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kip to Menu
  2. Skip to Content
  3. Skip to Footer>

[流花]姐姐 1-14 -待续-

(3 次投票)

作者:烟朝 2010-08-17, 周二 00:49

页面导航
[流花]姐姐 1-14 -待续-
章 6 - 章 10
章 11 - 章 14
全部页面

某日,与友A吃过午饭,校园内闲晃中……
烟朝:好无聊啊~~~真想有流川枫和花道那样的弟弟~~~~

友A:弟弟?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和别人不一样……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说“好想有流川枫或樱木花道那样的男朋友”吗?

烟朝:切,他们两个是天生的一对,我才不会妄想去插足呢……再说了,那么可爱的孩子,拿来当弟弟疼最好不过了~~~

友A:哦……如果你是他们的姐姐,你会怎么做?我是说,发现自己高大英俊的弟弟和另外一个英俊高大的男生关系暧昧~~~~~~

烟朝:我?我会………………………………(此处省去XXXX字)

友A:有你这样的姐姐真是不幸……幸好你是独生女……



*****************************



【1】




金红色的余辉从窗口洒进客厅,使得冷色调的房间显得温暖柔和起来。

“狐狸,呜……”

红发的少年被黑发的少年压在宽大的沙发上,热烈的吻着。

“……这里……是客厅……”好不容易结束了一个长吻的红发少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没有别人。”黑发少年的语调中听不出一丝起伏。

“……那……那也不能~~~啊……”

黑发少年的手探进了红发少年的白色T恤,同时唇也再次贴了上去,成功的堵住了对方的话语。

投入的吻,专心的吻,浓烈的吻。

“卡~~~”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正在拥吻的少年还没来得及从这细微的响动中反应过来,客厅的门已经被完全打开了。金红色的余辉从门外流淌进来溢满了整个房间,淹没了沙发上的两人。

反应过来的红发少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一把推开整个人都伏在自己身上的黑发少年坐了起来。黑发少年稍稍怔了一下,紧接着极为不悦的皱了皱眉, 冷冷的转头看向客厅门口。

站在门口的身影浸在金红色的余辉里,因为背光的关系,无法看清对方的脸。红发少年只觉得自己满眼都是金红色的阳光,虽然已经是傍晚,夕阳的光辉一样刺得自己睁不开眼睛。

红发少年紧张的站了起来,握了握拳正打算开口,门口的身影动了。

………………

樱木花道惊魂未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身后是被夕阳拖拽的长长的影子。
“太惊险了……”想起刚才的一幕,樱木还是心有余悸。


“小枫,是你吗?”清脆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
“啊……那个……我们……”
“有朋友来玩啊!枫,你快帮忙把我的行李提进来! 隐形眼镜刚才进沙子了,好疼~~~我眼睛睁不开了……”身影迅速的移到了客厅里。

“不好意思,失礼了!我是小枫的姐姐葵。我去摘隐形眼镜,这就下来……小枫的朋友,留下来吃晚饭吧。我带了很多土产回来呢!”

樱木花道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这位葵小姐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了。动作迅速的以至于樱木连对方的衣着长相都没看清楚,只知道她身材较高,留着一头长发。

“啊……你姐姐?”
“……”皱眉
“你还说没别人?这算什么?差点就被她撞到了!!!”(是已经被撞到了)
“……”眉头皱的更紧了
“幸好你姐她没看到……我要回去了!!!”说完,红了一张脸的樱木花道拿起丢在沙发上的制服外套慌忙走向玄关门口。

“狐狸,帮我向你姐说一声!喂~~你还站那儿干什么?赶快帮她把行李提上去啊!!”换好鞋,樱木拿起门口置物柜上的书包准备从开着的门里走出去。

“真是的,你这家伙竟然有这么和蔼可亲的姐姐!!”走出门的樱木不忘给流川扔下一句。

“……”难得我们号称万年冰山的帅哥流川枫一直皱着眉,而且随着樱木这句话一出口,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眉毛都快打结了。可惜,樱木没能看到这一奇景……


