话说,就是级别高一点。拍拍樱木的肩膀,强笑说:“你在担心什么吗?如果三井真的喜欢彩子,也难为那家伙忍了这么久。”

樱木瞪着宫城,说:“我还以为你要暴跳着去找小三拼命呢,害得本天才还在这里犹豫,你俩打起来了,是在一边看好戏呢还是拔刀相助,可是问题是助谁呢?呀,你不怕小三把彩子抢过去了吗?”

宫城想了想,释然道:“呐,首先,“喜欢”不是可以克制住的,更何况对方是彩子呢;再次,喜欢谁,不是我决定的了的,看彩子。”不过,就三井那德行,彩子肯定也不会喜欢他的,自我安慰一下。“啊,对了,彩子是什么反应的?”

樱木仗着身高优势,弯腰摸着宫城的花菜头说:“呀呀呀,当了队长气度也变大了啊!”站直身子,大掌往宫城头上一拍,“就这样。”敢情三井不是醉倒的,而是被扇子拍倒的。

后 来,在篮球馆,俩情敌狭路相逢,人家三井走过来同宫城队长勾肩搭背将其拐进了更衣室,换衣服。宫城并不觉得三井有啥异样也不觉得彩子对三井有啥刮目相看之 处,但搁在心里的事情还是希望能够弄得明明白白,于是,宫城瞧了瞧正好更衣室里没有别人,便问了:“三井,你喜欢彩子?”

三井正在往身上套T恤,扭着头问:“你知道了?”

宫城想,这人还真坦白,“嗯”了一声说:“那晚听见的。”

三井撇嘴笑笑,有点不好意思,“喝点酒就管不住这张嘴了。其实我知道我不适he彩子,彩子也未必看得上我,但就是挺喜欢看她凶巴巴的样子。现在想想,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心里挺舒坦的,即使被拒绝了。”

“怪人。”宫城没有三井这么潇洒,他多次被彩子正面、侧面拒绝,尽管方式不同,但都指向一点——好伤心啊,完全是一副可怜兮兮的被甩形象。

“喂,练习结束后我们去喝酒吧?”三井完全没有一副被甩的表情,相反,还有点兴奋:“呐,说定了。”话说完就自顾自地去外面了。

樱 木一直都认为三井不是一个放得开的男人,因为他太骄傲,但这一次,樱木觉得三井很男人,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而对于宫城,樱木也有新的看法,想当初他 们相遇的时候自己可是被踢到了花坛里——恋爱中男人都是小气的不得了的生物,没想到这一次小宫表现得如此豁达,而且看样子,小宫和小三的感情还进化了,因 为都是彩子裙下的失败者?

少年们啊,都成长了!

【3】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樱木再神经大条也发现了这一点,晴子小姐和流川不正常。

因 为一开始就知道晴子单恋那只狐狸,在练习或比赛时,总是看得见晴子追逐流川的炽热视线,本来还担心晴子当了篮球部经理后会与流川有进一步的发展,但现在看 来,担心都是多余的——晴子同流川说话同与自己说话一样不会脸红了,晴子看流川的眼神同看自己的眼神一样无邪。为什么呢?

至于流川更是神奇,在练习中会传球给自己(需要依靠天才了吗),在练习后会找自己1 ON 1(终于承认本天才的厉害了吗),打架的时候下手轻了(晓得本天才的精贵了吗)——是这样的吗?那今天本天才灌篮失误那狐狸干嘛要给自己垫底呢?还被骂了一顿,请问这算什么?

那现在又是什么状况呢?

