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藤花] 葡萄架下说爱情

(2 次投票)

作者:月霭 2010-08-15, 周日 21:34

风无情辗过岁月、地上的黄花。蜿蜒的藤架上,圆润的幽紫的葡萄,像是某人的眼珠,皮上淡淡的一层果粉,像是罩着雾的园子,暧昧而模糊。

如同记忆一般。

[一]

32岁的藤真,风度翩翩、仪表堂堂。清秀俊雅的表相,让无数女人心动。可是他却从未传出绯闻,寡欲清心而被人私下谈论是有同性_爱人。藤真也听过那些风语,他淡淡的笑,沉默了一片,他的笑容是寡淡的,带着一点无关紧要,成年出社会的他,已经懂得怎么样明哲保身。

针对这种空穴来风的消息,不去管,谣言慢慢的就会不攻自破。不过曾经是在意过的,喜欢上某个人。

在风中摇曳的红发,灿烂而畅快的笑颜,偶尔有些可爱的表情,会让人想温柔的揉对方的头。

忘不去的,那个人。

还有他的背影。

顶天立地的天才,樱木花道。

被他抛弃了。

他的样子在逆光中显的更加的高大,更加的远。

藤真在十五年前和樱木交好,他喜欢那个笑来单纯的少年,陪他做过很多不曾做过的事。陪他吃拉面,而因为没带钱双双被留下洗碗,把碗洗破无数,老板气的吹胡子瞪眼睛,让两人赶紧走人。

他们走在夜路下,相视而笑,笑声洋溢了整个街道。暖黄的夜灯把气氛笼罩的更加的温情,藤真注视着樱木,眸底藏着一分感情,如丝线般绵长而纠缠。对方看着藤真专注的表情,于是就脸红了,跟发色相映辉,在眼底映成了最美好的景象。

后来,那样隐隐的情感,被对方离去的身影而抹去。年少青春欢笑背叛,原来都在转眼之间。樱木接到了美国的通知,收拾行李去了遥远的另一边,隔着广阔大海的另一边。

他的背影,至今仍让他痛,决绝的毫不留情的转身。15年间,他没有再听过樱木的消息,把他逐出自己的生活圈外。也不是没想过跟某个女性好好交往,只是心里却总是窒闷,与其不愉快的相处,也许一个人过也没什么不好。

[二]

商业来往的客户送了洋酒过来。玛歌酒庄赤霞珠酿的红葡萄酒,色泽深沉、香气浓厚,就像是气质高雅的美人。

藤真把前一晚立着的酒拿出来,经过一天,木屑沉淀到底部,有些事也是这样的,日久后然后沉积,最后风过了无痕。

伸手把倒挂着的玻璃杯拿下,轻薄透亮的玻璃,杯口大往下收容,杯脚细长。把杯子安稳的置于桌上,藤真拿出开瓶器,螺形状的部分向下插入木塞内,再把两旁的把手向中施力,软木塞因着杠杆原理而拔出来。

刚开的酒,还需要唤醒,如同睡美人,百年的沉睡,步步靠近的王子,小心翼翼的送上自己的吻。

等待了近一小时,藤真就这样盯着酒瓶,任时间河流在他脚边流淌而过,他是有耐心的一个人,高校时打篮球,他可以养精蓄锐,不断精进自身,向王者海南进行挑战。等待其实是件浪漫的事,虽然浪漫总是伴着悲剧而来,但是有个人可以等待,无处傍依的心,好像总有地方可以靠岸。

所以,不探测那人的消息也可以,也许有一天,他能够忘怀那个人也不一定。

藤真的动作贵气而优雅,嗅闻着软木塞的味道,染上酒而散发着香气。他俊秀的面容笑意微现,像是初绽的花,味道美丽芬芳,带着迷人而繁复的面纱。他的右手压着杯底,左手拿着酒瓶向下倾倒,八分满刚好。

他轻轻拿起酒杯,像是对待恋人般的小心,低头靠近杯口嗅闻,玛歌酒颜色优美,气味甜而优雅,如女伶般具有美丽的身姿。喝了一口,味道温柔典雅而且平易近人,是会让人喜欢的清香淡雅。

