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仙流花]花花的童话B系列·猴子的窗户

(2 次投票)

作者:永远 2010-08-16, 周一 13:13

由于年年干旱,神奈川县的居民们常常饿肚子。
很多有钱人都受不了县里的凄云惨雾,一个接一个搬走了。

这使得神奈川年轻的王——牧绅一心急如焚。

他匆匆忙忙地召开大会商议,寻找提高国民经济指数的良方。

会议开了三天三夜,提供免费食宿。

等到吃饱喝足了,财政总长藤真才慢吞吞地说:“大王,我听说中土皇帝的女儿得了绝症,医石无效。皇帝已公告天下,只要能治好公主的病,愿赠送半壁江山。”

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说“我县境内湘北的深山里有一种罕见的红毛猴子,擅化人形,眼睛能治百病。如果……”

牧绅一听到这里,两眼发光,打断他的话,“如果我们把猴子眼献给中土皇帝,向他多要点钱财,就能解除财政危机了!”

环视四周,“哪位愿意前往?”

众人齐将目光投向大将军仙道彰——他是县内第一的神射手,百发百中!

仙道本是个怕麻烦的人,见情势已不容推辞,只得硬着头皮微笑,“臣去吧!”


神奈川已经够穷了,湘北又是神奈川县最穷的地方,所以,更是人迹罕至。

人烟越少的深山,风景往往越好。湘北就是明证,青山连绵,鸟语花香,仙道不由地被怡人的景色吸引,渐行渐远,终于在山道上迷了路。

他一个人扛着长枪,精神恍惚地走在山道上。

当他在山道上转过一个弯时,突然间,天空一下子亮得刺眼,简直就好像是被火红的太阳照耀着一样……地面上不知为什么,也呈现出一片浅浅的粉色。

“哎?”

一刹那间,他惊呆了。

眨了两下眼,前面出现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原野,种满了向日葵。

他连大气也不敢喘,心中竟掠过丝丝恐惧。景色美得有些过分,不知为什么,让人望而生畏。

可是,让人心旷神怡的风,延伸到天边的向日葵,令他颇为不舍,“就稍稍歇一会儿吧!”

他在那里坐下来,擦去汗水。

就在这时,有一团火红的东西,刷地一下从他的眼前跑过。

仙道猛地站起来,只见向日葵“刷刷”地摇出一条长线,那火红的生灵像个滚动的球似的,向前飞跑。

一只红毛猴子!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仙道惊喜地追上去。

不过,猴子的速度极快,仙道几次差点失去他的踪影。

惟有打死他才行,扣住扳机的手,不知为何,始终颤抖着扣不下。

忽然,猴子消失了。

仙道一下子愣住,仿佛看丢了白天的太阳一样。

被甩掉了~他心中居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转身欲回旅店。

这时,从后面响起了一个清爽的男声:

“欢迎光临!”

吓了一跳,仙道回头一看,身后是一家小店,门口有块用红字写的招牌——狐狸印染屋

在那块招牌下面,孤单单地站着一个系着红色围裙,身形高大,面色却非常稚气的男孩。

男孩有一头火红的发,眼睛闪闪发光,象两颗最优质的钻石(“这就是能治百病的眼睛吧?”仙道暗暗寻思。)

猴子跑的太快,不能再让他逃了。仙道堆起惯常的假笑,“能让我歇一会儿吗?”

变成了店员的猴子挠挠头,露出个老大的傻笑:“请,请!”

店里面没铺地板,泥土地上摆着五把白桦做的椅子,还有一张挺好看的桌子。

“挺不错的店嘛!”仙道和他搭讪着,坐到了椅子上面,摘下帽子。

“啊~刺猬头!”猴子象是发现了多么新奇的东西,竟伸出手,去摸他竖起的头发。

“刺猬头?你叫我?”仙道彰没想到一向引以为傲的新潮发型,居然被只猴子说成是刺猬,有些愤怒了。

“恩,真难看呢!刺猬头,哈哈哈~”猴子变的男孩儿夸张地笑起来,甚至把双手插在腰间,一副欠扁的样子。

仙道彰气愤难平,怒意十足的眼睛对上他晶亮的眸子。不染一丝杂质,写满单纯的快乐。

“算了,不和你计较,反正马上你就是阶下囚了。”暗下决心后,仙道继续和他闲聊,放松他的警惕,“叫染屋,那么,染什么东西呢?”