时间:下午六点 地点:体育办公室 人物:安西教练、樱木花道、流川枫

流川:教练,为了培养队员默契,我想让樱木同学住我家。

安西:哦吼吼吼吼吼吼……

樱木:不要,本天才要烂掉。

安西:哦吼吼吼吼吼吼……

流川:那我住你家——

樱木:不要,本天才家要烂掉。

安西:樱木同学,一个队伍的强大不仅仅是某个队员的强大,在与山王一战中,你与流川同学的合作是取得最终胜利的关键之处,但是你们的默契还不够,要想在以后的比赛中获得胜利,没有了赤木同学的湘北还要更多的借助你们俩的力量,明白吗,樱木同学。吼吼吼吼吼……

樱木:……(这就是所谓的听君一席话,狐狸把猴子拐回家)

樱木其实是个很听话的孩子,既然安西老爹这样吩咐了,而且狐狸家离学校又近,樱木练习完就回去将一些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连同自己一起打包住进了流川家。流川的父母半年前去了美国,他一个人住这么大间的屋子难免会寂寞,等等,狐狸叫本天才过来陪他的?真够狡猾的啊!

樱 木很早以前就一个人住了。樱木两岁的时候,母亲车祸去世,樱木上初二的时候,老爹也病逝了。家里也没什么亲戚,拿政府的补贴过日子,过的有点紧巴巴的,但 樱木不寂寞,因为有洋平他们这一群铁哥们。有时候也会想父母,羡慕那些“健全”的、幸福的家庭,一般这种时候樱木都特别想发泄,那就去打架,酣畅淋漓之后 回来睡一觉,第二天又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红头小子。后来认识了晴子,加入了篮球队,樱木会不自觉地将思念父母的感情移到篮球身上,带着自己的梦想,也帮 着完成别人的梦想,这段日子真的很开心,所以在对山王一战中,对晴子说真的很喜欢篮球,这个不可思议的东西。

樱木想,狐狸的思维也是不可思议。他又哪里知道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呢。

【4】
流 川也觉得自己不可思议了一点。与泽北的较量,自己也多少能明白这个道理:在篮球场上需要同伴,在生活中需要朋友,但这个人为什么就是那个大白痴呢?备选者 可以绕湘北排一圈,除掉女的不算,也能从教室的这头排到那头,算来算去,符合自己个性(闷骚)与要求(漂亮的球技)的也有赤木、三井之流,怎么就是那个大 白痴呢!当意识到自己需要朋友的时候,脑袋里第一个出项的人头就是那个红头。如果他讲这个问题将给彩子听,那彩子前辈就会告诉他:性格可以互补,球技可以 提高嘛,再说,你们都是动物系的,交流起来也比较容易呀!可惜流川并没有这个打算,所以他目前只能继续糊涂下去,凭着直觉办事。

樱木搬过来的第二天是周末,流川同学睡到日上三竿了才爬出门外,脸就黑了——卧室门上贴了“狐狸窝”三个字。流川冲到樱木的卧室门口——离“狐狸窝”最远的客房,看见门上贴的是“天才屋”,无奈地耸肩叹气:“无可救药!”。

一脚踹开房门,流川把探头一瞟,白痴猴子不在,便大大方方地走进去打量了一下,白痴的东西很少,所以收拾的还挺整齐,再一看这被子怎么乱七八糟地躺在床上呢!流川很想问,白痴去哪里了?

“啊嘁!”樱木打了一个喷嚏,谁在想本天才!继续打球。

原来樱木在学校附近的球场上练习,虽然背部的伤已经好了,但总觉得还在疼,怕运动过度而破坏篮球生命,樱木也不敢不顾命地死练——晴子小姐说每天都要做基础训练,每天练习不能超过两个小时。

流川找到樱木的时候,樱木正在平民上篮。

樱木说:“流川,来1 ON 1 吧!”

流川说:“回去吃饭吧!”

异口同声。

樱木偏着头问:“啥?”