“死狐狸,真是的……”沐浴着金红色的余辉,想起刚才在流川家的情景,我们的红发天才又一次脸红了……

………………

与此同时,流川家

二楼,西边,流川葵的房间门口。

“你的行李。”平板清越的声线不带一丝情感。

“进来。”同样冰冷的语调。

流川枫打开门,把超大的行李箱放在了房间内的地板上,然后抬起头,看着因为隐形眼镜进了沙子而匆忙冲上楼的同父同母的姐姐——流川葵。

神似的两个人……
一样的黑色T恤,一样的蓝色牛仔裤;一样白皙的脸,一样漆黑的头发,一样冰冷的神情。

刚才那个说自己睁不开眼睛的人,正坐在床边,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冷冷盯着自己的弟弟。

“谢谢。”粉色的唇中吐出两个不带任何温度的单字。

没错,这位一头及腰长发,一脸冷漠表情的女子,就是流川葵,流川枫的姐姐,被樱木花道称作和蔼可亲的那位姐姐。




【2-3】




一般说来,六月的傍晚,天气绝对不会和寒冷二字扯的上关系。
虽然窗外洒进来了大片大片的金红色阳光,但是流川葵小姐的房间并没有项楼下的客厅那样显得温暖柔和了不少,相反的,温暖的红色光芒使房间里的气氛显得很是怪异。

我们的万年冰山流川枫正在用可媲美刀锋的眼光盯着坐在床边的女人,也就是他的姐姐流川葵。而后者一脸漠然的用同样的眼光回敬。

虽然这么一幅图画很是养眼,但是,感觉上窗外的背景换成寒风呼啸大雪纷飞的寒冬夜晚比较合适,而不是现在的初夏时节美丽的红色夕阳。

“很漂亮……”平板的声线,很难想象这就是起初那道清脆的女声。
“?”
“很漂亮的红色。”
“!!……”
“可惜停留的时间很短。”
“!!!……”

一般人被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高大男生用锐利的眼神盯着,会觉得很恐怖,至少会觉得有点可怕,就算这个男生是一位超级英俊的酷哥……更不用说是被浑 身散发着寒气的流川枫用凌厉的眼神盯着了。如果流川枫现在是在学校,绝对没有人敢进入他半径十米之内。但是,流川枫不是在学校,他在自己的家,在流川葵的 房间,在他面前两米处的人,是流川葵。

“我是说夕阳的颜色。”
“!?……”

“我饿了。”
“……”

“去超市采购。”
“……”

“难道家里有做晚饭的材料?”
“……”

“还是你真的认为我带了很多土产回来?”
“……”

“或者我去采购,你来替我收拾行李,顺便准备晚饭?”
“……”

“购物的清单。”流川枫终于开口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冰冷的声音。

“笨蛋!!想吃什么自己买材料回来,难道连食谱也要我给你订?”单字一个一个清晰地从粉唇中吐出来。流川葵声音里的冰冷程度更胜一筹。

………………………………

几个街区中最大的超市内

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高大男生推着购物在货架间挑选商品。
非常英俊的男生,修长完美的身形,较为白皙的皮肤,漆黑的发,锐利的眼。

也许在一般情况下,应该有女孩子们偷偷的仔细观察他,大胆一点的还会跟在他的身后或者故意找机会与他擦身而过几次。但是,没有人敢看他,更没有人敢偷偷的跟在他后面。偶尔,当他和别人擦身而过时,对方会急急地走开。

为什么这么帅的男孩子,大家会躲都来不及呢?(可能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吓退了别人吧……不会吧?连花痴都能吓得急忙走避??那流川的那帮后援团……)

“咦?流川君……”正在和朋友购物的清秀女孩吃了一惊。
“哎?真的是他!”短发女孩也吃了一惊。
“不会吧,他怎么跑到这里来购物了?他家附近不是有超市吗?”扎辫子的女孩也觉得很奇怪。
“大概是有什么东西只有这里才买得到吧。”短发女孩一边从货架上取下货品一边说。

“晴子,你不过去打个招呼吗?难得在校外碰到他~~”
“……可是,今天的流川君看起来好可怕……”被唤作晴子的女孩有点担心的说。
“啊?真的耶,虽然离他有十米远,我还觉得凉飕飕的……他比平时还要可怕!!!”扎辫子的女孩一边说一边摸了摸短袖衫外的手臂。
“晴子,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流川君今天真的很恐怖……”文静的短发女孩拉住了晴子的衣角。
“嗯……我还是不过去了……”脸颊绯红的女孩目光还是没有离开高大的黑色背影。