夜光很美好,从未拉上的廉子透进来,满屋子星星碎碎的光芒,红酒、单身男子。于是不知节制,太香的酒如致命的毒,一杯一杯,穿肠毒药让人醉。

忽然就有些恍惚,还称不上醉,藤真起身打算洗杯,却撞翻了还有半瓶的红酒,白地毯染了血红,暗沉的,和记忆里某个颜色重合。

红色,漂亮。映在眼底消散不去。配着少年清澈的笑声,爽朗的映照在心底。比赛初见时,做为敌队而较量,看着对方在场上生动灵活的样子,瞳孔就被吸 引了,在那个人身上打转,五官坚毅而棱角分明、琥珀色的眼珠是上好的黄宝石澄澈透亮、红色的发在空气中摆荡、看的见他额上身上的汗水一颗颗像发着亮光似的 向下坠落。

印象分明如昨日,心跳的感觉现在还能够清晰感受,就像球拍在地上,蹦蹦蹦,嘹亮而令人激动。青春年岁飞舞在场上,少年无惧,发光体吸引周遭人的注意,想更加的接近,靠近那温暖的光源。

藤真摇摇头,打算把散乱的回忆抛到脑后,他的眼神看着地毯上那一滩暗红,思绪突然有些混乱,某些片段在他脑海里一闪而逝,撞击声、什么东西的掉落 声,尖叫声。他的眼瞇起来,想抓住眼前的场景,可是画面改变的太快,最后都只浓缩成一张笑脸,浓浓的眉拉平了、眼睛闪烁喜悦的光芒、嘴巴一张一合,说着什 么呢?「ふじま けんじ」名字,属于自己的名字。

那张脸明晰起来,不管过了几年,依旧明亮而灿烂,属于一个叫樱木花道的人。

血一般的回忆。

铭刻了就忘不去。

[三]

藤真睡下了,脏了的毯子,明天会有人清理。

藤真的身体在被子曲了起来,不安的微微颤动,有天使在惊慌。

像白雾一样笼罩着的梦境,平静而美好。

藤真时常做着一个遥远的梦,一个美丽的葡萄园里一个精致的葡萄架,有人倚靠休息,面貌始终是模糊的,只能描照对方的轮廓,是有棱有角,意气飞扬的感觉。阳光洒下,映在对方斜靠的脸颊,在往左边一些,红色的唇有勾引人的弧度。

很想要走过去,靠的再近一点。

脚踩过地上的枯枝,有沙沙的声响。没有惊动到对方,藤真安心的呼了口气,再向前走了几步,模糊的面纱慢慢被揭开,那个少年沉睡着,胸膛一起一伏。 他把手伸到对方鼻子,温暖的气息。藤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确定少年的情况,只是很害怕,心底的恐慌就像沼泽拉着他的脚,无法轻易脱身开。

他轻轻扬声,「喂,你是谁?」

审视了对方,衣服是白色的、鞋子的牌子是NIKE,衣服上面写着字,藤真拼读了起来,「SHOHOKU,湘北。」有些为难的皱起眉,面前的人的脸孔跟头发都是单白的,像是照片曝光过度不明晰。

湘北的球员吗?藤真把对方交迭住的手往旁拉开,10号鲜明的红字就映入眼廉。湘北十号,樱木花道。

沉默的八音盒被打开了。故事的篇章随着乐声一页页快速的翻过去。

少年的眼睛张开了,刚睡醒的样子迷迷蒙蒙,很是心动,藤真忍不住吻上对方的唇,一如想象中软嫩。

「候补君?」少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梦里是篮球称霸,天才的他备受期待闪亮出场。

只是由一个梦延续到另一场梦。

然而梦总是会醒的。

[四]

头分明的痛了起来,像是小人拿着榔头在里头东打西敲。藤真微微苦笑,眉头打上很深很深的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最近总是莫名的想起了樱木。

那么喜欢那么爱,原来一直没有过去,挣扎十五年,为了什么?既然放弃不了,那也只能追过去。

把自己的仪容整理好,藤真看着镜里的自己,久经的岁月把自己的脸孔都磨的有些风霜,带着一点疏离与冷漠。若是那个人在身边的话,或许他可以笑的更开心,眉目不会有这么多刻痕。

给花形打了过去,他们从高中到出社会,一直都连系着,因为避免听到樱木的消息,所以篮球的新闻从不听不看。花形懂他,知他高中那无疾而终的恋爱,所以也不曾在他面前提过任何关于樱木的消息。