流川板着脸说:“饭团,不吃随便。”

樱木本来打算去街上吃拉面的,不过狐狸请客的话……于是屁颠屁颠地拿起篮球就跟着流川回去吃午饭去了。

这顿饭吃的挺和 谐的,只是缺少点家庭的温馨,不过饭后就打起来了,理由就是——谁洗碗呢!二人打了一架,结果还是樱木去洗的,毕竟天地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心虚呗。

流川让樱木每个月给生活费,二人自己办生活,樱木嫌麻烦推荐吃食堂或者去街上吃,流川以“脏”否定该建议。于是二人定了协议,轮流去买菜,流川做饭樱木洗碗。

【5】
三井已经确定留级了,七科红圈的樱木却不想留级,以此为由恳求晴子给自己补课,其真实目的路人皆知。这个高手段就如同当初进篮球部以博取晴子欢心一样的曲折,但有效,樱木为此洋洋得意。

樱木的理想型,晴子完全符合其标准。在樱木眼中,晴子的笑容如同神奈川的山百合一样纯洁,在樱木心中,晴子的笑容如同游乐园的棉花糖一样甜。这个年代的少年做着最纯洁的梦——手牵着手一起上学,一起分享便当,一起放学——未经世俗洗涤的单纯与简单。

樱木也会在半夜三更思考,比如现在。这次的计划,刚开始的确很得意,渐渐地,很嫉妒洋平——至今为止,晴子小姐都是称呼自己为“樱木君”,而对洋平的称呼已经进化为“洋平”,而且,晴子小姐还主动给洋平提供补课的机会让他和自己一起接受辅导,可恶,好大一只灯泡!

如果仅仅终结于嫉妒的话,天才也会选择性地忽视这种想法,因为他相信洋平,最好的兄弟不会背叛自己。但如果晴子对洋平有想法,又该在怎么办呢?

等等,天才的大脑划过一道闪电,晴子喜欢洋平!!

已经想得通为什么晴子不正常了。樱木现在特别想喝水,很想很想,简直想将自己溺死在水里。从被子里跳出来,冲到卫生间,衣服也懒得脱,拿起花洒就喷水。樱木苦笑,原来,第五十一次失恋就是饥渴的滋味啊~

门“嘭”的一声被人踹开,流川倚在门边,“大白痴,大半夜的发什么疯?”

樱木扔掉花洒,挥着拳头,吼道:“来打架吧,流川枫!”

流川很无辜地挨了一拳,立马抬腿一踹,冷道:“奉陪!”

这场架,两人都使尽了全力,樱木想发泄,想将一切抛开了地发泄;流川想陪着樱木发泄,觉得他从来没有这样白痴过。

第二天,伤痕累累的两人什么也没说就去学校了,樱木不说,流川不问,他们还没有好到能交心的程度。淋了凉水的樱木屁事没有,一者十月的神奈川还比较暖和,二者樱木的体质实在是优秀得很。

樱木中午没有回去吃饭,跑到洋平打工的拉面店去蹭面去了。洋平给樱木煮了一大碗牛肉拉面,这是樱木的最爱。

“洋平,晴子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对她啊!”还含着面的樱木对洋平说。

“啥?”为什么突然说这个,樱木看出什么了吗。

用手拉着眼皮,樱木略带得意地说:“本天才的眼神向来都很锐利地!本天才看的出来晴子喜欢你哟!”

“花道,你会放手吗?”天生比别人早熟几分的洋平看着这个逞强的小孩,锐利的眼神?自己早就有所察觉了,全国大赛之前,似乎是在花道集训的时候。

“喜欢你,比喜欢那只臭屁的狐狸强,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哈哈。”樱木边说边比划,“小宫教会我,喜欢这种事勉强不得。追求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好累,天才不想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洋平笑笑,说:“花道,你好像成熟了许多嘛。”

樱木想,棉花糖本身不伤人,而其实,棉花糖也可以很伤人的。

【6】
十一月,冬季选拔赛开始了。

冬 季选拔赛是淘汰赛,打到十二月中旬,毫无悬念,剩下的是湘北、翔阳、陵南与海南,在分组上,湘北对陵南,翔阳对海南,再由胜利的球队争夺出赛权。四只都是 强队,有的是原装组合,如翔阳与海南;剩下的湘北和陵南,因为赤木和鱼住的引退,各自增加了一名球员——角田和菅平。实况很激烈与纠结,笔者就不详细叙 述。(其实是不会写,囧啊~)