“啊,晴子,他去了饮料区,拿了两瓶咖啡。那个牌子的咖啡这一地区只有这家超市有的卖!!据说是要手工煮制的……哎?流川枫他自己煮咖啡???”三个女生一起呆住。

接下来,高大的身影在一个货架前停住了,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买某样东西。
五分钟后……(犹豫得真够久的)

“呃,你们看,他拿了巧克力!!晴子!”
“哇,是那份进口的纯黑巧克力,我在电视上看过它的广告!晴子,没想到流川枫居然喜欢吃那种苦得要命又贵得要死的巧克力!!”(我真佩服她的视力)

而晴子只能随着朋友的话语呆呆的看着流川枫选购着一样又一样出乎她们意料的东西,牛排,三文鱼,花椰菜,西兰花,土豆,生菜,豆腐,虾仁,柠檬,蜂蜜,鸡蛋,各种调味料。

高大的男生推着满满的购物车开始往收银处走去。

“流川不是一个人住的吗?晴子?”
“对啊,不是说他父母都在美国工作,唯一的姐姐在东京念书吗?他买这么多东西,不会是要自己做来吃吧??”
“啊……”齐肩发的女孩也是一脸疑惑。

……………………………………………………………………

与此同时,流川家的二楼,西南边,浴室。

刚洗完澡的流川葵走出浴室的门,一边用宽大的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黑色长发一边缓缓扫视着面积约为十五平米的淡蓝色调的洗漱间。整个洗漱间非常整洁,可以说是异常整洁。地上的浅蓝色瓷砖没有一丝污迹,洗脸台处的镜子也没有任何污垢。空气中还有有一股薄荷的清凉味道。

“哼……”流川葵的目光扫过洗脸台时停留了一下。镜子下方的银色的不锈钢置物架最上面一层摆着一只透明的水晶玻璃的马克杯,看起来沉甸甸的,里面 插着一只深蓝色手柄的牙刷。杯子的旁边,是一管用去一半的牙膏。只不过,那管牙膏的下半部分被挤得扁扁的,上半部分是鼓鼓的,这和一般人手中用到一半的牙 膏是有点不同的。因为一般说来,我们手里用掉一半的牙膏不是两端胖中间瘦,就是浑身都瘦,很少有这种下面瘦的只剩皮上面还胖得跟没用似的形状。
牙膏的旁边是一块躺在深蓝色皂盒里的白色香皂,只是这块香皂浑身上下都很瘦,很难想象流川的手能握的住它。

流川葵拿起那块瘦弱的香皂,凑近面前闻了一下,淡淡的薄荷味道。
“……”她把小东西放回了皂盒。

接下来,流川葵停止了擦拭头发,走回浴室门口拉开了磨砂玻璃制成的门。走进约十平米的深蓝色系浴室,她把宽大的白色毛巾搭在了整体浴室旁边墙上银色的金属挂杆上。从打开的磨砂玻璃窗望出去,夕阳已经落下去了,漂亮的金红色消失了,只留下淡淡的胭脂色在天边。

关好窗子,流川葵拿起窗边大理石置物台上的空洗发水瓶子和衣物,再次走出浴室。

随手将衣物放进洗漱间的洗衣篮内,再把手里的空洗发水瓶子用一记漂亮的远投扔进门边的垃圾箱内,流川葵转身从洗脸台对面的置物柜里取出吹风机开始吹干头发,一边吹头发一边继续扫视整个洗漱间。

洗脸台的右边,齐腰高的银色金属挂杆上整齐的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洗脸台左边光洁的黑色大理石置物台上除了自己刚才放的手机空无一物,上方的蓝色柜子紧闭着。再往左,目光扫过浴室的门,看到了卫生隔间。

转身,浴室门正对着的是洗漱间的窗户,窗户下方是洗衣篮,而外面,正是屋子宽大的南侧阳台。流川葵从窗户望出去,看见阳台上晾着的制服衬衫,白色运动背心和浅蓝色运动服。

吹干了头发,流川葵把吹风机放回置物柜,打开大理石台上方的蓝色柜子。先从柜子下层取出梳子梳理好长发扎起来,再取出一只淡蓝色的水晶玻璃马克杯和未开封的透明手柄的牙刷。
关上柜子,流川葵打开洗漱间的门走回自己位于西北边的房间。