接到电话的花形,稳重的声音从线的另一端传来,「健司?发生什么事吗?」最后的话有藏不住的担忧。

「想问你件事。」藤真缓缓的开口,凝聚了力量后开口,「樱木…他…好吗?」

「樱木?谁?」花形疑惑的问。

「樱木花道,湘北十号。」

「他!」花形加大的音量,显示他的惊讶,「已经有十五年没听到他的名字了,现在的你也许已经可以接受了吧!」

「什么意思?」

「他死了。在十五年前。」花形的声音非常的缓和。

花形的话无限在藤真的脑海里放大,「谁死了?」

「樱木花道,十五年前被车撞死了。」

藤真摇着头,幽紫的瞳眸不可置信,「不可能,他不是去了美国吗?」

「没有这回事,是你的记忆被埋藏了,用新的记忆盖去了他死去的记忆,是PTSD情况,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是你的父亲请了医生改掉你的回忆,去美国 的是流川枫,以相关的故事为你造出新的记忆。」花形解释,那时候的藤真失去神采,像整个人的灵魂被抽走一样,于是藤真的家人只好覆盖掉樱木死去的回忆。

藤真猛力的挂上电话,顺带扯下了电话线,不可能的,那人的背影,决绝而冷酷,不是樱木花道而是流川枫,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

可是却不由得颤抖了起来,一种被蛇缠绕住,冰冷而又恐惧的心情层层浮现。

十五年前,是什么时间,最后一次见到他?

藤真疯狂的翻找起以前的记事本。

被封印住的过去,马上就要浮现。八音盒的乐声越加激昂,像是哀歌。

[五]

他的记忆有两个月的空白期,那时候父亲说他去了澳洲拜访病重的姑姑,现在想来应该是被治疗。如果承认了治疗,那不就是承认樱木真的死了。

这样可以吗?

藤真翻出了高校的记事本。

最后的时间是4月1日。

“樱木,我有话要告诉你。"眼前就出现了莫名的场景,少年的他打了电话过去。
“好,顺便打球?"樱木的声音很期待。

那时的他想着什么,401是愚人节,是告白的好日子,这是对方的生日,又是被拒绝可以说是玩笑的日子。

他们约在了街头篮球场,隔了一个路口,他看见樱木,樱木也看见藤真。樱木笑的灿烂,伸手跟他打招呼,喊他,「藤真健司。」喊名,而不是候补君。

他看着他灿烂的笑,不由得低声轻喃,「喜欢你。」声音传不到路口的另一头。

樱木有些困惑,往两旁看去,快步的走过路口。后方的车驶的很快,剎车声、尖叫声、撞击声。

满地的红。

藤真手上的球落到了地上。

眼前发生了什么,他的视线开始涣散,躺在地上的是谁,流的满脸的鲜血,是头发也跟着被鲜血染红了吗?还是那是原本的发色?

是愚人节的玩笑吗?藤真走近,隔开聚集起来的人群,他把倒在地上的樱木抱在怀里,「喂,你是谁?」

樱木嘴里流出的鲜血染满了藤真一身,「候补君,你要跟我说什么?」

说什么呢?

葡萄藤架上的果实颗颗澈透,蜿蜒攀扶生长的枝叶,有蜗牛在上面,一只一只对着他说,太慢了,已经太慢了。

如果能接受SE结尾的,就不需向下看。

>>> SE完结<<<

套用dimlight的「也许是童话」的框架
把结尾改成HE

[六]

「喂,你看的这是什么?」某人心情很差。
「哦…是刺猬头写的东西,说是我的生日礼物。」某人无辜应对。

「那个笨蛋写作家,把我们写成这样。」
「他还有P.S.」

P.S. 因为藤真会害死花花,流川去了美国,所以花花你还是快投入我的怀抱吧!

某人怒火加剧,而有人就是会被火烧到的可怜家伙。
藤真阴侧侧的笑了,笑容很美丽,可是却让樱木很抖,面前这个人可是双面人,可冷可热,不安的感觉。

「不要突然扑过来啊,后补的。」

[七]

─ 以上节选自晴子YY花花同人笔记之 藤花篇
P.S. 洋平君,没出场到。下次一定满足。


===============

问到何时葡萄先熟透
你要静候 再静候

标签:
  Y - 月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