在翔阳对抗海南一战中,海南首次败北翔阳。就像花形原来说的一样,藤真在力量上输给了阿牧,只在力量上而 已。藤真,作为队长与教练,持有炫丽的球技与一等一的智慧,带着内敛的狂傲与外向的执着,这一次,县大赛上不甘心的脸上有了胜利的微笑,同样泪花闪闪。藤 真曾说:“至少我不想骗自己,我还是很想打篮球的。”这一份,平实的执着,带给我们多少感动?这一次,这个男人的光,照亮整个神奈川。

湘北与陵南一战,仍是由三井对越野,宫城防植草,樱木对付福田,仙道自然是留给了流川,“新来的”角田防守“新来的”菅平。在内线上,湘北略占优势,但同时流川占不了仙道的便宜,樱木在得分能力上仍较福田低,所以后卫宫城多多地给予三井射球的机会,而凭此险胜陵南。

湘北与翔阳一战,球赛很顺畅,没有种种转折,彷佛哨声响起那一刻,对那颗红球的争夺就进入了高潮环节。

那 次县大赛,翔阳作为种子球队,大家都认为翔阳进决赛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藤真作为队长兼教练,对该赛区的各个球队都有一定的侦查与了解,隐隐地感受到了湘北 是一匹“新时代”的黑马,但就像观众没有预料到湘北会改变山王的历史一样,藤真没有预料到三井的实力还是这么强,樱木在实战中的成长可以这么大;没有预料 到湘北的强大,输的不甘心,也输的诚心,“真的太感谢你们了!”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对强者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暗示——下一次,一定要赢!

这一次,三井看到长谷川眼冒精光,好像在说:“绝对不会再输给你!”三井赌下国中的辉煌,县大赛的胜利,选拔赛的宝座,拼了。

这一次,宫城看到藤真挑衅的眼神,好像在说:“我怎么可能输给你!”宫城赌下神奈川首席后卫的称号,对彩子的承诺,拼了。

这一次,樱木看到花形决绝的眼镜,说的话和大猩猩倒是挺像的:“篮板球输给你也罢,出线权不能输!”难道我们湘北就能输?当然不能,拼了。

这一次,流川眼不见为净,坚持一贯作风,当仁不让,拼了。

这一次,角田首次作为“最强湘北”的首发球员,怎能不拼?

然而,这一次,湘北确实输了。

藤 真不允许,不允许自己的球队输掉。三年来,第一次超越了海南——在神奈川,阿牧率领的海南始终被翔阳视为最强对手,不仅仅是球赛胜利这一结果,也是对阿牧 制约的一次挣脱。湘北的确很强,但没有强到不可打败。翔阳的每一个球员,曾经在湘北手里摔过一跤,每一个球员都来感谢湘北曾经给他们上了一课,所以,这一 次,不再大意地上了,最后,赢了。

十二月二十日,冬季选拔赛圆满落幕,由藤真率领的翔阳球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夺得桂冠。

【7】
樱木逃了,不再来参加篮球部的训练。

就像那次输给海南一样。

与翔阳一战,樱木担当的职位是大前锋与中锋,“敌人”还是原班人马,但是没有大猩猩的情况下,樱木的负担很重,他很想赢,所以拼了一切。和以前一样,抢球、救球;和以前不一样,剧烈运动之后,后背会疼。去医院检查,成岭医生又说没事,天才不爽。

输掉比赛是一颗子弹,原先还有一串棉花糖替自己挡着,可是棉花糖自己张腿儿跑开了,这一次正中眉心。樱木也会自卑地认为,以现在的身体条件不适合打篮球了,也没有打篮球的理由了。

逃掉学校的练习和课堂,樱木一个人去打小钢珠,一个人闲逛,晚上就跟洋平挤挤,不想见到流川枫。

有 一次,看见仙道和流川在一个小区的篮球场上单挑,樱木私下也承认陶醉在他们华丽丽的技巧之下。这种陶醉如同喝酒,烈酒下肚,火辣辣地爽惨了,喝的多了,烈 酒彷佛漫过了胃与心脏之间的隔膜,烧的心好痛——仙道与流川,他们才是真正的天才,高高在上;谁又承认过自己是天才?不过是自己封的而已。这一天,温暖湿 润的神奈川下雨了,樱木光着头在湘南海岸的旧码头坐了很久,樱木把自己比喻成一只流浪猫。