……………………

因为光线有点暗的关系,流川葵随手打开了壁灯。

这是一件约三十平米的深蓝色系房间,深蓝色的墙壁上没有任何装饰,同样深蓝色的地毯上摆着一张白色的单人床。东面的墙壁是一排黑色的带透明玻璃和不带透明玻璃的木制落地柜,北面的窗户下是一张黑色的桌子和一把黑色的椅子,旁边还放有一面巨大的穿衣镜。

流川葵走道地毯中央的超大旅行箱处,停了下来。
单手拎起箱子,放平在地毯上,打开密码锁,流川葵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

把黑色的手提电脑放到桌子上,把一大摞外文书和光盘放进书柜,再打开衣柜把几件衣服挂起来,旅行箱基本上已经空了。接着,流川葵取出一个纸袋,把空旅行箱放进最角落的落地柜,抱着纸袋再次走进了洗漱间。

打开黑色大理石置物台上方的柜子,从纸袋里取出一堆东西放进上层,又取出几样摆在下层。
流川葵仔细地清洗了先前拿出来的淡蓝色马克杯,放进新拆封的牙刷,摆在了洗脸台置物架的下层。在杯子旁边摆好新的牙膏和洁面乳之后,她拿起置物架上层的那块小香皂,扔进了门边的垃圾箱。

……………………

超市内

流川枫看着收银台处长长的队伍,面色又难看了几分。正要过去排队,手机响了。

“……”
“买XX的绿茶洗发水和OO的绿色护发乳,家庭装;YY的薄荷洗发水和WW的蓝色护发乳,400ml普通装。”冷漠的女声。
“?!?!……”
“我会一直待到8月8号。”依旧听不出一丝感情。
“!!!!!!……”
“还有62天。”平板的声调。
“……”
“那四种牌子你在的超市都有。”冷淡的口气。
“!……”
“记得买牛奶和苹果。”最后这八个字是用冷冷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出来的。
“……”
“嘟……嘟……”

接下来,晴子和她的两个朋友看着流川枫拎起另外一个购物篮,推着满满的购物车走向了日用品专区。

“电话?难道是他家人回来了?”扎辫子的女孩开口问道。
“嗯,有可能……”晴子点点头。
“可是,你们不觉得流川同学接了电话之后更可怕了吗?”文静的短发女孩脸上出现了可以称之为害怕的表情,虽然她们现在离流川足有十五米远。

虽然超市里的人称的上很多,但流川枫周围半径五米之内是没人敢接近的,因为顾客们纷纷躲避这个气势凛冽眼神阴骛的高大男生。

三个女孩子小心翼翼的保持着十五米的距离吃力的跟在流川的身后。(那么多人,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啊)

“啊?他……他怎么买那么多的洗发水啊??洗的过来吗?那些牌子的东西很贵的!!”
“晴子,它们看上去好像很重啊……”
“呃……”

接下来,是家庭装的大盒牛奶和新鲜的红色苹果。

流川枫一手拎着装有洗发水和牛奶苹果的购物篮,一手推着已经装得满满的购物车,走向收银处。

“好厉害,光是用看的就知道那些东西不是一般的重!!”扎辫子的女孩不禁感叹。
“晴子,我们也快过去结账吧……”短发女孩拉了拉晴子的衣角,正看着流川背影发呆的女孩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4】




--------------------------------------------------------------------------------
“排在流川同学的后面果然是正确的!”扎辫子的女孩感慨着和两位好友拎着购物袋走出了超市。
五分钟前

流川一排到队伍的尾部,顾客们原本的交谈低语全都停止了,气氛突然变得出奇的严肃。
整个队伍安静的迅速向前移动着……(不过是付个款而已,整得跟过海关似的)

虽然准备付款的人很多,却没有人排在流川的身后……为了节省时间,三个女孩战战兢兢的站在了流川身后三米远的地方。


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

“晴子!!”一个穿着便服的中等身材的男孩向留着齐肩发的女孩挥手打着招呼。

可惜,三个女孩光顾着注意前方抱着两个超大购物袋的高大男生,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身边的男孩。

顺着女孩们的视线望过去,男孩吃惊的开了口:“流川?”