猴子出其不意地把桌子上那顶帽子抓了起来,说:“什么都染。这顶帽子就能染成漂亮的红色。”

“真——不像话!”仙道慌忙把帽子夺了回来。

“我可不想戴什么红色的帽子!”

“是这样啊,那么……”

猴子从他的上身看到下身,说道:“这条围脖怎么样?还是袜子?裤子、上衣、毛衣都能染成好看的红色啊!”

仙道脸上显出讨厌的神色。这家伙,在说什么呀,人家的东西怎么什么都想染一染呀,还是俗气的红色!

“猴子一定是想得到报酬吧?也就是说,是拿我当成顾客来对待了吧?”仙道暗自寻思,“不染点什么,怎么能趁他不备,抓住他呢?要不就染染手绢吧!”

他把手往兜里伸去,猴子却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对了对了,就染染你的手指吧!”

“手指?”

仙道不由得怒上心头:“染手指怎么受得了?”

猴子又露出傻瓜样的笑容:“刺猬头,染手指可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啊!”

说完,猴子把两手在他眼前摊开了。

白白的两只手,惟独大拇指和食指染成了红色。猴子把两只手靠到一起,用染成红色的四根手指,搭成了一扇菱形的窗户。

然后,把这个窗户架到了仙道的眼睛上。

“喂,朝里看一眼。”

猴子快乐地说。

“唔唔?”

仙道发出不感兴趣的声音。

“就看一下。”

他勉勉强强地朝窗户里看去。这一看,却大吃一惊。

手指搭成的小窗户里,映出了一只黑色狐狸的身姿,那是一只美丽的雄狐狸,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象是睡着了。看上去,
宛如在窗户上贴了一张狐狸的画。

“这、这究竟是……”由于过度吃惊,仙道竟发不出声音了。

猴子的眼睛垂下去,只说了一句:

“这是我最好的朋友。”

“……”

“很久很久以前,被‘砰——’地打死了。”

“砰——?是枪吗?”

“……是!”猴子的双手轻轻地垂了下来,低下了头。没发觉自己的真面目已经暴露了,不停地说了下去:

“尽管这样,我还是想再见到狐狸。哪怕就是一次,也想再见到臭屁狐狸的样子。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感情吧?”

猴子伸出两只手,又搭起了窗户。“我已经不再寂寞了。不论什么时候,都能从这扇窗户里看到狐狸。”

仙道的心猛地一震,虽然拥有大将军的头衔,虽然有许多女孩子都说喜欢他。其实,他一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刺猬头,我也给你染吧!”猴子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请把手在那里摊开。”

仿佛被他的笑容迷惑,仙道乖乖地把双手搁到桌子上。猴子用蘸满了红水的毛笔,慢慢地、细心地染起他的手指来。

感受着猴子手指上传来的高热,仙道觉得,体内的温度在不断地升高。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染好了。刺猬头,你也搭成一扇窗户看看吧!”

轻轻地抬起手——

“砰!”


神奈川县由于得到中土皇帝的资助,加上牧绅一领导有方,慢慢地繁荣起来。很多离乡而去的大户们,再想迁居神奈川,已经难如登天了。他们不禁暗恨当年目光短浅。

牧绅一继位四十周年的大典豪华隆重,不仅外县的贵宾们如期抵达,连县内已数十年未人朝的大将军——仙道彰也出席了。

这位传说中取得猴子眼,挽救了中土皇帝,又拒绝皇帝册封驸马的将军,无疑是当日晚宴中最瞩目的人物。

只是,来宾们莫不窃窃私语,“奇怪~大将军的手上有什么东西吗?他干嘛老看自己的手指呢?”

******************

仙道:我喜欢看指间的红色,那会使我觉得温暖;却从不敢用手指搭一扇窗户,因为——我害怕知道心里最想见的是……

标签:
  Y - 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