已经四天了,流川想,那个大白痴又要疯到什么时候,干脆一巴掌把他拍回来得了。流川买了两个苹果,他觉得其中一个,像极了白痴的红头,红彤彤的,圆圆的,还挺可爱。他将这个像白痴头的白痴苹果放在了“天才屋”床边。

这天晚上,流川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樱木两个人在摩天轮上放风筝,摩天轮转的很慢,风筝飞的很高,突然,白痴就乘着风筝飞走了,还笑着向自己挥手说再见,白痴越飞越高,流川想抓住樱木,可怎么也够不着……

流川想起,宫城跟自己说过,想和彩子一起去坐摩天轮,摩天轮是情侣的天堂。真够白痴的,有白痴的梦。哪天带白痴去坐摩天轮吧,才不信他就乘着风筝走了呢,等等,谁说摩天轮上可以放风筝啊!!

圣诞节这一天,放假。流川睡了一上午后,也不想赖在家里,说不定出去还能碰见白痴呢。果不其然,在湘南海岸边的一个篮球架下,那个和小学生玩篮球的红头不是樱木又是谁呢?

樱木神气地说:“你们叫我天才哥哥,我就灌篮给你们看!”

一个绝强的小男孩说:“你先灌篮,我们才叫,天知道,你会不会灌篮啊!”

樱木不服气,一定要让他们先叫“天才哥哥”,那群孩子也不干,扭着樱木让他先灌篮。流川看不下去了,走过去讨人嫌:“白痴!”

樱木觉得很耳熟,回头一看,怒火中烧,眉毛一跳,两只爪子揪着流川的衣领不放,吼道:“你这狐狸公,阴魂不散啊?”

流川认为樱木是很久没有和自己全武行了,铁定是皮痒了,一拳挥过去,樱木的嘴角就青了。那群孩子看见两个高个子的“不良”大哥哥马上要打起,抱起篮球就跑掉了。

“好你个流川枫,居然敢打本天才!”樱木那个气啊,捧起流川黑魆魆的脑袋就是一撞,都冒烟了。

全武行终于上演。

没有大猩猩的铁拳,直到两只都没啥力气了才住手,躺着球场上大口喘气,神奈川的天空真好看,蓝蓝的。樱木的体力的确一向比流川优越,不过没吃午餐的人就另当别论。

樱木先开口:“你不是要去美国吗?怎么还不滚?”

流川自动忽略掉樱木的不文明,说:“白痴不去吗?你说你要去的。”樱木在湘山比赛中,说过:“我也要去美国”。

樱木吼道:“老子穷,去不了美国;老子没技术,去不了美国。你要滚就快滚,免得老子看了烦。”表面上是在吼流川,但樱木却是在跟自己生气。

安静。

流川突然翻身压到樱木身上,盯着樱木的眼睛说:“一年,我等你。”

“啥?”樱木用手叉开上方的脸,“滚开点,臭狐狸脸!你跟我说清楚,什么一年啊?”

流川就着樱木的动作没咋动,说:“就字面上的意思。”

樱木其实不笨,想了几秒,懂了流川的意思,但不懂流川大少爷为什么要推迟一年才去美国,他条件很成熟啊!樱木心里清楚的很,流川没有一点把自己当朋友的意思。

流川觉得樱木认真思考的呆样可爱极了,一不留神就低头在樱木的额头啃了一口,声音挺响。不知道是樱木没反应过来还是吓着了,流川又在樱木的嘴唇上嘬了一口,然后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白痴,喜欢你。”

樱木听了这话,终于回魂了。流川觉得白痴的反应也太有趣了,含笑看着粉红色的白痴脸变成了烤熟了的白痴脸。

樱木挥着爪子捶在流川的肩膀上,吼道:“大白天的,干嘛呢!!”狐狸咋笑的有点点儿阴呢?