高大的男生跨上停在超市外的单车,一手吃力的抱着两个购物袋,一手扶着车把,飞快的蹬着车离开了。(车速慢了抱着东西的手臂会受不了的)

………………

“啊,水户君……对不起,我刚才没有注意到……”晴子终于看到了身边微笑着的男孩,脸刷的红了。

“你们一起出来买东西啊。”叫做水户的男孩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我刚打完零工,正要回去呢。对了,明天周六,队里还要练习吧?”

“啊,是的,全国大赛快要开始了,大家都很努力呢。”晴子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作为球队助理经理的你,也很努力呢。还有你的两位朋友,也很关心篮球队的事。一起加油啊!”男孩温和的笑着说。

“呃……”女孩们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再见!”男孩挥挥手,转身离开。

………………

“流川……”水户洋平觉得很奇怪。今天樱木说要去流川家,推掉了放学后和大楠他们打小钢珠的计划。可是流川怎么会跑到这个街区来买那么一大堆东西 呢?……流川家附近又不是没有超市。再说了,他一个人买那么多东西干嘛?就算是樱木和流川这两个人,一顿也吃不了那么多吧??还有,流川刚才给人的感觉比 平时还要糟糕……难道是和樱木吵架了??也不像,两人平时总是吵架加打架,没有哪次看见流川这样的……难道是流川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停住脚步,水户洋平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喂,你好。” 男孩摇头苦笑,看来这个总是自称为天才的家伙又没有看清来电显示就接通电话了。
“樱木,是我,你现在在哪?”
“啊,是洋平啊。我当然是在家了。”
“你放学后不是去流川家了吗?”
“呃……那个,本来好心要替那只总吃垃圾食品的狐狸做晚饭的,可是……”
“怎么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他姐姐回来了……”好像小孩子做错了事的口气。水户可以想象得到樱木现在跟他头发一样的脸色。
“……?!”等等,流川的姐姐回来了?!
“然后呢?”少年急切的追问。流川枫这家伙,该不会对樱木做了什么正好被他姐姐给看到了吧?如果是,那可就惨了!!
“然后……他姐姐让我留下吃晚饭,我……我就回家了……”
“?!……”这么说,没发生意外??
“就这样了……”
“噢,我知道了。”还好,没被流川家人发现……
“你……你干吗问这个?”
“没什么,刚好看到流川枫从XX超市出来,我还以为是你叫他来买东西的。”
“我怎么会叫他跑那么远去买东西?”
“是是是,你当然不会。”花道这家伙,平时和流川又是吵又是打的也不见他心疼对方,买东西这种事情反而……洋平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啊。
“洋平!!!”可以想象,信号那边的红发少年一定红着脸开始手足无措了。
“好了,我要挂了,明天记得去练习!”
“知道,这种事怎么会忘呢?我们今年一定会拿到全国冠军!!”
“好好加油吧,我们明天下午去打小钢珠。”
“啊~~~好久没去了~~~都是那只狐狸害的!不然今天就和他们一起去了~~~~”
“等你有空了再和我们一起去吧。”
“好,我一定会把你们赢得落花流水!”
“好,我们奉陪到底。对了,明天练习结束后,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拉面?还是上次那一家店。”
“啊!当然要去!!!难得发现了一个那么好的地方!!”
“那我们明天下午到篮球部找你。”
“太好了!!明天见!”
“嗯。”
“嘟……嘟……”

真是让人操心的两个家伙!自己是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唯一知情的人吧?
叹了口气,洋平收起手机,继续朝家的方向走去。



【5】



街道两旁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
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又收拾了一下洗漱间,流川葵走下楼梯,到了位于一楼南面的厨房。

异常整洁的厨房。
餐具整齐的放在消毒柜里。
看起来还是崭新的不锈钢厨具整齐的摆放在置物柜里。
还有光洁的不锈钢煤气炉和水池,以及炉灶上方似乎是刚刚安装的崭新抽油烟机。

打开冰箱,除了宝矿力水特和几包冷冻食品及泡面,是预料中的一无所有。流川葵关上冰箱,来到铺着一层白色纱布的料理台。掀开纱布,手指抚过台面……干燥,冰冷,一尘不染。看向料理台下方的置物架,上层整齐的摆着中等大小的纸袋,里面是新鲜的大米。