“哈哈哈哈哈!樱木,你是希望流川大黑夜的吻你吗?”两人往声源处一瞧,仙道彰在不远处捧腹大笑,一只手还拿着钓竿和水桶。

“死扫把头,我灭了你!!”樱木立马跳起来追杀仙道。

仙道撒腿就跑,还不忘加一句:“毁尸灭迹吗?哈哈啊,我不会告诉陵南的人的。哈哈,我只告诉你们湘北的人。”

圣诞节这天,神奈川多了一道以往没有风景线:一个拿着钓竿的尖头发帅哥很没形象地被一个红头发的小子追着神奈川县跑了几圈。——仙道彰的水桶已经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流川坐在海岸边,看着海面上的海鸥,白痴会怎样回复自己的表白呢?

白痴也在想这个问题。樱木自己在国中的时候对五十个女孩说过“喜欢”,虽然一次接一次的被拒绝,可是樱木对每一个女孩都抱着绝对认真的态度,在樱木的爱情观中,爱情是神圣的,不容开玩笑的。狐狸公应该不是开玩笑的吧?

进 入高中以来,只对赤木晴子情有独钟。因为越喜欢,越不能马虎着告白;因为知道晴子单恋流川枫,所以决定要在打败流川枫之后向晴子告白。因为晴子的关系,一 开始就带着敌意与羡慕的眼神将流川视为眼中钉;也因为晴子的关系,对流川有了重新的审视,觉得这个人当队友还是挺可靠的。

洋平说过,花道把人分为两种,不是打架的对象就是打架的同伴,不是打球的对手就是打球的队友。(这句话在某部小说中看到的,很对不起原作者,您大人有大量,小可在这里引用一下哈。)

那流川对于解卸的樱木来说,就是朋友与队友咯?

樱木想,应该算吧。

【8】
樱木解决完仙道之后,去了流川宅。

流川坐在饭桌前吹泡泡,等着某人回去吃饭。樱木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突然有点感动,很久没有一个人这样等着自己回家吃饭了。

樱木踮起脚尖走过去用爪子提起狐狸耳朵,大声吼道:“狐狸,开饭了!!”

“嘭”,樱木自作自受地挨了流川一拳,谁让他吵醒某人的好觉了呢。

有点尴尬,两个人都没有开口,各顾各地吃饭。

饭后,樱木很自觉地收拾了碗筷,去洗碗。

流川溜进厨房,从后面抱着樱木,将头放在樱木宽阔的肩膀上,瓮声瓮气地说:“白痴,我们交往吧。”

“你头很重啊,走开!”樱木想用手肘推开狐狸头,没有成功,那就这样靠着吧,“好。”

轻轻的,短短的一个字眼,让两个人的脸上都盛满了快乐的笑容。

流川没想到白痴答应的这么干脆,不过还是觉得白痴答应了就对了;樱木认为爱情既然是神圣的,那神圣的爱情,无关性别。

喜欢流川吗?不确定,但不讨厌;也不想拒绝。除了洋平他们几个,还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呢。

————————————

樱木练习完,神神秘秘的就跑了,流川知道他是在准备礼物就没有管他,偷偷奸笑了一下。——一月一日,是流川大少爷十六岁的生日。

樱木递给流川一大束山百合,流川暗爽,白痴,你要和我百年好合吗?

樱木猫流川一眼,没见他不高兴,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零花钱不多买不了想要的礼物,就直接去花园里摘了一把山百合,这也是天才冒着生命危险偷的花,狐狸敢不收,看天才不打死他!

标签:
  S - 狮子歌歌

最近更新

[仙花]国王游戏   弥章
[流花]四月一日的樱花   夏十三
[仙花/松本花]那谁   绘心
[仙牧花]过·去   绘心
[洋花]防不胜防   绘心

随机文章

[流花]恶作剧之吻    小春
[流花]秘密   风音
[仙流花]回答   家有萌二猫
[仙洋花]朋友关系   靠谱的大爷
[流花]日晷之影   越无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