“……”视线在料理台和纸袋上停留3秒钟后,流川葵挑了挑眉,是那个男孩吧……

………………

“吱……”飞驰的单车迅速的停在了金属镂花的门前。

流川枫坐在单车上,双脚踩地,左手抱着两只大购物袋,右手迅速的从腰间取下钥匙开门。
打开门,流川枫把钥匙随便塞进牛仔裤的口袋,就抬起右脚踹开了门。
摇摇晃晃的单手骑车到屋子的门口,再把单车随手靠在墙边,流川枫正急匆匆的掏钥匙,门打开了。

穿着黑色牛仔长裤系着蓝色围裙的流川葵出现在门口。

单手接过流川枫怀里的大购物袋,声调平板的丢下四个字:“单车,大门”,流川葵淡淡的看了一眼面色微微泛红的弟弟便转身走回厨房。

流川枫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走到草坪的另一端关上了大门,然后推着单车走到车库的门口。
打开车库右面的门,再打开灯。流川枫把单车推进去停好,抬眼一看,车库里没有任何变化,角落盖着黑色防水布的物体还是稳稳的呆在原地。

………………
原本异常冷清的厨房总算有了厨房的感觉。已经进入保温状态的电饭锅里散发出米饭的香味,料理台上摆着切好的新鲜的蔬菜,煎锅里传出“滋滋”的响声,水池里泡着几个红色的苹果。

流川葵把冰箱整理好,取出消毒柜里的餐具,开始仔细清洗。

………………

任来自四面八方的水流冲着身体,流川枫用右手使劲握了握刚才已经快失去知觉的左臂……好疼!不行,还是抬不起来……只好光用右手了……

新买的薄荷洗发水和护发乳,用起来感觉非常清凉和舒服。可是,一般男生会用护发乳这种女人才用的东西吗?想到这里,“哼……”高大的黑发男生不禁冷哼。

………………

把洗好的苹果放进透明的水晶玻璃果盘,把炒好的西兰花和土豆摆在煎好的牛排旁边,再把切好的柠檬薄片摆在生菜叶上的三文鱼片旁边,然后调小汤锅下面的火焰,流川葵开始做晚饭的最后一道菜,柠檬虾仁内脂豆腐。

………………

流川枫擦完头发,把宽大的白色毛巾搭回了银色金属挂杆的左侧,右侧,是一条一模一样的白色毛巾。

打开浴室的门,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洗衣篮,流川枫看到了放在洗衣篮右边叠得很整齐的衣物,那是自己晾在阳台上的衣服。转身看向洗脸台右侧的挂杆, 自己白色毛巾的右侧多出了一条淡蓝色的毛巾。银色置物架的下层本来空无一物,现在摆放着一只淡蓝色水晶玻璃马克杯,一只透明手柄的牙刷,一管形状完好还未 用过的牙膏,以及放着椭圆形蓝色透明洁面皂的一只透明皂盒。

目光移到置物架上层,自己原来的香皂不见了,一支白色的管状物体摆在皂盒里。

“……”流川枫拿起那个出现在自己领地的不速之客,洁白的管壁上只有用德文标注的品牌名称和“薄荷洁面乳”几个简单的字。目光移向门边的垃圾桶,停留五秒,迅速移向紧闭的蓝色壁柜。

打开壁柜,原本只有一把木制梳子的下层多了几样东西,那是流川葵的东西。而原本一样只有一把梳子的柜子上层,也就是自己的领地,现在摆满了瓶瓶罐罐。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透明的,不透明的,玻璃的,塑料的,蓝色的,白色的,绿色的……

流川枫目光扫过那些瓶身上简洁的英文,德文或日文,眉毛开始打结……哪个男生的柜子里会是这样的?浴液,洁面乳,洁面皂,面霜,乳液……每一样至少两个品牌!!尤其是一种淡蓝色德文包装的香皂,也就是被流川葵扔掉的那份白色薄荷味的洁面皂,居然有三块!!!

瞪着眼前的一堆东西发呆十秒钟,流川枫回过神来。关上柜子,拿起收好的衣服走出洗漱间回自己的房间。



  Y - 烟朝